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真相只有一個熱推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黄员外手里的筷子抖抖索索的是在打架吗,手臂抖的想要夹住面前那个很好夹起来的熊掌都不行。
见他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很是尴尬的笑了笑。
“老了老了,你看看连筷子都用不好了。”
说完他得到的只是工作组几位官员那公式化的笑容。
“黄员外没事你慢慢吃,我们在这里等着,时间还长着呢。”韩秘书微微的点点头轻声说道。
只是黄员外此时哪里有什么心情再接着吃下去啊,没听到这个韩秘书刚才说的嘛,慢慢吃,时间还长着呢。
当官的说话每句话都有其他的含义,就好像刚才说的,什么叫慢慢吃,什么叫时间还长着呢,这难倒是预示着什么吗。
慢慢吃……..
时间长……..
黄员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脑门子上出现了一些冷汗。
他怎么都觉得这些话不是不那么的好,感觉好像在预示着自己命不久矣了似的。
黄员外害怕了,坐在那里就感觉自己的皮股下面好似多出了无数根钢针一样,而且这些钢针正在对着他的皮股发起猛烈的抽送。
“黄员外。”记者笑吟吟的看着他。
“这位您说。”黄员外趁机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珠。
“我认识一个医生非常厉害的大夫,要不要改天介绍一下给你认识认识。”记者用着一种揶揄的语气说道。
“大夫不了,不了,我没事,我没事。”黄员外脑门子上的汗更多了。
就好像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不是他府中的正堂,而是在地狱的大门口。
“既然黄员外吃了也吃了,喝也喝了,那么就请黄员外接受询问把。”钟研究员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这种吓唬人的游戏玩一会就好了,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好好好,好好好……..”黄员外此时有些把控不住了,因为他的心神已经被工作组的人给震慑住了,全然没有之前那种淡然的心态。
真的,他这次是真的怕了,不是一般的怕。
朝廷来势汹汹啊,你看看这些官员,根本就不是他以前见过的那样。
哪有官员不爱财的,千里当官只为财,你说你都当官了不要钱还想要什么,那就是要你的命啊。
黄员外见识多了,这大半辈子接触了那么多的官员,这是第一次遇到了这种人啊。
自己好心好意的接待,他们却丝毫不领情,而且还如此的冷漠。
真相只有一个,朝廷要对自己这些人动手,只有这样,这些京城来的官员才会如此的冷漠。
你想想啊,京城来的这些官员肯定是消息灵通,他们趋利避害的本事那都是杠杠的,不要自己的钱那就是怕和自己搭上关系,然后被牵连啊。
怕被牵连的是什么事情,黄员外不知道,但是绝对是要命的事情。
黄员外此时是典型的心虚,心虚后就是害怕。
当官的怕和你有牵连,你说这吓人不。
别看他在这个地方人五人六感觉很威风似的,那是有官员在保着他,一旦那些官员也保不住他了,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因为他知道,他以前做过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些事情加起来足够把他全家的头都给砍了的。
同样的他也十分了解当官的这些人的手段,那可是比自己黑多了,想要弄死自己就是勾勾手指的事情。
于是他恐惧,恐惧那未知的危险。
朝廷一定有什么阴谋,他只用鼻子闻都能感觉出来满满的阴谋的味道。
但是朝廷又是吗阴谋?为什么要特别搞一个所谓的政策询问?
黄员外觉得这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政策的询问,在这场询问之下一定隐藏了一个庞大的阴谋。
而自己现在就处于这场阴谋的风口浪尖上,最最愚蠢的是这个风口浪尖还是自己主动要求的。
此时黄员外恨不得给自己十几个大嘴巴子,要你逞能!要你逞能!
前几天一起商议的时候,要你自己主动跳起来接下来这个要命的差事!
“黄员外,那我们就开始了。”韩秘书打开笔记本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吗,然后抬头说道。
“您……..您……请。”黄员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那么你了解过海洋政策吗?”韩秘书问道。
“了解了,我都了解了。”黄员外把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废话,不了解他还怎么参加询问,这岂不是说当地官员的安排有问题吗,给当官的上眼药?那你就等死好了。
同时也等于在戏耍这些工作组的官员,哦,你什么都不了解你接受什么询问,这是不是在耍我们玩,觉得我们的时间多,好玩啊!
黄员外现在正处于一种脑补自己就要上断头台,身边全是危险的时刻,所以他每说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尤其是对这些工作组的官员,那更是当成了大爷来的对待。
黄员外发誓,对他爹都没有这么上心过。
“那么你觉得这个海洋政策是否有利于你们河间商会的发展?”韩秘书接着问道。
他们的询问都是要根据不同阶层的人进行调整,比如他面对的就是商人群体的黄员外,你总不能和那些农户询问的问题一样吧。
“是否有利河间商会的发展…………”黄员外嘴里默念着。
本来他做好准备了,准备了一大段的说辞,去说明行政院新推出的这个新海洋政策是不利于发展的。
因为他们河间商会的几大家都在海洋贸易上有着很重的利益。
你说你要是把这个彻底的解禁了,然后再弄出一个新的衙门来管理,那当地的官员可就插不上手了。
随着新海洋政策一起弄出来的那个衙门叫什么海关总署,一听就是一个独立的衙门。
一个新衙门的设立必将带起一群新的利益集体。
他们河间商会谁也不知道这个海关是怎么一回事,是由什么人组成的,到时候他们在河间的关系用不上了,那么海洋贸易还有他们的份吗。
所以他们才会极力的反对,觉得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这样以前吃肉的人还可以继续吃肉。
但是现在这么一接触,黄员外就不敢乱说了,他准备的那些说辞会不会得罪行政院啊?
万一行政院以此作为借口来打击自己怎么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