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9dv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有百萬技能點笔趣-第1609章 婆媳大戰分享-frgc2

我有百萬技能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萬技能點
“看来另外两只魔头,很可能已经越狱了。”
苏辰凝眉沉思,有没有可能,这两只魔头混进了溟濛道之中?
先不管了,还是先想办法破除般若仙子身上的封印吧。
“这里交给你了,我出去看看情况。”东皇紫也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她直接穿过结界的裂缝飞出了深渊。
这姐们胆子也太大了吧!
苏辰刚才也想出去探一探的,但最后还是怂了,毕竟外面的危险系数太大了,万一一出去就被两头大罗金仙境的魔头包抄,那岂不是直接完犊子。
錦衣風流
东皇紫总说自己受了伤,她这哪里有半点受了伤的样子,虎了吧唧的。
摇了摇头,苏辰靠近般若仙子,神色逐渐变得凝重沉稳起来。
一共十八层结界封印,想要彻底破解,恐怕会花费很长时间。
不过苏辰有另一个想法。
他不需要完全破解封印,只需要打开一个小孔,能够将药剂送到般若仙子的口中,帮她解了毒就行了。
只要般若仙子恢复正常,这结界自然就会瓦解。
这么做,能够节省大量时间,但预计也至少需要一两天。
苏辰对守在第三层的龙儿子们说道:“挑几个人,去凤仙宫跑一趟,找你们妈去。”
苏辰简单说明了一下通天女帝的情况,龙儿子们纷纷打起精神,当即便安排了十几位天仙境的仙龙,在璞荧的带领下离开封魔窟去往凤仙宫。
而后,苏辰便开始全神贯注的破解阵法。
时间一晃,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整天。
东皇紫还未回来,苏辰心中担忧,但也无暇分身去找她,现在已经到了破解阵法的最后阶段,只剩下最后一道封印。
“喝!”
苏辰一鼓作气,仙纹全开,化作毒龙,朝着封印猛冲而去。
给我开!
结界应声崩裂,虽然只是裂开了很小的一个孔,但是已经足够了。
苏辰迅速拿出‘反崩坏阻断式生命起源药剂’,将剩下的三分之二一股脑儿取出来,直接打入封印内部,灌入了般若仙子的口中。
天命為凰 雲芨
来自高等次元的药剂,效果就是非同凡响,苏辰能够清晰感觉到,般若仙子身上的魔气正在迅速消散,她的生命波动快速恢复正常,原本青灰色的皮肤也逐渐恢复红润白皙,仅仅数秒过后,就变得白里透红,无比健康。
又过了一会儿,般若仙子终于睁开双眼,她眸中似乎雾气蒸发,片刻后眼眸变得无比干净清澈。
寵婚晚承,總裁的天價前妻 水嫩芽
倒也是个顶级美人儿,不过苏辰一眼就看出,这般若仙子已经不是完璧,确切说已经生过孩子,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怀的应该是炎帝的孩子,因为在她腹中,隐约能够感受到一股炽热的气息,和炎帝剑有些相似。
奪相 月半晚
“封印解除。”
轻柔的声音从般若仙子口中传来,下一刻,困在她身上的封印结界全尽数消失不见。
她飘然而落,来到苏辰面前。
苏辰正要开口解释情况,却不料般若仙子二话不说就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紧紧抱住苏辰:“炎帝,臣妾就知道您一定会回来了,你能来看望臣妾,证明你心中依然有我,般若死亦无憾了。”
苏辰汗颜不已,连忙想要将般若仙子推开,不过她可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力量之大简直骇人,差点没把苏辰给抱到窒息,一时间苏辰竟然无法挣脱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般若仙子似乎是察觉到异常,这才放开了苏辰。
“呼呼……”
苏辰如获新生一般的大喘气起来。
好家伙,我苏辰一世英名,居然差点死在女人的怀里,这尼玛难道是命运的警兆嘛?
“炎帝?”般若仙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疑惑的盯着苏辰。
苏辰没好气道:“你瞎嘛?我长得跟炎帝有半毛钱相似之处嘛?你真的是炎帝的女人,连自己的男人都认不出来?”
“你不是炎帝转世?”般若仙子大为震惊:“可你身上明明有炎帝的气息!”
苏辰祭出炎帝剑,道:“我只是得到了炎帝剑而已,不是什么炎帝转世,硬要说的话,我可以算是炎帝传人。”
“不……这不可能,炎帝剑只有炎帝可以使用,不可能存在所为的炎帝传人,除非……”
说到这,般若仙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花容失色,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有些失控,那崩坏剧毒竟然再次发作,将她的身体都染成了灰黑色,仿佛下一秒就要再次堕入魔道。
苏辰眼疾手快,二话不说又花了三万技能点,买了一支药剂,迅速扑上前去,扒开般若仙子的嘴巴,将药剂一股脑儿全部倒进去。
这次药剂数量算是彻底足够了,般若仙子身上的崩坏剧毒被彻底化解,她逐渐恢复过来。
但是眼里却仿佛失去了神采一样,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很是木讷。
苏辰取出一件外衣给般若仙子披上,说道:“关于炎帝的事情,我知之甚少,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清楚,或许你可以去问瑶光圣母,她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般若仙子听到瑶光圣母的名号,顿时抬起头来,面露厉色道:“那个疯婆子还没死?”
听到这话,苏辰倒是略感意外。
看来这瑶光圣母果然是有问题,有大问题啊。
“我前不久才见过她。”
般若仙子闻言,一时怒冲眉梢,竟是直接化作一道仙光冲出了封魔窟,向南而去,看方向,正是去往瑶池仙宫。
高冷大叔求放過 悄悄兒
这……
婆媳大战的好戏就要上演了?
要不是记挂东皇紫的安危,苏辰还真想过去凑凑热闹呢。
不过眼下还是先去溟濛道看看吧。
就在苏辰打算穿越结界缝隙离开深渊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靠,合着我这两瓶药剂送出去了,毛好处都没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