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l4d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ptt-第857章 伍六一的幸福閲讀-4k74s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办公室里,听了顾昊的一番求肯,苏七月就将目光看向龙小云。
“小云同志,谢颖是你手下的兵,你应该是最了解的。”
“对于顾昊的提议,你怎么看?”
听了苏七月的问话,龙小云就坦然开声道:“旅长,战狼中队这边技术人员缺得很厉害。谢颖是电子对抗小队的顶梁柱,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能替她的位子……不过~”
旁边的顾昊本来满是失望,听到这个“不过”,顿时又有了几分期待。
龙小云沉吟一下,接着开声道:“不过如果只是在顾中队长他们信息中队兼一个副职,应该是不碍的。”
转头看向顾昊,龙小云就笑了笑道,“就是不知道顾中队长那边能不能同意谢颖的兼职。”
“同意,当然没问题!”
见旅长将目光扫向自己,顾昊忙不迭地开声道。
两个直接领导都发了话,谢颖兼任信息中队副中队长一事,也基本上没什么桎梏了。
一旁的李瑞峰也是微微颔首,十分满意这个结果。
以乔松林政委对旅长工作的支持,李瑞峰相信谢颖的这个任职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等旅里党组成员会议上通过一下就行。
交代完了接下来要做的几件事,谈话的氛围就轻松了许多。
靖難天下 屋頂騎兵
想到六月份自家W旅很可能迎来一场跨军区对抗,李瑞峰这个参谋长就有些期盼。
之前和T旅的这场演习,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
李瑞峰之前根本没想到,演习竟然是这样打的。
虽说近年来我军的演习早已经不是按部就班,照着剧本演了。
可是上了演习场之后,双方的攻守都还是循规蹈矩,有来有回。
都市修仙傳
魔方大世
然而自家这位年轻的旅长压根儿没将这些桎梏放在心上,直接用一种最直接的方式拿下了胜利。
整个对峙过程中,根本就没有给范英明和他的T旅留下任何机会。
这样的战绩,实在太让人惊叹了。
事实上,演习之前,李瑞峰是很有些忐忑的。
以他对T旅的了解,这支合成部队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劲了。
放眼全军甲类部队,在战斗力上能压它一筹的都寥寥无几。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尤其是之前还轻松赢过自家W旅,任何人可能都不敢掉以轻心。
旅长既然能够轻松拿下T旅,那么跨军区演习的时候,也一定不会让人失望。
李瑞峰现在很快知道,旅长在即将到来的跨军区演习中,会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拿下胜利。
这位参谋长心中的想法,苏七月当然不清楚。
他这会儿正琢磨着什么时候回京城的事儿呢。
就在昨天,自己的老部队——B军区C集团T师那边传来了一个消息。
女仆戰爭
原702团的团长,现任T师后勤部长的王庆瑞向上面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
老领导当初从702团改任师后勤部长一事,苏七月是知道的。
虽说后勤部长和团长一样,都是正团级。
但分量上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作为四个一级部门之一,师后勤部长惯例是进入师一级班子的。
只要在这个位子上待满留任的三年,王庆瑞甚至还有一点向上的机会。
至少退休的时候享受到副师级待遇,是很有可能的。
现在这才一年的时间,这位老领导就主动提出了退休,实在让人有些惋惜。
具体的情况,苏七月现在还不了解。
他正想着回头给连长高城打个电话。
别的不说,给王团长送行的那一天,自己肯定是要去的。
交代完了所有事情,龙小云、顾昊就先行告辞离开。
随后,苏七月和参谋长李瑞峰又谈了会儿旅里接下来几项训练工作的落实。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苏七月就微笑着站起身道:“一起去食堂?”
李瑞峰唔了一声,连忙开声道:“旅长您先去,我待会儿要去一趟装甲侦察营那边。估计中饭啊,就在那边解决了……”
苏七月理解地点了点头:“装甲侦察营的无人机班刚刚成立,经验上还有很多不足,确实要多盯着点儿。”
听了这话,李瑞峰附和的同时,心中也是感慨无比。
自己刚刚都还没说干什么,旅长就猜到了自己过去的意图。
这说明,旅长对全旅各支营连的情况,心中是非常有数的。
所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大概就是如此。
……
办公室,苏七月正和人通着电话。
电话是高城打过来的。
本来苏七月是想着自己打过去的,没想到对方倒抢先了一步。
寒暄了的几句,苏七月就主动发问道:“连长,是为了王团长的事儿吧?到底是什么情况?”
虽然现在的级别已经比高城高出不少,但是因为不在一个单位任职,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苏七月对这位老领导的称呼,还是和以前一样。
以高城的性子,当然不会在乎这些。
他嗯了一声,解释道:“前不久军中刚刚不是出了个政策吗?按照新政策,王叔实际参保的时间提前了一年。所以啊,他今年军龄就满30了。”
“了解情况之后,王叔就果断提出申请……”
沉默片刻,高城就又开声道:“我能理解王叔的想法。在野战部队带兵惯了,跑去搞后勤的话,实在很难适应。”
连长这么一说,苏七月就完全明白了。
确实,王团长之前在702的时间太长,带兵打仗已经在骨子里根深蒂固了。
突然改任后勤部长,是很难适应的。
而且他的年龄也不小了,四十六七岁的年龄,实在没必要继续撑着。
满30年不管是退休也好,还是转业也好,都是不错的选择。
思忖至此,苏七月就开声问道:“那王团长是打算去地方工作吗?”
“不是,王叔申请的直接退休。”
高城很快给出了答案,“昨天我去看过他,也问过这个问题。王叔说,他在部队待的时间太久,回到地方工作未必适应,况且还要占一个位子,不如直接退休来得爽利。”
听着高城的解释,苏七月也不禁为老领导的高风亮节叹服不已。
要知道,王庆瑞这个级别转业的话,那可是能安排到县处级的岗位上的。
即便不是正职,也一定是实职部门的副职。
副区长、地级市重要部门副职这样的岗位,那可都是炙手可热的。
可这位老领导,就这样轻轻放弃了。
招陰
这份洒脱,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感慨了一番,苏七月就问道:“连长,你们什么时候送团长?”
“手续全部办妥,估计还有一两个星期吧。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担心苏七月为团长的事儿太过上心,高城还不忘叮嘱一句,“你工作忙,不能来的话,一定也别勉强。”
苏七月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到了他这个位子,工作虽然忙,但是真正需要亲力亲为的事情并不多。
只要把握好大方向,把工作安排下去,抽出一天的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临挂电话的时候,苏七月就想到了什么。
獄女妖嬈
“对了,连长。伍六一,去过你那边了吧?”
高城愣了一下,好奇道:“伍六一?没有啊!那小子有什么事儿吗?”
苏七月闻言,顿时心中有数了。
肯定是伍六一不想惊动老战友,度蜜月的事儿就没有说。
其实军人的婚假是很短暂的,差不多五天左右。
超級異能 流連往返
他不回老部队,也在情理之中。
说起来,伍六一这家伙上次受伤之后,倒算是因祸得福了。
自那以后,他和军区总医院的那位小护士袁婷看对了眼,后来渐渐走到了一起。
因为结婚打算放在老家,伍六一和袁婷也就没邀请战友们过去。
在板砖、史三八等人极力下谴责之下,这家伙才答应回来补请。
想到伍六一终于成家立业了,苏七月就有些感慨。
说起来,他和成才、许三多这三个老乡,年龄差得并不多。
伍六一现在领先了一步,成才、许三多家里可也要着急了。
“什么,伍六一这小子结婚了?”
电话那端,听了苏七月的言语,高城嗓门立马提高了八度。
苏七月笑了笑,应道:“是的,六一前些天刚刚领了证,向他们领导请假了。”
高城愣了一下,旋即问道:“呃……不是向你请假?”
听了这话,苏七月就知道连长对伍六一的情况完全不清楚。
其实上次受伤之后,伍六一虽然没有落下病根,但医生给出的意见,还是不适合在一线部队打拼。
伍六一本来还想再坚持下,被苏七月批了一通之后,也只能服从命令。
根据他的带兵特长,苏七月将他推荐给了军区狼牙特战旅那边。
那里的特种训练中队,正缺一个经验丰富的教官呢。
狼牙特战旅那边,范天雷、高大壮对伍六一的情况也很了解了,当然是喜不自禁。
对伍六一来说,新的岗位依旧是特战。
只不过由自己上战场,变成了训练新人。
虽然这家伙起初还是有些纠结,但在去到狼牙特战旅之后,伍六一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作岗位。
对他的能力和表现,范天雷、高大壮也十分满意。
我的基地我的 暗夜0
范天雷和苏七月通电话的时候,还真心实意地感谢了他一通呢。
因为已经去了狼牙特战旅,这次伍六一请婚假,自然是向范天雷请。
大概给高城说了说伍六一的情况,对方就沉默了。
“七月,回头多训训伍六一,让他练兵的时候别太猛了!这小子最服你,也最听你的……”
听着连长最后一句话的补充,苏七月的嘴角不禁微微扬起。
……
高城他们给王团长送行的时间,定在了五月底的周日。
本来苏七月是没时间过去的,谁知道恰好总部作战部那边有个关于特战训练的会议要他参加。
苏七月提前了半天过去,正好赶上了老部下们给王团长的送别宴。
一家普通饭店的包厢内,王庆瑞居中而坐。
左右两边,分别是苏七月和杨鹏。
高城、何洪涛、六连长常宏亮、三连长马建飞等人则分列两侧。
其余还有一些,也都是原702的干部。
杨鹏在王庆瑞转任师后勤部长之后,就接了他的班,担任了702团团长。
级别上,已经和老团长看齐。
高城、何洪涛二人也同样进步不小。
紫竹林一 錢錢06
高城之前就已经是T师数字化合成营营长,副团级干部。
何洪涛也在前不久,刚刚转正,和高城继新兵连之后再次搭档。
而常宏亮、马建飞,也都已经从当初的连长,分别担任了T师数字化合成营的副营长、首席参谋。
看着这些都已经身居要职的部下们,王团长满眼欣慰。
当然了,任谁进步再快,都比不上身边这个苏七月耀眼。
短短数年时间,这个小家伙都已经师旅一级的军事主官了。
全军从正营级开始,几乎每一个级别的年龄记录,都被他给打破。
目光扫向苏七月,王庆瑞的嘴角就弯成了一个弧度。
想到对方今天特地为自己赶了回来,王庆瑞又觉得有些不值当。
他放下酒杯,感慨地说道:“七月,不是让高城和你说了吗?你工作忙,就不要特地赶回来了。”
坐在苏七月另一边的高城摸了摸后脑勺,表现自己很无辜。
“团长,我是正好有个会议要参加,真没有勉强。”
苏七月微笑着解释道。
他这么说了,王庆瑞也不好再指摘什么。
说起来,对方现在职务还在自己之上,是自己的上级。
虽然对方不计较这些,但是过去一些长辈对晚辈说的话,王庆瑞是真的不好说出口了。
另一边,杨鹏敬了老领导一杯之后,就将目光转向了苏七月。
“七月,来,我敬你一杯。”
杨鹏将杯子里满上啤酒,微笑着对苏七月说道。
苏七月连忙举起杯子道:“参谋长,应该我敬你才对。”
对杨鹏这位老领导,苏七月同样很尊重。
之前在702团的时候,这位参谋长就一直对自己十分看重。
最早这位还想过让自己去团部担任副职,未来接他的班呢。
只是后来去了老A,最终没能成行。
碰了杯之后,杨鹏将酒一饮而尽。
目光灼灼地看着苏七月,这位感慨地说道:“老实说,之前我就想过有这么一天,七月你会成为我的领导。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