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d1d优美都市小說 《漢明》-第一千七百章 終有一失-qo415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PS:感谢书友“20180710124514664”投的月票。
那边洪承畴一听,急了,“通敌?证据在哪?”
范文程转头冲洪承畴微微摇头,然后转头问陈名夏,“此事重大,关乎朝廷和宗室,更关乎大清国柞……切不可妄言?!”
陈名夏拱手道:“本官只是心忧皇上、朝廷为奸人所惑……如果二位大学士怕事,不敢接下此案,陈某……这就打道回府,将此事烂在肚子里了。”
范文程突然换上一张笑脸,亲切地道:“老夫也是为陈尚书的前程着想,这种事……若没有铁证,是万万不可轻率的。”
陈名夏道:“范大学士是认为陈某闲得慌……没事找事?”
“不,不!”范文程连连说不,“来,陈尚书且坐下……来人,上茶。”
陈名夏抬手一拦,“茶就不必上了,若范大学士有意为皇上、为大清除奸,陈某便说正事了?”
“……讲!”范文程看了洪承畴一眼,咬牙道,“老夫保证,只要陈尚书所言属实,就算我等二人奈何不了他,那也会进宫面圣……大清朝,还轮不到他只手遮天……。”
“范大人!”边上洪承畴沉声一喊,阻拦道。
范文程仰头打了个哈哈,道:“陈尚书,说吧。”
陈名夏正色道:“一个月前,济尔哈朗派人暗中护送迈密……就是钱翘恭的妻子,去了杭州府,而且有人在杭州府见着她了,这人就在陈某府上。”
洪、范二人听了,相视一眼,轻吁一口气,眼中失望之意尽露。
就这事,想扳倒当朝叔王?
就算有人证又如何?
異世農家
范文程干咳一声道:“陈尚书一心为国……应当嘉勉,不过,那迈密只是叔王的庶孙女,而且此事,早在钱翘恭叛逃时,已经有人弹劾过叔王,叔王为此还赋闲府中半年之久……陈尚书如果仅以此事弹劾叔王……老夫劝陈尚书还是算了吧,老夫这是为你好。”
陈名夏跺脚道:“这可不是小事,二位大人,你们可知道济尔哈朗派迈密去杭州府所为何事?”
你不情我願 好皇
范文程有些不耐烦了,他随口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法不容,情可恕,陈尚书……许多时候,须睁只眼闭只眼,这,用不着老夫教你为官之道吧?”
范文程端起手边茶盏,向陈名夏一举,这是要端茶送客了。
可陈名夏只当没看见,他急道:“二位大人,济尔哈朗在江南商会投了大笔银子,就是以迈密的名义投的……当时,钱翘恭尚未叛逃。”
这话让洪、范脸色一沉,看向陈名夏的目光,也变得厌恶了。
也是,这算秘密吗?
京城但凡有钱之人,谁不往江南商会江北分会投点银子?
这每一季就能分得大笔红利,要说江南商会懂得呢,但凡不设个门槛,江北中小商人们,或许寻常百姓都得往里投银子,那不和大人物们锅里抢食了嘛。
就连洪、范二人,也有往商会里投个百八十两,算是补贴家用了。
这事几乎是官场中公开的秘密,有道是瞒上不瞒下,可现在陈名夏义正词肃地戳破此事,岂能不惹人厌恶?
范文程皱眉甩袖道:“陈尚书,做好自己的份内事……若无他事,请回吧!”
这是下逐客令了。
我能穿越一百年
陈名夏一脸失望,他叹了口气,一边拱手一边道:“那……陈某告辞了,哎……可惜啊,若是此次简郡王被俘,敌人以简郡王为质,要挟济尔哈朗做些……行,事不关己……陈某告辞!”
这下洪、范二人一听急了,范文程几乎是甩下手中茶盏,大呼道:“陈尚书……陈名夏……陈兄还请留步。”
要说洪、范精明吧,其实未必。
人嘛,只要年纪大了,临老心志就会潜移默化地改变。
不想惹事了、没有进取心、野心也淡了,还有脑子也退化了。
欲拒还迎、吊胃口,这般浅显的伎俩,愣是让这两个老人精上了套。
不过话说回来,关心,则乱嘛。
邪劍天下 寒風剌猬
当了叔王的济尔哈朗,锋芒毕露,不但在朝堂上硬压了洪、范一头,而且,以八大皇商为代表的晋商改投到济尔哈朗门下,着实在洪、范为代表的降清汉臣心窝子里割了一刀。
挡人财路,无疑于杀人父母啊。
这是多大的一笔银子啊,银子先不说,可没了这笔每年孝敬的银子,洪、范就难以填补这一窟窿,就难以象以前那样大手笔往下分发好处,自然,下面的官员们的“忠诚”就淡了。
队伍不好带了,向心力弱了,自然,二人的话语权就越来越弱了。
要不是小皇帝福临还念二人是“先生”,恐怕二人此时已经被边缘化了。
三人之间,看似同一阵营,可暗中,早已隔了一条鸿沟了。
異世之天才召喚師
所以,洪、范想搞济尔哈朗,可这需要有证据啊,而且是能一击必杀的证据。
今日陈名夏上门,知道陈名夏来意之后,二人确实惊喜,可听了陈名夏所说之事,二人心里由希望变成失望,自然,心就乱了。
可此时陈名夏突然“随口”说起勒度被俘之事,这不由得二人如猫嗅到了腥一般,不顾一切地扑将上去,连“陈兄”都喊了出来。
陈名夏背对着二人,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随即一闪而逝。
他慢慢转过身来,带着一丝戏谑的口吻,“不知二位大学士……还有何见教?”
范文程干咳一声,问道:“陈兄方才说到……简郡王被俘了?”
“是。”
“此事当真?”
“自然当真。”
三國之世紀天下
秦陵尋蹤
“咝……。”范文程倒吸一口凉气,脸色悲戚地叹道,“怎么会发生这般不幸之事……谁?究竟是谁渎职……须彻查,严惩不怠!”
洪承畴也在边上附和着。
專寵一身,總裁愛妻成癮 明珠還
鬼皇 桃李春風一杯酒吧
陈名夏挑挑眉毛,道:“惩治渎职之事,与本官无干……还须劳烦二位大人,告辞!”
“陈兄留步,老夫还有话问。”范文程再次挽留道。
陈名夏不得不再转回身子,“请范大人示下。”
“咳……简郡王是率三千皇上亲军南下的,按理说,出征事出突然,应该不会有人泄密,就算泄密,恐怕敌人也来不及部署伏击……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