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三千八百一十四章 這能賺錢?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反正那群世家也能尝出来到底是东北大米好,还是占城稻这种糙米的味道好,定个饲料粮也能糊弄过去,不过这么一来的话,价格方面也就需要重新进行勘定了。
当然这种事情现在无需开口,等过年的时候再行商议,今年的话,陈曦寻思着就这么过算了,反正蔡瑁已经杀疯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将这玩意儿变成饲料粮什么的,到底会不会产生什么影响,陈曦寻思着蔡瑁那群人也真就是为了赚点钱,又不是奔着汉室的粮食安全而去的,所以要摆平问题不算大。
甚至摸着良心思考的话,这群人本身也不怎么吃这个东西,种田只是一种正常的农业行为,种出来发现这米味道不如东北的大米,这群人转手去买东北大米的也不在少数。
觉得自家的米不好吃,吃别人家的,本身也是一直以来就存在的事情,陈曦稍微乱搞一些,也没什么大问题。
“粮食这种东西,还是充足一些比较好。”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蔡瑁大规模的低价给官方出售粮草,李优也是知道的。
对于李优而言,这大米不就是难吃一些,早二十年前,西凉铁骑吃的军粮质量都和这种纯粹的精粮有着极大的差距,早三年,长安县附近的百姓,下锅的粥都还有渣滓呢。
难吃点是问题吗?完全不是好吧,再说觉得难吃可以碾碎成粉,然后搞成其他各种吃的东西,加点调料之类的东西,彻底变成其他味道,所以对于这种难吃的高产粮,李优保持绝对的满意。
这才过了几天的好日子,就有这么多的想法,果然是二十年前吃土都找不到质量好的观音土的记忆不够深刻,还有陈曦,真就是闲着。
“其实按照当前的情况而言,明年中原的粮食产出还会出现一个较大幅度的提升,农具的下放和垦荒范围的增大,对于粮食产出是有着积极意义的。”陈曦随口解释道,“而且叶调那些地方的粮食啊,还是需要再考虑考虑的。”
虽说这群人现在就是用大船运粮,靠着低廉的物价赚点钱,但对方的粮食产出过于离谱的话,冲击汉室的粮食市场是必然的情况。
毕竟中原这个地方,产粮地是真的不算靠谱,华北,华中,华南这些平原确实是优质的平原,但是在气候和雨水上并没有占据优势,从粮食产业的方面来说,自给自足没问题,但抗冲击就有些难度了。
故而蔡瑁那些人一直发展下去,过个几十年,迟早就会变成后世那种超级强度的国际粮商,他们是具备一定冲垮汉室粮食产业的可能,毕竟这群人的价格确实是能做到很低。
说句过分的话,汉室这边粮食价格来回波动,但大体都在一百五十文一石,这个价格的意义更多是为了保证百姓吃饭问题,至于说赚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赚头。
可蔡瑁那群人粮食哪怕加上运价也差不多有接近二分之一的利润,看起来好像不多,可蔡瑁这群人的耕地还没有彻底发展起来呢,等发展起来,这么不断地卖粮,官方稍微手松,百姓认识到买粮食比种粮食更划算之后,就会逐渐放弃种田。
这问题就很大了,也许这个需要几代人才能出现,可一旦真到了那种程度,陈曦也无力回天了,所以趁现在还没有出现这些麻烦的事情,赶紧下手截断这一可能算了。
“我总觉得你对于江南那些家族跑过来卖粮有些不太满意的样子。”鲁肃看着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站的角度不一样。”陈曦摇了摇头说道,“从大方向上说,粮食宁可放坏了,也不能短缺,所以我是比较认可这件事的,但其他方面也得考虑一下,大致就是如此。”
“话说今年也没见公主殿下去纳凉,而且现在都八月十五了,公主殿下居然也没有发礼物。”刘晔对于这个问题又不太一样的立场,所以也不想多谈,很自然的岔开了话题。
“你居然打公主殿下礼物的想法,你怕不是没睡醒。”陈曦少有的进行调侃道,“不过话说回来,确实啊,今年殿下什么情况?”
“在上林苑种田,去年亏了一些之后,今年认识到不能拖,现在正在收割。”鲁肃幽幽的说道,“汉谋也在那边盯着,据说又发生了一些问题,现在全靠娴妃在出力。”
刘桐最后还是没放弃种花生,毕竟去年收割出来的那些花生,让刘桐认识到这玩意儿的出油率真的超级离谱,所以今年开年之后就又卷土重来,准备继续搞她的皇家特供油料之类的东西。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再加上从陈曦那边搞到的厂子,刘桐很是振奋的表示,她今年能赚一大笔,后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长安那个大型纺织厂,今年招又招了两千人,提供了大量的岗位,然后陈曦又偷偷摸摸的搞了一大片配套设施,于是纺织厂今年收益是负的。
其实并不是负的,准确的说纺织厂压了很多的货,这些货如果预售的话,是能拿到大笔的款子,再加上这年头布匹和钱一样都是硬通货,在给女工发完工资之后,库房里面只要有布匹,那都是赚的。
可陈曦坑的地方就在于,陈曦提前将布匹转到了下游的成衣啊,军服,各种布料加工啊,并且没有给钱,因为这玩意儿只是整个产业的一环,对于陈曦而言连分厂都算不上,只是一个车间,所以账面一转,这么一个超大型厂子今年就成负收益了。
从单个厂子的角度思考,这肯定是亏了,不管刘桐怎么查账都查不出来问题,只能考虑是不是今年自己招的新人太多,可从整体的角度考虑话,手下十个分公司,提供原材料和中间产品的那几个为了支援兄弟企业,全是亏的,但整体大赚,难道不给账面亏损企业分钱?
开什么玩笑,当然要分啊,只要完成了计划目标,亏不亏账面的数据都不重要,所以从逻辑上讲,陈曦理论还是要给刘桐分钱的,因为今年这整整一条纺织产业赚的并不少。
故而年底的时候,陈曦打算核一下产值,然后看着给刘桐分一个整数——虽说您今年亏了,不过没关系,压岁钱还是有的。
啥,你说为什么陈曦知道今年肯定亏了?这要是能赚刘桐还不得上天了,开什么玩笑,这才八月份,按照账面,刘桐已经亏了八百多万钱了,要不是陈曦怕把刘桐吓跑,陈曦能造出亏损几千万钱的数据。
只不过好歹是个人,要点脸,不能做的太过分,先这么玩着吧。
可就算是八百万钱,刘桐也懵着呢,发生了什么,我就招了点人,进了点货,出了点料子,怎么就亏了这么的多,我要查账,查完刘桐更懵了,真亏了这么多,为啥呢?我这么菜!
于是刘桐回未央宫去种花生去了,相比于玩一个月亏一个月的纺织厂,刘桐寻思着还是种田靠谱,他们老刘家啊,不擅长商业,以农为本,稳稳哒,我去种田了。
后面就不用说了,折腾到现在刘桐可算是到了收割花生的时候了,本着之前小亏一些,现在可算是要大赚了,这些能产油的小东西,可是她翻盘的希望啊!
“我怎么总觉得殿下赚不上钱啊。”刘晔看着陈曦幽幽的说道,陈曦瞟了一眼刘晔没说话,你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我什么意思,难道是我在给刘桐捣乱,开什么玩笑,当然不是了。
“大概率赚不上钱。”很少来这边,最近也算是干完活进入休息阶段的糜竺叹了口气说道,“花生倒是好东西,出油率确实是非常高,油料的需求量也确实是非常大,但长公主大概率赚不上钱。”
“赚不上不至于。”陈曦笑嘻嘻的说道,“只是赚的不是那么的顺畅,肯定能赚的。”
刘桐自然不知道政务厅那群人怎么在评价她,她现在正带着一群人收割自家的花生,虽说雇一个女工挖花生,一个时辰也需要三文钱,一个月差不多四百五十文钱。
这工作需要的体力不多,所以找女性来收割比男性能便宜不少,当然就算如此,刘桐也觉得好费钱,这家伙有时候就是个貔貅,只进不出的那种,所以最近在努力剥削丝娘,丝娘开发出来了新式的收割技能,大体上一个人能顶一两百人吧。
于是刘桐少雇了一大群人,全靠丝娘进行收割,然后自己给丝娘鼓劲打气,至于丝娘的表情,从兴冲冲到不耐烦,再到抗拒,最后神游物外,变成工具人,期间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收完啦,大获全胜,剩下的就是炒制之类的事情,今年肯定大赚。”刘桐在最后一亩地搞定之后,抱着脑子已经飞走的丝娘兴冲冲的说道,而丝娘也随着机械性的工作结束,脑子可算是飞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