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討論-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怎麼聰明分享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许多多都不给楚岚继续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替楚岚都说了,“来来来,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们出去说”,说着许多多还不忘跟许老太太和唐老太太交代一句,“奶奶,我们有点事,明天回来看你们哈!”,然后也不等所有人反应,许多多直接将楚岚和苏兰兰一手扯一个就扯出了许家的大院门。
说是扯,其实更像是拎,两个人脚尖都快要够不着地了,原本都还一直被震惊住的苏兰兰还想要惊呼,都是被许多多一个穴道制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不管她怎么努力张口,却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跟在许多多身后,连坐下都未来得及坐下的唐元,老婆都走了,自然要快点去追老婆了,也给两位奶奶忙告了个别,无奈的就在多多身后跟着走了。
回来前两个人还说今晚要留在大院住呢?谁知道回来之后竟会遇到楚岚和苏兰兰这两个意外,看来真的要快点解决掉这件事了。
想着想着,唐元也不着急追赶许多多了,直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又给助理发了两条消息,一条自然是让他们加快进度,另一条是让人在许、唐两家长辈附近多安排点人手,不要再让无关人等过来打扰他们。
很显然,今天楚岚的这个动作,不止是让多多生气了,同样也触犯到了唐元的原则。
大院门口,许多多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确实柔弱可期的苏兰兰,就算刚刚被她那样对待,此时这个女孩却还能细心的安慰着帮楚岚抚平胸口的褶皱,边轻声劝慰,“楚岚,别生气,你师姐应该没有什么恶意”。
只是同样的话,被她说出来,却好像就都变了个味道,许多多不知道楚岚听了心里是什么想法,反正她听着都好像是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无缘无故的欺负了善良的他们。
但是许多多会在意吗?从小到大,她经历过的诋毁也不少,比苏兰兰手段高明的也不是没有,只是那些女孩非常不幸的找错了目标,所以一直都没有成功。
谁让她家糖糖,自小就有双慧眼呢?
而明显眼前这个就不怎么聪明的丫子,被苏兰兰这样哄着的楚岚,果然是越来越生气,就连喘气声都是越喘越大,看着许多多的眼神全都是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却还要强忍着怒气的样子道,“师姐,你不该解释一下吗?”。
许多多诚实的摇摇头,“不解释啊!为什么要解释?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说着还好奇的睁大自己一双灼灼的杏眼,盯着楚岚的两颗大眼睛瞧。
直将楚岚都看的有些脸色发红,为什么眼前人突然这么看自己,说话也变得紧张的结结巴巴,“你,你做错了,当然就得解释”。
“哦!”,闻言,许多多似是明白的点了点头,但是转而说出的话却又是,“那你总得说说,我是做错了什么吧!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解释”。
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被另一个女生拎出来,楚岚不要面子的吗?
现在看着许多多居然一点抱歉的样子都没有,一下子气的脸都红了,“许多多,我好歹叫了你几年师姐,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我和兰兰来大院也是为了看望许奶奶和唐奶奶他们,你凭什么一下子就讲我们拎出来”,最后一句楚岚还特意的拎这个字上加重了读音,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这下许多多却是真的被楚岚给逗笑了,“呵呵!师姐,你还把我当成师姐吗?你师傅都不认了,我还算你师姐吗?”,许多多似笑非笑的眼眸看着眼前的楚岚。
这下楚岚还能不懂许多多的意思吗?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我,我只是很久没去武馆而已,哪里就不认师傅了”,他,他不过是觉得师傅现在对他意见越来越大,而且师傅看起来并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加上他也很忙,就最近没去武馆了而已。
至于说不认杜斌这个师傅这句话,楚岚可是从始至终都未曾说过。
这理由找的勉强的,许多多都想为其颁发个最尴尬理由奖了。
“多多”,唐元朝着门口走过来,顺势一只手臂就环上许多多纤细的腰肢,低眸温柔,“去哪儿啊!”。
刚刚他不过就是停下回复个消息的间隙,许多多就拎着两个人不见了踪影,唐元还是猜测着才找到门口,这会儿当然不会再放许多多再离开自己身边,不然等会儿又找不到了。
许多多停在门口,自然就是因为发现唐元没有跟上来,在等他的,这会儿人到了,该解决的事情,自然也就该解决一下了,“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呗”。
只是徐多多却是没忽略对面原本还靠在楚岚怀里的苏兰兰,在唐元走过来的那一瞬间,看过来唐元的惊艳眼神,和迅速与楚岚拉开的微妙距离。
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呢?看来这个女人就算是对楚岚的感情,也还是有待商榷的吧!
也不管二人在身后什么情况,许多多拉着唐元就上了门口停着的一辆车,照例还是她开车,唐元坐副驾。这次不用她再动手,楚岚拉着苏兰兰也紧跟着上了车。
这下都不用许多多试探,就知道这两个人今天的出现,就连楚岚的早上对他们的突然来访,恐怕都是带着目的,根本不是他们刚刚所说的,只是去看望长辈。
恐怕也是再赌许多多和唐元会回去吧!毕竟好歹这些年朋友,楚岚对于他们该有一些了解的。
许多多开车,几个人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家茶室门口,“得!今天火气有点大,听说这儿有静心养神的茶,你们也跟着一起来尝尝”。
这间茶室离大院距离并不远,装修很是高雅,以前小时候大院里的老人们没少喜欢跑这儿来喝茶,许多多当然也跟着爷爷奶奶们来过好几次。
只是那时候小,她并不懂什么茶道,只觉得这东西没什么味道,还总要求人安静,就很不符合她的性格。后来渐渐长大,也开始忙碌,也没什么心情来。
刚刚却不知道怎么想的,本来只打算随便找个地方,却鬼使神差的主动来了这儿。
随意的点了一壶安心茶、一壶碧螺春,许多多拉着唐元率先在首位坐下,就真的开始抿起茶来,话说这还是许多多第一次主动这么认真的品茶。
以往就算是喝茶,爷爷奶奶们也总说她那根本不是喝茶,就是牛饮,她还老觉得那不够畅快。
现在长大了,好容易找机会重新体会一遍,倒也别有一番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