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7fh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獵妖高校 愛下-第二百一十七章 活下去就好讀書-gbvve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当宥罪猎队的年轻猎手们,在毛豆的联络下互相追寻同伴们的踪迹时。
迷魅森林深处,祖各们那片被巨石‘城墙’包围着的部落营地里,不告而来的几位客人正在接受整座部落的款待。
是的,款待。
意识到弱小的迷魅鼠大军无法对那些红眼睛的女妖造成一丁点儿伤害后,祖各部落的长老们立刻选择了臣服。
它们拍打着胸脯,向三位客人承诺供奉。
就像它们对乌撒城里那些猫们所做的一样。
一只祖各捧着橡木皮碗,匍匐着,恭敬的送到客人们面前。
碗里盛着碧绿但清澈的液体,那是一种用树汁与蘑菇汁调和出的贡品。树汁是祖各们从某棵与众不同的橡木上提取出来的,据说那棵橡木的种子是星空深处的存在从月亮上丢下来的,长成大树后,便开始为祖各部落提供最珍贵的佳酿。
尼基塔对迷魅鼠们的供奉不感兴趣,她始终盯着面前那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巫。
八荒帝尊 指染蒼穹
肥皂泡很漂亮,但是很容易破碎。
女妖从小女巫手中拿走那本空白的画册,翻了翻。画页上的图像都已经失去了颜色,只留下一个个空白的轮廓。画页间还残留了一点黑色的灰烬。
尼基塔用手指捻起那点灰烬,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她的眼神微微闪动。
出身贝塔镇北区的她很容易分辨出,那些灰烬源自一种致幻力很强的火柴,那种火柴曾经是北区最紧俏的货物,许多吃不起山珍海味或者住不起豪华屋子的小戏法师,都希望获得那样一根火柴,在梦幻中实现她们的愿望。
这种火柴在幻梦境的效果更强。
这些灰烬与画册上空白的图案、以及小女巫破烂的长袍、苍白的面孔,甚至她身上那丝极其微弱的诱人香甜,都说明了很多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迷俠記&迷行記&迷神記
女妖的声音很温和,眼神发亮,像两颗阳光下的红宝石。小女巫在幻梦境中挣扎活下去的努力,让她回忆起许多看似遥远,但实际距离她并不久远的记忆。
“朱……朱。”
小女巫声音迟缓,眼神茫然,回答时声音有些含糊,双手因为画册与小镜子被拿走而不安的绞在一起。但她的视线却一直落在那只橡木皮的小碗上。
匍匐在地上的祖各清晰的听到了小女巫咽唾沫的声音。
它欣喜的将胳膊举的更高了一些。
“我也叫朱朱,”尼基塔身旁,一个清脆而又明快的声音回答道:“很高兴见到你!要一起玩儿吗?”
女妖侧脸看了一眼。
醫見鐘情:惹上無情首席
身旁的无面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她的化妆品,露出与小女巫一模一样的面容。她的手中拿着小女巫的那面小镜子,正乐滋滋的照着镜子。
只不过与小女巫不同,无面身上的小袍子干净、漂亮,脚上的小皮鞋上也打了油。她的眼睛炯炯有神,还有她的小嘴,说话时总会下意识嘟起来,平添几分可爱。
整张脸上,最出彩的,就是那张小嘴了。
尼基塔收回了视线。
“你为什么来这里?”她继续询问那位穿着破烂的‘朱朱’。
“找……妈妈……还有,爸爸。”小女巫盯着那碗青碧的饮料,又咽了一小口唾沫,手指因为不安与用力而绞的发白。
尼基塔从祖各爪中拿过那只树皮碗,塞进小女巫的手中。
碗中青碧色的液体微微摇晃,散发出诱人的气息。几丝凌乱的长发从小女巫脸颊一侧落下,险些掉进碗里。
“慢点喝。”
女妖安慰的拍了拍小女巫的头,分开手指为她梳理头发,将那几根落下的发丝撩到她的耳后,同时重复了之前的问题:“你还记得……你为什么来这里吗?”
空間農婦:最強俏媳山裏漢
前后虽然是同一句话,但话中意思却微妙的不同。
小女巫歪着头,迟疑了片刻。
“爸爸……喜欢老鼠。”她如是回答道。
尼基塔扫了一眼附近那些影影绰绰的棕色身影,心底有些恍然。
始终安静匍匐在她脚下的那头祖各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用爪子拍打着它的胸口,表示‘我们不是老鼠!’——这无关正确与错误,而是与祖各部落的尊严有关。
尼基塔瞥了一眼地上的祖各,瞳孔中一抹红芒一闪即逝。
为了部落尊严而抗议的祖各一声未吭,便在那抹红芒之下断了气。立刻就有几只身强力壮的祖各冲了进来,拖着亡者的尸体,退了下去。
整个过程敏捷而安静。
祖各部落的长老们旋即派遣了新的献祭者,献祭新的贡品。
同样是橡树皮碗与那种青碧色的汁液。
“你爸爸是谁?”女妖有些无趣的回过头,继续与小女巫聊天,仿佛刚刚只是捏死了一只嗡嗡叫的蚊子。
“爸爸……就是…爸爸。”朱朱小口啜着树皮碗里的青色汁液,小声回答着。丰富的魔力随着那碗贡品滋养着她的身体,她的脸色慢慢多了一丝红润,眼神也稍稍灵动了一点。
跑酷巨星 身懷絕技
然后她终于注意到女妖的眼睛。
“你……红眼睛?!”小女巫眼神中露出几分不安,脸上也多了一些挣扎的表情:“红眼睛,不好。”
尼基塔轻轻笑了笑,又摸了摸她的头。
“活下去就好,”她温柔的重复了这句话:“眼睛是什么颜色没有关系,活下去就好……你知道吗,克雷德的幽谷中有一种君影草,它的花叫铃兰。兹特尔人叫它报春花。”
“这种花小巧,香气怡人。虽然生长在暗无天日的阴影中,却能够肆意开放,并且结出漂亮的红色果子……虽然从黑暗中结出的果子,是有毒的,但那终究是一颗漂亮的、真正的果子。”
“所以说,眼睛是什么颜色没有关系。”
“活下去就好。”
虽然喝下那碗青碧色的药汁后,朱朱的气色好了许多,但终究没有真正恢复。女妖这番充斥着隐喻与内涵的话,她并不能完全理解。
所以她听的有些茫然。
唯一听懂的,是面前这个漂亮的大姐姐让她不要在意红色的眼睛,红眼睛也有好的。活下去也是好的。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