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bld優秀都市小說 《大周仙吏》-第133章 異象熱推-qtvs6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在壶天空间中,望着那玄奥至极的符文,愕然无语时,主峰道宫之内,几位首座也对掌教的做法感到震惊。
玄真子难以置信道:“从天阶下品到圣阶,掌教师兄,这跨度是否太大,当今修行界,包括我符箓派在内,从未听说,有人能画出圣阶符箓……”
玉皇峰首座正阳子紧接着开口:“圣阶符液太过珍贵了,若是用来书写天阶符箓,能画出十张以上中品或者上品……”
苍灵峰首座苍松子踌躇片刻后,也劝道:“试炼第四关,同一阶的符箓,应该相同,一个天阶中品,一个圣阶,未免有些不公。”
符箓派掌教看着他们,目光深邃,淡淡说道:“天阶中品,未必是他的终点,本座想要赌一把。”
几人略一思忖,就明白了掌教的意思。
之前隐藏身份的那人,已经止步这一阶,李慕若是能在这一阶,画出天阶中品的符箓,那么他便是此次符道试炼的第一。
能画出天阶中品符箓的人,在符箓派,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除了掌教真人,七位首座,每次书符,只有不到一成的把握。
不过,稀少归稀少,总归也还是存在的。
但圣阶符箓,则需要修为达到上三境,整个符箓派,只有掌教和两位太上长老有这种法力,而且,有书符的法力,不代表书符便能成功。
圣阶符箓书符的成功率,连一成都不到,圣阶书符材料极其珍贵,经不起半点浪费。
书写一张圣阶符箓的材料,能够书写十张以上的天阶符箓,他们一般都会选择将其用于制造天阶。
語末夏未涼 懦米
如今,掌教竟然将自己都舍不得用的材料,交给一个第四境的小修?
几位首座虽然心中诧异震惊,但也并未多言。
以他们对掌教的了解,若不是有一定的把握,他不会冒此奇险。
他这次愿意在李慕赌一把,或许是已经算出了一些端倪。
众人的目光,又望向玄光术的画面,目中隐现期待。
壶天空间中,李慕还没有从冲击中回过神。
难怪刚才那人这么快失败了,这他娘的,是人画的符吗?
李慕甚至猜测,这道符箓,不是天阶中品,而是上品,根本就是符箓派拿来为难人的。
这符文他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头大,更别说书符,李慕第一时间就想放弃,却又生生忍住了这种念头。
他不能放弃。
刚才那人,便是止步这一关,他若是放弃,只能和他打一个平手,最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然而为了李清,这一枚符牌,他必须拿到。
李慕深吸口气,忍着眩晕,目光望向那道符箓。
……
白云山,主峰之上。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日。
广场上的人群,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此时,只有十余人,站在广场上,抬头望着天幕上的画面。
“他在那里站了三天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实在没有把握的话,就放弃吧……”
“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画面中,那道站在石阶上,被云雾笼罩的身影,已经站了整整三天,这在以往的试炼中,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白云山的所有人,都在等他一人。
石阶之下,近百人盘膝打坐,时而抬头望上一眼。
三天的时间,对修行者来说,不算什么。
没有亲自走过石阶,不知道每上一阶有多难,对于能走上五十余阶的人,他们心中只有敬仰。
那名年轻人站在石阶下,已经整整看了李慕三天。
第一棄後
他的脸上,没有焦急,平静的望着李慕的背影,目中露出一道狐疑,喃喃道:“三天了,玄机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以符道试炼的规矩,试炼者在每一个台阶上停留的时间,最长为三个时辰,若是三个时辰之后,他还没有开始书符,也会被直接传送到下方,中止试炼。
可那让他看不透的小辈,已经在第五十六阶上,站了整整三天。
这让他想不通,他承认这小辈的实力,区区天阶金甲神兵符,他没理由这么小心,画不出就是画不出,别说站三天,就是站三年也画不出。
他若成功,三天前就成功了,他若失败,三天前也已经失败,怎么会拖到今日?
主峰道宫。
包括符箓派掌教在内,几位首座,在这三天里,没有离开此宫一步。
玄光术呈现的画面里,李慕握着符笔,在虚空中,一笔一划的画着某个符文,已经数千次。
他的脸色苍白,气息萎靡,眼中充满血丝,但目光却越来越自信。
某一刻,李慕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将几枚丹药扔进嘴里,开始迅速恢复精神。
一刻钟后,他重新站起来,走到桌旁。
桌上有着一张符纸,这符纸比寻常的符纸大了数倍有余,不是黄纸,符纸本身,便散发着阵阵灵气,应该是用某种珍贵树木的木浆制成。
桌角处,一个玉碗中,盛放着金色的符液。
地阶以下的符箓,用朱砂就可以书符,地阶以上,则是需要特制的符液,这金色的符液,散发着淡淡的馨香,李慕吞了口口水,念动清心诀,才克制住了将之端起来一饮而尽的想法。
越是高阶的符箓,所需要的灵液中,蕴含的灵力就越强,这一碗灵液,足以将他的身体撑爆。
将状态调整到巅峰之后,李慕拿起符笔,准备书符。
因为试炼只有一次机会,这符箓的符文,他在过去的三天里,已经虚空练习了数千次,早已烂熟于心,不会出错。
至于法力,这符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居然能隔空借助符箓派高手的法力,李慕猜测,为他提供法力的,应该是诸封首座之一。
他从来没有掌控过这么强大的法力,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可以和女皇打一架的错觉。
三天没有联系女皇了,在这处壶天空间中,灵螺无法传信,而且试炼时有玄光术现场直播,李慕也不好和女皇聊天。
他将这些心思抛却,静下心之后,开始一心书符。
他握着符笔,控制着那磅礴的法力,落下第一笔。
道宫之中,诸峰首座的注意力,也专注到了极点。
倚天屠龍之逍遙錄 天易人
符箓之道,必须承认天赋的存在,而天赋比努力更加重要,也是所有人共同的认知。
李慕的符道天赋,世所罕见,但他现在所画的,是圣阶符箓,符箓本有六阶,世人只知天地玄黄,不知神圣,是因为后两阶的符箓,难得一见,符箓派有圣阶符箓存留,但那也是数百年前,本派前辈留下的,这数百年间,符箓派无数强者,连一张圣阶符箓都没能画出。
画面中的这位年轻人,有可能为符箓派增添一道圣阶符箓吗?
壶天空间内,李慕全神贯注的画着。
这道符箓虽然复杂,但他经过三天的练习,对其已经非常熟悉,甚至产生了肌肉记忆,闭着眼睛,不用思考,也能凭本能将之画出来。
当然,他也没有如此托大,机会只有一次,稍有失误,恐怕就得和那个身份不明的年轻人打一场加时赛,对方十有八九是老怪物级别的,这是李慕唯一的机会……
李慕聚精会神,认真的书写符文,小心的控制法力,这对心神的消耗很大,李慕脸色苍白,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但他依然在咬牙坚持。
画到最后一道符文的最后一笔,李慕屏息凝神,轻轻落笔。
符纸无恙,符笔无恙,法力没有外泄,被全部封存在符箓之中。
噗……
李慕喷出一口鲜血,瘫软在地。
这是因为长时间的透支心神所致。
这道符箓对心神的消耗,远远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的身影一闪,跌倒在石阶上。
“出来了!”
“他终于出来了!”
“没有被传送了,他成功了……”
“三天,整整三天啊,他到底画了一张什么样的符箓?”
……
民國之鐵血少帥
主峰广场上,石阶之下,无数人惊呼出声,三天的等待,终于有了结局。
然而,还没等议论几句,他们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抬头望向天空。
白云山是符箓派祖庭,天气数百年如一日的晴朗,每天都是风和日丽。
唐朝小文豪 未染紅塵
然而今日,忽然有浓重的乌云,在天空之上聚集。
那乌云聚集的速度极快,在几个呼吸间,就占据了众人头顶整片的天空,乌云之中,雷蛇如巨龙般狂舞,乌云之下,无论是白云山的弟子,还是试炼者们,都感觉心头仿佛压了一块巨石,让他们连气都喘不过来。
众人脸上露出惊惧骇然,这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景象。
石阶之下,那位年轻人,在短暂的愕然之后,面色大变,震惊道:“天劫,这是圣阶符箓的天劫,有圣阶符箓降世!”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猛然转过头,目光望向石阶上方的李慕。
难道这三天,他是在画圣阶符箓?
李慕坐在石阶上,目光愕然的望着天空卷积的乌云,以及乌云中粗壮的让人颤抖的雷龙,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错觉。
这玩意儿,好像是冲着他来的……
要是被这几丈粗细的雷霆劈上一下,不,哪怕只是擦上一下,他也会落得和周处一样的下场,甚至比周处更惨……
李慕心中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便看到主峰方向,有数道气息冲天而起,与此同时,道钟嗡鸣一声,飞上天空,在转瞬之间就变大了数百上千倍,将整个白云山,彻底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