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ma0優秀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135、生病分享-n7jmb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听见这话后,方皮吓得立马退后一步,不是远离林逸,而是远离洪总管!
众所周知,洪总管总会意会错王爷的意思。
随便一句玩笑话都会弄成真的。
“王爷,那喝过果酒呢?”
方皮一脸沮丧,简直生无可恋。
前面才说好的温柔呢?
现在就不作数了!
林逸笑着道,“那算酒吗?”
“谢王爷。”
方皮眉开眼笑。
刚回到府里,便从齐鹏那里得知了雍王被皇帝老子召回都城的消息。
林逸琢磨半晌后道,“这是我老子不信他了?”
善琦沉吟道,“雍王与寂照庵勾连,在朝中自然免不了非议。”
林逸接着问道,“雍州怎么样了,那杨长春不是很有本事吗?”
齐鹏道,“杨都督目前手中可用之兵只有三万人,还在等各地大军集结。
不过,这杨都督不是易于之辈,已经率先破了锦山城,瓦旦守将仓皇出逃。”
林逸叹气道,“等大军集结好了,黄花菜都凉了。”
这便是兵制上的弊端,每次有大战,都是从梁国各地平均分调兵马,近一点的要一两个月才能到,远一点的比如川州,没个一年都到不了,很容易影响战事。
王庆邦笑着道,“锦山城进可攻退可守,杨都督这招甚妙,只要等援军来,一切就好办了。”
林逸笑着道,“希望如此吧。”
春暖花开。
由于布政司在通往岳州、洪州、南州的各条道上都设置了施粥点,加上刻意宣传,来到白云城的流民,在短短的半个月,就有两万之众。
根据流民带过来的消息,林逸知道岳州、洪州是彻底烂了。
他估计他老子现在是彻夜难免。
不过,他自己也高兴不起来,毕竟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所谓的以工代赈,就是拼命的修路,不让这些流民闲下来,免得多生事端。
年龄大的没法修路,却都被本地人招了过去,毕竟要春耕了。
春耕是三和一年中最大的事情,这一次是善琦亲自主持,按照林逸的要求,务必不使“一户人家因为没有种粮而没法春耕”。
林逸站在西江大桥上,所望处不像自己开始一来的时候一片荒凉了,现在皆被开垦成了良田。
这些流民比他想象中要勤快了许多,如果不是因为每户田亩数量有限制,他相信这些人连白云山的山头都不会放过。
不过,终究还是有人不拿这些当回事的,有些流民已经拖家带口往最南边的地方去了,因为那边有更多荒无人烟的无主之地。
布政司管天管地,还能管到深山老林里?
林逸确实不管。
种出来的粮食自然是越多越好。
眼前出台“土地不能随意买卖”、“不能随意开垦”、“办地契”的政策只是为了防范以后的土地兼并。
这是千古难题。
天越来越热。
網遊之魔魂 簫夜
林逸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后背很疼。
找了一边镜子,侧身一看,后面长了一个很大的脓疮。
他没有太惊诧。
湿热之地,不长这玩意才叫不正常。
他为了预防,不但自己天天洗澡,还要所有人天天洗澡。
想不到自己最终还是没有躲过。
胡是录来上了药,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鬼婚怪媒
三日后,整个后背都溃烂了,挨上床就浑身疼。
睡觉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躺着了,只能趴着。
晚上,突然高烧不退,葫芦给开了药。
“真他娘的苦。”
喝完后,直接把碗往地上一扔,地上全是碎片。
末日總動員 米溫度
“王爷……”
明月看着脸色蜡黄的林逸,眼泪水顺着脸颊下来了,一时间手足无措。
“还没死呢,别哭,不吉利。”
林逸趴在床上,肩膀与床沿齐平,脑袋和两只手耷拉在半空,有气无力。
“王爷,要不奴婢再给你洗个澡吧?”
我腦海裏的琴弦 小泰軟
娛樂圈之獨占星光 四方貓
紫霞的眼睛一直是红肿着的,此刻想哭都哭不出来。
“不用,都洗掉皮了,沾水就疼。”
林逸说着又咳嗽了起来,肺跟着难受,伸了下手,明月拿着手帕帮他擤鼻涕。
洪应阴沉着脸从卧室出来,走到客厅看向在旁边坐着发呆的葫芦。
胡是录叹气道,“总管就是杀了我,我也只能这么说,尽力而为。”
洪应冷声道,“你就这点本事了?”
胡是录道,“总管,你以为我会比你好受吗?”
他拖家带口来到三和,王爷要是出了事情,他比谁都怕!
“还望神医尽力施救。”
善琦闭着眼睛,不停的叹气。
一时间和王府一片惨淡。
林逸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毒辣的太阳,勉强笑着道,
“我不要这么趴着了,难受。”
明月和紫霞对视一眼,明月上前拉住他的手,帮着扶起来,紫霞蹲在床边,背上身,把林逸送到了院子里。
院门口全是人,看到林逸出来,全噗通跪了下来。
林逸懒得多说一句话,指了指椅子,洪应赶忙在后靠上铺了绸缎,他斜靠在了上面。
“你们这….样子,我也很为难啊,”
林逸说着又咳嗽了两声,“我就知道有什么瘴…….
却没想到这么凶,给我….我一点茶…..”
“王爷,葫芦说你不能喝茶,”
明月一边哭一边道,“咱们还是喝点白开水好不好?”
林逸接着咳嗽了一会,闭着眼睛叹气道,“连茶都没得喝,还活个什么劲。”
台阶下跪着的众人哭成了一片。
“别哭,晦气,”
林逸摆摆手道,“如果真嗝屁了,你们就把钱分了,跑远一点,别让人……”
咳嗽不止,他的脑袋越来越沉了。
胡是录吓的丢了三魂七魄,赶忙过来施针。
和王府的众人皆屏住呼吸,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他们此刻都是六神无主,无所适从。
好长一会,胡是录才用手指试了试林逸的呼吸,松了一口气,抹了摸额头上的冷汗。
林逸睡醒后,看了眼趴在床头的明月,望着天花板,一句话也没说。
“王爷。”
洪应的这句话把明月也叫醒了,明月赶忙站起身。
明月道,“王爷,你想吃点什么东西吗?”
林逸摇头,继续闭着眼睛,好像睡不够似得,又继续合上了眼睛。
半夜的时候,再次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正握着他手哭的明月。
“哭什么?”
“王爷。”明月擦吧下眼泪后,给林逸喂了点水。
黑道女當家
“我梦到我我回家了,”林逸笑着道,“正噼里啪啦的敲电脑呢。”
“王爷……”
明月只以为他烧糊涂了。
“天地间有许多景象,是闭着眼睛才能看得见的,”
林逸揉揉她的脑袋道,“你们不用哭,以后啊,你们也找个好人家嫁了。”
“王爷,您要是不在了,奴婢绝不苟活。”
“又说胡话了,这世上啊,谁离了谁不能活,”
林逸摆摆手道,“给我点水吧。”
喝完后,又是昏昏沉沉的睡去。
白云城的人终于发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黑皮子巡街居然没有以往勤快了,遇到斗殴生事的,不送去劳改,只是呵斥两句!
甚至大街上牛屎马尿突然一下子也突然多了起来,
细以前和王爷没来的时候,白云城不就是这样子吗?
但是,现在他们居然无法忍受脏乱差了。
别说看一眼,那味简直无法让人闻!
机灵人早就发现了不对劲,他们好久没看见那吊儿郎当的和王爷了!
有半个月了吧?
白云城渐渐开始流传和王爷生病,命不久矣的消息!
有人去胡是录的医馆,发现医馆整日都是闭着门,更坐实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白云城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气氛中。
仔细一回想白云城有今天这繁荣景象是不是这和王爷的功劳?
犯罪直覺:神探少女 青絲染霜
特别是世代居于此的本地居民,感受最为深刻。
天知道,这位和王爷一旦没了,白云城会不会回到以前那半死不活的样子。
王庆邦叹气道,“胡神医,你倒是想点办法。”
和王爷生病,没了主心骨,眼前的白云城简直一下子乱了套。
因为一旦和王爷真的病故,不管怎么做,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胡是录苦笑道,“在下已经竭尽所能,不过各位尽管放心,王爷已经退热,眼前无大碍。”
三日后,林逸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
“我都想不到最后会这样瘦下来。”
林逸浑身酸疼,但是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
最近这些日子,只是昏睡,睡醒了只是喝点水,没吃多少东西。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胡是录喜极而泣,掀开林逸的后背,“全结痂了。”
“那就好,果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林逸笑着道,“我都能闻见自己身上臭味了,真他娘的恶心啊。
准备水吧,得洗个澡了。”
“是。”
明月高兴地跑了出去。
林逸洗澡,明月和紫霞伺候着,他浑身无力,也就没拒绝,躺在浴桶里,算是享受了一回。
又过了三日,他终于下地行走,且连喝了两碗粥。
“真他娘的算是死了逃生啊。”
林逸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一病会病这么长时间。
深夜的时候,白云城到处放的都是烟花。
“都是有钱烧得慌啊,看来赋税收的少了。”
林逸望着漫天徇烂的烟花笑着道。
妙偶天成 冬天的柳葉
ps:老帽更新的都是大章节哈,并没有少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