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tm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重生原始時代笔趣-第四十四章 天稽歸一 玉化骨笛-k0o6j

重生原始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原始時代
公良以前看到女雀部人身着绣就各种飞禽的火红锦衣,以为是爱出风头,炫耀显摆。
后来才知不是,那原来是女雀部传承之一。
大荒百部,各有各的传承。女雀部传承十分久远,远到大荒万部大多数还未出现之前,就连公良所熟悉的火娘子——现在的女雀部祖神,也已经存在漫长岁月。
女雀部身穿的火红锦衣,就是火娘子在漫长岁月中留给女雀部的传承。
女雀部女娘之所以在大荒独树一帜,是因为从小苛刻的经历。
几乎从一懂事,女雀部女娘就会开始跟随部落长者学习各种本领。等到长大,部落会护她们进入大荒无边丛林猎杀凶禽收取精魄,并将其封禁在兽血、染料与各种秘法制成的火红锦衣上,以供其感应、驯服、炼化,最终化成猎杀荒兽的有力助手。
焚天煮海 楚樵
女雀部女娘之所以强悍,和她们炼化凶禽的坚韧个性不无关系。
只不过,女雀部女娘所炼凶禽和自身并无关联,所以娇玥神魂并未受伤。
再者,那些火红大荒凶禽也并未消失。因为只是凶禽精魄所化之物,只要真元足够,娇玥就能再唤出一堆。
王子十七歲
娇玥一脸诧异的看着对面手持碧玉刀冲来的乾思彦,心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以为自己受伤想落井下石,趁人之危,杀敌制胜?
地藏演義
可笑!
盛世溺寵:帝少蜜愛小甜妻
可叹!
可悲!
“鸿鹄锵锵,唯能歌之。”娇玥柳眉微竖,迅疾挥剑前斩,凌厉剑芒喷吐而出,好似一头缠绕火焰的美艳鸿鹄,在轻歌妙舞,振翅飞翔。
“嘤”
東北夜話 山門老道
歌声入耳,初觉好听,再觉头晕,震荡神魂。
乾思彦发觉不妙,连忙甩甩头,想要将歌声从脑海驱除,可惜全作无用功。不得已,只能一手掐诀念清神咒语,一手持刀继续向前。
凌厉剑芒转瞬斩至,乾思彦身子微微一侧,竟然躲过了。
“哼”
娇玥俏脸微冷,脚在地一点,一头火凤凭空而现,将她托起,翱翔于空。等到一个极高点,娇玥指挥火凤下冲。火凤双翅收起,载着她如离弦之箭往乾思彦射去。
“天稽归一。”
下冲同时,娇玥人剑归一,又与火凤融成一体,好似团猛烈燃烧的火焰以四十五度角向乾思彦斜射而去。
乾思彦来不及思考,迅速收起碧玉刀,双手掐决,往前印出。身前迅速出现一面厚重罡盾,死死顶住飞射而来的火团。
人、剑、火凤三者合一,以及斜射冲击相加的力量十分强大。
乾思彦肉身也是强悍,竟然以厚重罡盾硬顶住火团冲击。
只是双脚却在巨大力量冲击下不断往后滑退,地上留下一道幽深沟痕。
擂台就没那么好运,在火团冲击下,地面龟裂,碎石纷飞。
娇玥见无法伤到他,伸手解下绣就女雀部图腾的披风往上扔去。披风飞速变大,罩在擂台上空。乾思彦眉头一皱,也不知她要出什么幺蛾子,但不管如何,这东西罩在头顶,总是让人分心。
帝影王朝 鐘離の鬼月
当下就要除去披风,却见娇玥身分四影挺剑刺来,急忙应对。
娇玥一人四分,脚踏玄步,身居四象。
剑萧萧,剑芒凛冽,舞动之下,好似四面八方,万千人影齐齐向乾思彦斩来,看得他眼花缭乱,都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如此,索性闭上眼睛,仅凭身体感官,持碧玉刀对敌。
“铿”
“铿”
刀剑相接,碰撞出清脆声响,跳跃起一串串火花,在披风笼罩的黯淡擂台上,看起来就像在夜空飞舞的流萤,又似天河繁星,万灯长阵,妙不可言。
乾思彦闭目专心应对来自各个方向的剑法,虽然对方剑法角度刁钻、繁多、疾速,但他有信心应对。
这场比赛他赢定了,因为拼消耗,拼修为,没人能比得上他。乾思彦脸上不无傲娇之色。
孤女悍妃
忽而,脖子一凉,身后传来娇玥声音,“你输了。”
乾思彦傲娇表情迅变铁青,勃然大怒道:“就算你用剑指着我的脖子又怎样?你没法伤我。”
“是吗?”娇玥轻轻将剑往前一送,乾思彦修炼坚韧的皮肤顿时被划开一个口子,流出血来。
感应到脖子异常,乾思彦伸手摸了一下,一掌血。他输了!不可能,他怎么会输?但事实证明,他真的输了!转过身去,见娇玥正将收回的披风系上,不由怒道:“你这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袭击算什么,有种我们面对面打一场。”
“你是不是修炼修傻了,谁跟你面对面打?”娇玥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擂台上,谁不是用尽手段,各逞心机,面对面杀敌无疑是最蠢的决定。
话一出口,乾思彦就觉不对。这话不应该在擂台上说,尤其是面对一娇弱女娘。但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不由瞪了娇玥一眼,恨恨的走下擂台。
啊啊啊啊
乾思彦在心中咆哮。他晋入前十的计划泡汤了,这让他回去怎么向同门交代?
最重要的是败在一名女娘手里,让他很没面子。
为了避免回去被同门问三问四,他决定出去避避风头,等诸宗大比风波落幕再回宗,要不然真没脸见人。想当初离开宗门的时候,自己信誓旦旦的跟同门说最少也要拿个大比前十回来。现在却被个女娘狠狠打了脸,这怎么回去?没法回去。
“这小辣椒。”
公良没曾想今天会在擂台上看到女雀部女娘,而且是这么出色。
玩轉時空的超人
近几年忙于修行,他已经好久没看到女雀部和部落的人了。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雲中月
相对于大荒百部其他不适合修行的榆木脑袋,聪明的女雀部女娘一向是大荒的修行种子。每年出门历练的女雀部女娘大部分都会被推荐入凌云剑宗修行,让女雀部的实力逐年攀升,这也是女雀部能跻身大荒百部的资本之一。
这几年为了和大荒交流,也为了能从大荒收获更多修炼资源。
东土对大荒百部的收徒条件有点放缓。
可惜荒人锤炼身体倒是能手,修行却是榆木脑袋,所以进入宗门大多成为力士,真正被收为弟子的很少。即使如此,他们也很满足了。
诸宗大比到现在,已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各宗弟子为了晋级前十,一个个智计百出,各种道法绝招更是不要钱的挥洒,看得人眼花缭乱,心惊肉跳。
“女女,幡幡给你,上去你就将幡幡扔出去,幡幡就会吐好多好多毒雾将你对手毒倒。”米谷担心好朋友比赛输掉,拿出不死神幡借给她比赛。
“不用,我还有绝招。”
女女手抓一支系就小龙鲸吊坠的玉化骨笛说。
娘亲说了,当面对强敌,当犹豫不决,当心中忧愁,当惊慌失措时,就吹响阿骨。所有一切,在笛声中都能够解决。娘亲是不会骗她的。
女女抓着玉化骨笛的手,更加用力了。
周公解夢
再次推销幡幡失败的米谷只好收起不死神幡。
其实她还有很多宝贝,比如鼓鼓,鼓鼓一敲就能让人头晕晕,但鼓鼓不喜欢别人敲它,粑粑也不行;还有柱柱,柱柱轻轻一敲就能砸死人,就是好重好重,别人都拿不了;还有位位(天地位项圈),也好厉害好厉害,但粑粑说不能给别人,只能自己戴;还有画画,也好厉害好厉害,但不能拿出来,粑粑说用太多会坏掉。
所以,她现在只有不死神幡能借给好朋友。
不提她心中种种想法,比赛开始,生怕无法晋级前十,心中惴惴不安的女女只能拿出压箱底宝贝,娘亲给的玉化骨笛阿古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