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aeq精品小說 全球戰國 txt-第六九二章 海軍的福字旗分享-buffr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上将军,西贼又有军舰冲出来了,怎么办?”
“伤其九指不如断其一指,不趁着敌人这会无法还手将其一顿乱拳打死还能怎么办?给后方战列打旗号,云贵川三舰脱离本战列,对西贼新加入战场的战舰进行拦截。其余各舰,跟随本舰,继续围攻西贼的那艘巨舰。”
“得令!”
通讯参谋出去传令后,李国助又对炮术参谋道:“给三个主炮台的炮长传令,第一炮台使用穿甲弹,朝着敌舰的舰首和舯部被过火的地方招呼。二、三炮台继续使用燃烧弹,我要把西贼整艘舰都给点燃咯!”
“得令!”
神魔天尊 九當家
不惟李国助,大明海军各舰的舰长都先后发现了对面侯爵号舰体的异常,然后大家不约而同的下达了一边穿甲尝试破甲,一边继续用燃烧弹集火攻击的策略。
“该死的!”随着明军的绝大部分火力继续倾泻在侯爵号的舰体上,慢慢的,侯爵号的舰尾部分也开始燃烧了起来。而且随着整体温度的升高,不光是直接燃烧的甲板,便是4米多高的指挥塔也站不住人了。
更让人感到绝望的,是此时由于整艘舰因为高温,导致炮手在炮位里待不住,以至于全舰火力大减。中国人的那些三千来吨的轻巡、驱逐舰们,居然底近到了七八百米的距离,用舰用25mm的机关炮扫射本舰甲板上本来就忙碌不堪的损管队员!
“轰隆!”
錯嫁相公極寵妃(2) 莫搖
侯爵号的三号炮台再次打出了一枚炮弹,不过,滚滚浓烟完全遮蔽住了炮手的视线,这枚炮弹虽然实现了跨射,但是弹着点偏得离谱。
而即便是这偏得离谱的跨射,也是三号炮台的绝唱了:舰尾也开始燃烧起来了,炮台内的士兵手臂稍不注意碰到炮台的内壁,身上的皮肤和肌肉都会迅速的被烤的吱吱的响——如此环境,西班牙的海军们再训练有素,也坚持不住了。
網遊之最強神壕
“轮机舱!轮机舱!”
校草的初戀 小美清
大學士 衣山盡
对着通讯铜管吼了半天后,下面都没有应答。加西亚烦躁的把手伸向铜管,在被高温烫的嗷嗷大叫的同时,他也惊诧的发现,铜管被自己刚才轻轻捏了一下,居然有了一点点手指的印痕。
“司令官阁下,本舰全舰起火,损管队员已经无法控制了。我作为本舰舰长,请您先转移到船体背侧的救生艇处。”
“哎……”长叹了一口气,加西亚也没有呈英雄的说什么誓与本舰共存亡的话,反而冷静的道:“通讯铜管已经受损,全舰指挥系统已经瘫痪,本人同意下舰。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两条命令。”
“请您吩咐,阁下。”
“第一,通讯参谋,你亲自下到轮机舱,告诉那里的军官,轮机舱士兵坚守岗位,保持现有航向,继续前进,彻底的把水雷阵的出口让出来。第二,弄一艘救生艇,想办法告诉拉科鲁尼亚号的费尔南多上校,第一战队指挥权转交给他。告诉他,一定要想办法守住水雷阵出口,直到我们后面的公爵号战列舰安全驶出水雷阵。”
第一傻後 水瑟嫣然
“遵命,阁下。”
“第一战队指挥部,随我下舰。”
“是!”
6日晚上的九点零三分,侯爵号冲出水雷阵。由于明军事先抢占了T字头,而侯爵号因为舰体两侧都是水雷,不得已用舰首对敌。因此被明军三十艘战舰集火攻击,在命中大量燃烧弹后,整个侯爵号的甲板上层建筑全都燃烧了起来,以至于侯爵号失去了作战能力,其指挥官加西亚少将被迫下舰。
是的,是指挥官离开战舰而不是下达了弃舰令。因为火焰是向上燃烧的,所以这艘战舰的甲板以下部分,虽然被陆续而来的穿甲弹造成了一定破坏,但是距离被击沉还远的很。至少他的轮机舱还能保持运作。所以加西亚的想法是,就让侯爵号这艘大火炬保持航向这么开下去吧。如果上帝保佑,没有中途沉没的话,冲到哪块陆地上抢滩也行。
“上将军,西贼的巨舰好像有人在往水里跳!”
“嗯……现在几点了?”
“这会儿是晚上十点三十分。”
“MD,打了一个半小时,差不多集中全舰队之力,三十艘打一艘,也只是让其失去了战斗力,距离击沉还遥不可及。哎,大舰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大舰。”
“上将军,现在我们怎么办?继续攻击么?”
“没有必要了,敌人明显已经退出战斗。同为海军,难不成我们还要去击杀敌方跳水人员?”
蠻妻有毒:腹黑大叔寵上天
“那当然不成了,这做海军的,谁敢保证自己一定没有跳海的那天?”
“这不就结了,我们这会儿也没空去收容俘虏。给本战列传令,跟随旗舰。左满舵,我们回到水雷阵的那个缺口那里。”
“得令!”
十点四十五分,颜思齐率领的三千吨级战列返回水雷阵出口处。十一点,李国助麾下七艘五千吨级战列也返回。但是这个时候,水雷阵出口处,已经大不一样了。
云南、贵州、四川三艘五千吨级战舰,面对同级的拉科鲁尼亚号,确实占尽优势。但是155mm主炮要击沉一艘同级战舰,当然不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可以办到的。而拉科鲁尼亚号虽然只有五千吨的吨位,其防御力比起侯爵号差了很多。但是他面对的对手只是三艘而不是三十艘。所以,当他舰首面对三艘抢占了T字头的对手时,虽然也被打得很惨,不过全舰被火以至于无法发挥战斗力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于是,拉科鲁尼亚号一边挨炮,一边还击,并且跟随侯爵号的航迹,出了水雷阵后就马上右切,在把自己的船体拉横,使得三座炮台都可以开火的同时。也让自己身后的另外两艘五千吨级战舰塞维利亚号和马德里号,顺利的驶出了水雷阵。
然后李国助和颜思齐率队返回后,看到的就是三对三的砰砰砰。
“敌人的巨舰还没有出来第二艘,一切尚有可为。命令云贵川三舰归队,重组战列!”
“是!”
偷心公主a計劃 洛木善
通讯参谋刚刚用力应答准备出去传令的时候,突然,吉林号指挥塔内的众人都听到一声闷响,当众人循着这声闷响向窗外看去的时候,却看到正在与对方鏖战的四川号战舰旁约莫一百余米的地方,升起了一股巨大的水柱!
“305炮!西贼的巨舰要出来了!快快快,传令,让云贵川归队,死守T字头阵口!”
李国助这边在传令,而对面先前是舰首朝向西南,舰尾朝向东北的拉科鲁尼亚号等三艘西班牙重巡,此时极为默契的齐齐开始向左转向。虽说在转向的过程中,他们的火力一时发挥不出来,也挨了明军很多炮。但是,这个转向,在进一步拉近与明军战舰距离的同时,也让水雷阵口的公爵号,在一出水雷阵后,就有了很大的腾挪空间。
公爵号持续舰首对敌,正向前进的过程中。拉科鲁尼亚号等三艘伤痕累累的重巡已经完成了左转向,然后,这三艘军舰舰首东北,舰尾西南,再次列成一个横阵,挡在了明军舰队与公爵号之间。使得公爵号近乎完好无损的在友舰的身后,从容完成了转向。
7日凌晨零点三十分,马德里号在累计被明军击中十八枚炮弹,其中两枚击中在水线以下,涌入大量海水后,挣扎着缓缓的沉没了。但是此时,公爵号已经完成转向,三座炮台瞄准了明军的战列。
“轰轰~!”零点三十二分,公爵号打出了转向完成后的第一次齐射。六枚305主炮打出的巨大炮弹,其中一枚落在了明军三千吨级的商丘号战舰约三十米的海面。但,哪怕是这样一枚近失弹,对于商丘号的小身板来说,都是不能承受之重。
“上将军,商丘号发来信号,尾舵受损,转向困难。”
最強系統回收商 風雲渡
听到通讯参谋的报告,一开始还很焦急的想要堵上水雷阵口的李国助,这会儿却是满脸的平静。他轻声的道:“告诉商丘号,允许他们退出战列。”
“是!”
“命令,打出福字旗!”
“……是!”
所谓福,乃是百家姓里的最后一个姓,在这个姓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福这个字,很多时候,也被刻在墓碑上。所以,这个字作为旗帜被海军挂出来后,就跟历史本位面上,采用英式旗语的海军挂“Z”字旗是一样的道理。
零点二十五分开始,大明的吉林号带头,各舰都陆续挂上了福字旗。而此时,西班牙的第三艘万吨巨舰巴塞罗号,也冲出了水雷阵。
对于大明海军来说,真正残酷的战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