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e2b好看的都市言情 打穿steam遊戲庫討論-第九百六十七章 混亂召喚術展示-oqba9

打穿steam遊戲庫
小說推薦打穿steam遊戲庫
两条男女滚成一坨,撞到墙脚才停下,鸣人松了一口气,“呼,总算逃出来了,诶,佐助!”
重生帶個神空間
佐助躺在他身下,幸亏穿着龟壳,否则这时候就应该断了几条肋骨,或者软组织损伤,或者脏器破裂什么的,但现在她只是有点脑震荡。
殘肢令
龟壳抱怨道:“软弱的忍者之躯。幸好我备份了你的身体数据,稍等。”通过管线传输纳米机器人,这群细小的人造物会很快修复佐助的伤势。
鸣人这时候见佐助昏厥,扛起她就走,这时候他看了看身后的黑棘传送门,回忆起那些浓雾中的巨型安康鱼,不禁打了个寒颤,决定从正门离开这座法师豪宅。
豪宅里大部分区域没有开灯,鸣人穿过幽暗的走廊,小心避开门缝里透出光线的房间。
然后他就遇到了瞽眼,这老头守在漆黑一片的客厅,面向正门端坐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永远是一条守门的忠犬,在昏沉沉的微光里,他的背影轮廓很难和周围的家具区分开来。
鸣人悄悄绕到他侧面想看看这老头有没有睡着,然后就注意到他的眼球反射混沌的光线。
原来是个瞎子,真可怜,以前居然没注意到阿鹿大哥身边的侍从是盲人,他心想。
正当他打算移开目光,瞽眼转过头来,用他灰浊的眼睛和鸣人对视。
鸣人骇了一跳,瞽眼想也不想,抽刀便斩。
重生之我的2006 吃油麥的冬菇
森然的刀光在神经信号从眼球传入大脑前就抵达了鸣人的脖颈,在他即将被切下头颅之前,扭曲的黑棘藤蔓从他的查克拉里生长,比刀光更早护住脖颈,在刀刃切割木质发出一声铿然之音后,鸣人这才朝后退去。
他连忙解释,“老爷爷,我是来带我朋友走的,不是来偷东西的!”
“你不能带她走,她是鹿宗平大人选定的神之容器!”瞽眼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向后一步没入黑暗,随即就彻底消失在鸣人的视野中。
客厅里所有的光都像是消失了,鸣人不敢爆发自己的查克拉,生怕燃烧的阳遁之火灼伤背后的佐助,于是他急忙朝正门跑去。
“抓到了!”鸣人一把捏住门把手。
然后一柄利刃就削向他的手腕。依旧那么快,超越鸣人思维反射速度的快,又是黑棘藤蔓主动护身,将瞽眼的刀挡下。
多情總裁
鸣人也是吓得一缩手,“老爷爷,我今天一定要带走佐助的!”说完,他施展多重影分身,又两两一组,让一个分身变成佐助趴在另一个的背上,以假乱真,这样一来,寻常敌人必然是会被迷惑的。
所有鸣人都开始奔向门口,毕竟这里没有窗户,只要能开门,那就是海阔凭鱼跃。
还不等鸣人心里得意,只感到一阵极强的剧痛从脖颈处传来,一刹那他以为自己被割喉了,但实际上只是分身死亡带来的记忆残留。所有影分身被一瞬间消灭。
瞽眼的剑法配合量子态,理论上在每一个世界帧里,他都能出一刀,也就是一秒出刀数高达十的四十三次方,当然,这完全也超出了瞽眼的能力,不过一秒千刀还是很轻松的。
尤其是瞽眼其实知道鸣人的本体在哪儿,在他看来,这些忍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楼上传来鹿宗平的声音:“什么声音?”
撿了個女鬼俏媳婦 育在雕琢
瞽眼在楼梯口现身,高声回答:“没什么,不过是一个小贼罢了,大人放心,我这就将他拿下。”
“别弄坏我的房子!”鹿宗平又喊了一声,他是刚好睡醒,按照原计划,这时候是要去自己的魔法研究室钻研魔杖的制作工艺的。
貴族學院:拽公主vs冷酷王子
他打算用黑棘藤蔓作为魔杖的质料,质料的处理就很需要时间了,把法术模型刻录进去之后的步骤,鹿宗平是不太拿手的。诺伊闼女巫们的魔杖最神奇之处就在于可以自发生成魔力,相当于是无限弹药,这是一个类似于悖论的,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既不科学,也不怎么魔法。
哪怕魔法也是要讲基本法的嘛,魔力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而魔力本质上也不过是一种万能质料,就像女娲手里的泥巴一样,想捏成人,或者捏成一个宇宙,完全没问题,但这种泥巴必然也遵循一定的规则,不是随地都有,也不会自发增长,不然就是彻底唯心的一个东西——说到唯心宇宙,鹿宗平倒是想见识一下那样的世界。
魔杖里的魔力的确是自发在生成的,不是从某处借来,或者是从周边吸过来的。这玩意就是一个BUG似的东西。制作过程也的确像是在搞破坏。
破坏形式和质料的平衡,使得二者在冲突中不断生成新的质料,这部分的质料就像是冗余数据,自行复制的病毒,封存在魔杖里还好,一旦溢出来,会变成SCP
重生之億萬豪寵
也就是说,这种诺伊闼魔杖一旦破碎,就会变成一个应激放射随机法术的危险品,那可真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想他鹿宗平也是堂堂一代大魔导师,精通地上地下世界各种魔法,其实完全没必要做这么危险的东西,也就是该死的好奇心作祟,以及对真理的无限追求。
誤惹相府四小姐
仙盜奇緣
马上,一根完全由他制作的魔杖就要成功了。鹿宗平看到魔法灵光真正从黑棘木的短杖里迸发出来,一切都好像很合适,直到他意识到这道光越来越强,无法控制。
砰砰砰——
瞽眼在外面敲门,“大人,我已经把那个小贼擒拿了,请问……”
“来不及解释了,快跑!”
轰隆一声响,法师豪宅被炸碎了。
都禦使夫君吊炸天
瞽眼及时抽身,鸣人被黑棘藤球裹住,佐助被变形后的龟壳保护也没有大碍,唯一在这场事故里丧生的是鹿宗平。
他算是死无全尸,不过很快又从死亡里回溯到了现实。
这时候天色刚蒙蒙亮,鹿宗平叹着气,回到原爆点。
“又失败了……咦?”
原爆点下方的草地被无明的魔力之火烧成焦土,但魔杖仍旧安然无恙地躺在地上。鹿宗平惊喜交加,原来他成功了,可他搞不懂为什么成功,这东西就是诞生在一次意外里的。
“我看看法术模型刻录地怎么样了……嗯?这是什么魔法?”鹿宗平一脸犹豫地使用了魔杖,于是杖首喷出一颗白洞,差不多存在了两个普朗克时间就消失,谁也没看清楚这颗白洞,不过原地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矮个子男人,很沧桑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柄打刀,看了看周围,“这是,哪里?”然后愣了一下,“龙胤……被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