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6ys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只怕蕭弈不給她名正言順的位份熱推-cv8w4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已近年底。
长安城的百姓没受到宫变的影响,家家户户依旧忙碌着准备除夕年货,街头聚集着各国的的商贩,比往年更加熙攘热闹。
南府松鹤院。
窗外落着雪,寝屋里燃着地龙,佛桌上养着几株娇贵芙蓉,因为侍弄妥当,冬日里也开得千娇百媚。
南老夫人穿着夹袄,面容凝重地握着一方抹额。
从前娇娇儿送她的抹额,哪怕用久了,她也舍不得扔掉……
季嬷嬷端着茶点进来,见她发呆,劝道:“老夫人不要担心,咱们五姑娘是个有福气的,定然不会出事……”
南老夫人收了抹额,苍老的眼眸湿润泛红。
她别过脸,低声道:“他当了天子,却叫我的小孙女儿背负骂名不知所踪!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就算早知如此,祖母也是拦不住的。”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斷鴻零雁記 蘇曼殊
少女卷起珠帘,脚步轻盈地踏了进来。
季嬷嬷连忙福了一礼:“四姑娘。”
南宝珠解下雍容的白狐裘递给季嬷嬷。
香妃色锦衣罗裙衬得她肤白貌美,仍是珠圆玉润的模样,却因为陪伴宁晚舟在北地待了一年,听那些士兵恭恭敬敬地喊了一整年的国公夫人,比昔日添了几分坚韧和贵态。
她撒娇般挽住老夫人的手:“祖母,娇娇年幼的时候,就对他动了心,感情如此深厚,岂是咱们拦得住的?”
老夫人是过来人,也知道小姑娘的爱慕最是价值千金,旁人无论怎样苦口婆心也难以斩断。
她还是不忿,骂道:“这一次,我的娇娇儿若是能平安回来,我就带她回锦官城,找个老实人嫁了!否则跟着他,又得叫人担惊受怕!”
南宝珠瞄了眼矮案上的茶点。
是她喜欢的芙蓉花糕。
她嘴馋,伸手拿起一块儿闻了闻,笑道:“祖母糊涂了,那位如今可是天子……天子的女人,哪个老实人敢要?”
“说得对!”
屋外传来喜气洋洋的声音。
南广打了帘子进来,搓搓冻僵的手,凑到熏笼边烤,脸上挂着喜庆的笑容:“母亲,我早就知道,萧弈是个有能耐的,将来一定能做出一番成就,没想到啊没想到,他竟然当了皇帝!还是大雍的皇帝!咱们押宝,算是押对了人!”
季嬷嬷接过他的大氅,悄悄翻了个白眼。
她明明记得,一个多月以前,三爷还叫荷叶给五姑娘送钱,准备带着全部家当投靠沈皇后来着,言语间甚至还骂萧弈是个不中用的。
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像是不记得了!
南广侃侃而谈:“母亲,将来咱们娇娇就是皇后娘娘,我就是国丈老爷,咱们全家都显赫啦!您有什么不高兴的,您应该像我一样,日夜为帝后祈福……”
第二種人 倪匡
寂寞空庭春欲晚 匪我思存
他后面倒豆子似的叭叭叭一大堆,听得南老夫人想揍他。
對愛投降
终于表达完了对萧弈的赞美,南广腆着脸道:“母亲,我打算午后进宫,去见一见我的好女婿,若能谋个一官半职,孩儿也算出息了!”
穆然 孤君
南老夫人垂着眼帘沉吟。
苍老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摩挲茶盏。
过了片刻,她抬起头道:“你替我问问他,如今可有娇娇儿的下落,什么时候能把娇娇儿带回我身边……你再告诉他,若是他现在看不上我的小孙女儿,我们不会求着他缠着他,找到人以后,我们自己回锦官城。”
南宝珠细嚼慢咽地吃着花糕。
生產企業免、抵、退稅從入門到精通 王春如
什麽?!她是十代目?
萧弈对娇娇的感情,她是看在眼里的。
她不怕萧弈看不上娇娇,她只怕世家作乱,萧弈没办法给娇娇名正言顺的位份……
南广兴冲冲地走后,南老夫人握住南宝珠的手,替她擦了擦嘴角的糕点碎屑:“就知道吃!你如今和国公爷,怎么样啦?跟了他多年,肚子怎的一点动静也无,叫祖母着急……”
南宝珠讪讪地摸了摸肚子。
她和宁晚舟一样,对孩子的事儿不着急,也没做好当爹娘的准备,想着安定以后再生不迟,因此事后总会喝一碗避子汤。
“珠丫头,你嫁的人家,是长安城有头有脸的国公府。国公府子嗣单薄,嫡系这一辈只有小国公一人。如果你再不抓紧些,旁系亲戚便会打着帮忙的幌子,给小国公送娇妾美人。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老太太谆谆教导,为晚辈操碎了心。
南宝珠不禁掐着手指回忆。
英雄聯盟之王者歸來
她三四年前就跟了宁晚舟,日子确实久了些,却一直没有孩子。
怪不得这趟回京,沈家的那些旁系亲戚都带着自家美貌年轻的小女郎登门拜访,原来是想让她们当宁晚舟的侧室。
她想着宁晚舟夜间的凶悍,暗道有个侧室分宠也不错,省得她总下不来床,整宿整宿地被他折磨……
她轻咳一声,又伸手抓了一块花糕,敷衍道:“祖母言之有理,我,我会想办法尽快怀上身孕。”
南老夫人见她只顾着吃,顿时满脸恨铁不成钢。
只歡不愛 胡貍
她压低声音:“明天叫岁寒进府,给你弄一剂偏方,保管能怀上儿子的那种!”
“噗!”
南宝珠失笑,险些喷出花糕,连忙掩住嘴。
她很有几分无可奈何:“祖母,哪有偏方能叫人一定怀上儿子的?那都是骗人的东西,专门骗你们老人家的钱,我不信那一套。”
她正要继续开吃,见老夫人一副打算长篇大论的表情,连忙引开话题:“也不知道娇娇怎么样了,怪叫人担心的。只是娇娇一向伶俐,我有种直觉,她一定能平平安安地回来!听说新帝已经有了娇娇的线索呢!”
……
皇宫。
南广在御书房外等了一个时辰。
不停有朝臣进进出出,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很紧张,低声议论着什么,他隐约听见“备战”、“御驾亲征”等词语。
寒风刮来,冻得他打了个喷嚏。
他跺了跺脚,正琢磨着先找个地方坐着,一位总管内侍抱着拂尘走了出来,老脸上似笑非笑:“等急了?新帝登基,朝中事务繁杂,刚处理完呢。来吧,天子请你进去说话。”
南广揉了揉冻红的脸,一双眼滴溜溜地转。
乖乖,这萧弈,架势摆的还挺大!
醫毒雙絕:王爺請深寵
等他进去了,得叫萧弈知道,什么是国丈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