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h1u精华都市言情 降魔專家 起點-98 愚者(五)讀書-8k5s8

降魔專家
小說推薦降魔專家
从人们还无法正确认知梦境本质的史前时期开始,梦境就被认为具有不可思议的魔性,人们相信自己能够从梦境中得到隐喻性质的启示,并从中获得足以解开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疑难杂症的智慧钥匙。当然,这里所提及的“启示”,肯定不止是用来告诉做梦者是否可能有着恋母情结,也可能会告诉做梦者有关于当下的危机,或者未来的信息。
在心理学的领域里,这种启示,被认为是做梦者的深层意识,处理了某些被表层意识忽略的现实线索,然后以梦境的形式提醒表层意识;而在灵能学中,则被认为是因为梦境与宇宙的抽象领域息息相关,所以能够从时空中神奇地捕捉到游离的信息,加入到梦境里来。
其实,不止是灵能者,哪怕是一般人,只要有着一定程度的灵感,也能够利用梦境与占卜的技术,占卜出未来的线索。当然,准确率如何,那就不好说了。像我这种人要是用了,那肯定跟普通地做梦也没什么差别。
而如果是都灵医生这种,虽然并非灵媒,但灵感也足够敏锐,且梦境造诣极深的灵能者使用,准确率一定是极高的。
醫品春閨:鳳華世子妃
“我明白了。我会为你占卜的,无面人。”都灵医生先是温顺地点头,再用告诫的语气说,“但是,我不知道你对于占卜一事,具体了解多少。如果你知道的不多,那么我就有义务提醒你,占卜绝非世人想象中那般方便的工具。”
“愿闻其详。”我大约知道她想要提醒我什么,但是作为占卜的门外汉,我还是要放下一知半解的心态,认真听听她这个专业人士的告诫。
“假设,存在一个擅长占卜的人,我们方便起见,称其为‘占卜家’。有一天,占卜家掷出了三个骰子。但在此之前,他出于好奇,提前占卜了自己掷骰子的结果。占卜的结果显示,他会掷出三个六。他觉得自己心里有数了,然后掷出了那三个骰子。”她井井有条地说,“那么,问题来了,他真的能够掷出那三个六吗?”
我回答,“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么答案应该是‘未必’。”
“是的,未必。”她肯定道,“在占卜学中,有着‘命运的必然’一说。所谓命运的必然,就是人终有一日会死亡、国家终有一日会瓦解、恒星终有一日会熄灭。换而言之,只有死亡,才是这个宇宙中万事万物绝对无法逆转的命运;而反过来说,除此之外,万事万物皆可改变。其中,也包括那三个骰子。”
她继续说,“在有些虚构故事中所登场的占卜家,因为预言到了某些悲剧,所以想方设法去改变,结果自己反而讽刺性地成了悲剧的要因,这显示出预言的绝对性。但在真实的占卜中,是反着来的。对于占卜家所获得的预言来说,占卜家本身就是会破坏预言的能动体;而如果占卜家将预言告诉给其他人,其他人则也会成为破坏预言的能动体。以我之前假设中的占卜家来举例,他之所以未必能够掷出三个六,是因为已经知道结果的他,与预言中的他相比,已经是性质不同的个体了。”
“所以,虽然你会占卜,但当初也被暴烈困在了安息镇里。”我说。
“是的。”她承认道,“尽管也有暴烈自己也是占卜家的缘故,不过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占卜家的,有时自己的占卜,也会正好与其他人的占卜相冲突,并被影响。”
班長大人的青春史 夜闋
“但你从刚才开始说的,都仅仅是‘占卜未来’的弊端而已吧。”我问,“如果我只是请求你占卜现在某个物品的线索而已呢?”
“如果是那样,倒是轻松得多。但很遗憾,我无法做到。因为那尊佛雕,是与我因缘浅的物品,而我所擅长的梦境占卜,则是以占卜家为中心的占卜,占卜的对象与自己因缘越浅,越是失效。”她说,“但如果我占卜的对象是你,那就不一样了,你是与我站在同一战线,共同对峙凋零信徒的伙伴,我可以为你占卜。只是,因为连你自己也没有佛雕的线索,所以我就只能去占卜‘你可能已经找到佛雕的未来’了。”
“原来如此。”
“不过——”她话锋一转,“如果你允许我进入、并且操纵你的梦境,用你的梦境来为你自己占卜,那么前提就不一样了。”
“我拒绝。”我毫不犹豫地说。无论对自己再怎么自信,我都不会任由一个梦境大师,潜入到我的梦境里来。
她预料之内似地笑道:“我们不是彼此信赖与扶持的好搭档吗?”
“当然不是。我们仅仅是临时的合作关系而已。只是因为敌人恰巧一致,这才姑且走到一起而已。”
“真冷漠呀。”她感叹着,然后说,“那么,就请你说一句‘我允许你预言我’吧。你身上似乎有其他人所设置的反占卜措施,如果没有得到你的亲口同意,我对你的占卜就无法形成足够准确的结果。”
她所说的反占卜措施,是前任搭档在很久以前为我所布置的,主要能够将占卜家对于我真实身份的探测,和未来行踪的预言变得模糊化,当然,如果是以灵媒为对手,就难免在某些地方出现破绽。
我先是点头,再开口,“我允许你预言我。”然后补充,“但仅限寻找佛雕一事。”
严格地说,我要寻找的并不是佛雕,而是持有佛雕的凋零信徒。但是对于占卜家而言,比起帮人寻人,帮人寻物的难度要低得多,这种程度的常识我还是掌握的。她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说:“那么,我开始了。”
说完,她沉默下去,开始占卜我“可能已经找到佛雕的未来”。虽然她用黑布蒙住双眼,无论醒着还是睡着,看上去都差不多,但从呼吸的规律来看,她似乎一说完就睡着了。
真不愧是做梦大师,说睡就睡,一瞬间就能入眠……我心里才产生这个念头,她就醒了。
“怎么了?”我一时间以为,她是不是被什么弄醒了。
而她说的却是,“我占卜好了。”
我意外道:“这么快?”
“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操纵梦境里的时间流速。”她说。
一定程度上?从她的表现来看,这个“一定程度”,估计是个非常巨大的区间。不过,为什么她在安息镇事件里,没有表现过这种能力?这个问题才一浮现,我就想到了答案,因为那不是她自己的梦境,而是梦境魔物的噩梦。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那么,结果如何?”我问。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占卜,成功了。”她说,“我总共看到了两个画面,和一些零碎的信息,希望这能为你带来帮助。”
“你好像有点难受。”
“不用在意。”她先是摇头,再说了下去,“第一个画面是,你在今天傍晚,登上了一部列车,往远离河狸市的方向疾驶而去。看上去只是普普通通的火车,会从河狸南站那里经过。或许你乘上这部列车的行为,对你寻找佛雕一事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吧。我之后会告诉你关于这部列车的车次号和停靠时间等具体信息,以方便你的行动。”
“好。”我点头,“那么,第二个画面呢?”与佛雕密切相关的,应该就是第二个画面。
“第二个画面是,我看到你,站在一个十分黑暗的、围绕着绝望与疯狂的、好像寺庙一样的建筑物里面。不,确切地说,是在这个建筑物的某个房间里面。而那尊佛雕,就在你的手里,被你紧紧地握住。”
她用回忆般的口吻说,“与此同时,在你周围的黑暗中,似乎有着某个强而有力的、满怀恶意的存在,正在凝视着你,企图伺机袭击你。你尽管知道这个存在就在周围,却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还有,不知为何,你的注意力似乎也不在寻找对方身上,而是双眼布满血丝,露出恐怖的表情,凝视着那尊佛雕。
戰倭寇
“黑暗中的存在非常忌惮你,必须要用黑暗作为自己的保护衣,才能够免于为你所毁灭。
“这个存在,正在等待你的注意力松懈的一刻。
“另外,你所处的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在门外似乎还有一个人。我看不清他的具体穿着和长相,但我能够感觉到,他已经疯狂了,同时还跪倒在地,口中呢喃着破碎的话语。
“他既没有看着你,也没有看向黑暗中的存在,而是凝视着边上的、同样处于门外的某些东西。似乎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些东西,他的心智被彻底击溃,所以他才发狂了……”
她在描述第二个画面的时候,用了比描述第一个画面更多的文字量。毫无疑问,这个画面才是关键。我不由得问:“你说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听你的用词,似乎数量还不少?”
“抱歉,我没能看清那是什么。”她摇头,“但是,我感觉非常害怕。是的,那个人所看着的,一定是令我非常害怕的、某种扭曲而又亵渎的、令看到的人不敢去描述形状的东西。”
说到这里,她居然有点发颤。这令我非常吃惊,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在我心里,都灵医生之坚强,宛如最坚硬的铁石。甚至,直白地说,我非常尊敬都灵医生。因为我非常清楚,在本质上,我不过是个容易担惊受怕的胆小鬼,什么傲慢的蒙面武者魔眼,什么冷酷的怪物无面人,那都是我为了掩饰自己心灵的不成熟之处而佩戴的假面。而都灵医生的勇敢,则远胜于我。
水戀月
但现在连她都会害怕,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片刻后,她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对我说:“对不起,我失态了。”
“我继续说下去吧。那些东西……虽然我没能看到是什么,但在那个画面中,无论是你,还是黑暗中的存在,似乎都不认为,那些东西会对自己构成危险。”她说出了出人意料的话,“不过,我想,那些东西一定是具备着某种不可思议的魔性。因为那个发了疯的人,心智被击溃的程度太彻底了。一般来说,就算有人看到了极度恐怖的事物,也只是会陷入精神错乱而已,哪怕是最坏的情况,只要回归正常生活,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将自己的心智拼凑起来。但是那个人不一样,他的心智已经和被卷入碎纸机的文件没什么差别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判断,是那些东西具备着侵害他者心智、并且对其造成毁灭性打击的魔性。”
原来如此,难怪“我”会不认为那些东西对自己有危险。因为我的灵感过于迟钝,不害怕直接影响心智的力量。
錦色風華,謀個驕婿做靠山 涵葉今心
落日青春 關公十八世
那么,那个黑暗中的存在又是怎么回事?既然会忌惮我,就说明是有心智的。却又漠视门外的东西,莫非与门外的东西是一伙的?或者,是也和我一样,不惧怕影响心智的法术?会不会这家伙就是抢走佛雕的凋零信徒,还是说,索性根本就不是人类?
那个疯了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在距离我和黑暗中的存在这么近的地方?他是一般人,还是灵能者?他是凋零信徒吗?
在这里对着空气白想也没用。我接着问:“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吗?”
“有。”她点头,“或许这个才是最紧要的。”
闻言,我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
“根据我的占卜结果,就在最近,凋零信徒,也对你完成了一次占卜。”她对我说,“而且还是那种非常成功的、准确的占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