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eh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犁天-第0205章 太平間又不太平-cnlqv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老赵还真是讲究人,自家店里没有位置,他居然想出了一个辙,到隔壁一家生意寡淡的店,出了重金,租了个包厢。
本来同行如冤家,一般人家是不会答应这种事的。架不住老赵豪气,钱给的到位了。
对方一想,横竖就是一个包间而已,老赵给的钱,都快抵得上他们一个晚上的盈利了。
这钱不赚白不赚,居然同意了。
一开始他们不知道老赵这个会算计的家伙,怎么会做这种亏本买卖。后来老赵干脆说出了实情。
对方听说是这个事,答应得更痛快了。
韩晶晶啧啧称奇,到同行店里租包厢,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同行之前不应该是死对头们,江湖居然也有这么温馨感人的一面?
江影多少也有些自豪,终究,被人惦记着恩情,总是一件幸福的事。
老赵的确很卖力,三个人,却足足给他们上满了一座。宵夜店的东西,虽然没法跟大餐厅的精致菜品比,但胜在接地气,大众消费。
尤其是那小龙虾,相当有特点,特别有味。
拽校草的灰姑娘
江影以前经常和同事聚餐这种宵夜,一向喜欢这种氛围。
科技巫師
韩晶晶家教甚严,这种大众消费的宵夜,其实很少参与,却也感到十分新鲜。当然,对她而言,最关键的还是一起吃宵夜的人。
倒是江跃,也剥了几个小龙虾,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时而停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小跃,你干啥呢?”
姐弟二人一起长大,江影对弟弟的一点细微变化,也能敏感捕捉到,更何况江跃表现得还颇为反常。
江跃放下手中的一只小龙虾:“姐,这个星城二院,有点古怪。”
“怎么古怪?”
江影和韩晶晶也停下了剥虾的动作,有些奇怪地望着江跃。
禦王有道:邪王私寵下堂妃 簡鈺
“一时说不上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家宵夜店,就在医院左侧的弄堂里。如果医院侧边的小门可以打开,进入医院就是二三十米的距离。
哪怕绕路过去,走正门进入,也不过是一百米不到的样子。
所以,江跃很容易观察整个星城二院。
他已经不止一次来星城二院,之前食岁者和复制者的案件中,江跃就来过星城二院,对这家医院也算有些了解的。
从侧门进去,穿过一片林子,就是星城二院的太平间。
这就是为什么上次老赵会被误认为是闯太平间给尸体翻身的人,因为从侧门进去,确实是太近了。
而且有一片花圃树林,虽然不大,却也正好掩护。
“你就别操那份心了,吃东西。”江影吐槽了一句,“这年头,古怪事多着呢,你每一件都管得了?”
如果不是跟着姐姐和韩晶晶一起,江跃或许会去探个究竟。
听姐姐这么一劝,江跃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操心了。就像姐姐说的,古怪事多着呢,不可能一件件都去操心。
哑然失笑,举起杯来:“好,不管了。姐,为你的280%干杯!”
“对,为新任星城第一天才干杯!”韩晶晶嘻嘻笑着,也跟着起哄,举起了杯子。
江影也知道韩晶晶是打趣,却也不介意,三人举杯。
反正喝的是饮料,也不用担心酒驾什么的。
在韩晶晶的带动下,气氛渐渐就带动起来了。尤其是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期间,江影也说了不少小时候的趣事,还有江跃的一些趣事。尤其是说到老家盘石岭,韩晶晶更是大感兴趣。
听江影说起他们的爷爷,在老家一带被人称为老神仙,韩晶晶更是神往不已。能被称为老神仙,那一定很传奇吧?
至于韩晶晶,她的童年就相对枯燥了很多。从小就跟着父母到处走。父母工作调动到哪,她就跟着漂泊到哪。
也就是到了中学这几年,总算在星城稳住了几年。
至于童年记忆,除了各种兴趣班,回想起来,似乎真没有特别有趣的经历。偶尔去一下公园,动物园都算是难得的经历了。
像江影江跃那样在老家的各种有趣经历,对韩晶晶而言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父亲还好说,母亲从小就给她树立各种目标,定下各种规矩。
别说是出去疯玩,就算是放学回家晚了,母亲也会极不高兴,非得把她的行踪问得清清楚楚。
直到她今年满十八岁,母亲的这个习惯也都还没变。
包括最近几次,韩晶晶在学校跟同学聚会,其实家里也掌握得清清楚楚,包括她去江跃家蹭饭吃,其实母亲都知道。
若不是父亲那边点头允许,韩晶晶肯定要被母亲追问到底。
这也一定程度上,让韩晶晶在懂事的外表之下,其实有着远比一般人家的孩子更为叛逆的内心。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私底下,敢于跟江跃表白的原因。
家庭对她束缚越严重,她渴望打破这种束缚的冲动也就越夸张。
只是,这一点,她母亲也始料未及。以为女儿在她的调教下,长成了她渴望的样子。
成绩优秀,气质高贵,胸怀大志,方方面面都是一个优秀的二代产品。
恐怕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女儿还有那么逾规越矩的一面。
“姐,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不是主政家的千金,出身在普通人家,或许也没什么不好呢。”
这个类似的话,韩晶晶曾经也跟江跃吐槽过。
江跃当时觉得她有点说风凉话。韩晶晶当时说她有时候挺羡慕李玥,然后江跃说了一堆李玥的身世。
韩晶晶当时无力反驳。
此刻听她再次提起,江跃有些意外。听韩晶晶这口气,主政大人千金的身份,看来对她确实形成了一些困扰不成?
江影微笑道:“晶晶,站在我们的角度看,有时候也会想,要是我们是主政大人家的孩子,那该多好?可能相比于你来说,我们成长的环境要松一些,没有那么严厉的家庭氛围。但是你知道吗?当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我妈就出事了。当我本应该上大学时,我爸又离家出走了。你知道,没有父母庇佑,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忽然被丢进社会大染缸,那种恐慌,那种焦虑,那种无助吗?”
“晶晶,普通人家如果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确实幸福。你们这种官宦家庭,也未必就没有温馨。你父母对你要求严格一些,工作忙碌一些,没时间陪你,到头来,你的成长其实还是顺利的。哪怕有一点小风小浪,根本不足以威胁到你的生活轨迹。不像我……”
说到这里,江影也是有些轻微的哽咽了。
修仙之最強棄婦 冰焰
显然,江影也是说到动情之处。
这些年来,她离开校园,投入社会,接受社会的毒打,受了多少委屈,承受多大压力……
蜜愛有毒:邪少專寵請勿動 小白薯
江跃也是动容。
姐姐的命运,的的确确是因为父母的变故,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然的话,她现在应该是和许纯茹一样,在大学校园里,享受象牙塔的生活,憧憬美好的未来。
或许,还有一个贴心的男友。
然而,这一切美好,都被残酷的生活所剥夺。普通人家孩子都能享受到的这些,她却没有。
而她吃过的这些苦,受过的这些累,从来没在他这个弟弟面前吐露过,也一直努力,尽量江跃的人生道路受到影响。
可以说,姐姐做到了,做到了父亲离家之后,撑起了这个家。
而江跃也确实争气,在诡异时代到来之前,不管是学业,还是个人方方面面的发展,都没有任何瑕疵。
“好了……”江影轻轻一笑,“晶晶,小跃,过去的一切,终将是过去。为了未来,我们再干一杯。”
“对,干杯。”韩晶晶小女儿心思,倒也算豁达,一时情绪过了,也便调整过来了。
她羡慕江跃和江影的童年经历,可是对比后来,自己步步顺利,跟江影姐弟的坎坷比起来,那真容不得再说什么风凉话了。
随后,韩晶晶又说起了一些中学六年的趣事,包括江跃在学校的事情,江影也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宵夜店老板老赵忙活了一阵,左手提溜一个酒瓶子,右手端着杯子,一脸堆笑走进来。
“小江同学,叫你大恩人可能有点土。虚情假意的话,我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好吧?”
左手啤酒瓶正要往杯子里倒,忽然停住,直接把杯子一放。
“我直接吹,小江同学你们随意。”
知止 問素
老赵豪气干云,一瓶啤酒转眼就见底了。
江跃他们见老赵这么客气,倒也不矜持,陪着喝了一杯。
“老赵,要不,坐下来一起吃点?”江跃招呼道。
“不成,不成。我这浑身油腻腻脏兮兮的,哪来的福气跟两位美女一起吃喝?回头我那媳妇得造反,哈哈……”
“医院最近还太平吧?”江跃忽然问道。
“太平?”老赵叹一口气,“说真话,这年头哪还有太平?我这店啊,也是开一天天,谁知道还能开多久?现在也就是别的宵夜街都不经营了,我这还算有点生意。说不定哪天就关张啦!”
“怎么说?”
老赵神秘兮兮,甚至脸上有些疑神疑鬼的意味,酝酿了半天,才低声道:“这些日子,我一直觉得医院不太平。到底哪里不太平,我也说不上。”
“你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我现在每天收摊会早一些,以前不到三四点是很难收摊的。这段时间,一般到了一二点,也就没什么生意了。这倒也好,早点收摊,早点回去睡觉。我这住的地方,也在这附近。要经过医院的侧门。”
“然后呢?”
“然后……”老赵有些为难地瞥了韩晶晶和江影一眼,“有女士在,我怕说得太悬乎,有点瘆人。”
江影笑了笑,她倒无所谓,小时候这些玄奇故事,可没少听爷爷讲。不觉得有什么好可怕的。
对江影而言,她进入社会这两年,社会上的波云诡谲,人心险恶,甚至比鬼都可怕。
韩晶晶倒也粗神经:“老赵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呗?”
老赵憨憨地擦了擦手,咧嘴道:“那我就说了啊。我知道小江同学是有大本事的人,说不定可以调查一下呢。这段时间,我们两口子从店里回住处,要经过医院那个侧门。侧门前头,就是一片树林和花圃,再往前就是太平间。”
说到太平间,老赵又停顿了一下。
大概这件事终究给他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
“每晚我们从哪里经过,好像都听到了树林中有脚步声,又好像有人说话。仔细听,又不像是在说话,倒像是有人在呕吐,又好像是在打呼噜,又感觉像是咳嗽。声音很奇怪,但肯定是人的声音。”
凌晨一二点,那种时间,太平间边上的树林里,有人的声音,听着很诡异,但似乎也能接受?万一是病人家属呢?不知道那前面是太平间,纯粹是到树林子里散步呢?
“一开始,我以为是有人在树林里散步。也没太当回事。”
“可是,连续几天晚上,这个声音都在。而且动静好像越来越大。我很想靠近侧门围墙去听一听,等我脚步接近时,这些声音好像又压制住了。但我能听到,那林子里那些怪声音肯定还在,而且好像还有不少人!”
“前天更是诡异,我竟听到那太平间的门,吱吱呀呀地响动。那种响不是有人开门响一下子,而是像是有人扳着那门板,左右摇啊晃啊,持续不断,一直想个不停。就跟有人搞恶作剧似的。”
太平间那个门,很厚实。江跃是见过的。
至尊神訣 川gg、
要说风吹动门,那绝对吹不动。
而且,没事的时候,太平间是关着门的,还有个老头看守。
“老赵,太平间不是有个老头看门的么?”
“老头?”老赵苦笑,“那老头已经死了!”
“什么?”江跃一呆,离上次尸翻身的事件其实也没过多久,那看门老头怎么就死了?
“死得很奇怪,就死在那片林子里,据说是上吊,具体怎么死,我也没亲眼见过。但我知道,他确实是死了!”
死了?在林子里上吊?江跃目瞪口呆,这件事,可没听罗处老韩他们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