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xjd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第1563節-計劃趕不上變化推薦-uj4dh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还在赵子午和唐明辰两人说话的功夫,前者感觉到脑袋被什么东西轻轻砸了一下,随即一根绳子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直垂到脚下的地面还盘了好几圈,他抬起头望去,是李白背上去的登山绳扔了下来。
居然已经登顶了,还把绳子扔了下来。
“嗞……把‘熊三儿’绑上,腰和腿交叉缠好,我先提它上来!”
赵子午身上的对讲机响了。
三个人一人一台对讲机,在同一频道内,彼此可以通话,通讯方式倒是十分方便。
“‘熊三儿’?行!马上捆它!”
赵子午刚迟疑了一下,随即释然,不再犹豫。
李白能将“熊三儿”抡得飞起,将这货提上去,应该并不难。
“嗷?”
“熊三儿”不明就理的被绑了个结实,然后身子一轻,轻地而起,直接就飘了。
(*°(エ)°)?
俺慌得一逼啊!
从来没有这种经历的“熊三儿”左右东张西望,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吊上了悬崖,吧唧,扔在了山崖顶上。
小紅娘鬧翻天
直到脚踏实地,后知后觉的北美灰熊才感到害怕,腿脚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上,不停的瑟瑟发抖,吓到不行,随即噗哧一声,恶臭四溢,屎尿齐流。
李白一脸嫌弃的将“熊三儿”赶出老远。
连五六百斤的大狗熊都被轻描淡写的提了上来,换成人就更轻松了。
第二个是刘权,全程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任何异动,吊在半空中,敢瞎动弹,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李白一脚踹在这货的屁股上,一路滚到了还在回魂的北美灰熊那里。
刘权试图重新爬起来,却被“熊三儿”一爪子按在了地上,试图挣扎,却冷不防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当场就被熏得翻了白眼,这简直是太臭了。
接着是侦察组携带的物资,然后是赵子午。
他原本以为会费一番力气,却没有想到竟如此简单。
最后是剑道大家唐明辰,一行人站在山崖顶上,往下俯瞰,远远的,有一支骑着毛驴的巡逻小队从附近经过,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悄然翻越了高达六七十米,完全无处借力的悬崖峭壁。
六七人的巡逻小队都是普通人,警惕性一般般,想要发现侦察小组的蛛丝马迹,恐怕相当困难,更何况李白等人一路走过来,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
在天然屏障的内圈,则是一大片平地,有森林,有草地,有灌木丛,有湖泊,有沼泽湿地,俨然一处自然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
被林地包围的山丘上,隐约可见一些人工建筑的痕迹,通过望远镜,还能看到一些更多的东西。
这些不同寻常的特别之处都被赵子午一一记录了下来。
九州玄学会叛逃者据点的最后一道天然防线彻底失去了作用,叛逃者们不可能面面俱到的监视这些陡峭山崖的每一个角落,可供趁虚而入的漏洞总是存在,更何况还有被收拾的彻底没了脾气的变节者刘权。
这个俘虏如今巴不得叛逃者组织早点儿完蛋,或者507所的行动组全军覆没,自己也好有个结果,最后是杀是剐,至少给个痛快,总比没完没了的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要强。
學院:火系公主
这样的糟糕经历,有过一次就够够儿的了!
“喂!石组长,我们已经进入叛逃者们的据点。”
李白拿着对讲机,试图与行动组大部队联系上。
火影忍者之轉生眼 四夕仙森
他此时此刻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约七十多米,海拔约400米,越高意味着无线电信号障碍物越少,信号传递的距离将有机会更远。
“嗞!~我是石博学,收到,请讲!”
行动组组长的声音很快传来,虽然有一些杂音,却依旧清晰可闻,信号强度仍然有保障。
大部队在后方并没有闲着,第一时间紧跟三支侦察组,尤其是李白这一支的脚步,并且将中继电台专门前置,保证了侦察组不会轻易脱离对讲机的有效通讯距离。
李白所在的侦察组进展最快,此时此刻已经突破了九州玄学会叛逃者据点的外围防线,整个据点不啻于中门大开,予取予求。
另外两个侦察组并非无用功,侧应保障了行动组大部队的迅速跟进。
恐怕九州玄学会的那些叛逃者们还在为李白几人而感到头痛的时候,都不曾意料到507所组织的加拿大行动组已经即将兵临城下。
李白从赵子午那里拿来了最新的路线记录,将实际情况汇报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
石博学听出了李白的潜台词。
“省得夜长梦多,闪击叛逃者基地。”
李白言简意骸。
那些叛逃者迟早都会反应过来,还不如趁着对方仍然身陷局中而不自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致命一击,彻底摧毁这个据点。
到时候就可以问对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
石博学原本的打算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用阳谋逼迫那些叛逃者与行动组刚正面,展开决战。
毕竟行动组全是精兵强将,单挑群殴完全不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浮云,哪怕前几日,行动组集结地,童子军营地遭到突袭,乌泱乌泱的笄蛭和凶猛凌厉的武装大袋鼠,看似一时间占据了上风,可是实际上压根儿就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局面,然后翻盘,损失完全微不足道。
当然了,整个营地差点儿被夷平,那又是另外一回事,自己人给拆的不算。
“好的,我们会继续侦察!”
李白结束了与行动组组长的通话。
“现在就强攻?”
赵子午指了指脚下,他被李白的主意给吓到了。
至少五十多米高的天然屏障,若是不顾一切的强攻,哪怕最后能够顺利攻破关卡,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伤亡。
行动组的巫师们压根儿就没有任何攻坚经验,待打完这一场硬仗,最后能够活下来三成的人,恐怕都已经是谢天谢地。
“强攻?怎么可能?当然是如法炮制!”
李白同样指了指自己的脚下,他当然不会打什么呆仗硬仗。
两人虽然都是指脚下的山崖,含义却截然不同。
赵子午指的是叛逃者据点外围的这道天然地理屏障,李白却指的是众人当前的位置,他们可以借助于绳索吊上来,其他人也同样可以。
“都上来?”
唐明辰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很快点了点头,说道:“除了我们,还有五十几人,嗯,人数并不多,应该可以!”
跟在后面的大部队并不是真正的大部队,五十来人从当下这个位置爬上来,并不算什么麻烦事,最多半小时,就能够全员翻越这道天然屏障。
别看叛逃者据点里面人多,足有一千多人,可是能打的就那么几个,原本有七十多个,如今跟行动组连续交手,搞不好已经减员到七十以下。
以普通人的武力值,除非人数够多,不惜一切代价的用大比例人命交换比,与行动组的高手们互相兑子儿,否则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若是有这种决心,恐怕根本不会叛逃,直接在华夏本土闹个天翻地覆。
所以一旦让行动组杀进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的据点,一对一的单挑,都足以让这座经营了许久的据点直接烟消云散。
要不然的话,华夏本土如果无视加拿大官府的想法,直接派个三五百人杀奔过来,一路强推,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
五十来人的行动组入境,已经是加拿大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极限,人数若是再多,恐怕就要有反应了。
異時空之情殤
“我们现在需要继续深入吗?”
唐明辰完全以李白为马首是瞻。
赵子午同样没有任何异议,不止是因为实力为尊,而是李白一路不管不顾的莽过来,对于侦察任务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打乱了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的应对行动。
“不,在这里等着,估计石组长他们很快就会赶到。”
李白摇了摇头。
这里已经是叛逃者据点的外围,距离刘权所说的三防基地,可以说是近在咫尺,也不差一时半会儿。
極品福晉 絕代
“人多更方便一些。”
龍脈天帝 蘭陵小生
唐明辰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
他们这一支侦察组若是贸然深入,就怕不小心打草惊蛇,反而失去了闪击破敌的先机。
“嗞!~喂,喂,李白,开启定位,我们这就过来!”
李白的对讲机收到了通话信号,石博学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什么新情况吗?”
李白估摸着对方应该还要多犹豫一会儿,这么快就下了决定,有可能是其他因素促使的结果。
“你怎么知道的?”
石博学有些惊诧,对方仅从自己的只言片语里面,就分析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猜的!”
李白的本职工作就是琢磨人心,像猜中石博学的潜台词,实属正常操作。
石博学十分严肃地说道:“确实有新情况,本土发来最新指示,落基山脉内的叛逃者们联系上了国际势力,准备出手一份非常重要的技术资料,命令我们尽可能将这份资料拦截下来,李白,你说的没错,我们得尽快闪击这些叛逃者。”
“国际势力?最糟糕的情况果然还是发生了。”
意外新情况的发生,李白一点儿都不奇怪,这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华夏本土派出几支由精兵强将组成的行动组,分别各个击破逃往美洲的叛逃者据点,就是为了阻止被非法带出境的物资和技术资料落入外人手中。
这样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加拿大行动组所能够做的,就是在交易达成之前,将其破坏掉,同时将叛逃者们一一解决,不投降就杀,没有任何寰转余地。
从那些叛逃者们携带珍贵物资和技术资料叛逃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是的,你们留在原地接应,我们很快就到。”
石博学的声音微微喘息起来,显然正在加速行进。
天兵在1917 馬口鐵
“知道是哪个国际势力吗?”
李白也就是顺嘴一问。
本土的情报部门既然能够发现有势力与叛逃者们接洽,准备交易技术资料,那么也应该查到这个势力的来历和背景才对。
石博学倒是没有藏着掖着,而是如实地说道:“好像叫作‘圣徒会’,应该是这个名字,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DOTA之刺神傳說 YY雄
“圣徒会?你确定!”
李白一惊,卧了个大槽!
冷情前夫耍無賴 一諾千汐
人生何处不相逢,简直是个大惊喜。
“非常确定,我并没有听错,李白,我们估计两个小时以后抵达,从现在起,每半小时联络一次。”
石博学的话里面透露出一个信息,行动组大部队几乎就是紧跟着李白他们这一支侦察组,就踩着脚后跟,距离并不太远,否则也不会说两小时后抵达。
“OK,收到!”
李白结束与石组长的通话,拿出了卫星电话,开始拨号。
“喂!赫拉克勒斯?你现在方便通话吗?”
李白手上有“圣徒会”顶级大佬的联系方式,当即毫不客气的联系上了对方。
“李白,是你!那两个姑娘呢?”
“圣徒会”的大力神“圣徒”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同样不客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姑娘?什么姑娘,我有事要问你!”
李白一头雾水,难道这家伙察觉到了什么吗?
種田遊戲就是要肝
不过清瑶妖女的天赋“灵瞳”可不是那么好破解的。
“我还有事要问你呢!她们很有可能给我下了诅咒,李白,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待。”
赫拉克勒斯似乎十分生气。
堂堂“圣徒会”的“圣徒”大人,却中了别人的暗算,恐怕脸面早就被踩到地上,用力踏上几脚还狠狠蹍了十几下。
“不是诅咒,这是为了你好!”
李白并不觉得清瑶妖女用“灵瞳”抹掉对方的一段记忆是一件坏事。
恰恰相反,凡夫俗子恋上妖王,真以为自己是许仙?日了蛇不算,还要日蛟?
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能够起死回生的宝药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