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ctb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一十八章 墨離心傷遁江湖-55hxj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啊~~”
一声尖叫声从远处传来。
发出此尖叫的人,乃是正好赶了过来的墨离。
就在刚才。
墨罗对钟文所劈的那一剑,正巧被赶了过来的墨离瞧见了。
钟文乃是她墨离喜欢的男人。
自己喜欢的男人,被自己的伯公一剑给劈伤了,这让墨离一见之下,顿时就尖叫了一声。
而墨离的这一声尖叫声。
到是所墨罗给惊得停住了追击钟文的身形,回退而来,往着墨离所在的方向奔去。
墨离瞧着已是远去的钟文背影。
突然。
这眼泪叭叭叭的往下掉。
自己的伯公伤了钟文。
而且。
墨离瞧见钟文后背左侧那深可见骨的的伤口,心疼不已。
而这份心疼。
也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为不相干之人流下了伤心之泪。
了解墨离的人都知道。
墨离即便是再苦再累,自己再疼。
隋末之群英逐鹿 銘啟小郎
也不会落泪。
打小被一群男人养大成人,这性格之中也随之多了一些男性化。
坚强,随意等。
而此时的墨离却是突然落泪。
这着实把墨离身后的墨先两人顿时就像傻了似的看着墨离。
墨离愣愣的站在那儿,看着已是没了钟文人影方向,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
就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娃一样。
墨离回想着自己从墨门偷偷溜出来跟随着钟文,而后又是一路到了洛阳。
在洛阳之时。
她想起自己在洛阳发生的所有事情。
自己即便在无理取闹,钟文都从未责骂过她。
甚至连吼一声都没有。
后来到了长安。
在长安那时也如在洛阳一样。
而当到了龙泉观之后。
一切如常。
虽说有了两个对于墨离来说的狐狸精,可钟文依然像是宠着她一样,从不责骂她,也不怪罪她。
即便自己再闹腾,再吵架,甚至打架。
钟文都未曾怪她。
甚至。
在她墨离被曼清打伤之后,还帮她拿药。
嘴里虽说会有一些说教之词,可言语之间,依然还是宠着她一般。
本来。
墨离被自己的祖父带走后。
墨离想着自己有可能很难再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了。
可今日却是再一次的见着了。
而这次的见着。
却是成了当下这一幕。
所有的种种。
在墨离的脑海之中回想起来,这泪水哪里还止得住。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愚直
如果没有自己的祖父,墨离都认为自己已经成为钟文的女人了,甚都可以到钟文的阿爹阿娘面前拜上一拜了。
可曾没想到。
一切都变了。
变得墨离后悔跟着自己祖父离开了。
待墨罗纵身而至墨离身边后,墨罗瞧了瞧周围,又查看起泪水不止的墨离,心中很是紧张的问道:“离儿,你怎么了?”
可此时的墨离,眼神呆滞,泪水不停的往下流。
即便她的伯公问话,墨离的耳朵就像是隔绝了一切一般。
或许。
别人无法理解她墨离。
或许。
别人也没想到过墨离会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喜欢上一个男人。
可对于墨离来说。
曾经的一切,都犹如在眼前一般。
喜欢。
是在不经意之间产生的。
同时,也是在她到达龙泉观之后开始喷发的。
以前。
墨离或许还带有一丝的堵气性质。
可此时的她,却是完全肯定自己就是中意钟文了。
而且这份中意,这份喜欢,却是抛却不了的。
“离儿,你这是怎么了?你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吗?”墨罗虽少言,可此是的他却是对墨离担心不已。
墨离乃是墨门的未来。
他墨罗即便再不怎么喜欢说话,可面对墨离之时,他墨罗也是紧张不已。
“长老,墨离刚才好像是瞧见你伤了那太一门人后,墨离才尖叫的,后来就这般了,刚才我们过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旁的那个弟子见墨离如此情况,又见墨罗问话了,墨离都未回应,只得向着墨罗解释了。
墨罗听闻后,顿时就是一愣。
他从那弟子口中之言,已是看出了墨离的问题了。
墨罗愣愣的看着墨离,心中也是有些后悔不及了。
陰婚來襲,鬼王的新娘
而此进。
墨幽也已是奔了过来,“离儿,你这是怎么了?那小子乃是我们的对手,你可千万别如此啊。离儿,你乃是我们墨门未来的希望,你要是跟这小子有什么关系的话,得立马切割了,否则,你又如何对得起我墨门的前辈们。”
墨幽的话。
絕色雙驕
網遊之天下無
或许起到了一丝的作用。
泪流不止的墨离伸了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了看眼前的两个长辈。
随之。
墨离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的笑容,“伯公,祖父,本来我在龙泉观好好的,而且九首也从来不骂我,更是从不曾吼过我,即便我把龙泉观闹得不得安宁,可九首也从来不责怪我。”
当墨离的话一起后,墨罗墨幽二人相互看了看。
他们二人并不理解此时墨离的心态与想法。
更是不知道墨离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些事来。
况且。
墨门的主要目的,乃是那灵宝门之下的地下城。
只要是阻止他们前进的绊脚石,一概都要除之而后快。
否则的话。
墨门的目标,最终会一拖再拖,甚至到最终会成为墨门的遗憾之事。
而墨离又是他们墨门这些年来所遇到最有天赋,最有悟性之人。
如好好培养之下。
到时候的成就,甚至会超过墨罗。
有可能连早已死去的水妖都能超过。
而墨离突然说起这些话来,这让他们二人心中纷纷后悔放任墨离离开墨门,跟随着一个在他们眼中的绊脚石。
如果不是因为墨离的那一声尖叫。
墨罗都确信自己都追上了那太一门人了。
養龍爆發戶
而此时。
墨离的一声尖叫。
太一门人逃了,而且墨幽都受了伤了。
墨幽闻话后,心中虽后悔,可此时自己的这个孙女却是如此的情况,赶忙怒声道:“离儿,你看祖父这身上的伤,那可是那小子所造成的,要不是他,祖父又如何会受伤?”
而此时的墨离,哪里听得进自己祖父的话进去。
陷于自己世界的人。
外人是无法把她弄出来的。
墨离又开始自言自语一般,“九首是一个安于太平的人,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这世上没有争端,没有战争,百姓有活做,有粮吃,有钱花,这个世界才会美好。”
“九首曾经做过利州的刺史,官很大。你们曾跟我说过,外面的官员没有一个是好官,如果你们去过利州就会发现,利州的百姓脸上全是笑容,与别的地方百姓不是一个样,而且,利州很富足,百姓有活做,有粮吃,有钱花。”
“九首也说过,身为道人,一切以道君为尊。而道君的旨意,就是百姓幸福。所以,九首一直以这个目标在前进。”
“九首还说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短短几十上百年,能帮助百姓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他要用这些时间来帮助自己所见到的百姓,好让这些百姓生而不夭,长成识文,老来有福,死后能葬。”
“九首甚至还说过,如果他的事情做完了,就回自己家乡,与自己阿爹阿娘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如能娶上一个妻子,也可以在家携妻养儿育女,活一世明白也活一世糊涂。”
“九首……”
随着墨离自言自语开始。
就不曾停下。
哪怕墨罗墨离二人开口说话,墨离都像是闭了耳识一般。
所有外界的一切,均落不到她的耳中。
或许是因为墨离在白山黑水之间待的时间太长了。
能听她说话的,除了动物,也就只有动物了。
她的这些长辈们。
从来就不曾听过她说过,更是从来未曾与她坐下来聊过天。
小的时候,墨离只要稍有一些做得不如意的地方,这些长辈们就会以长辈的姿态对她一顿责骂。
随着墨离她渐渐成长长大。
责骂虽说少了些。
可她依然孤独,依然没有人愿意跟她谈心,跟她聊天。
而在这几个月里。
从墨门跟着钟文离开后,墨离就如一只欢快的兔子一般,有着说不完的话。
甚至。
还愿意听钟文跟她讲一些江湖之上的事情。
没有人懂她。
也没有人了解过她。
直到那么一天,有了一个愿意跟她说话聊天的人出现。
而且。
在墨离的眼中,钟文必然是懂她的。
所以。
当墨离见到钟文受伤的那一刻开始,墨离的心思这才完全被打了开来。
随着墨离自言自语的语速慢了下来,渐渐话也停了。
墨罗他们顿时觉得眼前的墨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更或者得了失心疯了。
墨幽听着自孙女一大通的自述后,心中满满的后悔。
他后悔当时自己没有在洛阳把墨离带离。
他后悔在长安之时,没有把墨离带离。
更后悔还把墨家的重任交给了在龙泉观的墨离。
而今。
一切的后悔都晚了。
墨幽已是看出。
自己的孙女入情太深了。
而且入情之人,还是他们墨门的对手钟文。
墨幽无言了,看向自己的大哥,使了使眼色后,二人随之往着不远走走去。
二人在商议着什么。
更或者在说着墨离的未来。
而此时的墨离,却是突然纵身而起,往着长安方向奔去。
墨离突然纵身而起,让站在墨离身旁的墨先二人先是一惊,随后也随之纵身跟了过去。
“大哥,你看,离儿如今都成这副模样了,这让我墨门该如何?”墨幽瞧着墨离她们离去后,到也不担心墨离会如何,毕竟有着墨先二人跟了过去,安全之事,还是不用担心的。
墨罗看了看墨离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
离开后的墨离。
并没有目的地。
她有想过去龙泉观,但龙泉观她自觉没有脸再回去了。
她也有想过回墨门,可那里并不是她想去的地方。
随着墨离到了长安之后。
开始到处乱窜。
婚內重生之嬌妻似水 末栗
哪里人多,她就往哪里钻。
至尊盛寵:權少的致命嬌妻
渐渐的。
跟随在她身后的墨先二人,就失去了墨离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