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ryu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51. 餘波(三)讀書-or80m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明媚的光,从窗外照进了屋内。
苏安然睁开双眼,眼里的朦胧很快就又恢复了清明。
清風隨我 無調貓貓
自修炼有成伊始,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觉了。
但这次从幽冥古战场出来,身心俱疲,实在是无法依靠日常打坐冥想来恢复精力,于是在吞服了一颗净神丹后,他就选择了入眠,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再说。
这也是此次从幽冥古战场侥幸脱身后的绝大多数修士所做出的选择。
醒来时,腹中却并不觉得如何饥饿。
苏安然叹了一口气。
自辟谷以后,他便再也没有了饥饿感。
虽不是完全失去口感,享用美食也依旧能够感受到其色香味之美,但出门在外的时候,却总是会因为环境的因素而下意识的忽略了饭食。不似在太一谷的时候,大师姐方倩雯每天都会准备各种各样的膳食,哪怕实在没什么食材,也会有最简单的两菜一汤。
方倩雯的想法很简单。
太一谷的弟子在外面历练冒险,肯定是很有压力的。
所以在外面如何她不管,但只要回到太一谷的话,那便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以她朴实无华的想法,想让回谷的弟子感受到家的温暖,无外乎是一日三餐的热乎饭菜。
此时,苏安然便越发的想念太一谷了。
“小师弟,你起来了没?”屋子外,传来了一声询问。
“起来了。”苏安然回应了一声,便也快速下了床。
然后以真气驱动,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清净符。
顿时,一股奇特的力量便在苏安然的身上涌动。
更准确来说,是从清净符上传递出的力量,覆盖到了苏安然的衣物上,然后再贯穿衣物冲刷到皮毛表层,几乎是在这一瞬间,便有一股温热的感觉从周身毛发乃至衣物上激荡而出,然后迅速的将所有的污秽不净之物全部清除。
只这一瞬间,苏安然便完成了洗澡、洗衣服、洗练等清洗工作。
有时候,苏安然还是觉得这个仙侠世界并非一无是处的。
起码,一张清净符就可以解决不少的问题。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达到通窍境,将五脏六腑、周身骨骼都大大的淬炼一番,否则的话哪怕用了清净符做了净洗处理,但也还是需要刷牙以防止口臭的问题。
“吱呀”一声。
房门被打开了。
站在门外的,是王元姬。
“小师弟,你这一觉睡得可舒服?”
籃球娛樂天王
看到苏安然,王元姬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早啊,五师姐。”苏安然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哈哈。”王元姬朗笑一声,“那睡了足足三天,那肯定舒服的。”
“三天?”苏安然吃了一惊。
靈魂實錄
“是啊,看得出来你实在是过于疲惫了,估计幽冥古战场里太过损耗心神了吧。”王元姬说道,“不过你也并不算睡得久的,现在还有不少修士依旧还没起身呢。……大先生也遣医家的人看过了,有不少人在精神层面都出现了问题,如若不解决的话,恐怕……”
王元姬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脸色却是晦暗了一些。
苏安然的情绪,瞬间也有些低落。
幽冥古战场最为可怕的,便是无所不在的心魔干扰和影响。
这些影响会导致身陷其中的修士在不知不觉中神魂被彻底扭曲,之后又会因为幽冥古战场的幽冥煞气导致身体上的畸变,最终成为丧失理性的怪物。
虽说如今这些人都被营救出来,而且也接受了其中那蕴含量极为丰富的生命力气息冲刷,使得他们的修为都有所提升,甚至绝大多数人的瓶颈桎梏都松动开来,未来的局限已被打通。可来自于精神层次上的影响,一时半会间却也是很难根治,这个只能依靠长时间的引导疏通,才能够慢慢恢复。
九黎尤虽说在堕落之后成了天魔之主,但实际上却也只是域外虚空钉在玄界的一根钉子而已。
随着上官馨将其击杀,也只是拔除了这根钉子的影响,避免让域外天魔拥有了一条能够随意进出玄界的通道,却并不是真的就将域外天魔直接给灭族了。
更何况,域外并非只有天魔一族。
而天魔也并非只有一位统领者。
所以击杀了九黎尤,并不能使得这些神魂受到污染影响的修士们得以摆脱当前困境。
只要他们在突破境界修为时,心魔滋生而又无法扑灭的话,那么他们照样会扭曲成怪物。
以苏安然的知识认知了解,那就是这些修士已经从基因层面上被彻底改造了,心魔就是他们的基因钥匙,所以一旦两者结合的话,他们的下场自然不会好到哪去。
“这不是还有医家和药王谷呢嘛。”苏安然强笑一声。
“恩,按照大先生的意思,这些修士也的确是应该送去药王谷。”王元姬回答道。
这一下,苏安然也知道自己这位五师姐是什么意思了。
“我……也要去药王谷?”
“按理而言,小师弟你的确应该去的。”
“按理而言?”苏安然眨了眨眼。
“除了二师姐外,这次所有从幽冥古战场归来的修士全部都应该先接受医家的检查,之后按照情况的严重性分批前往药王谷。”王元姬开口说道,“但是药王谷和我们太一谷……有点私怨,所以……”
“不去就不去呗。”苏安然撇嘴,一脸不屑,“谁还稀罕了。大师姐的手艺又不比药王谷差,再说了,我的情况,师姐你们也清楚,我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药王谷啊,不去也罢。”
王元姬似乎早已料到苏安然的态度,此时闻言也只是苦笑一声,道:“药王谷那边听闻了幽冥鬼虎的事,所以说只要你愿意交出幽冥鬼虎,他们就愿意带你回药王谷检查,并许诺给你最好的治疗。”
“做他们的春秋大梦。”苏安然冷笑一声,“想要我的旺财,小心我到时候真去他们药王谷闹事。”
王元姬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但看苏安然此时的表现反应却并不像平日里温和的小师弟,反倒是多了好几分戾气,她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几分担忧之色。可转念间,却又想到了二师姐上官馨之前的随意笑谈,对方却是打了包票,说就算她受到幽冥煞气的影响从而变成了怪物,小师弟也绝无可能变成怪物。
一时间,王元姬便多了几分茫然。
也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来我院子一趟。”
恰在此时,一道温厚的嗓音响起,恰如在苏安然和王元姬两人身侧说话一般无二。
苏安然倏然一惊。
反倒是王元姬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才醒悟过来。
“走吧,大先生找我们。”
“那就是大先生?”
苏安然心中好奇。
对于这位能够和黄梓并肩而立的玄界人族武帝之一,他自然不可能不好奇。
当今玄界,立于人族一方的最强五人,除了黄梓那个老不修外,余下四人皆各有各的传奇。
天剑.尹灵竹。
大先生.长孙青。
活佛.固行禅师。
神机老人.顾思诚。
天剑尹灵竹,苏安然已经见过,为人豪放不羁,一身锋芒尽数收敛,如归鞘利剑。
若非那日见过其出手擒拿剑典的一幕,苏安然其实也看不出那个看起来和寻常修士一般无二的年轻人竟然就是万剑楼的掌门人——寻常剑修,至少苏安然目前所见之人,包括自己的三师姐唐诗韵、四师姐叶瑾萱,乃至那位号称万剑楼两位剑仙之下的第三人,人屠.方清等,身上都有属于剑修的那股凌厉气势。
但在尹灵竹身上,苏安然没有感受到。
至少在他发怒之前,不曾有过任何明显感受。
所以对于百家院的这位大先生,苏安然自然也是多了好几分期待。
那种见识前辈高人的期待。
不多时,苏安然便在王元姬的领路下,来到了一处种满竹林的院子。
这个院子粗看之时,平平无奇,与寻常民家的院落没什么不同。
一切皆显自然。
但能够让苏安然感到自然和谐,实际上才是这处院落真正的不同之处。
那是一种蕴含了天道自然的和谐感。
就好像这处院落天生就应该在落址于此,偏离一分一毫都会产生一种异样的扭曲感。
致沙漏裏的青春 曲林
踏足入院,一种中正平和的气势,顿时油然而生。
苏安然扫了一眼。
便看到前院的左侧,是一石圆桌,旁边以四方之位摆了四个石制圆凳。圆桌上是一套茶具,茶壶居中,四个倒扣的茶杯同样以四方之位围在茶壶周边,就如同小了不知道多少号的圆桌石凳。
死刑前規則
以苏安然的目力,自然不难看出,这处圆桌石凳距离院落正门通往屋门正中小道恰好有十步。
而在前院右侧,则是一个水井。
水井上做了一套摇杆,摇杆绳索收紧,木桶居中,悬挂于水井的正上方。
不偏不倚,水井距离小道恰好也是十步。
苏安然顿时心中已有所了然。
大先生长孙青的形象,油然而生。
强迫症患者。
似是听到了院门篱笆门的轻响,一名中年男子从屋内走出。
他神色平和,穿着干净整洁的儒家长袍,对襟对称,发丝梳理得整整齐齐,没有丝毫的凌乱感,甚至能够明显得看出来是经过精心打理。他行步而出的一举一动,都是最为标准的儒家礼仪,甚至就连落足步伐都如同以尺丈量,每一步都没有丝毫的误差。
十五步后,便站在了前院正中,距离苏安然等人的门口位置,恰好还有十步。
苏安然嘴角一抽,突然就生了几分畏惧感。
“大先生。”
王元姬倒没有苏安然的感想,依旧大大咧咧的打了个招呼。
而且还不是晚辈礼,更像是家中小辈对长辈的一种亲切问候。
原本还板着脸的长孙青,终于从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伸手朝旁虚引:“入座吧。”
王元姬也不客气,直接就朝着左边走去,然后随意一坐,也随意的伸手开始拿起茶杯摆放。
动作自然而真实,一点也不做作。
苏安然见五师姐如此,自然便乖乖过去坐好。
然后便见这位人族五帝之一的大先生,竟是亲自走到水井边,然后开始用摇杆放下水桶打水,接着又从屋内搬出一套生火工具,最后才落座石桌旁开始生火煮茶。
“你就是苏安然吧?”
“是。”面对长孙青的询问,苏安然乖巧的应了一声。
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长孙青的动作上。
他冲泡了三杯茶。
自己一杯,苏安然一杯,王元姬一杯。
但却还是摆了四个杯子。
哪怕第四个杯子是空杯,也被他一丝不苟的摆在了没有人落座的位置前。
王元姬仿佛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在意这一点,而是直接抬手就将茶杯里的茶水饮尽,然后大大咧咧的将杯子放到了长孙青面前,道:“再来一杯!”
“你这孩子。”长孙青笑骂一声,然后才对着苏安然说道,“喝吧,外界难得一饮。”
重生之商女為後 十七緯
“师父说了,这次回去,要跟你讨十斤虫茶。”
“那个老不修。”长孙青再度笑骂,但却没有拒绝,“什么时候回去?”
“再过几天吧。”王元姬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等小师弟彻底痊愈没有任何后患……”
“我看了一下,你小师弟没有任何隐患,你二师姐说得对,就凭你小师弟神海里居住着那道神魂意识,幽冥古战场就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长孙青笑了一声,“而且饮了我这三千年份的虫茶茶水,就算有什么隐患也会被彻底抹除了。……所以我看,你们干脆今天就走吧。”
王元姬和苏安然皆是一愣。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苏安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位和黄梓关系似乎莫逆的大先生会如此急切的赶人。
反倒是王元姬愣了一下后,才小心翼翼的试探性开口:“二师姐……惹事了?”
“嗯。”长孙青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
说罢,又看了一眼苏安然,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之前一直认为,叶衍给你下评称‘天灾’是在嘲讽什么,现在看来,竟然不是。……我对之前怀疑他的职业道德素养而感到羞愧。”
苏安然脸上茫然懵逼之色更显。
“二师姐……干什么了?”
长孙青重重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惆怅:“她把听风书阁的大长老杀了,就因为她听闻之前你们来百家院的路上,曾受到听风书阁的堵截,现在听风书阁已经闹开了。……结果今天药王谷和你说的那些话也传到了她耳中,若非我出手及时,药王谷两位长老也要被她杀了。”
“所以啊,现在你们还是赶紧回太一谷吧。”
苏安然,呆若木鸡。
王元姬则是单手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