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t7c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愛下-第731章 血色軍令閲讀-8kbnc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10月27日,抚宁县。
四野原有两个合成步兵营、一个快速反应营、一个山地步兵营、保障营和两个后勤营,总计七个营。昨日海军又送来了两个铁道营、一个重火力营和三个普通步兵营。根据总指挥部的命令,这一个旅和五个独立营将临时编为一个“东北师”,由范龙城指挥调度。未来根据战备程度的提升,还会有更多部队加入。
范龙城在榆关休整了几天,把现有部队整顿了一遍,又稳固好榆关这个战时基地,才继续向西边的抚宁县进发。抚宁是榆关元军的后方基地,位于榆关以西大约十公里处,四野早上吃了饭出发,没太久就到了,不过……
“嗯,他们不投降吗?”
范龙城本以为元军已如惊弓之鸟,此城多半会不战而下,因此到了之后直接让人送了份劝降信过去。但没想到,守军果断拒绝了劝降,叫嚣着要抵抗到底。
这令范龙城有些意外,何必呢,为什么啊?但也没过于放在心上。“那就让重火力营开始炮击吧。”
重火力营的15式乙将城头火炮一一敲掉,又用了陆鲨炮轰炸城头,不久后步兵就强攻了上去,全面占领了这座小城,也没费太多力气。
事后,城中守将札剌儿帖木儿被送到了范龙城营帐中。
札剌儿帖木儿接连战败,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硬气了,在帐内目光一扫,就果断地跪在了范龙城前面,恭敬地说道:“败军之将札剌儿帖木儿见过范将军,听凭将军发落。若是将军觉得我这名字拗口,喊我汉名木铁即可。”
范龙城倒没别的想法,只是有些好奇地问他:“有意思,既然现在你这么干脆,可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投降呢,还能少死点人。难道真以为自己能顶得住我们?”
木铁一脸颓唐地答道:“范将军,不是在下非要抗拒东海大军,实在是我家老小都在燕京,若是投降,家人必然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只能自不量力了。如今力尽被捉到您面前,再投不投降,已经无所谓了。”
“原来是有人质,够无耻的。”范龙城眉头一皱,又提高了声调,“可你怕祸及燕京那边的家人,难道就不怕我们吗?”
木铁一愣,随即下意识地答道:“东海天军一向有仁义之名,所以……”
檢察官公主 安慕菲
他本意是想拍个马屁,讨点好处,可说着说着,范龙城的脸色反倒一下子冷了下来。见状,他意识到不好,闭口不言了。
“呵呵,原来如此,果然如此!”范龙城站了起来,“外交口那帮傻子搞什么怀柔,都把人养的不知道好歹了!不知感恩,只知拳头,真是蛮夷!”
木铁立刻色变,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在下并无意冒犯将军,只是,只是……还请将军饶命,饶命啊!”
范龙城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军靴直接踢了过去。木铁挨了一脚,不敢抵抗,顺力就飞出去一大段,爬都不敢爬起来。
“别装了!”范龙城又坐了回去,冷冷地对他问道:“你汉话说得不错,会写字吗?”
木铁立刻爬起来,忙不迭地点头道:“会,会,在下也是多年练字的!”
“给他纸笔!”范龙城一摆手,便有参谋取了纸笔墨给木铁送去,“我说,你写!”
情迷冷情總裁 姑蘇
木铁颤抖着握起细毛笔,蘸了蘸墨水,在纸上待命:“请将军指教!”
“咳,嗯……呃……管他妈废话呢,就这么写,东海军东北师讨伐鞑虏,恢复华夏,大军抵达之时,各地军民必须立刻开城迎王师,否则视为鞑虏叛逆,必屠城以示警天下!”
“什么?”不光木铁,营中其他人也都惊到了。
王世明赶紧小声劝道:“叔,你不是来真的吧?别说这跟我们一向的政策法规不合,就是大会那边也过不去啊。”
范龙城暗中朝他摆了摆手,继续对木铁吼道:“就这么个意思,周边卢龙、昌黎等州县,主官你都认识吧?各写三份,哦不五份,签字画押用印,一个小时后给我送过来!”
说完,他就命人把差点吓尿的木铁带了下去。
然后,他才对王世明说道:“不用担心,后方已经有授权了,‘必要时可以采取激烈手段’。这帮子人畏威而不怀德,好话之前都说过了,现在就是该硬逼的时候了。你也不用怕,河北这帮子豪强,欺软怕硬几百年了,抽刀向更弱者的时候倒是猛,可一遇到硬茬子就软了。这个威胁八成是用不上的。”
王世明仍然担心地问道:“可万一真有些想不通的,你难道真要?”
范龙城嘿嘿一笑:“那又如何?这片地方被胡虏统治几百年,早已腥膻遍地,是该换换血了……”
……
11月1日,卢龙县。
卢龙此地历史悠久,唐时的安史之乱,卢龙就是发源地之一,后来的卢龙军也是显赫一时的大节度使。
十一年前,东海军从滦河突袭滦州,救走李璮之子李南山,此后平滦路的重心就转移到了更北边的卢龙。
如今的卢龙,是城高粮广兵多的大城,可这个大城,在东海军即将抵达的兵锋之前,却瑟瑟发抖着。
卢龙城中,一行车马自后门匆匆进入一处挂着“黄邸”牌匾的大院之中。
黄家家主黄元珊亲自在院内相迎,见从马车上下来的是卢龙另一位土豪通泰,脸露惊讶:“通兄,竟是你亲自来了!”
“事关重大,不得不来。”通泰一拱手,然后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可有僻静处谈话?”
黄元珊不再废话,迅速引通泰进入书房之中。“通兄此来,也是为了红书之事吧?”
通泰瞥了一眼门口,然后自袖中掏了一张纸出来,展开铺在桌上:“正是。”
黄元珊看去,果然是白纸红字,印着东海军发布的“屠城威胁”,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些“红书”昨日被大量送入城中,虽然镇守卢龙的阿海元帅看到后下令收缴,但各家可都还留着几份呢。
浮空島 老虎機
黄元珊故作轻松地说道:“东海军……应该不会这么狠吧,他们不是一向自诩‘文明人’么?我看多半只是吓唬一下而已。”
通泰摇头道:“不要掉以轻心,我看这次东海国是奔着争天下去的,未必不会重演金、元旧事。若是他们打到长安那边去了,或许会宽容以示天下,但现在刚颁布这‘红书’,正是立信的时候啊。你听说了吧,昌黎的李家已经带头出降了,现在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卢龙了。”
黄元珊一凛:“通兄,你的意思是,该开城?”
“开城又有什么不好?东海国的情形你也知道,去了那边岂不比在大元唯唯诺诺舒服多了?但是……”通泰眉头皱了起来,“阿海那老家伙非得守城!这是拉着全城人给他陪葬啊!”
这阿海也是老熟人了。当年东海军攻滦州,就是他在附近组织抵抗的,此后也一直在平滦路坐镇,积威十年,一般土豪很难反抗他。
帝王婿 月下的神兔
其实阿海不知不觉间受了东海人的恩惠——历史上四年前高丽林衍叛乱,就是阿海带兵去镇压,结果因为怯懦不敢战被忽必烈怒而一撸到底。结果本时空有东海人在辽东插了一杠子,阿海没机会去高丽,怯懦也就没暴露出来,依然做着他的元帅。
新婦休夫 艾林
阿海现在行将就木,没胆子打仗,却也没胆子投降,即使收到了红书通牒,也不管不顾,依然按部就班命人准备守城,急得一城军民直跳脚。
黄元珊又问道:“那我们去联名劝诫一下阿海元帅?”
通泰摇头道:“老家伙食古不化,估计是没用了,说不定还得被他砍了祭旗,不合算。为今之计,只有走为上策了。”
黄元珊不禁探头看了看窗外:“可是城门已经被封闭,我们怎么走?”
通泰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黄兄,我是看在亲家的份上才拉你一把。西门的庄千户与我有旧,他亦看不过阿海倒行逆施,准备逃出城去。事不宜迟,你赶紧收拾东西,不能太声张,家人财物最多两辆大车,今夜我们就出城!”
“只有两辆大车?”黄元珊的脸一下子白了下来。两辆车才能装多少人货?他这一个大家子,岂不是全都要扔在城里?
他心里不断盘算着,最后还是舍不得,侥幸心理占了上风,说道:“举族而出动静太大,这样吧,我还是在城内照应着。诺儿和小花他们托付给通兄,万一有事,还请通兄照顾我这骨血!”
通泰吸了口气,看了看他,见他面目坚定,无奈地摇头道:“罢了,也是条出路。黄兄,好自为之吧。”
……
当夜,通泰带着两家的四辆大车,偷偷潜入西门,与守将庄白汇合,开门向北逃去,又转向东,在一处隐秘山林中躲了下来。
第二日清晨,他们刚欲继续东行,就听见了马蹄声,只得再次躲起来。
“是哪边来的马?”通泰惊疑地从林中向外窥看着,却看不出什么来,“是东还是西?”
如果是西,那就是追兵,而如果是东边,那就可以安心了。
庄白提着刀,小声说道:“怪了,好像都有。小心点,我出去看看,你们不要声张!”
庶女狂醫 汐灣
他先往东在林子里绕了一段路,然后才往南离开林子,在临近道路的地方找个制高点躲起来,往外窥探着。
这一看,他才松了口气——在西边,一队元骑迟疑地停了下来,而在东边,是行进中的东海军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