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十七章 心亂如麻鑒賞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酒桌上又多了一个人。
西门吹雪本来几乎是酒不沾唇的,因为喝酒既能伤身,又会乱性,更会影响他的剑。
但今天却拿起了酒杯,只因他实在很开心。
陆小凤也拿着酒杯,而且一连喝了三杯。
他同样很开心。
为西门吹雪,为他的妻子孙秀青,为他的儿子,感到开心。
从前的西门吹雪,在人与剑之间,更偏向于一柄剑。
他的人就是他的剑,他的剑就是他的神!
剑永恒不变,剑永远能伤人。
身为剑神的妻子和儿子,无疑是件很不好受的事情。
可现在,陆小凤发现西门吹雪变了。
他不再是剑,不再是神,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
“前辈,西门吹雪儿子的名字,您可想好了吗?”陆小凤畅快的舒了口气,放下酒杯,想起了方才的赌约。
任以诚沉吟道:“取名字是一辈子的事情,身为剑神和峨眉女侠的儿子,未来前途自是不可限量,这点便不做考虑。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希望这孩子日后能远离烦恼忧愁,依我看,不如……就叫无恨,你们意下如何?”
“西门无恨……”薛冰重复了两遍,不由眼前一亮。
林诗音点头道:“很好听的名字!”
陆小凤叹道:“仇恨无疑是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无恨,确实好名字。”
任以诚挑眉道:“不,我的意思是有仇当场就报了,根本来不及恨,西门吹雪,你觉得呢?”
“愿赌服输,况且这名字的确不错,相信内子也会喜欢的。”西门吹雪想起远在家中的妻儿,心中有种前所未有的放松。
系在他剑上那根看不见的线,已经转化为他的助力,他的剑从此只会变得更快,更强。
月落,日升。
翌日一早,五人便离开了客栈,分道扬镳。
陆小凤要带着薛冰去银钩赌坊,他其实很在意方玉飞是飞天玉虎这件事,事情总要有个了结。
西门吹雪带着任以诚给他儿子取得名字,回家了。
那个媚眼如钩的女人,不知何时也不见了踪影。
幽灵马车则载着任以诚和林诗音,一路直奔昆仑而去。
在路上,他们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消息。
江南巨富贾乐山,亲自带领手下正在出关的路上。
这人是江南著名的豪富,也是当地著名的善士。
但只有极少数几个人才知道,贾乐山昔年是个横行四海的大海盗,连东洋的倭寇都有一半直接受他统辖。
倭寇一向残暴凶狠,悍不畏死,而且生性反复无常。
贾乐山却能把这些凶神恶煞制得服服贴贴,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多么厉害的人了!
任以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笑了出来。
旁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
贾乐山是准备去关外,找方玉飞的老婆买罗刹牌,想要染指罗刹教的教主之位。
玉天宝并非真正的少主,他手里的罗刹牌自然也不是真的。
玉罗刹纵使真的年纪大了,但也还有几年的日子好活。
届时,贾乐山带着一块假的罗刹牌出现在罗刹教,以玉罗刹的武功,他的下场会有多么的凄惨,可想而知。
长途跋涉来到昆仑。
玉罗刹亲自带着任以诚和林诗音进了魔教禁地,探望花白凤的陵墓。
终究是有缘无分。
任以诚满心的唏嘘,全都随着三杯酒水洒在了墓碑前。
幽灵马车驶出了昆仑山。
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林诗音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有些迷茫。
“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任以诚沉默了半晌,脸色一正,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最终沉声道:“带你回家。”
林诗音闻言一怔,旋即便感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倒。
透窗看去,愕然发现幽灵马车竟是腾空而起,朝着半空中一道光幕疾驰了过去。
林诗音活了,花白凤死了。
这个世界与任以诚再没有任何牵连,也再没有半分值得留恋的东西。
另一片天空下。
庐州城外,一处隐蔽的小路上,幽灵马车乍然现身。
光芒闪动中,白骨骷髅马已变成了正常马匹的模样。
四蹄翻飞,扬起阵阵尘土。
车厢里。
任以诚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脸上罕见的出现了焦虑之色。
“大哥,看你这模样,想来定是因为楚楚姑娘,唉……”林诗音叹了口气,心中不由踌躇起来。
任以诚亦叹道:“想我自出道以来纵横江湖,可谓百无禁忌,但真正能让我为之纠结的,就只有楚楚一个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贼心虚了,想想都没底气。”
他不禁挠了挠头,之前花白凤的事情被发现的时候,他都不曾如此忐忑。
林诗音抿了抿嘴唇,道:“事情毕竟是因我而起的,那……不如让我去和她谈一谈?”
任以诚想也不想的摇头道:“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这种事情要是让你挡在前边,别说旁人,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不管了,实在不行让她打我一顿好了,哪怕打死我也认了。”
林诗音握着他的手,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午时已过半。
庐州城门口人来人往,城墙上依稀可见斑驳的血迹。
城里一如既往的热闹。
马车慢悠悠的走在街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两人坐在车厢外。
林诗音已经知道自己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北宋,心中忍不住有些好奇,东瞧瞧,西看看,感觉格外的奇妙。
在她打量四周的同时,四周的人也在打量她。
庐州城的百姓,何曾见过林诗音这般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渐渐的,街上居然开始拥堵了起来,只为一睹芳容。
不过很快,这些人又都散开了,却是终于有人认出了任以诚。
“是任刀头回来了,大家快让开,休要挡了去路。”
一呼百应。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街道顿时变得更加宽敞。
任以诚笑道:“刀头,还真是好久都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林诗音嫣然道:“看起来,大哥比我想象的还要受欢迎,不愧是大哥,无论在哪里都是最受瞩目的人。”
任以诚无奈道:“你就别给我宽心了,唉——要是楚楚也跟他们一样就好了!”
马蹄声停在了青天药庐门前。
古往今来,医馆这样的地方,总是有数不清的客人。
“公孙策,这个伤寒的交给你了,包拯,让你煎的药好了没有?好了就让展昭端过来……”
包大娘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显得有些急躁。
任以诚进去的之后,她正在给一个断了手臂的人接骨,后边还有四五个病人在等着,忙的是不可开交。
“我来帮你,大娘。”任以诚凑了过去。
包大娘愣了愣,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接着又不满的数落了起来。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
天底下敢这么指着鼻子说任以诚的人屈指可数。
在包大娘的心中,任以诚、展昭乃至公孙策,都和包拯这个亲儿子没什么区别。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十七章 心亂如麻閲讀
她高兴之下,接骨的手劲便不由自主的大了些,那病人已龇牙咧嘴的惨叫了起来。
任以诚将病人接手过来,三两下处理好,嘿嘿笑道:“我这不是想您老人家了么。”
“免了,这话你还是留着给楚楚说去。”包大娘连半个字都不信,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線上看-第十七章 心亂如麻展示
任以诚环视四周,问道:“楚楚人呢?”
包大娘道:“她跟常雨,小风筝、小狸还有倪琼她们,一起上山采药去了,看看时辰,应该快回来了。”
“那我去找她,诗音,你先在这里帮包大娘打打下手。”任以诚嘱咐了一句,当即身形一闪,化为流光破空而去。
见此情形,在场的病人尽皆目瞪口呆,整个药庐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那个断臂的病人惊的连疼痛都忘了,抬头望着天空,久久不能回神。
包大娘喃喃道:“这小子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娘,我好像听到阿诚的声音了?”
“大娘,我也听到了。”
包拯和展昭端着药碗走了出来。
“他去找楚楚了。”包大娘解释了一句,目光落到了林诗音的身上,慈祥的笑道:“姑娘长得可真漂亮啊,你也懂医术吗?”
林诗音曼声道:“我姓林,大娘叫我诗音便是,医术大哥曾指点过我一些,还算拿得出手。”
“大哥?你是说阿诚那小子吗?”
包大娘暗自打量着林诗音,她莫名有种感觉,眼前这美得不像话的姑娘,跟任以诚的关系绝对不寻常。
林诗音点点头,看着四周的病人道:“大娘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交待,旁的事情不妨等大哥回来再说。”
百鬼竹林附近的半山坡上。
凌楚楚等大大小小五位姑娘,背着药篓,结伴向山下走去。
忽地。
远方天际一道流星似的光芒,从庐州城的方向飞射而来。
讶异间,不等五人反应,光芒已径直落到了她们面前,现出了任以诚的身形。
久别重逢,自是少不了的惊喜和寒暄。
“公子你和楚楚定是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就先回去了。”倪琼嘴角泛起促狭的笑意,催促着常雨、小狸、小风筝先行离去。
小别胜新婚。
两人当然也免不了要卿卿我我,浓情蜜意一番。
凌楚楚挽着任以诚的手,两人慢慢走在下山的路上。
“这次又有什么新故事了?”
任以诚犹豫了一下,问道:“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凌楚楚脚步一顿,向他投来了怪异的目光。
“我想先听坏消息。”
“要不……还是先听好的吧。”
凌楚楚闻言,目光愈发的怪异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好消息后边听,心情会好一些,奇怪,你很少会这么吞吞吐吐的,说,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