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5cn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ptt-第六百九十四章 下棋人也是棋子展示-gxism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师尊说过,踩着诸敌尸体,方能攀上巅峰,我自信己身无敌,才能做到真正无敌!”
在破灭中,长生的大成圣体在崩溃的过程红尝试重组。
对方若是寻常九级,长生或许有机会抵抗,甚至借此破而后立,走向新生。
但……这一次,双方之间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长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从中感悟到更高境界的圣体。
然而……
天地间回荡着三个字,却让众生内心生寒,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笼罩了整个交战空间。
在这个交战空间里的白衣青穹小布等人,纷纷抬头,循着声音,看向源头。
在那里,一个身穿布衣的青年走出,眼中无尽寒意,死死盯着正在凌虐长生的顾磊。
“大师兄……”
顾磊同样回头,察觉到了许牧的到来,神色一喜:“你们都死定了,大师兄降临,长虹界必覆灭!哪怕是你们师尊回来了,也必死无——”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一股熟悉的力量便穿透了他的真灵,化作无法抵挡的力量,剿灭了他的身体。
“大师兄,你……”
顾磊艰难地回过头,运转规则大道,死死盯着许牧。
他不理解,为什么许牧会对他动手。
末世戰爭之王者崛起 飛揚945
“你,该死。”
许牧目光冰冷无情,尤其是扫到了遭受了重创的长生,杀意更甚。
轰!
他话音一落,天地间,突然绽放出了五道血花。
五道令人惊惧的规则在一瞬间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在神界里四处奔散。
“此五条规则大道,将铸就神界,使其升华!”
随后,许牧无比熟练地操纵着这五条恐怖的规则大道,倾刻间炼化了它们,将其融入了神界空间。
轰隆隆!!
在众人的感知里,熔炼了五道九级巅峰强者的规则大道,神界的空间壁障变得愈发厚重。
原本长生等人突破到了八级巅峰后,力量稍有倾泻,便能够轻易毁灭神界。
他们此次决定将战场放在神界,更是事先驱逐了神族。
防止他们在这次的交战余波中灭绝。
但在得到了五道本源的融入后,神界壁垒无比坚固,远非他们能够轰破的。
不过……更让他们惊骇的,是顾磊口中的大师兄。
许牧。
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青年人。
还有在他降临时,口中喊出的三个字——大师兄。
他是在叫谁大师兄?
白衣和青穹对视了一眼,感应到了许牧身上的恐怖变态力量,神情愈发凝重。
他们两人身上遍体鳞伤,差点被这次降临的一尊九级巅峰平叛宗弟子杀死。
若非许牧出现,恐怕他们连同整个神界,都已覆亡!
只是,许牧斩杀五位九级巅峰强者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们完全没有看到许牧动手,五位九级巅峰强者就这么化作了血花,连带着规则也被随意收服。
这等手段,着实让他们心惊。
“恐怕师尊来此,也不过如此吧?”
白衣心中苦涩,如此想着。
其实不只是他们,雪琉璃和蝶凤也懵了。
进入后的两女茫然地看着许牧,咽了口口水。
如果刚在许牧针对的是她们……仅仅是九级初期的她们,根本无法对抗,将在一瞬间死亡。
真灵也无法逃脱。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身为圣女的雪琉璃,此时俏丽的脸庞上布满了寒霜,极为忌惮地望着许牧。
絕艷天下之農門棄婦
好在许牧此时并不想理会她们,而是神情复杂地望着长生。
随后,他居然……对着长生行了一礼。
这在雪琉璃和蝶凤看来,比起他离奇诛杀平叛宗五人更为诡异。
“他……他……他和杨寿是什么关系?”
雪琉璃心头一沉,她觉得,自己或许这辈子都无法摆脱长虹界了。
她仿佛即将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
许牧此人,她早有听闻。
曾经差点被选定为圣子。
但却被他拒绝了。
原本圣子圣女的任命,并非是谁都能拒绝的,因为圣子和圣女的含义特殊,乃是专门为了灵祖三人领悟十级大道而设置的。
每一代,只有两人。
而有的时候,即便是圣子或者圣女死亡了,也不一定会重立。
一切都取决于演化的世界里,是否有十级大道诞生。
自古以来,没有人有资格拒绝成为圣子。
但许牧却拒绝了,并且成功了,据说是他曾与天祖灵祖和蛮祖妥协,决定拜蛮祖为师。
创立平叛宗,辅助三祖,处理各大世界里的叛徒。
甚至可以说,许牧是最古老的一代圣子。
在圣族里,存活的岁月恐怕仅逊色于三祖。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好像是要背叛圣族了?
对于杨寿的身份,她们都有所了解。
圣族演化世界里,编号排在前十者,都有机会诞生出十级大道。
而杨寿更是出自于编号2世界。
自古以来,圣族对编号前十世界里出的叛徒都极为重视,从未姑息。
编号2世界曾经出现过两个叛徒,第一次乃是灵祖亲自出手镇压,将其摧毁了身躯,但对方谋夺十级大道成功,突破到了十级,灵祖也无法彻底击杀他。
第二次乃是蛮祖亲自出手,这一次的战斗进行了不知多少岁月。
反正最后的结果不知谁胜谁负,不过回归圣族的蛮祖身负重创,但编号2世界的反叛也平息了下来。
杨寿这是第三次。
原本他们以为,这一次灵祖或者蛮祖将会再次出手,但圣族内部似乎出了什么事。
邪王欺上癮:禦寵梟妃 染仟洛
天祖一直闭关,由分身处理灵殿之事。
蛮祖更是直接不再理会杨寿,仅仅派遣了五位平叛宗弟子前来击杀。
她们原以为或许是因为杨寿实力不足,不足以让灵祖或者蛮祖出手,但现在想来,绝非如此。
“莫非许牧本就是杨寿的人?他何时安插在我圣族的?”
雪琉璃和蝶凤对视了一眼,两人以心神交流,纷纷感受到了对方神情中的震惊。
“或许事情远非我们想的这么简单。”
两女就这么目睹着许牧释放出九级巅峰的能量,灌注到长生体内,帮助他处理伤势。
长生皱着眉头,想要拒绝,但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他想要拒绝也做不到,只能任由对方帮助他疗伤。
“你是何人?”
深吸了一口气,长生蹙眉问道。
他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但此时的他,如雪琉璃和蝶凤,都充满了疑惑。
“已死之人。”、
许牧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了一抹遗憾。
“我此生唯一遗憾的是,便是未能与你们并肩作战,如今……也算死得瞑目了。”
他说着众人无法理解的话语,更是能够叫出他们之中每个人的名字。
“长生,师尊亲自培育出的一代圣体,潜力无穷,未来圣体若是圆满,或许有机会演化成为一门全新的十级大道,见过大师兄。”
“白衣,白貂成道,修行生命大道,见过二师姐。”
“青穹,所修窍穴丹田,最为忠心,见过三师兄。”
“小布,所修因果大道,能见人心,可观三世,见过四师姐。”
“虞平安,所修三千大道,核心为学习大道,未来若能熔炼三千规则于一身,可立地成就十级,见过五师兄。”
就这样,许牧每说一句,都要对着他们行礼一拜。
眼眸中流露出了感慨和知足之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衣紧皱着眉头,许牧居然对他们每个人所修大道都如此熟悉。
必定和他们有渊源。
可他们却从未听师尊说过,他们有过六师弟。
“已死之人,也是将死之人。”
许牧摇了摇头,神情爽朗,没过多久,长生在他不遗余力地帮助下,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
“师尊曾收过你为弟子?”
长生深吸了一口气,站在白衣等人身前,和许牧对峙着。
虽然许牧对他有救命之恩,但许牧的身份实在是太可疑了。
他们可是曾亲耳听到,顾磊等人称呼他为大师兄的。
少將大人,求輕寵!
见到他们这副样子,许牧耸了耸肩,露出了颇为古怪的神情:“师尊从未收过我。”
“那你为何称师尊?”说话的是虞平安。
虽然许牧高度评价了他的三千大道的潜力,但他还是觉得,许牧身上存在着大诡异。
“我与师尊,只纠缠在无数轮回中,真实世界的我已经死了,自然不可能拜师,这一切,都要怪黑雾之主……”
许牧长叹了一口气,站在众人面前,缓缓解释着。
“黑雾之主已经被师尊镇压了!”小布清脆的声音响起。
许牧闻言,却是露出了一抹苦笑:“下棋之人,境界之高,超乎想象,所有人都以为……自己从棋子跳出了棋盘,但实际上,他们依旧是棋子,只不过……”
顿了顿,许牧望着这片苍穹,挥手之间,整个神界风云色变。
“只不过他们跳入了更高的棋局,从棋子变成了下棋人,但这些下棋人,一样是……对方的棋子。”
萬古聖皇 貝夜
许牧说的话十分曲折环绕,让众人都不禁先陷入了沉思。
反倒是长生,根本不带沉思的,不懂就问:“什么意思?说明白点。”
许牧无奈一笑:“大师兄的性格还真是万年不变,无怪乎师尊评价你为赤子心性。”
然后接着补充道:“意思就是,圣族……也不过是棋子!同样是被更高存在创造出来的一个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