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9ae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逆流十八載》-第六百二十章 做狗歌的股東分享-8yiq2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
秦林才不怕狗歌抄袭自己的创意!
我的監護人老公 空空點
有保密协议在,有邮件记录在,还有赵琳小姐姐算是人证,狗歌要是敢抄袭秦林的创意,哪怕有一点点类似的地方,他都能告得佩奇和布林怀疑人生!
如果狗歌上市了的话,到时候秦林甚至能够因此让狗歌股价大跌,哪怕不是无人问津,也得在买之前持三个问号的那种。
毕竟前车之鉴,若是贴吧是狗歌抄袭出来的,那他们的搜索引擎呢?
当初狗歌的算法专利可是申请了好几年才批下来,原因就是跟李彦红的超链分析专利类似,本就有些瓜田李下,若是再爆出贴吧抄袭,那狗歌的名气估计非烂大街不可。
嬌妻不可欺 慕芊菱
到时候可就不是一个“不作恶”的噱头就能挽回的了。
插一句,狗歌提出“不作恶”这个说法的时候,正面临着跟千度一样的困境,各种带颜色、带暴力的链接横行,比之千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不过后来人家反应地快,加上公关的好,整改得快,所以没造成太大影响,而千度……
卡奥,非得等到巴掌糊到脸上才想起来改,脸被打肿了也是活该!
不得不说,上世纪末和这世纪初这些年,一如上个世纪初那些年,其实也是一个比烂的过程,好似从未变过。
只要你烂地没有对手差劲,那你就能成为南波万!
(弱弱地问一句,我说待会改掉会不会挨打?)
“咔嚓咔嚓。”
清道夫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幻血星辰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穿越之我愛蘿莉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學霸相對論:校草要吃窩邊草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