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uin精品都市小說 全面攻略 ptt-第五百八十六章 戲精父女分享-mw1m5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复辟苍澜王朝?
还继承本座的宏伟志愿?
听到这话,银九山差点没忍住传音破口大骂。
什么叫继承?本座还没死呢!
不仅没死,等回到鸣荒沙漠,恢复了肉身的伤势,他的修为还能更进一层,触摸到那传说中的玄境!
苏牧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话不太对,于是咳嗽了两声:“咳咳,口误口误,银前辈不要放在心上。”
重生之將門嫡女
“哼!”银可可腰间玉佩传出一声冷哼。
银可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進化在末世
苏牧就不明白了,说错了话赶紧开口道歉,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有什么好笑的?
“银可可,你是不是喝多了?”
“你才喝多了呢,本姑娘可是千杯不倒!”银可可很是傲娇的扬了扬下巴,“难得见到你这么怂的样子,笑一笑都不可以啊?”
夏娜端着酒杯,在苏牧身旁笑而不语。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发现自己有些喜欢看这两个人斗嘴了。
芙洛则有些奇怪的盯着夏娜。
美人似妖
这几天下来,她已经基本把黎明社众人的关系给搞清楚了,自己侍奉的这位贤者,有着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女朋友,不过这之中,似乎并未包括银可可。
据她的观察,银可可目前还没有追到苏牧。
这就是芙洛觉得不解的地方了。
夏娜作为苏牧最早的女朋友之一,怎么一点都不吃醋呢?
要知道,她的叔叔雷洛尔达斯,前两的时候,就因为往家里带了个姑娘,几位审审轮番上去兴师问罪,差点没把房子给拆了,哪里会相处得这么和谐?
“那你在这慢慢笑吧,我要去喝酒了。”苏牧自然不知道芙洛的小心思,懒得去搭理银可可了,牵起夏娜的手便朝角落的卡座走去。
酒吧的人不少,但也不算吵闹,台上有歌手唱歌,气氛倒是刚刚好,不得不说,郭阳那胖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会挑地方。
“哎哎,苏牧,你等等我啊!”银可可连忙追上去,“咱们还没把名字定下来呢!”
“名字?什么名字啊?”林洛洛从厕所里出来,刚好撞到这一幕,她疑惑了一下下,随后眼睛逐渐瞪大,震惊道:“难道是给宝宝取名字?可可师姐,你有喜了?!”
苏牧:……
银可可:……
“噗!……咳咳!”三千一口酒便喷了在了对面的木子欣脸上,“洛洛师妹,此话当真?”
木子欣则直接炸了毛:“三千你是不是有病!”
诸葛难轮椅一转:“男孩女孩?”
薇尔莉咬牙切齿:“果然你那晚没干好事!”
洛小曦满脸难以置信:“是真的吗哥哥?”
茅山陰棺
这能是真的吗!
“不是,你们掰掰手指算算好不好,我跟银可可一共才认识多久,有可能发生那种事吗?”苏牧只觉一个头两个大,这特么也能当真的?
末世之重啟農場
“那可说不准。”三千哼哼道,“某些人的心有多脏众所周知,在罹原峡谷的偶遇,说不定便是你故意为之。”
故意为之?
苏牧一脸问号的看着三千:“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自然为了让弟妹们放松警惕。”三千说得头头是道,“倘若你与可可姑娘早便相识,且悄悄发生过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一切不就都能解释得通了吗?你在外拈花惹草,处处留情,此事必然不能让弟妹们知道,可天意使然,可可姑娘怀上了你的骨肉,你为了给她一个名分,只好出此下策,演一出不打不相识的戏码,让弟妹们在不知不觉间接受可可姑娘。”
“你这么一说,倒还真的合情合理。”郭阳掐着下巴点头道。
“合情合理个屁!”苏牧骂道,“死胖子你哪边的?”
郭阳神色一肃:“我当然是你这边的,不过我更尊重事实。”
“原来如此!”
银九山突然从银可可腰间跑了出来,目光不善地盯着苏牧:“我苍澜王朝曾经天才无数,位列公子榜前十之人,更是个个仪表堂堂,文武俱佳,可可却一个都看不上眼,但偏偏是你,不过才认识十天半月,她便心甘情愿的放下女儿矜持,想与你相好……本座还当这是你们前世修来的缘分,让可可对你一见倾心,可原来,你早便趁我不备,对可可实施了不轨之举!”
说到这,银九山猛然转头,看向银可可道:“女儿,我知你将自己的清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可世道已变,我们如今已经不在苍澜大陆了,而在蓝星,这个地方,多的是像苏牧这般无耻的负心汉,为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你现在便告诉父王,你想跟苏牧好,到底是真心喜欢他,还是因为怀了他的孩子,不得不嫁?若是后者,这驸马本座便不要了,待到伤势痊愈,我再来好好跟他算这笔账!”
苏牧:???
张口就来,快码加编,这就是传说中的苍澜人皇?
此时,银可可脸上忽然没了往日的英气,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她眸子幽幽的看着苏牧,对银九山说道:“父王,你别怪他,女儿承认,以前的确恨过他,恨他轻薄,恨她无礼,可那都已经过去了,怪只怪女儿自己不争气,恨着恨着,便喜欢上了,当初有多恨,如今便有多喜欢……父王,即便苏牧这辈子都不愿正眼看女儿,女儿也非他不嫁。”
好家伙!
好一个非他不嫁!
好一个因恨生爱!
物极必反都整出来了!
苏牧简直惊呆!
了解这件事情始末的夏娜也惊呆了。
奥斯卡真是欠这父女俩一人一座小金人!
“唉……”银九山还在演,他重重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便随你去吧。”
说完,便摇着头,一脸沧桑的化作青光钻回了玉佩里。
这个时候,大伙也反应了过来,搞了半天,银九山是在配合三千演戏整苏牧呢!
要真有这事,银九山哪能那么容易放过苏牧?
紅樓之玉落誰家 玉人何處
最关键的是,银可可平日里勤于练枪,身材保持的非常好,小腹之处但凡有一点隆起,都能轻易的看出来,但他们方才盯着银可可的肚子看了半天,这平得跟飞机场似的,哪里有半点怀了孩子的迹象?
“唉,无趣无趣,原来是银前辈在说笑。”三千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妖女,咱们继续喝,我今天非得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酒仙……嗯?你脸上怎么有些水渍?”
“被一个王八蛋给喷的。”木子欣冷冷道。
“喷的?!”那岂不是沾了口水?
三千大惊,连忙抽了几张纸给木子欣:“赶紧擦一擦!”
“不擦了,我们接着玩。”木子欣接过纸巾直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转眼便摇起了骰盅,她动作还没停呢,便喊道:“十个六!”
三千愣了愣,旋即嗤笑一声:“两个人摇骰子,开口便叫十个,就算我刚学会这游戏,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骗到的吧?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开!”
“你就是个傻子!”木子欣骂道,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一旁,苏牧和夏娜等人也入座了,看到这一幕,苏某人脸上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银可可戳了戳他的腰:“苏驸马,以后执法局就叫六扇门了呗?”
苏驸马?
苏牧斜睨着银可可:“不是给孩子取名字吗?不演了?”
“我一直都没演好不好。”银可可举起小手放在耳边,做发誓状,“我保证,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发自肺腑,如有半句虚言,便叫我——”
说到这,银可可忽然停下了,直勾勾的看着苏牧。
“继续往下说啊。”苏牧似笑非笑,“如有半句虚言,便叫你什么?”
“……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下去吗?”银可可说道。
“顺便再用温柔声音告诉你,傻瓜,别发毒誓,我相信你…对吗?”
“嗯嗯嗯!”银可可连连点头,眸子水濛濛的噙满了期待。
然后便看到苏牧递来一盘花生米:“别光喝酒,多少吃点。”
银可可愣了愣,有些急了:“苏牧,我是认真的!”
她刚才虽然看上去是在顺着银九山的话往下演,可说的话却没有一句掺假。
银可可以前做梦都想把苏牧踢自己屁股那一脚给踢回去,但现在,她好像希望苏牧能多踢踢自己了……
酒壮怂人胆,她可是连着喝了好几个战斗杯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苏牧表露心迹的,结果那个家伙居然不相信!
银可可却不知道,苏牧其实心里门清着呢。
银九山这个人精,做事的目的永远都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他刚才那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看似是为了让苏牧出糗,实际上,是在给银可可创造一个表白的时机,现场这么多人,苏牧但凡有那么一丢丢顾及银可可的颜面,都不可能拒绝。
親愛的桃色少婦
更何况,银九山认为,苏牧已经在逐渐接受银可可了,这种情况下,不拒绝便代表着默认。尽管大家都认为他们父女是在开玩笑,故意搞苏牧,可这种玩笑,关系到女儿家的清白,是随随便便能开的吗?
当然不是。
要知道,这小小的酒吧里,可是混入了不少狗仔队的。
黎明社现在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盯着。
刚才那玩笑要是传出去,不论银可可到底和苏牧有没有夫妻之实,都会被认为是苏牧的女朋友之一,毕竟,娱乐记者和吃瓜群众可不会去管事实的真相如何,能八卦的就先八卦了再说。
银九山这是要让全天下人都认为银可可是苏牧的女人,如此一来,苏牧就算有一百张嘴,也休想跟银可可撇清关系。
有两个字可以很好的概括银九山的此番举动。
逼宫!
没错,就是逼宫!
重生之民國大亨 真相之下
苏牧现在已经基本上能摸透银九山的想法了。
还是那句话,只要看不懂的,往银可可身上联系准没错。
但,苏牧没法按照银九山的意思去做,这倒不是他非要跟银九山对着干,而是感情这种事吧,讲究一个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和银可可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苏牧心底其实已经不那么拒绝这门婚事了,但要把关系落实,却依然还差一个契机。
他总不能假装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把银可可给办了吧?
那大小姐还不得提着剑追着他砍……
自从这几天发现自己的后宫已经有了起火的趋势之后,苏牧可谓是求生欲满满,就算要答应银可可,也得找一天大小姐心情好的时候,否则可就真的小命堪忧了。
所以,即便银可可着急的样子让他有些心软,他也只能眼观鼻、鼻关心的装没看见。
“苏牧,你到底怎样才肯信我?”银可可又问。
“……我突然觉得六扇门这个名字不错。”苏牧忽然一本正经的认真说道。
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银可可居然没反应过来苏牧在转移话题,一听到后者赞同她的提议,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那就这么定了,执法局以后就叫六扇门,CMU叫锦衣卫,审判庭叫大理寺,我们自己的情报机构叫东厂……”
“等会!”东厂是什么鬼!
“建国以后没有太监。”苏牧说道。
“哎呀,只是个比喻,你要是不喜欢,换成其它的也行啊。”银可可雀跃道,“反正我只要一个六扇门就行了。”
“所以你真的不是想把自由城弄得跟你们苍澜王朝的京城一样?”苏牧问。
“当然想,可那明显不可能啊。”银可可说道,“父王说了,苍澜王朝已经成为了历史,以后也不会再有,所以,只要有一个小小的地方能和京城有着些许相似,我就满足了。”
苏牧忽然理解了银可可的感受。
这片大陆上处处都是现代化的都市,自幼在皇宫里长大的银可可一定会感到很陌生,她好不容易习惯了圣修斯莉学院的生活环境,如今又要搬到自由城来,所以下意识的希望有个熟悉的地方能带给她一些久违的安全感——银可可或许是真的想把自由城当做苍澜王朝的京都,当做她的新家。
“好,我答应你。”苏牧点头道。
他心中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