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eoy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 愛下-4735 雪已成災鑒賞-qplel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恭亲王要看风水,为什么非要找扶桑的草薙僧呢?难道说这大清国内就没有能看风水的高人了?
炎武戰神 xiao少爺
当然不是的,这就是一个借口,这就是鬼子六向华族太子派一脉势力释放联合的信号。
潜台词就是,我要动手了,我想让你们给算一算黄道吉时,什么时候动手造反最合适!我把这样机密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可见我们之间应该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了吧!
奕很清楚,同治帝在华族内部的盟友其实就是肖乐天一个人而已,富庆富慧的势力只能算半个!
在华族内部,虎夫人的势力要远比富慧夫人大的多!
剩下基本上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亲近太子势力,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太子势力和鬼子六有很多利益都是共通的!
比如说共同的敌人!同治帝对奕是个威胁,难道对福隐儿就不是威胁了?载淳一直想争夺入室弟子的继承权,这野心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另外虎夫人和富慧夫人本来就是竞争对手,如今富慧没有生出孩子,那么未来一旦有子嗣了是不是一个威胁?
借助奕的手铲除同治帝和富庆包括慈安太后,这样的举动是符合福隐儿的政治利益的!至于说会不会损害肖乐天的利益,那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了。
奕下定决心要造反了,而伊藤也给了他很多的帮助,第一方面就是情报,很多绝密的信息可以由他这边共享过来。
第二点就是资金和武器方面的资助,毕竟伊藤还有一个身份是扶桑人,很多资金和军火可以通过扶桑的秘密渠道向大清国内转运。
造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钱当然越多越好了,伊藤第一批准备的军资就价值五百万银元!
第三点更重要,伊藤可以协调华族内部的大粮商,尤其是米氏集团还有四海商贸,这两个超级托拉斯。
在关键的时刻,可以‘意外’的让那些原本卖到清帝国北方的粮食,数量急速的减少!
今年冬天直隶和山西一带的雪灾看来是免不了了,这个时代赤贫百姓本来就穷,家里存量不多,一旦大雪封门无法出去打短工,他们就会坐吃山空。
愛若成殤:一日心期千劫在
大雪封门甚至让他们连捡柴火都成了问题,没有燃料这个冬天更难熬!
如果出现了大面积冻死百姓的情况,那么第二年春耕的劳动力可就更短缺了,虽然说下雪能够保证土壤墒情,含水量会高一点。
可是想要丰收光有水也不行,还得有人来干活,而人是要吃粮食的!
在年后二三月份,如果华族突然断掉了送往北方的粮食贸易,这就会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
雪上加霜,灾情会立刻加剧,而满清官府应对这种天灾根本就没有办法,他们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放流民离开乡土,去四处乞讨。
这种惨况在清朝二百多年里屡见不鲜,古代普通民众是不允许随意出门的,他们只允许百姓在自己的县域内随意出行。
一旦百姓要离开自己所在的县,那就一定要找衙门开路引,也就是官方身份证明!
撕人訂制:首席的甜蜜陷阱 蕞爾
不过遇到饥荒大灾了,这种本来约束百姓的制度,一下子又变成了朝廷救灾的最后手段,县令会给这些自己无法救灾的灾民,发路引让他们离开家乡去四处乞讨。
这就是历朝历代都非常头疼的流民问题!一旦流民四起,这社会治安就休想好了,鬼子六这样的野心家也就有机会动歪脑筋了。
流民可以直接充当自己的炮灰,而流民泛滥又是可以佐证你同治帝无德不配当皇帝!
你的所有政绩,所有功劳,在成千万的流民面前将变成一滩臭狗屎!
“无农不稳啊!载淳你连这个基本都不懂吗?你倒行逆施早晚就会完蛋的!”
“一个朝廷的粮食安全,全都依赖海外进口?你丫的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农业都没有稳,粮食安全都无法保证,还要搞工业……”
“你这昏君,为了修京师铁厂,修铁路,筹建新军……你已经从乡间抽干了劳动力,本来这山西、直隶一带劳动力就很紧缺,种地的人手还不够呢,哪里又经得住你这工业抽血啊!”
“农民变成了工人,土地大量的撂荒,乡间的地主们对你早就有怨恨了!”
“不仅如此,你还要搞什么股市!发行了那么多股票,几乎把大清国北方几个省的现金都给抽空了!”
“民间已经完全赤贫,粮食没有多少储备,金钱储备也接近枯竭……你这是治理的什么国家?”
我姓弗格森 無德良家
“你的所谓维新变法,你的工业强国梦想,难道就是给垂死的老者拼命灌参汤,榨干最后一点元气,搞出回光返照的假象吗?”
“空中楼阁啊!载淳你太年轻了,是该给你上一课了……”
鬼子六嘀嘀咕咕跟神经病一样“华族这边都已经有承诺了,现在你英国人总要有点表示吧!想白吃肉一点都不付出那可不行……”
今年冬天的雪可真大啊,山西、直隶两省沿着太行山脉,由南到北都是主降雪带,十二月初,太行山上几乎所有的驿道都被大雪所掩埋,群山提前进入封山阶段。
山西地势本来就高,受到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影响比较大,雪多而且寒冷,今年几乎全省都白茫茫一片了。
蓋世魔君 黑眼白發
而直隶也好不了多少,除了靠近山东的部分府县雪好稍小一些,其余地方一样都是银装素裹。
这样的天气那就是杀穷人啊!
乡下的百姓冷的只能烧一点枯草取暖,而在繁华的京师漫天飞雪却成了京师百姓佐酒的最佳菜肴。
观雪吃火锅,这是无上的享受,也是北方火锅派最大的乐趣!
大清水师的建立给了金融市场强烈的定心丸,之前暴跌的那些股票如今都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市场又变回了以前的繁荣。
今天又是飞雪漫天的好日子,股市又创了新高,中午漫天飞雪下所有酒楼私家菜馆都爆满了。
沿街观看风景的窗户被推开,冷风夹着雪花吹进包厢,可是没人感觉冷,硕大的铸铁煤炉子都快烧的通红了。
就好像一个火炭一样架在砖头上,喝酒吃火锅的客人热的都要敞开怀了!
从山西运来的极品白煤,一点烟气都没有,放到华族那都是给战舰烧的顶级军用货色,不过在这酒楼里,全都成了富贵人取暖的燃料!
铜火锅冒着热气,水花翻腾,肉香麻酱香酒香掺杂在一起从窗户飘了出去,外面的乞丐和野狗嗅着香味,傻愣愣的看着酒楼的热闹景象!
“大爷行行好啊……赏口吃的吧……大爷行行好啊……”
饿的实在熬不住的乞丐,跪在酒楼门口连连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