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wwp好文筆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24章 西南大捷讀書-skj66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武媚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张天下带着人整日跟在她的身边,丝毫不敢懈怠。
此刻武媚就在喂鱼。
小小的水池里,鱼儿缓缓游动。
“这些鱼无忧无虑的,就像是孩子。”
武媚拍拍手,身后有人禀告道:“昭仪,皇后那边来人,说是宫中缺了人手,要从咱们这边抽五人去帮忙。”
“欺人太甚!”张天下说道:“昭仪,上次皇后那边让咱们的人去帮忙……却是清洗洒扫,还叫咱们这边的人去清洗水井。”
武媚的眉间平静,“给她,要多少给多少。”
张天下低头,“是。”
“有人觉着委屈吗?”武媚回身看着众人。
有人迟疑了一下,有人抬头,也有人低头。
宫中就是这样,最是跟红顶白。
“觉着委屈的可以不去。”武媚的语气平静。
没人敢说委屈,随后就挑了五个人去皇后那边。
武媚看看周围,“我这里也脏了,都清扫起来,另外……殿内也清扫干净。”
身边人全被赶去干活,武媚就孤独的站在水池边上。
李治带着人从边上过来,见武媚独自站在那里,就皱眉道:“人呢?”
武媚恍然才发现他过来,急忙行礼。
“此刻还行什么礼?”李治扶住了她,回身见这里的几个宫人都在干活,就问道:“朕记得这里的人手不止这些,其他人呢?”
他的眼中有些危险的光芒,王忠良知晓,那些人要倒霉了。
武媚笑道:“皇后那边说人手不够,臣妾就调派了些人过去。”
李治看着她,突然怒吼道:“去问问皇后,人手不够,朕去帮忙如何?”
王忠良吓的飞奔,晚些去呵斥了王皇后。
回来时,他带来了武媚这边的五人。
等李治走后,张天下欢喜的道:“昭仪,陛下看来还是最偏爱咱们这边。”
“你……”武媚看着他,“帝王从未有什么偏爱。”
李治只是想收拾皇后和萧淑妃而已,武媚这般做就给他提供发飙的借口。目前看来二人之间配合默契,有进一步的合作空间。
“若你以为这便是帝王的宠爱,咱们迟早会成为皇后第二。”
武媚冷静的宛如冷血。
“昭仪,武阳伯已经在前面等着了。”
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他倒是愿意去给萧淑妃说故事,却忘记了我这里还带着孩子的辛苦。”
张天下笑道:“武阳伯说故事,据闻那边内外都被人围满了。”
“也不知他是如何编造的故事,让那萧淑妃也念念不忘。”
说到萧淑妃时,武媚很平静,和说到王皇后完全不同。
到了前面,贾平安已经在等着了。
武媚站在殿外,因为大肚子的缘故,身体微微后仰着,问道:“你来说说,这孩子是个什么?”
这个……
历史上是个儿子。
而且这个儿子深得你们两口子的喜爱,可惜最后得了肺结核,身体一直不好,最后早早就去了。
“定然是个皇子。”贾平安很笃定。
武媚笑道:“若是皇子,就让陛下赏赐你。”
二人坐下,互相问了对方的情况,然后贾平安开始讲故事。
“……一群老鼠盯住了粮仓,它们借着夜色偷偷靠近,当进了粮仓时,看到里面全是米面,老鼠们欢喜不已,有老鼠说,‘那黑猫不良人多半是在睡觉,赶紧搬运……’”
贾平安一个故事说下来,武媚竟然靠在边上睡着了。
众人无语。
晚些武媚醒来,精神好了许多,“只是打了个盹,竟然就觉得浑身轻松了。”
怀孕到了晚期真的累,所以武媚有些好奇,“你说这个是给孩子听的吧。”
“孩子虽然还在腹中,可外界的一些动静却能感知。此刻说些轻松的故事,或是念诵优美的诗赋文章,对孩子以后大有裨益。”
“这便是周文王之母说的那番话吧。”武媚想了想,“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
艹!
贾平安发现自己落后老祖宗太多了。
周文王那会儿就有了胎教,而且还挺先进的。
“这个故事不错,你且写来,我念给孩子听。”
于是贾平安又多了个任务。
回到家中,阿福又来缠了他一阵子,贾平安问道:“这是为何?”
杜贺笑道:“阿福今日出去,有人喂了肉,它不肯吃,回家抢了明静的午饭。”
干得好!
贾平安揉揉阿福的头顶,阿福顺势往上爬。
“某可抱不动你了啊!”
贾平安奋力抱起了阿福,觉得就像是抱着一个大型玩偶。
嘤嘤嘤!
阿福颇为欢喜的冲着出来的明静叫唤。
“阿福对我有敌意。”明静很平静的伸出手,阿福果然一爪抓来,若非撤得快,那只纤纤玉手就会变成一个破布娃娃。
贾平安不知这是为何,就说道:“兴许是八字不合吧。”
“什么意思?”明静很无奈。
“就是……你不喜欢它,它也不喜欢你。”
贾平安进了书房,开始编写故事。
老鼠们和黑猫不良人将会成为大唐小朋友的好伙伴,若是能开发周边就好了。
明静跟了进来,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翻看,“我发现你是个怪人。”
“为何?”贾平安在想细纲。今日他发现阿姐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得想想办法才行。
明静见他头也不抬,就觉得此人果然是君子,不受美色诱惑,“你明明可以靠着新学来成为宗师,为何要进官场?别说什么扫把星,你若是肯收我做弟子,谁也无法威胁到你……”
这个女人啊!
她想尽办法的唯一目的就是想学新学里并未向外披露的部分。
“先生。”
赵岩来了,明静不想走,想偷师。
贾平安看着她。
赵岩看着他。
明静瘪瘪嘴出去。
“今日给你说说物理……”
里面在授课,明静心痒难耐的在外围转悠,每次想靠近些,杜贺就笑眯眯的过来。
上古神跡
在杜贺看来,郎君的学问无人能及,以后传给子孙,老贾家自然能保千年富贵。
看看圣人家,从独尊儒术开始,就渐渐的发达了,若是老贾家也成为这样的家族……
杜贺觉得自己也能跟着名垂青史。
晚些授课结束,晚饭也开始了。
吃了晚饭,明静又跟着来了书房。
“我拳脚好。”
“我能保护你。”
“我吃的不多。”
“我发誓……”
明静发现自己说什么贾平安都无动于衷,就举手,“我发誓,若是没有你的允许就把新学教给别人,就让我……”
紅色帝國1924
她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有些恐惧之色,“就让我被厉鬼纠缠一生。”
女人罕有不怕鬼的,这个誓言的含金量很足。
贾平安抬头,“你想学什么?”
明静见他松口,就走近了些,“我想学如何炼丹。”
“新学里没有炼丹的学识,丹药对于新学而言只是个伪命题。”
贾平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定然是有的。”明静的杏眼中多了惆怅,“你为何不肯教我?我都说了拜你为师,一日为师……”
“某不是你爹。”
要想学得会,得跟师父睡!
贾平安觉得这等女人要少招惹,免得哪天被一刀剁了。
明静拿起一本书,“可我上次却听到你说梦话,说到了修炼。”
“某说了什么?”贾平安从不觉得自己有说梦话的本事。
“你说……”明静双手按着桌子,俯身看着贾平安,“你说妖孽哪里跑,看法宝。法宝就是炼出来的宝贝吧?妖孽……师父当年说人间处处皆是妖孽,要有一双慧眼识别妖魔,更要炼出慧剑来斩妖除魔,如此方能不坠深渊。”
呃!
这妹纸……
可我竟然说这样的梦话?
贾平安知晓不说清楚,明静以后会频繁纠缠,就认真的道:“某那是梦话当不得真,这里有个故事,你看看。”
他丢了白蛇传给明静。
明静一看,心中冷了半截。
“新学并无什么炼丹,新学炼的是人,让人学会放眼去看世间,去琢磨世间万物,这是新学。至于长生,明静……”
贾平安伸手,明静竟然没有躲避。
在明静的额头前贾平安的手止住了,“你看看什么能长生不老?不言不语,无情无义,不吃不喝的石头、泥土……它们都无法长生不老。石头会风化变为尘埃,泥土会被融入大地。那些无情无义,不吃不喝的东西都无法长生不老,你怎能指望整日吃喝拉撒的生物能升天?”
“可有人吸风饮露。”明静的信仰在渐渐崩塌。
“吸风饮露可要拉撒吗?可要用人体吗?辟谷有之,但那些辟谷之人可能永久不吃?说个最简单的……”
贾平安伸出手臂。
竟然没有长长的体毛,好评!
“你不管是在市井中还是在深山大泽,热了你会出汗对不对?”
明静点头。
“冷了你要加衣对不对?”
明静再点头。
“冷热都是人体的感应,并会做出反应,譬如说热了会通过流汗来散热;冷了会锁紧肌肤毛孔,屏蔽冷的侵袭……这般下去,人体就会衰老,无论你做了什么,身体都会不停的衰老。
兴许有人能活一百多岁,但那只是凤毛麟角。”
贾平安觉得这个女道士魔障了,“就如同是少女修道,当她四五十岁时,身体肌肤可还能如初吗?”
他看着明静,“你如今可是刚修道时的模样?”
明静摇头。
“这个世间没有长生不老,也没有飞升,唯一有的便是……修心!”
明静面色惨白,“那师父说过人间处处皆是妖孽,要修炼出一双慧眼和慧剑,斩妖除魔。”
贾平安笑了笑,“人要求得自在,首要便是修心。有人在闹市里心念不动;有人不能,于是便远离人烟,求得远离贪嗔……所谓妖孽,人间处处皆是贪嗔,贪嗔导致人苦,人在充满贪嗔的红尘中打滚,备受煎熬,这便是地狱……”
“人间便是地狱?”明静讶然。
“何为妖孽?”贾平安认真的道:“贪嗔便是妖孽。而慧剑便是不动心,心中生出贪嗔,以不动心为剑,斩了便是。”
他觉得自己已经圆满了。
明静心中大震,一把抓住贾平安的手,“那何为自在?”
贾平安看一眼她的手……哥不是你师父啊!
贾平安说道:“所谓大自在……人生来就要吃喝拉撒睡,为此生出贪嗔,为此沉迷于酒色财气中,苦而不自知。若要想求得自在,就要勘破酒色财气四堵墙。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当你看淡了得失之后,便是大自在。”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明静松开手,退后几步。
烛光荡漾着,贾平安端坐在那里,脑后仿佛带着一圈光晕。
明静突然稽首。
贾平安先是双手合十,然后赶紧稽首。
“我还是不明白。”
明静跑了,回到房间躺下。
贾平安觉得这妹纸纯属是吃饱撑的。
……
笑解金刀
晚上贾平安睡的挺好,却听到了敲门声。
“谁?”
“我!”
明静的声音在半夜传来,贾平安打个寒颤,“何事?”
“你既然说要勘破贪嗔,要跳出四堵墙才是自在,那你为何……你在百骑为官,你看女人先看胸脯再看脸,你喝酒越喝越兴奋,你挣钱了也高兴……你觉着委屈了还会叫骂,这些难道不是贪嗔吗?”
“某不是出家人啊!”贾平安想死,就随口丢了一句话,“有人出世求自在,有人入世求圆满,不管如何,心中有目标,便能殊途同归。”
外面安静了下来,贾平安觉得自己忽悠功力大进,睡觉!
“可入世如何求圆满?”
贾平安压着火气,“贪嗔不断,世外也如红尘。如此不如在红尘中打滚,感悟贪嗔,体验贪嗔,最终看淡贪嗔。其实一句话,你是人。人活着就要吃喝拉撒,天经地义。什么贪嗔都是由此引出的烦恼。有人不喜欢这等烦恼,于是便远离红尘。懂了吗?”
门外沉默了。
贾平安觉得这个女人真轴,“所谓的自在,所谓的出家,这只是一种生活态度,明白了吗?没有长生不老,你见到有人受苦便会流泪,会施舍,你觉着有生皆苦,于是勘破了人生,无欲无求,随遇而安,这便是神仙。”
在自己房间里睡的四仰八叉的阿福吧嗒了一下嘴,觉得熊生很爽。
门外传来了明静的声音,“那你既然勘破了,为何还留恋红尘呢?”
“因为某觉着红尘有趣。”
贾平安又等了一会儿,外面脚步声远去。
第二天凌晨贾平安起床,打着哈欠出门。
明静已经开始练拳脚了。
见到贾平安,她拱手,“你有大智慧,昨夜我受益良多。若是师父在定然能和你交谈甚欢。其实我觉着红尘……也不苦。”
这妹纸总算是得了答案。
才将到了百骑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欢呼。
“西南大捷!”
海賊之風暴主宰
贾平安心中一喜,“可是白水蛮?”
没人回答,贾平安干脆就自己出去看。
一出百骑,就见两侧那些官吏在欢呼。
贾平安逮着一个官员问道:“可是西南平定了吗?”
官员说道:“赵总管领军讨伐白水蛮,那些蛮子领军厮杀,被赵总管击溃,随即大雪,那些蛮子冻死大半,随即赵总管领军追杀,俘获敌酋多人,那些据守的蛮子也都死的死,降的降,西南平定了。”
“赵总管击败了白水蛮,随即就天降大雪,可见是天佑大唐啊!哈哈哈哈!”
周围的官吏都在笑,那种自豪……
“久违了!”
这次西南蛮攻打州县,换做是大明,大概就相当于奢安之乱,可大唐只是派出了一个左领军的将军去讨伐,一战溃敌,进而平息了西南之乱。
这便是大唐的实力。
贾平安心潮澎湃的看着那些官吏,想起了后来的南诏之乱。
要未雨绸缪才是,把西南那一块给稳固下来,大唐才能放手去看世界。
“武阳伯!”
一个小吏飞也似的跑来,“大将军相召。”
“哪个大将军?”
贾平安吃多了亏,下意识的问道.
“卢国公。”
果然不是梁建方。
狼性總裁請放手
操蛋,要是跑错了,晚些难免要被一顿咆哮。
贾平安一路去了左屯卫。
“赵孝祖干的漂亮,一战溃敌,随即大雪令敌军无法抵抗,赵孝祖却不肯止步,一路追击,最终一战平定西南。”
梁建方的声音很大,堪称是中气十足。
“小贾来了。”
程知节招手,贾平安进去,见桌子上摆着一份地图。
梁建方指着西南方向,贾平安一看,有人在上面画了几条线。
“看看赵孝祖的进军,干的不错。”
梁建方很是欣慰的说道:“你也不错。”
和我啥关系?
贾平安不解。
程知节和梁建方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
苏定方说道:“某说了什么?某说小贾定然不是那等邀功之人,果然吧?哈哈哈哈!”
什么邀功?
贾平安真心不解,但……先装了再说。
于是他一脸老实孩子的模样。
程知节说道:“赵孝祖的捷报里提及了马蹄铁,说那边地形复杂,山路也不少,有了马蹄铁,骑兵才能一路追杀,不怕伤了马蹄。而有了马蹄铁,大车也能拉的又多又快……马蹄铁可谓是背后的英雄,小贾!好小子!”
“哈哈哈哈!”
程知节拍打着贾平安的肩膀,“老夫刚上了奏疏,为赵孝祖请功,也为马蹄铁请功。少年人,要努力!咱们这些老东西都在看着你们!”
“是。”
終極之獵捕萌吃貨 一杯熱可可
这个大唐是积极向上的,老帅们并没有敝帚自珍,而是在积极的培养年轻将领,并在此后的岁月里开花结果。
而贾平安就深得老帅们的看重,几番提携,几番维护。
“好好干!”梁建方笑吟吟的看着他,目光温和。
“回头有不懂的去问老夫。”苏定方笑的很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