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23v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御用兵王》-第6086章借住費推薦-ndb07

御用兵王
小說推薦御用兵王
入眼的是李大祺的一张大花脸,“李大祺,你要去唱大戏?”
“阳哥,你看看鸣哥,你看看他,我费这么大劲儿,他一醒来就嘲笑我!”李大祺装作委屈的样子。
陈阳瞄了一样凤鸣的心口被他画得黢黑的皮肤,笑着打趣道:“不是你先动的手吗?”
凤鸣醒过来了,就不会再有性命之忧,只是情绪有些低落。
看到陈阳的眼睛瞅向他的心口,凤鸣赶紧用手去摸。
“呃……那个,早上吃太多了,我去尿个尿啊!”李大祺吓得赶紧尿遁。
两天之后,等大家都修整得差不多了,大家又开始朝冰原的另外一头行进。
異界禦宅召喚師 十六夜天
有了牧晔给的地图,让他们避开了一些麻烦,三天之后就过了一大半冰原。
他们从幻丝虫冰洞离开之前,就等到了石逢春的回信。
石逢春在回信中表示愿意将凤鸣收到门下,而且是收做亲传弟子,在弟子中排行第六。
修真界实力为尊,宗门之中按修为叫人师兄师姐,石逢春的弟子从来都是按入门先后来排行的。
以前的小师弟陈阳变成了覃淼的结谊大哥,覃淼也只有在师傅石逢春面前才能当当小师姐。
现在有了新入门的凤鸣,妥妥的有了新的小师弟。
为此,覃淼这几天都乐坏了。
动不动就走到凤鸣面前晃,就为了让凤鸣多喊她几声小师姐。
“阳哥,明天咱们就能走出冰原了,出去一定得先去吃顿好吃的。”他这几天天天吃干粮,好久都没吃到热乎的了。
“好呀好呀,我请你们啊,就当庆祝小师弟正是入门。”跟李大祺在一起,覃淼解封了吃货属性。
穿越之我的極品醜相公 情蠱
通过几天的休养,覃淼已经好了很多。
凤鸣这几天已经习惯覃淼的套路,“多谢小师姐。”
一声小师姐,将覃淼叫得心花灿烂,“上道,以后小师姐罩着你!”
凤鸣勾着嘴唇:你开心就好……
地图玉简陈阳给了覃淼,为了方便赶路,覃淼又将地图玉简交到陈阳手里,让他先收着。
谨慎起见,陈阳拿出地图玉简又对比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天色不早了,赶去下一处安全的冰洞已经来不及。
左前方不远那里有个安全的冰洞,咱们今晚先在那里落脚吧。”
对于陈阳的安排,大家都没有异议。
大家都会选择去安全的冰洞过夜,遇到其他队伍,大家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也井水不犯河水。
到冰洞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位修士在冰洞里面,不知道聊着什么。
陈阳看到三人的时候,主动拱手行了个江湖礼,“三位道友,打扰了。”
其中一个嘴唇上方长着稀拉拉的几根胡子的修士,冷眼打量了一下陈阳几人,“知道打扰还敢进来?”
既然人家这么不客气,陈阳就没理那人。
他客气一下,不过还是处于礼节,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矮人一截。
径直带着大家往洞口里面走。
“就一个大乙仙初期,就敢带着三只弱鸡来冰原,还真是不知什么叫天高地厚啊。”长着几根胡子那修士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一把扇子,晃悠着说道。
陈阳用余光看了那人一眼,心里冷笑:装逼!
这冰天雪地的扇扇子,不是装逼又是什么?
奇門相冢
“嚯,还有一个没有修为?”李大祺的骨龄不大,他们可不会看走眼。
傲嬌王爺的管家
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修为高深到让他们看不出来的大能,只能是一个真的没有修为在身的普通人。
陈阳带着大家走过三人身边的时候,突然被那长几根胡子的修士拦住了。
陈阳冷冷的看向那人。
那人直接无视了陈阳眼中的不满,“知道打扰了,给点补偿再进去啊!”
“冰洞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要补偿?”覃淼不满的小声嘟囔。
李大祺站在她旁边都没有听见,结果却被拦住他们的修士听到了,“老子先来的!老子占着的地方,就是老子的!”
“老三说得对,你们想在这里过夜,就要交借住费!”旁边一位小眼睛的修士附和道。
至于三人中的另外一人,只在陈阳他们
进来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们一眼。
见只有一个大乙仙初期的修士打着几只弱鸡,便一直闭着眼打坐。
再没有多看一眼。
“借住费?”陈阳给气乐了,“说得这么委婉,还不是想抢东西!”
“咱们兄弟都是斯文人,说那么难听就没意思了。”小眼修士笑道。
“这样吧,你们一行四人,就四十万仙晶吧!多了估计你们也拿不出来。”几根胡子的修士挑着眉说道。
“四十万?你们怎么不去抢!”要是在家,四十万对李大祺来说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从被狠心的爹娘守寡了钱财留在虎啸城开始,他就理解了什么叫一文钱难道英雄汉。
如今别说四十万,就是四块仙晶……他也拿不出来。
“小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我们是斯文人,只收借住费,你可不能说出这么有辱斯文的话!”几根胡子的修士晃着扇子。
现在天色还不算晚,离雪鹰出来觅食还有一段时间。
重生之官屠 幻狐
陈阳心里大概计划了一下,倒不是没办法收拾这三人。
三人的修为都在大乙仙初期,光是论个人战斗力的话,陈阳还真不怕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里面打坐那人气息不稳,像是有伤在身。
只是两个大乙仙初期,陈阳还是有把握解决的。
陈阳将一个阵法玉简偷偷递给身后的凤鸣,自己手上也拿了一个。
之前遇到乾一宗的人,那是因为人家本来就擅长阵法。
现在这群人穿的衣服跟陆巧巧他们不一样,至少说明不是乾一宗的人。
那就不用担心他们会有变态的破阵速度。
“出来要饭就不有辱斯文了?”陈阳冷笑着往前走。
“给脸不要脸!”几根胡子的修士合拢扇子就朝陈阳袭来。
陈阳翻手拿出小黑刀反击的瞬间,将手里的阵法玉简丢向打坐疗伤那人。
那人似乎没料到陈阳带着几个弱鸡,还敢主动出手,一点防备都没有,被困在陈阳扔过去的阵法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