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八百六十五章君辱臣死以命相諫推薦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文武百官虽然已经哗然了很多次,当柳明志说出让李晔退位让贤这四个让人振聋发聩的大字之时,百官还是情不自禁的再次哗然了一声。
在这个讲究天地君亲师,仁义礼智信的时代。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柳明志能毫无隐晦直截了当的将退位让贤这四个字说出来,对于百官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并肩王这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谋权篡位,再无任何退步的余地了。
一些三朝元老本想着跟夏公明一样,出来痛批柳大少一番,希望他能够迷途知返,及时悬崖勒马,莫要做那背负千古骂名之人。
当听到柳明志对李晔说出了这四个字之时,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不是所有人都像夏公明一样对李氏皇朝忠心耿耿,死而后已,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夏公明一样刚正不阿,公不畏死!
并肩王的数万大军已经将勤政殿团团包围起来,这个时候若是执意跟其作对,自己死于朝堂之上,青史之上百世流芳倒也值得。
可是若是并肩王因为自己等人迁怒与自己的妻儿老小,那可就………
人人都有软肋。
朝堂上不怕死,敢于直言劝谏的人大有人在。
可是大家都不是孑然一身的人,上有高堂父母,下有妻儿老小。
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家人怎么办呢?
睿宗是已经在多年前就废黜了夷三诛九的酷刑,也少爷连坐的刑罚发生。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
此时的大龙已经不是睿宗先帝说的算了。
并肩王恢复夷三诛九的酷刑,谁又能阻止的了?谁又敢阻止?
李晔回过神来,踉跄两步退坐到了龙椅上,目光苦涩的看着柳明志。
“退…..退位让贤?”
柳明志神色平静的微微颔首转头朝着坐在龙椅上的李晔望去:“如果你不想看到皇宫之中血流成河的话,退位让贤是最好的结果。
否则,本王已经背上了谋反篡位的恶名,自然不怕再背上一个弑君夺位的骂名!
陛下,你说呢?”
李晔感受到姑父冷厉的目光,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他真的从姑父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李晔本能的升起这股念头,如果自己不退位让贤,姑父真的敢一剑戮了自己。
将目光默默的转向了被柳明志拍在桌案上,犹散发着血腥味的天剑,李晔沉默了。
退位让贤。
退位让贤!
三年前,三叔李云龙提着刀兵入宫就是这样逼迫自己父皇的。
以满朝文武全城百姓的性命相逼,让父皇退位让贤。
如今姑父更甚。
杀机直指自己这位当今天子。
行事更是一如既往的霸道绝伦,丝毫不在乎史书上的记载,毫不犹豫的就当着自己这位当今天子跟满朝文武的面前大大方方的坐上了龙椅。
自己自从登基继位以来,一直兢兢业业的治理天下,竟然还是步了父皇的后尘。
天公真是无眼呢!
柳明志望着神色悲苦,怔怔出神的李晔,环顾了一眼殿中不少狠狠瞪着自己的大臣,直接拿从龙案一旁的角落里拿出一卷空白的圣旨在龙案上摊开。
提起朱笔蘸了几下墨汁递到了李晔的面前。
“退位诏书怎么写,不用我交给你了吧。”
李晔浑身一颤,抬眸看着柳明志递到自己眼前的朱笔,迟迟没有所动。
“姑父,真的要如此吗?”
柳明志没有去看李晔苦涩的眼神,他怕自己会心软,转头将目光看向了殿外站满了麾下弟兄的广场,不悲不喜的说了一个字。
“写!”
李晔听着姑父不含任何感情的话语,抬手颤巍巍的接过柳明志提在半空中的朱笔。
夏公明看着李晔接过朱笔的行为,扑通一声跪在了龙台之下,神情悲怆的摇摇头,失神疾呼道:“陛下,不能写啊!”
李晔下意识的看向了夏公明,本想前伸的动作又停顿了下来。
夏公明神色愤然的看向了转眸盯着自己目光凌厉的柳明志。
“并肩王既然不在乎生前身后名,执意造反篡位,又何必让陛下退位让贤,直接仰仗刀兵之利强取豪夺便是。
并肩王既然敢作敢为,就无须害怕本官史书秉笔公正。”
“陛下,退位让贤的诏书万万写不得啊。
你是当今天子,李氏子孙先帝之子,岂可令并肩王这等狼子野心之辈名正言顺的夺取江山正统。
不能写啊。
老臣死谏呢!”
柳明志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粗气,冷冷的盯着对着李晔摇头劝谏的夏公明。
“夏老大人,本王敬你是四朝元老,你是真的不识抬举。”
“并肩王,常言道,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本官食君之禄,自当誓死效忠陛下。
并肩王想在本官面前取得正统,痴心妄想也!”
“呵呵……..好一个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本王受教了。
但是今天这二主,你夏御史是事定了!
陛下,继续写吧,皇宫上下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你的身上了。
你可要想好了!”
李晔下意识的看向了龙台下神色沉重又无奈的百官,迟疑了良久,手中的毫笔缓缓地朝着空白圣旨上落去。
“陛下,老臣以死劝谏,陛下乃是天下正统,岂可堕了历代先帝的威望。
不能写啊。”
夏公明说完,持着朝笏对着柳明志静静地摇摇头。
“并肩王,本官宁死不事二主。
君辱臣死,老臣最后以死谏陛下,恪守正统!”
话音一落,夏公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持着朝笏朝着一旁的龙柱上以头撞去。
咚的一声闷响,鲜血迸溅在龙柱之上,染红了上面古朴威严的龙爪。
“不…不能写…..”
“夏御史!”
“夏老大人!”
“夏老头!”
“老匹夫!”
百官神色惊变,急忙起身朝着倒在龙柱下的夏公明跑了过去。
柳明志也是虎躯一震,眼神愕然的盯着倒在龙柱下不知生死的夏公明。
以死劝谏这句话,十多年了,他不知道从夏公明的口中听了多少次了,耳朵听得都快起茧子了。
想不到如今终于成真了。
李晔急忙将手中的朱笔搁在砚台上,嘴唇哆嗦的看着被百官围在中央的夏公明。
“老…….老爱卿!”
柳明志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目光复杂的看着夏公明。
十多年了。
放眼天下,自己所见到的真正忠心不二,将忠之一字写在骨子里的人只有两人。
一个是金国以死劝谏的老太师隆多,一个就是今日以死相谏撞死龙柱之上的夏公明。
虽然这个老头迂腐了一些,但是确实真的称得上是大义之人啊!
“程……程凯!”
“末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