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漫威當龍帝》-第四百五十章:溫馨的間奏展示

我在漫威當龍帝
小說推薦我在漫威當龍帝我在漫威当龙帝
洛麟越看越觉得这个氛围不太对劲。
这俩妞该不会真的有一腿吧?
啪啪!
虽然莫名地感觉有种兴奋,但是洛麟还是拍了拍手掌,打破了这个微妙的气氛,开口调侃般说道:
“好啦,你们两个该回神了!还是说因为突然听到了对方的心里话,感觉就像是被表白一样,所以感情更进一步了?”
黑贞德似乎忽然反应过来,一脸嫌弃地激动地反驳道:“什么啊,好恶心啊,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master你可别乱说!”
阿尔托莉雅扶额,她威严尽失,有些无奈,忍不住说道:“好了,master我们都坦诚了,你现在满意了吧?”
“嗯嗯!”
洛麟微笑着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神情,然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两只妹子的头,就像是在安抚着两只乖巧的狗子,然后笑道:
“嘿嘿嘿,你们俩都很乖喔!我很满意。好啦,既然你们能够好好相处的话,那你们就慢慢玩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既然调解(戏)完了,当然就要跑路了。
要是这俩妞回过神来,洛麟可就要倒霉了,虽然说最后吃亏的肯定不是他。
但是,黑贞德可不会同意,她看着就要跑掉的洛麟,立即就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说道:
“等等,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你这混蛋逼着别人说出了心里话,你是满意了,满足了你的恶趣味了,可是我们不满啊!”
洛麟不动声色松掉了黑贞德的玉手,若无其事地笑着辩解道:“诶!黑贞德你可不要瞎说,我可是在调解你们的关系,让你们能够知道彼此的心意,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儿吗?况且我是眷主,这样做也是为了整个眷族的内部团结与稳定好。”
黑贞德却不管,她其实是有些小小的恼羞成怒了,回想起来总觉得自己中了洛麟的圈套,说出了心里话,实在是太羞耻了。
黑贞德打定主意,至少让洛麟也吐点东西出来。她直接道:“你这家伙少说大道理,我可不管,作为交换,你也得说出点隐秘的心里话出来。”
一旁的阿尔托莉雅是觉得要是洛麟走了,剩下她跟黑贞德独处那场面肯定会很尴尬。
于是她也赶紧附和着,俏脸上露出了一抹腹黑的微笑,她优雅地将鬓前的几缕金发撩至耳后,道:“是啊,公平交换,master你不能只让我们说心里话,自己却什么都不吐露吧!”
“啊这……”
洛麟这时就感觉到自己貌似栽了。看着两只虎视眈眈的妹子,他知道要是不说点啥出来是走不了了,可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大概思索了几秒,洛麟忽然想起了之前所经历的幻境……或许他对黑贞德和阿尔托莉雅所做的,也跟那个幻境有所关系吧。
因为在幻境里被背叛,所以想跟妹子们更加亲密,同时调解关系让眷族内部更团结。
很难说没有受到那个幻境的影响……
洛麟看着她们两人,略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似是随意地说道:
“好吧,我就随便说一个吧,就比如说最近我做了个噩梦。梦里面我好像变成了坏人呢,因为过于追求力量所以导致心灵扭曲。最后阿尔托莉雅你站到了我的对立面,想要干掉我呢!”
“啊!我……?!”
阿尔托莉雅闻言,白皙的俏脸上神情怪异,一下子就有些沉默了。
黑贞德闻言,登时忍不住嘲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冷血女这个坏家伙不可信,是个实实在在的会背刺master的二五仔!”
阿尔托莉雅金色的美眸只是瞪了黑贞德一眼,并没有反驳,而是看着洛麟,沉吟片刻后,开口道:“那……master你是不是做出了我所不能原谅的事情?!”
“嗯!确实!”
洛麟点头,并没有否认:“就算是梦也符合着一定的现实逻辑,我做了些不可原谅的事情,伤害了红、奥菲斯、温蒂……所以你才选择站到我的对立面。”
黑贞德闻言,尴尬了一下,但很快就有些好奇地询问道:“那master,我呢?我应该没有选择背叛你吧?!”
毕竟黑贞德自认为自己跟洛麟的关系更为亲密和特殊。
一个是曾言想要成为守护她的神。
一个是曾言追随他到地狱的魔女。
洛麟笑了笑看着她,伸出大手使劲地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这确实是没有!”
果然黑贞德闻言就得意了,脸色骄傲地看着阿尔托莉雅,似乎是在彰显自己更为忠诚。
只是洛麟接着笑道:“你依然跟在我的身边,只是在最后的决战之中,毅然发动了宝具偷袭,想要跟我同归于尽!”
“啊……!”
黑贞德这时可就愣住了,笑不出来了。
然后就轮到阿尔托莉雅用着戏谑的表情看着黑贞德了,并笑呵呵地吐槽道:“突击女还真是‘忠心耿耿’呢!”
黑贞德闻言就不满了,立即辩解道:“什么啊?!所以我也背叛了吗?master你这梦真不靠谱,一点都不像我!”
洛麟只是道:“不过这也间接证明梦里的我做的事情有多过分吧!放心,只是个梦而已!就是让我有些感慨,所以我才跟你们稍微提一下。”
黑贞德和阿尔托莉雅闻言,却并没有轻易放下此事。
因为她们知道洛麟这样的存在,已经是神而明之的了。不会轻易做梦才对,而他所做的梦未必不会是某种‘预示’,所以她们念及于此,就有些担心了。
当然,这其中只是因为洛麟没有说清楚,才造成了一个小误会。
那只是个奥创制造的幻境,并不是他真正所做的梦。
黑贞德嘟囔着什么:“对啊!只是梦而已,我绝对不会这样的!”
阿尔托莉雅倒是心底里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对洛麟说出永不背叛之类的誓言,但是这似乎有些不太符合她的个性,她仍是犹豫着,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不过或许说不说也没什么,毕竟她们与洛麟所签订的契约是特殊的,根本就没有背叛的可能性。
洛麟只是稍微提及,似乎便不想再多说。但黑贞德还想追问,便道:“这不算什么心里话吧?而且还没说个清楚,Master你得再多说一点!”
“还要再多说一点吗?”
洛麟已经有点想结束谈话了,他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然后思索了一下,便卖着关子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们一个非常秘密和重要的心里话吧!这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我要说了喔!”
黑贞德被吊起了胃口,好奇道:“什么啊?”
阿尔托莉雅虽然很想知道,但是依然保持着优雅和沉稳:“说吧,master!”
洛麟露出了如晴阳般温暖的微笑,来到了她们的面前,用柔情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她们,然后张开手将她们抱在了一起。
阿尔托莉雅:(⁄⁄•⁄ω⁄•⁄⁄)
黑贞德:(⁄⁄•⁄ω⁄•⁄⁄)
两只妹子同时惊愣着,一人枕着洛麟一边的肩头,感觉到了他的体温,羞怯得竟没有反抗。
耳边只听到洛麟的动情的话音响起:“那个心里话就是——我喜欢着你们喔!”
话音一落,不待两只从者妹子反应过来,洛麟的身影就瞬间消失了。
嗯,很显然,洛麟说完就跑路了。
“咦——!这混蛋就这么跑了?什么啊!这算什么心里话!不行,我得找他去!”黑贞德很快就反应过来,打量着周围,有些气恼地说道。
这个话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洛麟这个家伙对眷族里的大家都是喜欢的,这算常识了吧?
算什么秘密心里话?!
不过黑贞德和阿尔托莉雅心里都曾经诡异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洛麟在同时跟她们俩表白……
不过因为这个猜想太过离谱了,这个可能性只在她们脑里存在了一秒就被否决掉了。
阿尔托莉雅吐槽道:“算了,master想溜我们怕是根本找不到他。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吧!你还真想跟他聊一晚上的天啊?他分明就是占完便宜就跑。”
“好吧!”
黑贞德闻言想起洛麟那不正经的样子,似乎也放弃了。
接着,两人互相瞧了瞧彼此,氛围变得有些安静和沉默。
“……”×2
黑贞德忽然想起了刚才的情景,她别扭而傲娇地对阿尔托莉雅挑衅道:
“哼,冷血女、金毛奈牛,别以为刚才说了那些话,我们就能变成‘相亲相爱’的可笑样子,至少在我完全超越你之前,是绝不会低头的!”
阿尔托莉雅露出了微笑,只觉得这才是黑贞德该有的姿态。她也露出了饶有趣味的微笑,道:“呵哼,我也是这么想的!”
“还有一件事,刚才你故意戏弄我的事儿(指埋凶),可别想就这么轻易地糊弄过去!我可是还记着呢。”
黑贞德脸上露出了凶恶的小表情,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阿尔托莉雅。
“那你想怎么样?”
阿尔托莉雅十分沉稳,美眸凝视着她,优雅地反问道,没有丝毫的害怕。
“哼,金毛狮王,你以为你凶大就了不起了是吗?”
黑贞德嚣张地说着,就像是小孩子报复一般做恶作剧,迅速伸出手就抓揉了一下她的有容,然后就立即脚底抹油,跑掉了。
“哎!”
阿尔托莉雅瞬间惊了,本能地喘出了娇声,毕竟那种位置是很敏感的。
原来黑贞德站起身就是为了更好地跑路,而且已经成功跑掉了。
“哼,你等着瞧!”
阿尔托莉雅嘟囔着,淡红的脸上露出羞恼之色,却也没有去追黑贞德,反正下一次她会从别的地方报复回来。
不过很快,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心中大抵是有些愉悦的吧。
毕竟知道了彼此心中的份量都很重,是挚友。这还是很令人开心的!
接着,阿尔托莉雅的身上一阵淡金色的光华变换,切换回了原本的少女黑呆的形态。
她自言自语着:“果然,还是更习惯这个状态,没有沉重的累赘……”
……
不过洛麟与两个从者妹子的谈话并非没有什么作用。
她们俩独自一人时确实也会思考自己以往所做的事情,有没有太过分、会让对方生气、会严重到了伤害到对方的地步。
但是谁叫阿尔托莉雅喜欢戏弄那个好欺负的笨蛋傲娇呢;而黑贞德争强好胜的性子也决定了她会反击……于是就变成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或许这还真的就是最适合她们的相处模式。
而且她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了吧。
只要掌控好分寸的话就好了……至少在洛麟的教育之后,她们应该会有所改变一些。
……
之后,洛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就打算修炼一下。
忽然他想到了自己靠着强横的肉身战斗,却似乎从来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唯一一把被他强化过的,等级还不低的就是召唤龙神号的登龙剑了。
虽然说按照系统的功能来说,将登龙剑强化到当成纯粹的武器来使用,也是能够做到的。
关键是洛麟有些好奇继承了号称能斩断一切的‘剑王之力’的登龙剑,能否斩断奥创的振金身躯。
洛麟还记得当初他用强化到第五星级的超魔神龙神号去硬怼,被洛基控制的毁灭者战甲。
而龙神号再往上的强化,便是等于天父级别的第六星级的‘远古龙神号’,又称‘神人形态’。外表是如同类似高达般的人形战神形态,帅气炫酷得一匹。
曾在原剧情中最终决战中短暂出现了一次。
据说这才是龙神号的的真正面貌,它其实是个强大神祗肉身死后,精神进入寄宿在了机体内造成的结果,亦是龙神号与其他机体与众不同的根本原因。
洛麟看了看自己账目上一直累积下来的,已经有九百八十多亿的因果点了,强化成远古龙神号完全没有问题。
洛麟的意识打开了系统页面,并下令道:‘系统,将龙神号强化成第六星级吧!’
系统电子音响起:‘宿主,确认将龙神号晋升为‘远古龙神号’,需支付12276045120因果点。
一百二十多亿吗?
洛麟只思虑了一秒,谁让机甲是男人最喜欢的玩具呢?千金难买心头好,他直接下令:‘确认强化!’
系统电子音:‘如您所愿!’
于是账目上—120多亿因果点。
洛麟看着强化完成,他端坐在床上,伸出手,光芒一闪,一柄金色的神圣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强化之后的登龙剑。
系统的强化是全方位的,登龙剑不仅能召唤出天父级别的远古龙神号,而且它本身品质已经达到了天父级别的神器。
说起来洛麟自身都没有到达这个等级,可是自己却已经有这个等级的眷属跟武器了。
洛麟有些好奇剑王的‘斩断一切’能否破防自己的肉身,他拿起剑柄,激活了登龙剑的能量,用锋利的剑身在自己的指头上锯了起来。
锯了好久,才出现了一道介乎于白痕和破了薄薄的油皮之间的痕迹,只是很快就被洛麟本身的治愈力修复了。
不过要是洛麟开启全方位的防御,什么仙体、护体罡气、青龙护体气鳞之类的,估计拿他就完全没办法了吧!?
算了,到时候试验一下能否砍了奥创吧。
接着,洛麟就收回了登龙剑,闭上了双眼,陷入了修炼的状态。
……
时间很快就过去,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深夜了。
洛麟正在领悟着某些力量,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些动静。
洛麟缓缓睁开眼看向门外,退出了修炼状态,倒也没有什么不耐的,语气平静地开口道:“不用敲门了,直接进来吧!”
而门外正要举起手敲门的黑贞德闻言,她小小的惊了一下,但想到以这个master的神通广大似乎并不为奇,便收敛了一下惊慌的神情,直接开门走了进去,又带上了门。
洛麟故意露出了邪恶的样子,语气促狭地调侃道:“哟,这不是黑贞德嘛?你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来找我是想送羊入虎口吗?”
黑贞德似乎也有些紧张,但她依然强装淡定走上前来,道:“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坏,是大老虎啊!?”
“我要是真的坏,早就把你们都给吃干抹净了……”洛麟则是露出了无赖的样子,痞气十足地说道。
黑贞德闻言,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确实这个混蛋master虽然很不正经,但确实没有对她们做出很过分的事情呢!
然后洛麟顿了一下,收敛了神情,话锋一转,问道:“好了,不开玩笑了,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黑贞德露出了一副讨好的模样,笑吟吟地来到了洛麟的面前,认真地说道:“master,我也要!”
洛麟心里一个咯噔!
不对劲,这个妞不对劲啊!
而且这个话有点骚!
洛麟不太习惯这个探头过来热情十足的黑贞德,实在是太过违和了。他连忙开口问道:“等等,你说清楚,你想要什么?”
黑贞德脸色已经有点红了,大概是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坚持着,厚着脸皮说道:“就是……就是冷血女那个形态,给我也来一个!”
洛麟闻言则是露出了玩味的神情,打量着她,戏谑道:“你不是很嫌弃那种‘臃肿夸张’的身材吗?甚至还嘲笑阿尔托莉雅是奈牛呢!为什么还会想要呢?”
“咳咳……”
黑贞德尴尬地咳嗽了几下,然后强辩道:“那是我故意气她的,我、我才没想要那么臃肿的身材,我只是想看看成熟长大之后的自己而已!再说了,不能让阿尔托莉雅她有这那种御姐形态,而我没有吧!你这做master要公平一点啊!”
黑贞德说着,然后又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洛麟,补充道:“何况,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多一个不同的形态,你作为男人会更喜欢的吧!?”
“哈哈这个……”
洛麟尴尬地挠着头,嘿嘿一笑掩盖自己想法,但他也没否认黑贞德的说法。
谁不喜欢大姐姐形态呢?而且能够切换形态确实很棒啊!即能见到少女的阿尔托莉雅,又能见到成熟的女王阿尔托莉雅……
看着黑贞德那企盼而灼灼的目光,洛麟暗叹:‘果然这妞是不想认输啊!任何地方都不想输给阿尔托莉雅!’
洛麟稍微顿了一顿,犹豫着,缓缓开口道:“好吧,我就实话说了,不是我不想。如果你有这样御姐形态的职阶,我当然会为你觉醒出来。我也很想看看御姐的你会有多么的动人啊。但是你没有这种可能性和形态。我能怎么办嘛?!”
主要是因为黑贞德的存在很特殊,本身是被人为捏造(幻想)出来的贞德的一个可能性。甚至不是真正的贞德的反转,而在英灵殿中,黑贞德与圣女贞德是共用一个英灵基座的。
圣女贞德是被敌人抓住火刑而死的,死时是十九岁。黑贞德这个共用基座的存在,又怎么可能超脱这个概念,会产生有其他的可能性和成长后的形态呢?
也就是说顶多其他的可能性和职阶都是她现在的这种少女形态,不可能有像阿尔托莉雅那种成熟的状态。
“这样嘛……”
黑贞德喃喃着,话语中似乎有些不甘心。
经过洛麟这么一提,黑贞德也忽然才想到了这一点,她忽然有了一些失落,不爽地嘟囔着:“什么嘛!原来是这样啊!真令人不爽,这样不就一直让冷血女那家伙骑在我的头上了吗?”
虽然黑贞德是这么说着,但是她的双眸却暗暗撇着洛麟,似乎隐隐有些期待,话里似乎暗含某种激将的感觉。
洛麟了解黑贞德的傲气,也不想让她失落,脸色犹豫着,似乎想说点什么。
黑贞德注意到了,她直接凑到了洛麟的面前,眼中眸光有着祈求和渴望,笑吟吟地说道:“master,我知道的,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有啊!”
洛麟点头得意道,然后又玩笑着说:“求我啊!求我就帮你!”
黑贞德眼中闪过不爽,似乎鼓起了嘴,但是要忍住。然后她就咧嘴,笑靥如花地娇声娇气道:“好,求你!我英俊帅气的master,温柔又善良,公平又正直,爱护着每个眷属。你肯定会帮助自己家忠心耿耿的黑贞德酱的,对吗?”
“(˘•ω•˘)!!!”
洛麟整个人都惊了,怎么回事?
先不说这话有点过于那啥,他甚至怀疑这个黑贞德是不是被掉包了,竟然会跟他撒娇和奉承。
“你!?”
不过说实在话,洛麟还是第一次看到黑贞德这傲娇的家伙撒娇讨好,某种意义上还别有一番风情。
该死的,这女人也太可爱太甜美了吧!
黑贞德直接伸出白皙稚嫩的玉手直接握住了洛麟的手掌。
她的白皙俏脸凑到了面前,眼波柔情宛如一剪秋水,似乎能软化别人的铁石心肠。
她呵气如兰,如黄鹂般悦耳的话音温声软语地说道:“所以master,回答我!你会帮我的对吗?”
洛麟看在她撒娇的可爱模样上,当然理所应当答应了,道:“当然,让你获得成长后的形态罢了,会有的。我也想看看成熟之后的你啊!只是你稍微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行。”
其实洛麟已经为两个从者妹子安排好了后续的晋级道路里,在觉醒了足够的职阶之后……在那之后切换形态并不难,所以黑贞德想要的肯定能做到。
黑贞德倒也知道觉醒新的力量是要有时间间隔的,她最近才觉醒过一次,也罢……虽然她有些不爽冷血女那个枪呆职阶的无形炫耀,但也等得起。
“没关系,谢谢master,我等得起,只要不是太久就好了!”
黑贞德脸上带着欢呼雀跃的小表情回道,同时她的心中暗暗道:‘嘿嘿嘿,我就知道这混蛋御主好哄。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爱情片子里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撒娇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之一,学会撒娇果然很重要……’
‘就是貌似向混蛋御主低头,实在有些不自在和不爽……’
既然事情已经得到了准确的答复——
“好啦,master,既然没事了,那我就走啦!”
黑贞德笑吟吟地说着,然后放开了洛麟的手,就像是得到了新奇玩具的小女孩,就要蹦蹦跳跳地走掉了。
洛麟感觉有种怪异感:‘怎么有种被利用完就丢掉的感觉!?’
自己貌似被这只傲娇娘给套路了?
洛麟内心os:‘果然这小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不过嘛,洛麟倒是不讨厌她这样滑头的小心机,反倒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可爱表现。
但是洛麟怎么可能会吃亏呢,他开口道:“等等!黑贞德,一句感谢就完了?你就不打算给master来一些实际点的感谢吗?”
黑贞德登时警惕起来,紧张地后退了几步,问道:“什么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洛麟咧嘴一笑,笑得邪气凌然,他伸手一张,一股强劲的引力将黑贞德整个人都吸拢了过来。
“你给我过来吧!嗯!你家master我今晚睡觉还缺个温暖的抱枕,你就留下来当抱枕好了!”
“什么啊!我、我才不要!”
黑贞慌乱着倒是想反抗,但是洛麟很快就抓住了她的两只玉手,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然后侧躺在了床上。
黑贞德挣扎着:“混蛋master!又要仗势要挟٩(๑`н´๑)۶!!!”
洛麟则是坏笑着承认道:“对啊,我就是想要欺负你啊!谁叫你这么可爱和好欺负呢!”
“混蛋master,快放开我!”
黑贞德依然傲娇地骂着,但被洛麟紧紧地怀抱着,感觉着他的体温以及那好闻的气息。
她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就好像是要被洛麟的怀抱所封印。
哒!
“乖噢!我们睡吧,晚安!”
洛麟说着话,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的灯瞬间便关掉了,很快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
大床上,黑贞德最终不动了,她的双眼能够看到洛麟侧躺着的帅气的脸,他的嘴角是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紧闭着双眸,就像婴儿般安详,似乎在装睡。
但洛麟的手正温柔地抱着她,似乎不想让她逃离。
但其实黑贞德能感觉到那手臂并没有像之前那么不可反抗,反而是随时能挣脱般的无力,然后就能跑掉。
只是听到洛麟又传来一句哄孩子般的话语:“乖喔!别乱动,睡吧!我的小可爱!(˙˘˙)”
‘哎,谁是你的小可爱?混蛋matser,差劲死了,满脑子坏主意,hentai,lsp,我还没同意呢……’
‘但是……我也是个笨蛋啊,明明被他欺负得死死的,却不想反抗,还甘之如饴……’
黑贞德咒骂着,又暗暗埋怨着自己明明落入了洛麟的圈套,却并不想逃离,还放弃了抵抗。
她的心里反而感到一股安心感和温暖感,自愿地选择舒舒服服地窝在了洛麟的怀里。
‘算了,反正我是喜欢他的……’
黑贞德心中暗暗对自己诉说着,白皙的脸上满是诱人可爱的红晕。
‘也好,现在你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接着黑贞德心中喃喃着,她深情地看了看洛麟的脸,然后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眸。
就这样,两人环抱着对方,睡在了一起。
温馨而有爱,漫漫长夜在流逝着,但这美好的一幕却丝毫不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