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78x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大魔王 愛下-第390章 鎮壓熱推-4idn4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呼!
剑体震颤,冰霜暗隐。
江小蝉早已达到人剑意三者合一的境界,这一剑声威不显,如果落入他人耳中,真的会以为只是周围狂乱的风声一缕,可是在李云逸洞察秋毫的神念之下,这样的伪装只是徒然。
“是强了些,但是……”
“还不够!”
轰!
李云逸转身,激活体内穴窍,一拳砸出!
江小蝉知道李云逸肉身坚固可挡神兵,并没有收剑,只是冰霜道意猛地绽放,欲要将李云逸镇压,可是结果……
砰!
一拳一剑在半空相撞,气浪翻滚,李云逸脚下一沉,大地震裂,土石烟尘滚滚而出,身形坚固,纹丝不动。
反观江小蝉就没有这样的底蕴了,长剑嘶鸣,似乎无力抵挡其中澎湃的巨力,颤抖哀嚎,江小蝉脸色一变,连连倒退,化解这股冲击而来的巨力。
一击,挫败!
李云逸的肉身,更强了?
而同一击的挫败更让江小蝉难以忍受的是,李云逸接下来的话。
“就这?”
轻描淡写,充满嘲弄,江小蝉本就年轻,哪里受得了这等嘲笑?
咻!
鐵血詭兵
一反手,长剑再出!
冰霜道意纷撒,方圆十数丈开外的天地似乎都受到了某种影响,冰冷彻骨,空气中似乎有冰霜降临。
每一朵冰霜,都是一股剑气!
很显然,江小蝉对冰霜道意的参悟已经达到了某个极致,虽然还没有踏入圣境门户,但绝对也差不了多少了。
之前,她只有在寒山那等特定的地方才能演化冰霜激荡,现在可以凭空做到,并且已和剑法相通!
这是个巨大的进步。
足以证明,现在的她距离真正的圣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
这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
正如风无尘,他困在这一步足足数十年,才在李云逸的狂风宗师传承下终于突破,至于江小蝉,会在这一步困多少时间,没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
或者一天。
或者,一辈子都别想再进一步。
是的。
圣境门户想要打破,就是那么艰难!
呼。
感受着周身的冰霜剑气环绕,李云逸神色不改,只是神念透出,化为无形拳脚,与之对抗。
砰砰砰!
剑气撕裂,洞穿虚空,却无法沾染他身周丝毫。
“没了?”
听着李云逸淡然的嘲弄,望着他站在一片冰霜剑气的世界,却没有一丝可以落在他的身旁,最多破入三丈之内,冰霜剑气纷纷炸裂,江小蝉眼瞳猛地一震。
神武!
霸道!
“这就是神念的力量?”
江小蝉或许是第一个知道李云逸掌握神念的人,就在后者远行之前的那一战,她被无形力量击溃,事后猜测连连,最终确定,李云逸掌握的就是神念。
而现在……
她更确定了这一点,也更加确定,不止是肉身,李云逸的神念也更强了!
起码上一次,他绝对没有这次炉火纯青,单单依靠神念就能凭空挡住自己的冰霜剑气,别说对他造成压力了,就是靠近都做不得!
压制!
这是全面的压制!
江小蝉眼瞳一缩,面对李云逸,这一刻她竟然隐隐有种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力量,被压制!
道意,被压制!
她还有什么引以为豪的么?
剑法?
不。
在真正的力量之前,所有剑法技巧都是虚妄,完全没用!
“我们间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我家房東是個神 夏夜聽雨
江小蝉难以置信,但似乎,这就是事实。
直到,似乎见她许久没有反应,挺立在万千冰霜剑气里的李云逸,动了。
“你不来,我可就来了。”
李云逸选择了主动出击!
江小蝉眼瞳一震,正要还击,突然……
轰!
她只感觉前方的李云逸气势骤然爆发,就像是一个沉寂千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了积累无尽岁月的锋芒,三轮大日升空,李云逸就像是一个掌控了世间所有的神灵,一步踏出,整个人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
“着!”
江小蝉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李云逸一指点出,落在自己右臂上,然后……
妖嬈娘子你別跑
“嗯?”
然后,似乎就没有然后了。
江小蝉正在错愕,突然。
“倒是忘了你的体质特殊,并无潜力未曾释放。”
李云逸轻声叹息,似乎有些无奈,正当江小蝉望着他顿住的身影以为看到了偷袭的希望之时,突然。
轰!
千夫斬
一股大力骤然爆发,江小蝉连手上的剑都没来得及抓起,整个人已经再次被蒸腾如海的神念压制了。
“既然如此,只能用第二个办法了。”
第二个办法?
什么意思?
江小蝉极力挣扎,虽然听不懂李云逸在说什么,但是从他的口吻和这些话中却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就仿佛,一旦自己挣脱不得,接下来的处境会相当凄惨!
事实上,确实如此。
事实上,她也的确挣脱不了。
啪!
下一刻,江小蝉只感觉身前光影一闪,自己的后脖子已经被一只大手牢牢扯住,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被老猫钓起来的小猫,全身酥麻,令人羞恼,更令人震惊。
萌娘星紀
“我已经无限接近于圣境了,却依然被压制的这么厉害,那殿下……”
畢業八年,我重逢了高中的校花
絕世高手在都市 浪蕩邪少
李云逸,什么水平?
江小蝉心惊胆战,却不知道,她高估了李云逸的战力。
因为有神念,再加上这神念还很强,所以根本不需要施展其他手段,李云逸就可以轻松镇压任何一个还没有洞开圣境门户的宗师。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战力就已经是宗师层次了。
宗师,最强悍的手段是对天地之力的掌控,虽然和神念不是一种力量,但是它比神念更容易爆发战力。
所以,如果没有精心准备,恐怕任何一个圣宗师都能轻易镇压李云逸。当然,如果李云逸精心准备后,也是有击杀圣宗师的手段的,却不是正面战斗。
但不管怎么说,李云逸,不是当前的江小蝉可以抗衡的。
所以接下来——
呼!
江小蝉睁大双眼,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李云逸一路倒悬着,冲入一旁的那片石林,后者另外一只空闲的手臂挥洒,烟尘粉末飞扬,江小蝉只感觉周围的狂风和呼啸越发疯狂,直到——
轰!
李云逸停止了脚步,用力一甩,江小蝉整个人腾空而起,坠入石林,而当她欲要极力挣扎逃脱之时,一股狂暴的飓风疯狂灌来,把她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冰霜道意瞬间击溃,呼啸如魔音灌耳,神魂震荡,点点青光点缀在周围狂风中,就像是一道道枷锁,困锁虚空!
嘭!
江小蝉猛地踏出,却被青光瞬间击退了,感受着巨大的力量和脑门上传来的痛楚,江小蝉,懵了。
什么情况?
我被镇压了?
江小蝉望向身旁的石林,只见上面崭新的纹痕印刻,同样青芒点缀,整个人顿时眼瞳一缩。
法阵!
就在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李云逸一手抓着她,另外一只手竟然在这片石林里塑造了一方法阵!
虽然简陋,但是它的效果一点都不差,一道道青芒伴随狂风飞舞,就像是真正的枷锁一样,把周围的虚空完全封锁了!
“你……”
江小蝉大怒,极力挣脱,可是带给她的却是一次次的重击,根本无法脱困!
李云逸笑了笑。
“盯着她。”
“不要忘记给她送来天灵丹。”
“她什么时候突破圣境,再放她出来。”
“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最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李云逸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江小蝉的,但这些话明显不是说给她听的。李云逸身后的浓密夜色中,一身黑袍的福公公脸色复杂的走了出来。
有震惊。
也有无奈。
“恭喜殿下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武道。”
“但一个月……殿下,这是不是时间太长了?”
福公公对于李云逸这样镇压江小蝉表示很痛心,有些不忍。李云逸看了一眼他,笑道:
“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长不大。”
“她应该庆幸,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我是敌人的话,她不知道早就死了多少次了。”
寒风组成的青色流光中,江小蝉闻言精神一震,整个人突然停止了挣扎。但显然,李云逸的“打击”并未结束。
“我身边拥有宗师战力的人已经很多了,暂时也不需要更多。”
“所以,如果一个月内成不了圣宗师,你也可以离开了。”
此言一出,江小蝉整个人头皮一麻。
一个月,是对她的惩罚么?
不!
是她最后的机会!
并且从李云逸锋锐的瞳眸里她能看的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一个月的时间自己无法破境,李云逸真的会放弃自己!
江小蝉紧紧咬住了嘴唇,脸色煞白,竭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眼底充满坚强,根本不求饶,福公公见状大急,李云逸却只是轻轻一笑,纵身朝虎牙军营地掠去。
他知道,福公公不敢违背他的意愿。
当然,哪怕敢,后者也做不到。
農家俏廚娘:挖坑埋爹爹
灌注天地之力,并且充斥着梼杌秘术的法阵,若是谁都可以轻易破开,它也白白浪费自己整整一天的努力了。
是的。
就在今天一早的时候,李云逸就知道江小蝉快忍不住了,这才不顾昨日的疲倦起了个大早,研究出了这一灵阵。至于这片乱风岗,自然也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为的就是“逼迫”江小蝉突破圣境。
毕竟,不说整个南楚,就是整个东神州,圣境,也绝对属于至强的力量,也意味着真正的话语权。
现在的他,还没有这种话语权,所以必须搞到!
当然,不止是针对东神州。
包括眼前的这片南蛮山脉,圣境战力,同样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