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0o1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疊紙爲刀熱推-ybhll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办公室里就剩下了孟绍原和虞定南两个人。
出人意料的是,虞定南的态度非常和蔼,甚至还恭维了孟绍原几句,说自己即便在北方,也对“上海王”的大名如雷贯耳。
孟绍原是心理学专家,一点不敢怠慢。
越是这样的反应越不正常。
“孟区长。”虞定南忽然问道:“家里有夫人没有?”
“有了。”
来了,到底还是来了。
我的19歲校花女友
孟绍原立刻警觉起来。
“哦。”
虞定南一点都不意外,他从孟绍原面前拿过了一张信纸,孟绍原一个被吓得激灵。
“别紧张,我从小就喜欢折纸,小豆,就是我闺女的小名,我经常会折纸给她玩。”虞定南把纸张慢慢对折:
“你和小豆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妈的,到底还是知道了?
孟绍原陪着笑脸说道:“伯父,我和雁楚两情相悦,我虽然家里有夫人了,但一定会好好对待雁楚的。”
虞定南一边听着,一边饶有兴趣的不断把纸对折:
“我也不瞒你,小豆一句都没提到过你,可是,哎,我看到过的事情太多了,经历过人事的女孩子走路,和少女总是有区别的……”
是吗?
还有这种说法?
孟绍原没法接口。
“孟区长……算了,我还是叫你绍原吧,早晚都是一家人了。”虞定南缓缓说道:“大家都说我脾气急躁,其实,我为的还是闺女。闺女如果铁了心的跟你,我也只能认命。但我虞定南的女婿,绝对不能是满口谎言之辈。绍原,你老实回答我,是不是和小豆有了夫妻之实?你不要怕,如果你是小豆的男人了,难道我还能杀了我的未来女婿?”
要论满口谎言,全上海他孟少爷认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这事,虞定南早晚会知道的,晚知道不如早知道。难道他还真的能杀了自己不成?
老婆我們回家吧
“那次,那个……”孟绍原吞吞吐吐说道:“雁楚的确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劍傲雲霄 落葉無憂
他一边说着,一边全身提防。
“哦。”
虞定南居然又只是“哦”了一声。
一张信纸,在他手里反复折叠已经被叠得只有一指来宽,顶部又硬又细。
“绍原啊。”
虞定南一声叹息,然后说道:
“我草你大爷的!”
他如雄鹰一般跃起,纸刀朝着孟绍原用力一刺。
还好,孟绍原从头到尾都是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放松,纸刀刺到面前,赶紧一让,从面颊划过。
左面脸颊瞬间血流满面。
就在虞定南准备有下一部戏行动的时候,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孟绍原失踪了!
吴静怡安排的应急机制终于派上了用场。
一旦有人在办公室企图行刺怎么办?
孟绍原的椅子柄下装了一个按钮,一按,地板会裂开,把他连人带椅送下去。
虞定南只怔了一怔,随即从地板上的大洞里看到,孟绍原跌到了底下早就铺垫好的几层厚被褥上,然后像只中箭的狐狸一般拔脚就跑。
虞定南狂吼一声:
“孟绍原,你往哪里跑!”
他纵身跳了下去!
……
杀人啦,杀人啦!
这个疯子真的要杀人啊!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
“来人,来人!”孟绍原大声叫了起来。
李之锋带着吕成田迅速冲了过来。
“有人要杀我,救命啊!”
踏破仙塵
虞定南已经从身后追了上来。
“住手!”
吕成田刚往前面一挡,虞定南虚晃一拳,吕成田抬手一挡,万万没有想到,虞定南忽然变成左拳,朝着他的胃部用力一击。
吕成田踉跄几步,“哇”的一声,苦水都吐了出来。
李之锋大惊失色,吕成田虽然没有练过搏击术,但却是在战场上和日军浴血搏杀过的,可面对这个人居然一个回合都撑不过。
李之锋也冲上,对着虞定南脸上就是一拳。
然而,虞定南根本不躲不闪,竟然硬挨了李之锋一拳,随即也是一拳击出。
李之锋哪里会想到对方用这样疯子打法,他打到了虞定南,可是自己脸部也随即受到重击。
满嘴鲜血,一颗牙齿竟然被生生打松动了。
一边的齐老明正想拔枪,就听到吴静怡低斥:“不许开枪,卫士团一起上,制服他!”
……
何儒意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一幕何其惨烈。
虞定南是被制服了,可卫士团的八个人,人人带伤。
吕成田胃部重击,短时期内丧失了战斗力;李之锋少了一颗牙齿;齐老明的左胳膊被打的脱臼……
抓着虞定南的两个卫士,一个右眼淤青,一个左半边脸肿的和猪头一般。
虞定南疯子一样不断挣扎:“孟绍原,我杀了你,杀了你!”
孟绍原躲在一边,脸色煞白,一向智谋百出的他,居然变得六神无主起来。
“混账东西,谁敢抓他?放开!”
何儒意冷冷说道。
“何先生,他疯的……”
“我的话不管用?”
何儒意上前两步,还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两个卫士全部被他放翻在地。
李之锋呆如木鸡,这帮老家伙这么凶,这么能打?
虞定南刚一脱困,正想冲到孟绍原的面前,何儒意低声说道:
“够了!”
“我今天要不杀了他,我算什么当爹的!”
虞定南势若疯虎,却被何儒意挡着,他伸手一推,何儒意轻巧的一个格挡,借力打力,把虞定南推出去了一步。
虞定南看了他一眼:
“何儒意,你敢挡我的路?”
“定南兄,他有千般不是,也是上海区的区长。”何儒意也不怒:“他还是我的学生,这件事给我一个面子,咱们慢慢商议如何?”
“放屁,慢慢商议?谁挡我路,谁给老子去死!”
“爸!”
一个声音响起,虞雁楚终于出现了,她来到虞定南的面前,握住了爸爸的手:“这里是军统局上海区,你是前辈,闹成这样,不好。”
一紙婚書:boss大人你夠狠
一个拉手,一声“不好”,虞定南就算再凶悍,所有的脾气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爸,我想吃你做的绿豆粥了。”虞雁楚轻声说道。
“走,爸爸回去给你做。”虞定南整个人都化了,他拉着自己闺女的手,旁若无人走去,经过孟绍原面前的时候,孟绍原赶紧朝后一躲。
虞定南冷冷说道:
“姓孟的,这件事还没完,我虞定南想杀的人没谁可以保住他!”
(猥琐长风的新书现在需要支援,“秘战无声”。咱掏心窝子的说句心里话,写军事不易,非常的不易,如果连同行都不帮一下,还能指望谁是不?所以,诸位读者大大别怪蜘蛛又来做广告了,谢谢,真心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