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96o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契丹叛亂熱推-tjq0y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整个契丹大营乱成一片,慕容复逮住好几个契丹士兵逼问,却一无所获,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只是上头下命令,他们就动手。
慕容复索性长驱直入,很快来到了帅帐,远远的便听到帐中正在激烈争吵。
“皇上此举未免太过草率,北院大王手握重兵,这个时候逼反他,只会令大辽陷入绝境!”
屍兄不可以
“不错,现在襄阳城的汉人虎视眈眈,东边蒙古狼子野心,咱们却在内讧,是嫌大辽灭亡的不够快么!”
“皇上,你是否也想学那宗真皇帝,做亡国之君!”
……
市長二婚小嬌妻 征文作者
“都给朕闭嘴!”一声大吼传来,却是赵洪开口了,帐中一片寂静。
慕容复找了个隐蔽位置,朝帐中看去,只见赵洪站在椅子前,下方站着几个身披铠甲的彪形大汉,此时这些大汉个个面红耳赤,明显经历了激烈的争吵。
除了军中将领外,帐中还有四人,分别是,萧峰、萧远山,耶律齐和耶律燕,萧峰脸上饱含风霜,目光黯然,似乎有些意志消沉,萧远山脸色苍白,一只袖子空荡荡的,耶律齐一如既往的儒雅,耶律燕神思不属,不知在想什么。
毫无意外的,这四人都站在耶律洪基(赵洪)一边。
这时耶律齐开口道,“祸起萧墙固然对大辽极其不利,可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耶律重元造反?还是说你们也想学耶律重元,临阵抗命,率兵哗变?”
攝政王的庶女狂妃
此言一出,众将领登时浑身一颤,噗通跪在地上,“末将不敢,请皇上恕罪!”
赵洪沉着脸一言不发,耶律齐继续道,“或许你们确实不敢有犯上作乱的心思,可你们临阵抗命,迟迟不肯出兵,分明就是存了等皇上与耶律重元分出胜负再站队的心思,我说的可对?你们这与造反有何不同?”
謝謝你予我此後余生
众将领纷纷摇头表示忠心。
耶律齐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其实这一点也不稀奇,历朝历代每逢皇位动荡,总有一部分人摇摆不定,不敢轻易站队,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可现在耶律齐却直言点了出来。
赵洪沉默片刻,“朕最后再问一遍,可有人愿意助朕擒贼?”
鴻隙
话中隐隐带着些许威胁之意,其实说出这样的话他也很无奈,盖因游牧民族与中原不同,游牧民族在建立政权之前,都是以部落为主的,大多军队都以各部的首领为主,包括大元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所以皇帝并不能做到完全号令三军。
众将领闻言神色各异,目光闪烁,没有一人答话。
萧峰站了出来,“微臣愿意助皇上擒贼!”
“好!”赵洪朗笑一声,“患难见真情,果然是朕的好兄弟,等战乱平息后,朕愿与你共享江山,永不言悔!”
以耶律洪基的性格,此情此景确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倒是模仿得惟妙惟俏。
众将领听了他的话,遗憾的有,淡漠的有,不以为意的也有,不一而足。
倒是萧远山脸上闪过一丝病态的红晕,共享江山,这是多大的殊荣,萧家虽然是辽国的大家族,可这些年已经没落了,就算鼎盛时期也未曾有过分得一半江山的辉煌经历(萧太后不算),萧峰算是光宗耀祖了。
不过瞥了儿子一眼,萧远山脸色又黯然下去,因为进攻襄阳城的事,父子二人闹了矛盾,至今隔阂越来越深。
超陸權強國 戰列艦
当然,这帐中最淡定的一人莫过于萧峰,他脸色毫无波澜,似乎根本没有将半壁江山放在眼里。
若是旁人做出这副表情,慕容复少不得要骂一句伪君子,可对于萧峰,他却骂不出口,因为他知道,萧峰是真的不在乎功名利禄,更没什么野心。
美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仔姜肉絲
只听他淡然道,“皇上,微臣不要什么赏赐,只求尽快平息这场战乱,减少伤亡,毕竟大家都是兄弟,他们可以死在战场上,却不能死在兄弟手中。”
赵洪适时作出一副沉痛的样子,“说得对,可恨那耶律重元不识好歹,不体大局,竟公然造反,以致朕的儿郎们自相残杀,御弟你可有什么妙计?”
萧峰没有丝毫犹豫的,“擒贼先擒王,微臣愿意去将耶律重元擒来。”
你是我的雙眼 寧綠·葉香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他一人敢说这样的话,也只有他能说得这般豪气,让人生出一丝意气风发的热血之感。
一个将领马上说道,“末将愿替萧大王开路。”
“末将也愿意。”
又有两个将领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你们都是好样的。”赵洪大笑道。
至此,还在观望的将领只剩三个,其中一个忽然开口道,“皇上,末将听说,北院大王……”
“什么北院大王!”赵洪眼皮微微一跳,冷声打断道,“朕早已夺了他的封号,冷将军,你开口闭口北院大王,可是不认朕的圣旨了?”
“末将不敢,末将只是叫习惯了,一时口误,还望皇上恕罪!”姓冷的将领立刻低头认错,随即话锋一转,又说道,“可末将听说,耶律重元的军中传出一个消息,说是……”
话说一半,他忽然顿住,嘴巴半张,瞳孔微微紧缩,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众人一愣,萧远山忽的意识到什么,大喝道,“不好,有刺客!”
萧峰也反应过来,闪身上前探了探冷将军的鼻息,“他已经死了!”
赵洪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错愕之色,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惊怒,“这是怎么回事,怎会有此刻潜进朕的大帐里来。”
周围众人慌忙四顾,惊恐万分,但也有有心人悄悄的扫了耶律洪基几眼,不动声色。
一刻钟过去,萧远山检查了冷将军的尸体,朝耶律洪基微微摇头,“心脉骤停,现在还查不出死因。”
“那就不必查了!”赵洪冷声道,“一定是他,一定是那个叛贼,这个时候除了他会派刺客,还能有谁,他一定想刺杀朕,或是杀掉朕身边的人,好让朕无人可用!”
说到最后,他若有深意的瞥了另外两个观望将领一眼,意思明显是在说,下一个可能就是你们了?
那两将领瞬间明白过来,谁下的手根本不重要,但如果他们还不表态,很可能下一刻都过不了,想到这二人对视一眼,急忙说道,“耶律重元犯上作乱,以致大军自相残杀,罪孽深重,末将等人愿为先锋,出兵擒贼!”
“好,非常好!”赵洪抚掌大笑,“现朕有二十五万大军,区区耶律重元,看他能蹦跶到几时,传朕旨意,兵分三路,将耶律重元的大营围起来,朕要活剐了他!”
“皇上!”萧峰正要开口。
赵洪又说道,“放心,朕也不想让儿郎们自相残杀,先围住他,然后御弟你伺机出手,看有没有机会将他擒住,朕有言在先,倘若天黑之前,你不能将他擒回来,朕便发动总攻,彻底灭绝耶律重元一脉!”
萧峰叹了口气,点头应是。
“峰儿,小心些。”萧远山语气低沉的说了一句。
萧峰脸色一喜,“我知道了,爹。”
众人领命而去,帐中只剩萧远山和耶律齐兄妹。
赵洪却忽然说道,“耶律齐,你马上持朕大令到前军督战,但有偷奸耍滑,消极怠战之人,立斩无赦。”
“是。”
“朕有些乏了,你们先退下吧。”
支走所有人,赵洪闭目感应一番,过得一会儿又苦笑摇头,“是公子来了吧?”
慕容复轻笑一声,身形一闪,出现在帐中。
赵洪上前一礼,“见过公子,属下把事情搞砸了。”
慕容复观他双眼微红,隐有疲惫之色,不由叹了口气,“你先说说怎么回事?”
“是,”赵洪说道,“昨晚属下潜入耶律重元的大营,一直等待公子的信号,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蒙古大营那边传来一阵骚乱,属下不知公子是否已经得手,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属下没敢轻举妄动。”
“一直等到了今天早上,耶律重元忽然下令集结大军,攻击我的帅帐,我才知道公子那边得手了,而且耶律重元不知从哪得到消息,那时属下再想出手已经迟了,只好匆匆回来,主持平乱。”
慕容复听后脸色微有些不自然,因为华筝,他把这正事都给忘了,不过关于华筝的事他自不会说出来,口中说道,“这事不怪你,是我搞砸了,昨晚我……”
他略过华筝,将昨晚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最后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伊玛目现在肯定就在耶律重元的大营。”
“那怎么办?”赵洪问道。
慕容复沉吟半晌,“为今之计只能我去看看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杀了耶律重元,如果我没得手,你尽量保住南院的二十五万大军。”
“公子小心,属下这边会尽快部署,将南院大军牢牢掌握在手中。”
慕容复点点头,“耶律重元一旦见势不妙,肯定会被伊玛目说服投入蒙古麾下,你要尽可能消耗他的残军。”
赵洪自然明白,那十五万北院大军一旦投入蒙古麾下,那便是襄阳城的敌人,自然要趁这个时候尽量打残他,忽的想起一事,他又问道,“对了公子,关于属下身份的事,该如何是好?耶律重元肯定会散出消息的。”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