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ej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六百六十七章 小金魚推薦-ki54z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台上的小花摘下礼貌,鞠躬致谢。
那只好像叫豆豆的小妖站在刚才用于表演纸牌魔术的桌子上,虽然没人看得见他,却也学着小花一样对台下的人鞠躬,然后长长呼气。
台下掌声久久未息。
楠哥见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来自己社团这届新社员的平均质量很高,她不由对周离说:“小花拿第一应该没问题了吧?”
“应该。”
周离看见坐在第一排的那些老师和领导都掌声不断,这个第一应该是跑不了了:“不过小花本身就表演得好。”
“没有作弊吗?”楠哥眨眼。
“……魔术本身就是作弊。”周离想了想,算是选择了偏袒小师妹,“相比起其他那些,小花今天的表演反倒更接近‘魔术’这个词的字面含义。”
“还不是作弊。”
“你说得对。”
周离不敢和楠哥多争,会吃拳头。
但细细想来,可能,也许,楠哥也是对的。
魔术本身是一种创造奇妙、带给观众惊奇体验的艺术,也是一种内涵高智慧的表演艺术。魔术师需要运用高超的手法、心理学、数学、化学、物理、表演学等多方面的知识或技巧,才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这个过程是非常值得惊叹的。因此尽管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甚至看到解密之后,仍然会惊叹,这其中恐怕也有一部分是属于表演者和创造者的设计,另一部分才是属于表演效果的。
小花终究是一种取巧的办法,或者该叫做开挂。
既然都叫开挂了,也可以叫做作弊。
它只是达到了同等的表演效果,同等的观赏性,但这个过程中的设计、内涵却是完全不匹配的。
并且之所以能达到这么好的效果,很大程度还是因为大众仍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妖、天师和灵力的存在,所以人们依然会惊讶,依然会发出惊叹——
怎么做到的??
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魔法!
可如果有一天人们知道了,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有‘魔法’的,它的神秘面纱被揭开,那么魔术这种表演艺术还会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人们还会探究表演者是怎样做到这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吗?
恐怕不好说。
可能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一门艺术了,也可能魔术表演会变得更精彩。
周离希望是后者。
这个时候小花已经下台,主持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奖活动,并将二维码打在了屏幕上,这一轮的奖品是十张奶茶券。
“快扫码!”
楠哥开始怂恿周离,并摸出了手机。
周离显然是并不感兴趣的,他觉得来蹭别人学院的迎新晚会已经够了,要是一不小心还抢了人家一个抽奖名额,那他真的会很过意不去。
然而目光一转——
楠哥手上的手机怎么那么眼熟?而且楠哥还在念念有词。
周离仔细听,她念的是:“这是周离的,不关我事啊,不要用我的运气……”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周离有点头疼,“你怎么有我手机的密码?”
“瞄到的。”
“……”
“不要那么惊讶小老弟!”楠哥已经扫码成功,她将手机收了下来,开始点击抽奖,同时扭头对周离解释道,“你每次输密码都输得大摇大摆的,从来都不知道避着大哥,大哥很难不瞄到啊!而且你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大哥瞄到之后想忘也忘不掉啊!”
“……”
“放心!大哥对你手机里的内容不感兴趣!”
楠哥切了一声,把手机扔回给周离:“我估计你手机里面也没有什么值得我感兴趣的……你这种人,多半连小黄片都还没看过。”
周离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楠哥:???
楠哥:“嗯?”
周离没看见也没听见,一下抬头瞄一下大屏幕,一下又低头瞄一眼手机屏幕。
楠哥却不放过他,硬是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面朝自己,歪头审视道:“你这莫名来的心虚是怎么回事?你手机里有值得我感兴趣的?”
“没有!”周离也不是吃素的,回答得很肯定,“我是在为没看过……那个而心虚。”
“真的?不太信呢……”
“为什么不信?”
“咱老李虽然是个大老粗,可却有一双慧眼。”
“这么多人,你不要说那些……”
周离又因为不好意思而移开了目光,看上去和刚才一样,也合情合理,他本身就是一个脸皮薄的人。
楠哥稍作思考,虽然还皱着眉,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好的!扫码结束!”
“我们现在开始抽奖!请看大屏幕!”
“大家和我一起倒数……”
“五、四……”
“停!”
“恭喜‘周离’获得本次奖品,奶茶券十张!”女主持人微微笑着,“请这位‘周离’同学上台领奖,颁奖人是刚才魔术表演的谢敏清同学!”
“?”
周离楞了一下,有点尴尬。
楠哥也楞了一下,小声嘀咕:“不会还是花了我的运气吧?”
台边站着的小花也愣了,慌里慌张的往台下看。
“周离同学,请上台领奖。”
“还不上去领奖。”楠哥催促着周离,“明显你在现场,还不上去,不是不给人面子吗?”
“哦……”
周离这才站起身,离开座位往前走。
周离的外形本就出色,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并久久没有收回,这些停留过久的目光好似在不断聚焦,这给了周离一些心理压力,好像他马上就会被人拆穿是其他学院进来蹭表演的一样——蹭表演当然没什么,但如果还顺了个奖品,就有些过分了。
事实上他多虑了,小气的人并不多。
甲午崛起 軒樟
“好帅……”
耳边有女同学的小声惊呼。
随着越走越近,周离更清晰的看到了小花脸上的窘迫和慌乱。
这是因为从古代天师起就有一个共识:天师不会轻易在普通人面前表现超凡一面,除非对方已经接触到了这些。虽然古代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的人口比例远比现在高,但确实古代天师是普遍比较遵守这个共识的。同时当前政府对于天师和妖的态度也是‘不刻意隐瞒,但也不要张扬’,他们想要的是让民众慢慢去发现这些东西的存在,让民间舆论慢慢培养大众的接受能力,再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出来证实。
对于这些,小花自然是清楚的,而且她还清楚,在众多无视共识的行为中,街头卖艺、哗众取宠无疑处于鄙视链的最低端。
偏偏周离还勉强算她半个老师,更勉强一点,兴许还能算半个领导。
老师会怎么看她?
三寵萌妻:怪盜新娘太惹火 泊心眉
“emmmm……”
于是两人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不自然,又让自己更不自然,由此陷入恶性循环。
“哇这么帅!”
女主持人睁大眼睛看着周离:“我怎么没发现我们学院还有这么帅的男同学?请问同学你是几级的?”
“19级的。”
“和我一届诶!我居然不知道我们年级还有个这么帅的帅哥!”
“hhh……”
这时小花拿着奖品走了过来,十分及时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周师兄好……”
“你好。”
周离感激的看向她。
網遊之逍遙神 曉風守
“唔?”
只见小妖正站在托盘上面,呆呆的看着他。
冷面主獨寵妖嬈妻 淺川明羽
超強智能 牛肉腩
于是周离笑了笑。
女主持人也放弃了询问周离是几班的的想法,继续笑道:“看来谢敏清同学和周离同学认识,是熟人呢,那么我们废话不多说,进入颁奖环节……谢敏清同学将用神奇的力量让我们的奖品自动“漂浮”到周离同学面前,是不是很期待呢?不知道周离同学此前有没有见识过谢敏清同学的“神奇力量”!”
墨菊沈香
周离:(⊙_⊙)
小花:( ̄△ ̄;)
尤其是主持人最后一句,让小花差点尴尬死,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关键时刻,还是豆豆不掉链子——
从托盘上拿起一张奶茶券,踮起脚递向周离,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表演效果,还拿着奶茶券在空中缓缓舞动了几下,营造出飘摇效果。
伴随着女主持人的解说:“现在奶茶券已经飞了起来!是不是很神奇呢?”
周离呆呆的从豆豆手中接过奶茶券。
女主持人:“请周离同学检查一下奶茶券,没有动过手脚吧?”
周离僵硬的摇了摇头。
女主持人:“真是精彩绝伦!”
小花的脸则已变得通红,本身脸就有点圆,现在像极了个红苹果。
但奶茶券总共有十张。
还有九张。
女主持人极善察言观色:“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因为持续运功,谢敏清同学的脸已经通红了!”
小花当时脑中已接近空白,只有一句话——
求求您不要再说了~~
终于,十张奶茶券移交完毕。
被女主持人感谢完之后,强撑已久的小花便逃也似的跑下了舞台,但刚刚走到黑暗中,她就又听见了身后女主持人的声音——
“周离同学,你有何感想?”
“非、非常震惊。”
“呜呜呜……”
小花瞬间把脸蒙住,加快脚步逃离。
周离则拿着奶茶券回到了座位。
明星大探長
直到他坐下,依然有许多女生频频回头,偷瞄他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和自己身边的同伴窃窃私语。对此楠哥就没那么友好了,她会一一回瞪回去,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直到没人敢回头,她才收回目光,又变回了老大哥的沉稳。
“哪家奶茶店的?”老大哥问道。
“蜜雪冰城。”
“我就知道是他家的。”楠哥抿抿嘴,“他家最便宜。”
人面桃花笑春風
“你拿着吧,我不爱喝他们家的。”周离将奶茶券塞到楠哥手里,知道楠哥也不太爱喝这家,便说,“可以给包子,她爱喝他们家的。”
“要得!”
楠哥将奶茶券收进衣兜里,又慢悠悠补充了句:“她不是爱喝蜜雪冰城,是蜜雪冰城最便宜。”
周离抿了抿嘴,觉得有点扎心。
下一个节目又开始了。
这是个古典舞,跳得挺好,可惜前两天周离和楠哥牵着手去操场上散步,操场上跳舞的小姐姐太多了,有点审美疲劳。
但楠哥却看得津津有味:“你说别人怎么就这么多才多艺,而我们就什么也不会呢?”
“因为我是一条咸鱼,而你是个废……”周离停顿了下,压下慌张,“非同寻常、匪夷所思的天命之子,你的尊贵让你不同学习这些,举个例子,就像古代皇帝有几个擅长唱歌跳舞的?楠哥你坐在座位上好好欣赏就够了。”
“嗯~~有道理!”楠哥深以为然。
“呼……”
“看拳!”
“?”
“看什么看!”楠哥一脸‘你愁啥’的表情,她收回拳头,还放在嘴边吹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飞来横祸?”
“楠哥大才。”
“真欠!”
楠哥摇了摇头,不看他了,继续看表演。
有个跳舞的小姐姐身材很澎湃,动起来波涛汹涌,非同小可,她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摸出手机,用60倍变焦放大,细细欣赏。
还藏着不给周离看。
所有表演结束。
小花果然得了第一名。
周离和楠哥提前离场,出去的时候天色早已经完全黑了,他们牵着手走在路上,讨论着自己学院的迎新晚会什么时候开始,准备了哪些节目,他们两个班上有哪些同学有才艺参与了表演,这一届新生中又有哪些好看的小师妹。
回到家。
槐序正在碗莲缸前鼓捣着什么。
团子站在水缸旁边,站直了身子,伸长脖子竭力往水缸里看,可她即便这个姿势也远没有水缸高,根本看不见里面情况。
但她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小脸上满是好奇。
周离见状连忙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和她一起往水缸里看去。
水缸里又有了几条漂亮的小金鱼。
槐序正在给金鱼喂食。
“喔~~”
团子睁大了眼睛。
周离也眨巴了下眼睛:“又是从哪里偷来的?”
“买的!”
“公园吗?”
“超市买的!”
“我不信。”周离又低头看向团子,小声问道,“小金鱼好不好看啊?”
“好看!”
“可不可爱!”
“可爱!”
“煮成鱼汤考考怎么样?”
“好的喔!!”
这时周离手机一震,于是他暂时让团子自己扒着水缸边上,摸出手机看了看,原来是小花发的信息,向他解释今晚的事情。
周离笑了笑,连忙告诉她没关系。
然后退出去一看,竟然还有一条尹乐的信息,可能是之前礼堂里的声音太大了,他没有察觉到。
尹乐:请客!
尹乐:你!
周离又笑了笑,这个人心里不平衡得很,是要请他吃个饭消消灾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