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hfu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超級農業強國 線上看-第736章 我來負責(4k章)分享-q3p9y

超級農業強國
小說推薦超級農業強國
回民乡合作社社长柳汉池这些日子容光焕发。
他已经联系上了周边不少同样想退群的嘉谷系合作社,商量好了共同进退,以面对嘉谷的施压。
时不时的还有记者过来采访,他的身影甚至登上了电视台,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直到一天,他收到了一份薄薄的信函。
当着合作社管理层的面,他无所谓地将那封信函拆开,快速扫视一眼,当即愣住了,手中的那张纸,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那是一张法院诉讼函!
同一时间,另外三十多位嘉谷系合作社负责人,也收到了内容相似的信函。
事情闹大发了!
三十二家大型农民合作社,被嘉谷集体起诉;上千户农户被卷入其中;嘉谷的法务部组成了庞大的运作团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发起了一连串诉讼。要知道,法院受理案件也是有流程的,不是你告了,法院就能立马受理,并且发送诉讼函的。
这样的大手笔,像是直接扔下了一枚大炸弹,舆论彻底爆炸了。
真的是闹大了。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这已经不止是嘉谷和旗下合作社的纷争了,举国上下,都在密切关注着嘉谷的强硬发声。
当然,不熟悉嘉谷的人,远观是一种风景,熟悉嘉谷的人,近看又是另一种风景了。
发改委的胡副主任就始终很担心嘉谷,在法院受理诉讼后不久,齐政立即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里他的声音有点急不可耐:“齐董,你做什么事一向都头脑清晰的。最近做事太硬了吧,这可不像是嘉谷的风格。”
齐政反应过来,轻轻一笑道:“嘉谷是什么风格?”
“你怎么还是没心没肺的,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胡主任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站哪边的?”
“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只是这次你闹得动静还真不小。”
都市狂少 紫雲天神
齐政拍拍额头,道:“我还以为您是打算给人当说客的?”
另一头的胡主任反应很快:“有人当说客?”
“当然,不老少。”
“但你还是坚持己见?”
齐政苦笑,再次问道:“你真不是给人当说客的?”
“呃……好吧,是有人想通过我了解一下你的真实想法。”对方下意识低声道。
齐政笑笑摇头,毫无意外。
对合作社发起诉讼,卷入其中的可不仅仅是嘉谷和农户,还有当地政府。
谁都知道,农业生产具有其他工业生产所不具有的特殊性。在国内,很多时候企业和农民的合作契约因此具有不完全性,对各自承担的义务和享有的权利都没有明确的界限。
但嘉谷创业路上是吃过这种亏的。
时至今日,嘉谷与合作社的订单合同内容之详细、程序之完善、运作之规范,在国内是无人能出其右的。
合同中明确订购农产品的品种、规格、数量、质量、价格、权利及义务、违约责任,特别是违约罚则等,形成相当明确的合同条款。一经签订,产销双方都有履行合同条款的义务,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这还没完,嘉谷对于农民契约意识相对较差有着充分的认识,签订合同时,还引入了“第三方”介入,以加强监督,确保合同执行——这“第三方”就是当地政府。
这是很重要的一环,嘉谷一方大力投入了生产资料,甚至还投资改善当地水利状况,如果没有第三方担保,嘉谷将承担了全部的违约风险,集团的法务部岂会忽视?
一昧提高农户违约成本是不行的,当违约收益大于违约成本,违约风险依然存在。但政府为订单农业合同提供了担保,从而把履约情况纳入到“农户/合作社-嘉谷-政府”三方框架中,违约风险就不是嘉谷或者农户单方面承担了。
岁月静好的时候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风波一起,政府一方也麻爪了。
重生馭獸師 喬家小橋
当合作社与嘉谷闹翻了脸,当地政府赫然发现,作为担保方,他们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老实说,官方的反应并没有齐政预想的激烈,但即使如此,压力也是不轻的。
在这个信息更透明舆论更发达的年代,针对任何弱势群体的决策,都是谨慎而理智的,换言之,当弱势群体的利益与道德相违背的时候,前者更容易获得支持。
“这事吧,我实话实说啊,嘉谷诉诸法院,官司好赢,但执行起来也绝非易事。真要强制执行,农民一旦抱团抵制,闹成群体性事件,谁也只能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胡主任终于是忍不住了,想劝说齐政。
在胡主任之前,齐政其实已经接到了数位市、省高官的沟通电话。
齐政不是没想过有官方的介入,也不是没想过,会有强大的压力。
如今,事情不过是如预想的那样,发生了而已。
的确糟糕,但就像是齐政预想的那样,糟糕的情况,总会发生的。
然而,齐政依旧不知道如何回答。
因为他的答案,注定是不会令人喜欢的。
然而,总要有人,去做那些不令人喜欢的事。
齐政摇头,但想到电话另一头的胡主任也看不到,转眼道:“我的胡主任啊,我也想息事宁人,但现在的情况是,嘉谷根本没法息事宁人。”
舊年雪傾城 簡尾喵
胡主任诧异万分:“怎么说?”
“你知道起异心的嘉谷系合作社有多少吗?”
“嗯?”
“目前查明的,有超过三百家嘉谷系合作社有退群意向,而且都还是偏大型的合作社。”
戀上極道邪千金 蓖墨
“嘶……”电话里传来对方的吸气声。
这个数字,让胡主任也说不出话来。
作为嘉谷的支持者,他还不知道合作社在嘉谷体系中的基石作用吗?超过三百家嘉谷系合作社起了异心,一不小心,嘉谷体系是要出大事的。
难怪这次齐政一反常态的强硬,原来是被戳到痛点了。
相比起来,起诉“区区”三十多家合作社,这才哪到哪啊。
想想背后无声的风雨欲来,胡主任喃喃道:“这下会有多少人的生活不再平静啊。”
齐政没有接话。
不可否认,今时今日的齐政,是站在食肉阶级的人。简单的说,食肉阶级的决定,终究会影响到一些人的,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的决定,总归有可能让一些人丢工作,减薪,受批评,又或者是无妄之灾,难道齐政还都要替他们承担这些后果和风险吗?
工人有可能失业,白领有可能挨批,干部有可能进监狱,这原本就是所谓的职业风险。不管是本心还是被裹挟,这次站在嘉谷反面的利益相关者,齐政都不会对他们的未来表示同情。
半晌,另一头的胡主任恨恨道:“嘉谷找到背后挑事的人了吗?”
稍有些聪明的人都能看出,就算有不平,如果没有人挑事,也不可能有大批的合作社同一时间站出来要脱离嘉谷体系。
“更详细的情况还在摸查,但有了一些线索……”对于胡主任,齐政并不隐瞒,顺口吐出一个个公司名。
听着名单,胡主任有点意外又不是那么意外,不禁有些埋怨道:“你怎么不公布出来,总能帮嘉谷分散些关注吧。而且你现在这么强硬,不是正中他们下怀,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齐政笑笑摇头,道:“该算账的嘉谷肯定不会放过,但现在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关乎嘉谷自身与挑事者的利益纷争了。这次的事件已经成为了一个焦点,一个关乎行业进退的焦点。”
闻言,胡主任也得给予重视,道:“你说。”
齐政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道:“这么多年来国内农业没有摆脱的‘价高伤民,价贱亦伤农’,时常陷入‘生产大增-价格暴跌-生产锐减-价格暴涨’的恶性循环,而‘先找市场,再抓生产,产销挂钩,以销定产’的订单农业恰恰可以带领农业走出这个怪圈,这一点你得认吧?”
“嗯。”
“但这么多年来,即使有嘉谷的带动,订单农业的推行也不是那么顺利吧?”
“也不是谁都有嘉谷的资源储备啊。”胡主任反驳了一句。
“这我不否认,但更大的问题肯定不是这个,而是很多人对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一点也不熟悉。”顿了一下,齐政声音微沉道:“都说农民是弱势群体,但谁能想得到,一旦遇到农民违约,企业才是处于弱势地位;或者说,越是守规矩的企业越是处于弱势地位。”
“你就看这次,和我们嘉谷签订了合同又想违约的农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甚至地方政府的一些人,也觉得农民违约只是在维护自身的利益,不应为过。”
“是,我懂你们的意思,针对违约进行起诉,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容易引发农民的抵触情绪,诱发群体性事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胡主任啊,你想过没有,如果连我们嘉谷都因为怕麻烦而选择息事宁人,会有多少农民依然不会意识到契约合同的法律意义,又会有多少企业对农民这个群体产生偏见,不再愿意和农民合作?”
禦寵法醫狂妃
“我不会说嘉谷没有杀鸡儆猴的想法,但如果不这样做,不仅仅是对嘉谷体系来说,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开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头。”
齐政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
其实,当齐政做出如此强硬决定的时候,嘉谷内部也不乏反对意见。
如他们所说,嘉谷完全可以通过较为低调的“拉拢一批、分化一批、放弃一批”来瓦解合作社的“退群”意图;又或者可以通过公开背后的“阴谋”,煽动民族情绪,加强民众对嘉谷的支持。
但齐政没有同意,战略部经推演后也不赞成。
战略部的意见,就是齐政接下来的话:“我可能口气有点大,但我觉得,这次的事件,很有可能是国内农业的一个里程碑。合同具有法律效率,理应遵守;违约应当付出代价;倘若违约不受惩罚,合同难以约束双方,谁来推动市场化进步?”
电话里一阵静默。
另一头的胡主任有些失神,他不是为齐政的语气,而是多少有些被齐政的坚持所折服。
尋找走丟的艦娘 海底熔巖_20191013012546
他其实很能理解齐政所能面临的压力。在进入官场后,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然而,人们面临压力时的解压方法是不同的。
有的人崩溃了,有的人胡乱攀咬,有的人同流合污……
只有极少数的人,会像是齐政这样,不会选择所谓的“息事宁人”,而是有理有据的对抗,沉静思考,冷静应对,甚而给人以威武不能屈的感觉。
再想想齐政做此事的初衷,胡主任更是不知作何评价。
如齐政自己所言,他本可以让此事相对低调的过去,再秋后算账的。
但齐政并没有这么做。
他选了一条硬抗的路。
就像他进入官场后,看到的一些人的选择那样。
胡主任不自然的想到了一些前辈,一些同事,和一些朋友们。
他们是傻吗?
也许。
我们需要这样的人吗?
是的。
就某种程度上来说,胡主任是佩服齐政的。
但理解和佩服,并不代表完全赞同。
“就算是这样,代价也会很大吧。嘉谷不留情面的处理,哪怕理是在你这边,对嘉谷的形象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吧。可以想象,一个强硬的嘉谷,不少农民会不待见,一些地方政府也会不待见,很多消费者同样会因此对你们产生抵触……这些,你应该能想得到吧。”胡主任知道自己很难劝说齐政改变决定,这些话算是站在朋友的立场做个提醒。
齐政的声音依然平静:“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想了想胡主任代表的官方意见,齐政淡定道:“这样吧,我会接受一些媒体记者的采访,向他们宣布我做的决定,以及我这样做的理由,并且,说明责任在我身上。多多少少,能减轻地方政府的压力吧。”
胡主任轻咳了一声:“你啊你,也未免把我们想得太不经事了吧?”
齐政轻笑:“那没问题了?”
电话里传来笑骂:“你这是将我们的军呢。”
齐政笑笑,不做解释。他的确是在将军。
不过,他也确实联络了记者。有些话,别人不好说,他却是不怕公开说的。
……
咳,今天就水了一章,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