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6d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 起點-第三百五十八章 盧西亞的悲憤閲讀-ohnw7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帝都,监察部总部。
和帝国其他平行的部门相比,在玛格丽特三世登基后才组建的帝国监察部,早期一直是暂时借用的办公场地。
随着监察部的职权越来越重,威慑力越来越强,大概二十年前,真正属于监察部的总部大楼这才正式的竣工。
这是一栋颇有德伦帝国传统风格,用灰色大理石修建的四方形大楼。
高有十三层的大楼四四方方,每一边长都有将近一里地,深灰色的外墙上,用黑色玄武岩修建的窗框配上特制的黑色玻璃,一扇扇黑漆漆的窗户就好像一只只冰冷无情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四面八方的一切。
监察部大楼的三楼,临时羁押室内,乔打着呵欠,懒洋洋的坐在一张铁皮制成的单人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人头大小的小窗外面逐渐暗下去的天色。
“完蛋咯!”乔苦笑着。
好容易拿了个新生月考第一,得了两天宝贵的假期,按照军事大学的校规,他必须在晚上七点以前赶回去销假、报到。
现在已经是六点多了,他还被扣在监察部,显然是来不及了。
默念一下军事大学的校规,不按时销假的学生……后果惨重。
戰國縱橫:鬼谷子的局5 寒川子
乔摇摇头,叹息着,朝着羁押室铁栅栏外几个走来走去的监察官大声嚷嚷:“我是无辜的,我是受害者……是巴伐利亚那个混蛋妄图刺杀我,可不是我去找他的麻烦。”
几个监察官看看乔,然后摇了摇头,都没吭声。
事情闹得太大,已经惊动了大半个帝都,更是炸翻了整个帝都的外交圈子。
德伦帝国外交部的好几个高官,正气急败坏的在拍监察部长文策尔的办公桌,声嘶力竭的要求严惩‘某个叫做乔的帝国败类’。
冰海王国,圣希亚王国,尼斯联合王国,高卢共和国等大大小小百来个国家的驻德伦帝国大使,也都怀着看热闹不怕麻烦大的‘雀跃’心情,兴致勃勃的带着大群随员赶到了监察部。
他们正在文策尔的办公室外围观,期待着这件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甚至,尼斯联合王国驻德伦帝国大使,已经私下里坐庄开盘,很多大使和使馆官员纷纷下注——一个,他们赌巴伐利亚的死活;二个,他们赌事情的前因后果;三个,他们赌乔的下场!
如果单单按照现在的盘口来看,乔有很大的概率被处死。
有九成九的大使和使馆官员,下了重注押乔肯定活不了。
事情太大了,闹得太大了。
除了下落不明的巴伐利亚,卢西亚帝国驻德伦帝国大使馆这次损失惨重。
他们的首席武官和副官,还有七八个超凡六阶实力的将领死得七七八八,只有一个见机得快的幸运儿活了下来,但是他也被马科斯的重斧斩断了一条腿。
这个幸运儿,如今正满帝都的找卢西亚的商人借钱,想要去圣玛雅大教堂买一支强效的神力药剂将自己的断腿接上呢。
卢西亚大使馆的文官们,也折损了十几个,幸存的人只有大秘尤金和二秘希洛夫。但是尤金和希洛夫也都被打得重伤,尤其是尤金,他的要害部位被兰桔梗偷袭踹了一脚……男人的功能基本上丧失了八成。
作为一名大使馆的外交官,尤金在帝都经营的人脉似乎很不错。
文策尔的办公室内,有一名女侯爵、两名侯爵夫人、三名女伯爵、四名伯爵夫人,正依仗着女人的优势围攻文策尔。
保鏢媽咪:總裁爹地別賴賬 上晚妝
她们提出了极其强有力的论据:“德伦帝国,什么时候变成了山贼窝?如果连友邦的外交官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帝国的尊严何在?”
素手謀錦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深海月下
她们喊出了极其有威慑力的口号:“严惩凶手,正义万岁!”
除了这些官面上的人士,风信子大酒店的幕后大老板,帝国一个资深的开国公爵家族的当代家主,也派来了自己的私人秘书。
这位本身就拥有帝国伯爵头衔的私人秘书倒也没有仗势欺人,也没有气势汹汹,他只是很诚恳的向文策尔提出了一个问题——风信子大酒店的半边大楼被震塌,重伤宾客九十五,轻伤宾客三百余,受伤的仆役、侍女、厨师、酒保等服务人员,总数超过两百个。
这些人员的汤药费和抚恤金,请问是谁支付?
酒店大楼的维修费用,请问是谁来承担?
酒店大楼维修期间,风信子酒店暂停营业的损失,应该由谁来赔偿?
就算维修完成,酒店恢复营业后,因为今天的事件对酒店造成的名誉上的沉重损失,以及新老宾客的流逝,这一笔损失又应该由谁来负责?
不愧是真正的老派贵族,人家也不闹腾,也不叫嚣,就是很认真的和你讲道理、摆事实。
这位私人秘书拿出了长长的一份清单,上面除了受伤的宾客和服务人员之外,打碎了多少古董桌椅,破坏了多少锅碗瓢盆,有多少瓶珍藏级的美酒被粉碎等等……
这些损失加在一起,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说,现在的文策尔,还有监察部上上下下,都很头疼,头疼得厉害。
所以,任凭乔嚷嚷得厉害,几个监察官也只是沉默无语的在走廊中往来巡弋,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从那一头走到这一头。
乔叹了一口气,看着几个面皮漆黑的监察官,他站起身,走到铁栅栏旁,手指重重的敲了敲鹅蛋粗细的精钢栏杆。
一不小心,力量刚刚飙升了数百万磅的乔,手指稍稍用大了一点力量,他敲击的这根精钢栏杆发出刺耳的扭曲声,直接被一指头敲得弯曲了九十度。
几个监察官同时看向了乔,几个人脸色变得极其的古怪,一个个死死的盯着那根被乔一指头敲弯的栏杆,右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腰间。
乔急忙抓住弯曲的栏杆,轻轻一掰,就将栏杆扭回了原位,他双手抓着栏杆轻轻的上下一撸,这根栏杆就变得挺拔、笔直——只是和铁栅栏上的其他钢杆相比,乔撸了一把的这一根,明显比‘同伴’们细了两圈!
軒轅焚天
几个监察官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监察部的临时羁押室,这些铁栅栏都是用的真材实料,每一根鹅蛋粗细的精钢杆子,全都是千锤百炼的合金钢铸成。
用蛮力掰弯这里的钢杆的羁押者,监察官们见过。
但是能够用肉掌,将弯曲的钢杆重新撸得笔直,还能将钢杆撸得细上两圈的怪物,这几个监察官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乔,你刚刚,想要做什么?”一名头发花白,资历颇深的监察官笑呵呵的走到了乔所在的羁押室外。
“麻烦,给我一顿晚餐,这个点了,应该是餐点了。”乔叹了一口气,摊开了双手:“另外,能否麻烦监察部,给军事大学送一份情况说明书过去?”
“我晚上七点就要回去销假,但是很显然,我这里是做不到了。”乔耸耸肩膀,无奈的叹息道:“我倒是不怕回去后被罚跑,但是要光着膀子,站在所有的新生面前念检讨书……这种事情,太给我父亲和母亲、还有哥哥、姐姐、妹妹丢人了……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哐啷’!
走廊尽头的一扇厚重的钢门被重重的推开,文策尔带着大群高级监察官走了进来。
豪門純愛:小妻子請溫柔 丫頭曉
“知道自己惹了麻烦?知道丢脸了么?”文策尔一边往乔这边走来,一边皱眉道:“能否告诉我,巴伐利亚在哪里?”
“他逃跑了!”乔高高举起双手,大声嚷嚷:“我以穆忒丝忒的名义发誓……”
乔在心里暗自嘟囔——‘仁慈的穆忒丝忒啊,原谅我借用您的名起誓……我会去忏悔的,我会去奉献的’!
乔的声音更高了几个调门:“那个该死的混蛋,他想要杀我,但是我跑得快,他没能及时的干掉我,所以听到警笛声,他逃跑了!”
乔剧烈的咳嗽着。
他实实在在被巴伐利亚打得受了一点内伤,他刻意维持着这点内伤,他此刻一咳嗽,嗓子眼里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无耻啊,堕落啊,简直是道德败坏的典范……一名六阶强者,追杀我一个可怜的帝国军事大学的学生!”
霸氣無敵
“我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阴谋!该死的,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乔一边吐血,一边朝着站在门外的文策尔大声嚷嚷:“我建议,封锁帝都,搜捕巴伐利亚……还有,卢西亚大使馆内的所有人,全都要扣押起来,严刑拷打,拷问他们幕后的真相!”

乔正义凛然的大声叫嚣着。
文策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他吐出来的鲜血,然后点了点头:“你可以离开了……关于今天的事情,会有后续的调查,希望你能配合。”
“嗯,巴伐利亚确定是逃跑了?”文策尔很认真的看着乔。
乔也很认真的看着文策尔:“尊敬的监察部长阁下,我只是一个可怜的二阶小人物……”
文策尔摇了摇嘴唇,低声的嘟囔道:“该死的卢西亚人,他们除了制造麻烦,还会什么?”
摇了摇头,文策尔指了指乔面前的铁栅门。
一名检察官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铁栅门。乔笑呵呵的推开沉重的铁门,走出了呆了一个下午的临时羁押室。
“跟我来吧,有人要见你。”文策尔朝着乔勾了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