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brz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137、戰爭閲讀-eqna7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难怪了!
这个小太监居然能入洪应的眼!
谭喜子来了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叶秋。
洪应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谭喜子身上,他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最悲伤的却是方皮和余小时,因为洪安开始围着谭喜子师兄长,师兄短,把他们给忽略了。
余小时要去揍谭喜子,作为堂弟,方皮很负责任的把他给拦下了,原因只有一个:打不过。
既然如此,就不要去找不痛快了。
余小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喜子与洪安出入成对。
甚至连善因都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十五岁。
七品巅峰!
这个小太监简直就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总之,站在这个小太监的面前,善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修为,更没脸说自己是什么武学天才!
洪应正在教谭喜子所谓的辟邪剑法,没避讳人,他也跟着去看了一会,就忙不迭的跑了。
他还要替他善家传宗接代的。
但是,他却能切实感受到那辟邪剑法的威力,他听叶秋嘟哝过,辟邪剑法一出,天下再无剑法。
叶秋的剑法,他是真心佩服的,单论剑法,可谓是冠绝天下。
叶秋都这么说了,这辟邪剑法肯定厉害。
美少爺勾勾纏 也如空
有了这剑法,这谭喜子步入八品,是早晚的事情。
联想到洪应那恐怖的实力,谭喜子之后再怎么样,他就不敢想了。
总之,他自己最废柴就是了。
吸血鬼家族之公主有約
可惜,他又不是那么轻易服输的人,每日修习会元功的勤奋程度,与叶秋不遑多让。
善琦看他这样子,非常的欣慰。
林逸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他生病的消息传到他老子的耳朵里,迎娶王妃的事情暂时泡汤了。
得等到他病愈的消息传到他老子耳朵里,而恰好他老子哪天刚好心情好想起来这件事情,他才有机会把老婆娶回家。
“悲催。”
想到这里,林逸不免又把善琦给恨上了。
老子还没死呢,这么着急上奏折干吗?
靈異詭案 漓痕
“王爷,您有何吩咐?”
林逸莫名其妙突然出来这么一句话,令善琦一头雾水。
“本王二十了……”
“王爷又长了一岁,可喜可贺。”
“我还是光棍…..”
“光棍?”善琦一时间没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漫漫长夜,本王都是一个人。”林逸瞪了他一眼。
“…….”
葫蘆紋身小世界 瘋人大妄語
善琦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月和紫霞都在,他又不能直接说,您有俩侍女呢!
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可是红袖添香亦是有余!
要不然,您留侍女干嘛!
“你说本王要是成亲,还需要回都城吗?”
林逸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王爷,”
善琦只以为他是想回都城了,所以不好刺激他,说话小心翼翼,“王爷,这平江县主就在南州,圣意大概就是由和顺郡王直接送过来。”
“要不然为何指婚这么近的?
不就图个近嘛,”
林逸也是明白的很,“即使是老子死了,我也不得回去啊。”
这就是藩王的宿命。
厚脸皮留都城可以,但是想回去,就难比登天了。
死爹都不能回去。
善琦听见这话后,噗通跪在地上,大声道,“王爷慎言!”
“瞧你这什么出息?”
林逸冷哼道。
善琦严肃的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你现在的俸禄是本王发的,”
林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你善家置的大船,现在拿的就是三和的引票!
要不是齐鹏跟他说,他都不知道。
但是,他依然没有明说出来,伤感情,“昨日,你才从本王的府里搬出去两万两银子。”
光靠布政司收的那点赋税够什么用?
命禦 若思澤
还不是得靠他补贴!
“王爷说的是。”
善琦低下了头。
“哼,行了,有事说事,没事就回家睡觉吧,”林逸打着哈欠道,“本王也是困了。”
“下官有一建议,”
善琦拱手道,“三和已有八所学堂,所费甚多,不知可否收束脩?”
林逸道,“这点钱你们布政司都没?”
善琦道,“下官怕是水中月,镜中花。”
林逸抿了一口茶后,接着道,“一年之计,莫如数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百年之计,莫如树人,这些道理还用本王多说吗?”
“王爷,时不与我!”
善琦急切的道。
“你们啊,”
林逸摇头道,“有些事情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去做,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本王做事情呢,不需要你们教。”
陈德胜道,“王爷,事由轻重缓急。”
林逸笑着道,“讨饭的你们都是见过的吧?”
陈德胜沉声道,“请王爷指教。”
林逸由着明月给他揉额头,揉舒服了,并不怎么想说话,愈发懒洋洋道,“讨饭的人并不会妒忌富贵之家,可他肯定会讨厌收入更高的讨饭的。”
翩翩女兒身 qzh1982
善琦与陈德胜对视一眼,只要不傻的,都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终究退了下去。
林逸身后的结痂终于退完了。
身后全是红紫一片,确定身后没有创口以后,他不顾天气炎热进山泡温泉。
据说泡温泉对身体有益,不知道有没有科学道理,反正先泡了再说。
但是,又不敢泡的时间太长,待了半个时辰就匆匆上岸。
做一副短打扮,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白云大庙,烧香的人络绎不绝,但是没有人识得他。
摆摊算卦的孙兴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弓着身子走过来低声道,“王爷…..”
对于眼前这位,他真是又爱又恨。
和王爷来了三和后,他们这座平常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的大庙,突然兴隆了起来,他也立了“一日不超过三卦”的规矩。
就这也不少赚。
同时,自己还兼着讼师的生意。
说日进斗金有点夸张,但是一天二三两银子没有问题。
自己之前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
唯一不妥的是,这位和王爷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打击报复,居然让自己教孤儿院的孩子摸骨算命!
居然还是个瞎子!
为了这个瞎子徒弟,自己操碎了心,简直夜不能寐。
毕竟和王爷早就说了,徒弟要是不能出师,他这道士就不用做了。
无耻的令人发指!
偏偏又不能反抗。
是个人都知道,三和天大地大,和王爷最大。
“看你红光满面,又捡着钱了?”
林逸调侃道。
“王爷说笑了。”
孙兴恨不得跳起来大骂。
你他娘的捡钱给我看啊!
但是,想到这位刚刚大病初愈,自己不好太刺激他,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他要是死了,自己的财路就算断绝了。
他的想法跟许多聪明的三和人想法一致,这位和王爷活着还是有点用处的。
林逸瘪瘪嘴,没搭理他,信步走进了大庙。
但是进了门口,犹豫了起来,左转是和尚庙,右转是道士观。
反正自己见神拜神,见佛拜佛,索性就先去左边了,回头再去拜三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宽大的佛堂里,十几个蒲团上面一排全是虔心祷告的。
他居然没有看见一个男的。
他算是唯一一个。
“菩萨,您可真灵验,和王爷真的病好了,谢谢您,以后我燕十七,对天发誓,日日给你上香…….”
声音细不可闻。
林逸还是听了一个大概。
他决然想不到,这个小姑娘会替他祈求这满天神佛。
半面天使:冷醫太妖嬈 一生有你
燕十七从蒲团上站起身,一回头便看到了站在身后的林逸。
吐吐舌头,匆匆离开了。
林逸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学着她一样,在菩萨面前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往面前的箱子里放了一锭银子。
流匪岳州韩辉手下大将金科被林逸的亲舅舅袁青逼到了绝地,退入了三和。
三和边境不安,连带着也斩断了流民进入三和的道路。
善琦、谢赞等一众老头子,包括远在放鸟岛的温潜、韩德庆的水师都回来了。
一旦十几万溃兵顺着新修的道路进入三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三和的总人口才多少?
这么多人涌过来,完全无法用生灵涂炭来形容。
“请王爷定夺!”
善琦说完后,一屋子的人全随着他跪了下来。
“我这舅舅,也太为难人了。”
林逸一时间也无法做出是否要御敌于外的决定。
他始终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反贼不会进入白云城。
“王爷,这么多孩子,万一流匪进入…..”
谢赞觉得自己似乎隐隐抓住了林逸的弱点,“后果不堪设想!”
“那就干他娘的!”
林逸终于发狠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孩子们受到伤害!
“王爷英明!”
屋子里的回应声把林逸的耳膜震的生疼。
白云城大街小巷刷满了白色的标语:
参兵光荣;
保卫三和;
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加强战备,准备战争!
整个三和都掩在一种肃杀的氛围之中。
即使是傻子,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只用了十日,三和的卫所就扩充到了一万人,民夫七千人。
紧跟着是三和的粮食价格上涨。
按照善琦的意思,直接把这些奸商抓了砍头。
“经济问题用经济方法解决。”
林逸直接拦住了,开放三和粮仓,降粮价,赔死这帮子奸商。
ps:因为是新题材,老帽还是写的比较小心,大家多包涵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