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dx9妙趣橫生小說 我有一個庇護所 txt-0849 被百姓熱愛的‘遊騎兵’分享-9rca6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圣堂老爷。俺们这边今年都是细耕,一般男丁十五亩,女丁十亩,五口之家,两个大人,两个大孩子,一个小孩子,加起来差不多是五十亩的田地…”
聊了几句之后,这名乡绅注意到,在这位大块头的身边是有仆从的,而且有几个仆从,还是女扮男装!他恍然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南荒的贵族领主。因此不由失去了聊天的兴致,与同伴们去看板那边了,大有那不再伺候的意思了。
重生之嫡女為庶 輕墨然
太阳王没有注意,但他身边的几个仆人却是注意到了那个乡绅的态度。有些惊讶的面面相觑。自己这伙人跟着老板走南闯北,见识过太多的人了,这各国的人,见了南荒贵族之后,一般都两种反应。
一个是吓尿裤子,大喊大叫。
狐貍又怎樣
一个是一脸谄媚,争相讨好。
可这个小乡绅不光是一点也不怕的样子,还给自己甩脸子!
重生世家子反穿 蔡晉
仆从们在那边奇怪,太阳王也在奇怪。他摸着自己那绑成大辫子的大胡子,瞧着那不远处的看板,皱着起了眉头来:“五十亩?”
重生之豪門影帝
艾尔达的国情,太阳王实在是太了解了。
一般来说,这五十亩的田地里面,有三十亩是给领主义务劳作的,基本全都要上交。剩下的二十亩地,如果不是租来的土地,那么又要上缴税务,又要上交给领主。
金牌冷情妃:鬥翻惡魔王子
如果是租来的土地,那更惨,因为这些租赁田地的佃户们,一般都向地主借了高利贷。
除此之外,还要被各种老爷用各种理由吸一遍血。等农民们再上交一下去年的、前年的、大前年的债务,再上交一下大后年、大大后年的税务。层层扒皮之下,二十亩地,能剩下三五亩的粮食,就算是烧高香了。
神兵寶鑒 烏拉雪人
往年,艾尔达的平均产量是1-2蒲式耳。也就是50-100斤的粮食,五亩地不过是三五百斤,五口人要吃一年——这怎么够?这三五百斤给一个成年人吃一年,也就是吃个刚刚饱嘞。
所以自然是要借粮了,而且还得掺着点锯末、沙土、野菜。
不光如此,大家还得想办法到领主那边早些伙计干,这才能补贴家用,让自己一家人能勉强吃饱饭。
所以说,这艾尔达的平民百姓们,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饱饭。
獵命師傳奇·卷十五 九把刀
鞋和衣服,自然是没有钱买的。
今年九月的产量是6-8蒲式耳,这提高了好几倍——但就算8蒲式耳的产量,算下来也不过是四十蒲式耳罢了。
要是这四十蒲式耳的粮食,全来当口粮,那还算够。但这柴米油盐,都要用钱的。要是想点件衣服和鞋子,又或者被领主逼着养了一头马,那全家就得累劲肚皮过日子。
牡丹傾城色 東方雨郁
这还是不算种子的情况,要是算种子,这四十蒲式耳的粮食扔到五十亩的田里,基本上就剩不下来什么玩意了。
因此这些农夫们,不管这么算,都得管乡绅贵族们借一笔高利贷才能过日子。
所以说,这街道上的艾尔达农民们,有什么好美滋滋的?
身后的一阵吵闹叫嚷之声,引起了太阳王的注意。他与仆从们回头一看,发现是一家老小。
这一家老小赶着两辆大马车,里面装满了粮食。看起来是好像要出城。在他们遇到了一伙佣兵之后,发生了‘争执’。
太阳王不由幸灾乐祸了起来,瞧起来那些佣兵们好像是要抢人家老农的东西,这可有热闹看了——这些佣兵可都是乔治的人啊!
他眉飞色舞的瞧了一眼乔治那边,随后斯莫克老爷便带着仆从们悠悠斋斋的走了过去,打算瞧瞧乔治成天吹的这些庇护所佣兵们,平时都怎么为非作歹。
“…哎呀!同志,您就收下吧!我儿子今年刚跟着‘游骑兵’们去了那天鹅泽,看到你们,就像是看到了我的儿子——小约翰,快把你母亲刚刚买的那个什么什么‘绣锦桂花糕’也都拿来——你们也是要往那前线去吧?路上吃,路上吃!”
老农接过了身边的篮子,就连着自己怀里的一堆东西,往人家那边塞。
这一幕,搞得‘佣兵’们尴尬不已。小队长看了看前面的队伍已经走了,急忙推迟到:“老乡,你这些东西都留着自己吃吧,我们有纪律的…”
站在马车旁边的太阳王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脸的懵逼。不光是那老农和‘佣兵’们说得许多词,他都没听过,他们的行为也简直是刷新了太阳王的三观。
这演的吧?还有那老百姓往当兵的手里面赛东西的?这兵在百姓眼中是啥?是土匪,是强盗啊!他们无恶不作,在支援战场的时候,时常打着补给的名义,到路过的城市里面烧杀掳掠一番。
这使得那北方国家的百姓,恨自己国家的军人,比恨南荒的强盗还要多。
庇护所可能是军纪严明,不会有人干这种事情。但也不至于让人家送东西,被老百姓当自己儿子、兄弟看待吧?
而且人家上赶着给东西,还不收?这不是扯淡?
执拗了半天之后,太阳王发现,那小队长终于是把东西收下了,然后撒丫子赶路了。
在这一刻,太阳王有如那大夏天吃了一碗冰龙匍一样,总算是畅快了起来。
但随后,那个小队中有一个跑过来的小兵跑了回来,在太阳王的目瞪口呆中,朝着那马车上扔了几块用手绢抱着的银狐。
“哎呀呀!怎么给钱了!”刚上车的老农狠狠地跺起了脚:“还给了这么多…”
最终,他小心翼翼将那钱收了起来,让自己的儿子好好的保管起来,并告诉自己的儿子要好好地收起来,回头捐献给‘农会’,用来给社区的人当做种子钱。又或者是给大家置办点新的工具。
吩咐了之后,老农回过了头来,看向了马车旁边那个杵在原地的太阳王和他的仆人、妃子们,笑了笑说道:“让您见笑话了——您是从黎明大教堂过来的?还是在哈林斯卡过来的太阳骑士?也是要去那前线?”
老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笑的一脸褶皱,就好像他看着的不是一个南荒人,而是一个保护他们的英雄一样。
但太阳王听着却是有点糟心——这哈林斯卡的人,到底是有多少人加入了庇护所的佣兵队伍?还有那已经去了庇护所的?阿瓦利那个狗崽子…
“不是,我是从更南边过来的。”太阳王挺着胸膛说道。身边的仆人和王妃们,也都站直了身体,骄傲的扬起了头来——咱可是那太阳城来的!
老农听到这话,不由微微一愣,随后他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几位贵族,便拿起了鞭子,准备走人了:“哦~原来是群星之河那边的,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