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三 驚喜分享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无人回应。
可槐诗已经从他的口袋中,掏出了手机。
展示。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时间。
——周五。
是个让人快乐的奇数。
在那一瞬间,漆黑的灾厄之猫轻声鸣叫,缓缓从槐诗的肩头浮现,蹲在他的肩膀上,带着猫科生物所独有的轻蔑视线,俯瞰着眼前席卷而至的涌动海潮。
很快,当槐诗伸手,它就乖巧的从肩头跳下,化为了一本残缺的典籍,落入他的手中。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战争与和平》!
不同于和平的白色,它的封面是噩梦一样的漆黑,带着隐隐的猩红。
战争法典,于此展开!
那一瞬间,槐诗感觉自己伸手握住了一个黑洞,恐怖的吸引力从其中浮现,可它所吞吃的却并非是槐诗的源质和神性。
而是……大司命的天命!
由这漫长时光以来,槐诗所积累的所有修正值!
从新海,到丹波,从淮海路小佩奇到丹波之王,最后再到如今的灾厄之剑——他所创造的,所积累的,所攒下的所有的修正值。
总计百分之零点零九二!
诚然,同整个世界相较,不值一提。
可当这一份改变世界所积蓄的力量,用来改变眼前的现实时,这一份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所形成的伟力,便足以形成令人瞠目结舌的神迹!
这才是它真正的用法!
如同绝大多数威权遗物一样,将修正世界所得来的虚无修正值,转化为改变眼前一切的恐怖力量!
此刻,随着修正值飞速消耗,瞬间,跌下一半!
法典的展开,噩梦降临。
槐诗的归墟轰然洞开,迷梦之笼中,无数猩红的眼瞳浮现,恰如燃烧的海洋一样,饱含着贪婪和怨恨。
冷眼凝视着一切敌人。
钢铁的鸦群展开了双翼,自雷鸣呼啸中,冲上了天空,紧接着,无数圣痕的光芒从其中涌现。
大司命的恩赐洒落。
一千八百六十六只钢铁之鸦于此转化为阴魂,紧接着,逢三进一,从其中数百道山鬼的轮廓浮现,再然后,上百个少司命的圣痕涌现。
在槐诗毫不保留的加持之下,来自天问之路的军团重现!
不只是如此。
当别西卜被归纳在大群的范围中时,黄昏之乡的虚影自他身后降临,轰然鸣动,尘封的永动炉心再度开启,属于槐诗的地狱于此构建!
当永恒的昏光照破了黑暗。
来自赫利俄斯的巨大引擎再度运行!
槐诗抬起了手指,浩荡的钟鸣从永冻炉心中响起,令地狱咆哮。
以这钢铁之城为乐器,宏伟的旋律自其中流淌而出,汹涌席卷,将一切都笼罩在极意·共鸣的加持之下。
槐诗缓缓的合上手中的法典,抬头微笑:“现在,谁才是人多的那一边?”
下一瞬间,钢铁之光和黑暗的海洋碰撞在一处。
掀起了惊天动地的轰鸣。
而在其中,神圣的白马嘶鸣着,踏着璀璨的辉光,向着堕落的凝固者发起了冲锋!
开辟无穷尽的黑暗,撕裂永恒的黑夜,降下黎明的璀璨辉光。
美德运行在这一片世界之上。
“战争与和平?罗素还真是爱你啊……”
陆白砚的神情越发的狰狞。
这一次,他再没有后退,向着疾驰的美德化身抬起手掌,存世余孽的无数根须如长枪那样刺落。
火花飞迸,疾驰的白马切裂了数十道长枪,又诡异的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巨鹿飘忽而现。
伴随着槐诗的动作,斧、剑、枪、刀乃至巨锤不断的浮现,相隔着遥远的距离,裹挟极意,源源不断的降下轰击。
可出人预料的,是陆白砚那一手精湛的剑术。
双手握持着两柄存世余孽的锋锐枝条,将迅雷暴雨一样的进攻尽数化解,甚至乘胜追击,隐隐压制着槐诗的源质化身,还能发起反击!
但当他击溃眼前的投影瞬间,却感觉到脚下忽然一滞,无数水汽冻结在他的双腿之上,一道锁链从黑暗中延伸而出,扯住他的手臂,锁死!
再然后,看钢铁的城市中,一道暴乱的烈光凭空浮现。
轰鸣刺耳。
槐诗手里凭空的出现了一道炽热的雷霆,向着陆白砚投出!
如龙翱翔在天上那样,带着煌煌浩荡的威严。
在诞生的瞬间就已经锁定了陆白砚的所在。
浩荡的雷霆自空中呼啸而过,跨越墨海,将一切阻拦在前方的力量尽数撕裂,击溃,正面硬撼着存世余孽的防御。
轰然爆裂。
坚不可摧的枝条之上竟然浮现出了一道裂缝,一截细小的枯枝落下,断口处滴落如墨一样粘稠的鲜血。
感受到这隐隐的刺痛,陆白砚愕然的抬头。
难以置信。
这是应芳州的招数!
然后,他便看到了槐诗手中浮现的武器。
——断枪·逝水!
“忘记告诉你了,我还兼职了湘君来着。”
槐诗抚摸着断枪之上缠绕的丝丝电光,好奇的问:“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话音未落,雷霆之光再度升腾而起!
在战争法典的加持之下,沉寂的湘君圣痕再度向上延伸,寻回了曾经云中君的伟力,降下惩戒之光!
雷鞭斩落!
于是,无数畸变种所汇聚成的粘稠墨海再度涌动,被暴虐的扯开了一个大洞。
存世余孽的枝条抽搐着,高亢咆哮。
陆白砚的脸上浮现一道灼伤的痕迹,越发的阴沉。
“那个死顽固……是我救了他!不止一次……”他含恨呢喃:“拿他的招数对付我,没有用!”
存世余孽的枝头,无数残影再度痉挛,嘶哑的声音此起彼伏。
“——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
太阳之车还未曾出行,若木为何便大放光芒?
天问再变!
举世阴暗,万物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一切光亮被强行的吞没。整个世界上唯一的光明仿佛就只剩下了陆白砚周身那大放光明的地狱之树!
在那好像悬挂着无数惨烈尸首的指头,每一道狰狞的枝干上都放出了冷酷的血光。
丝毫不讲道理的将一切光芒抹消,归于己身。一切雷霆还未曾浮现,就消散在黑暗中,失去了存在的根基。
在此处的地狱中,他才是唯一的主宰!
这才是神迹刻印·天问的本质——无数指令,都不过是大司命用来掌控地狱的工具,在此刻的人造地狱中,他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黑暗涌动,滚滚而来!
“哇,好黑啊,我好害怕哦。”
槐诗拍手赞叹,语气毫无起伏,“话说,你该不会以为我连个灯泡都买不起吧?说起来,还有个老前辈,送了我一个会发光的东西……”
那一瞬间,陆白砚面色骤变。
因为有不属于他的光,从他身后浮现!
那是一道庄严而庞大的光轮!
像是太阳跳出地平线一样,如此突兀的浮现。
在浩荡的圣歌之中,十六道光辐缓缓的旋转着,焕发出让每个男人都无比心动的RGB七彩光芒,宛如天和地的中枢,地狱的核心,将永恒的黑暗撕裂,扩散光明。
再然后,有宛如山峦的轮廓从其中缓缓升起,庞大的阴影遮天蔽日。
充斥整个地狱。
“圣哉!圣哉!圣哉!”
狂热的颂歌响起,响彻四方。
紧接着,那巨大的怪兽满怀好奇的抬头,向着眼前的巨树咧嘴,鲜红的舌头从钢铁的牙齿上擦过,无数火花迸射。
宛如日月一般巨大的双眸中,绽放出永恒饥渴的光芒。
——开饭了!
来自地狱的永恒饥渴之兽,向着眼前地狱的主人,发起了逆袭!
就在这一片深度暴增的区域中,如鱼得水的贝希摩斯张口,庞大的身体猛然扑上,无数鳞片和树枝摩擦,迸射出一道道火花。
紧接着,钢铁之牙,就已经像是啃骨头棒子一样,啃在了存世余孽的枝干上,令人头皮发麻的噪音响起。
而巨大的身躯,已经毫无顾忌的顺着前冲的姿势躺下。
大地轰鸣。
苦痛之锤的重量毫无保留的施加在了地狱之上,令陆白砚的面孔崩裂出一道缝隙。
来自槐诗的源质供应和战争法典的加持姑且不提,这还是多亏了他所创造出的深度,还有他散播出的这么多侵蚀种,才能令贝希摩斯顺利的在短短时间内壮大到这种程度!
几乎快要重现曾经终末之龙·巴哈姆特的姿态!
可更令陆白砚惊骇的,此刻贝希摩斯的躯壳中所运转的定律,和整个现境截然不同的编译方式,就好像自地狱中所萌发的怪物,却同时具备着现境的属性。
独立于外界的运转,拒绝一切干涉。
只是饥渴,只是永恒贪婪的吞噬一切……
这样粗暴又残忍的风格,还有如此高效率的组成方式,令陆白砚的意识中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天国陨落之前,就已经消失在深渊中,在天国陨落之后,一直到死亡都未曾再回归的创造主!
“恰舍尔女士,好久不见……”
冻原之外,夏尔玛感怀的轻叹:“未曾想到,您还在世上留下了这样的作品。”
此刻,在结合了来自海拉的设计图之后,由创造主·恰舍尔所馈赠给尘世的最后珍宝,于此再临!
冷酷的,残忍的,毫无保留的,向着背叛者,发起进攻!
存世余孽的投影苦痛嘶鸣。
庞大的树干之上竟然崩裂出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康回冯怒,墬何故以东南倾?”
陆白砚捂住脸上的裂缝,嘶哑咆哮,再度运转天问,调集所有的力量,三重大司命的陨落神性汇聚。
共工勃然大怒,东南大地为何侧倾?
以曾经共工怒触不周山的神迹为源典,这是以粉碎地狱为代价所换来的绝强一击!
可哪怕如此庞大的力量汇聚,近在咫尺,即将爆发。可贝希摩斯依旧不管不顾的,死死的钳制着身下的投影。
就好像,连自己的体重都压上,也要将陆白砚按在原地一样!
那一瞬间,有钢铁摩擦的清脆声音响起。
令陆白砚猛然扭头。
槐诗手中,蝇王的弹匣打开。
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