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stn精华都市小说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第七百六十四章 始祖亂戰,無定島之謎相伴-6rkeg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商少阳的战斗相比起来就有些艰难,即便是最初的商帝商无漏战斗力也是十六脉中垫底,遇上凰空有些吃力但凰空想要取胜也并不容易。
凰空身化鹓凰,背负青天雷霆滚滚而落,商少阳的灵力在头顶化作一面古朴的盾牌,这盾牌看起来像是玉材所制而且还有所残破,但是在滚滚雷霆砸后尽数被盾牌所吸收而且盾牌也越发明亮。
“终于要拿出你们商族镇族之宝了吧?”凰空说道。
商族的能力下限很低但同样上限很高,这与商族的血脉有关系。
十六脉中的十五脉都是依靠自己的血脉之力修炼,唯独商族不同,想要变强只能够依靠外物。
商族的血脉能够将他们所遇上的宝物全部与血脉相融合,然后创造出匪夷所思用途多段的道器,融合的宝物越强发挥出的力量越庞大,而且能够融合的数量也非常多。
因此商族这才创造出天空城进行各种天材地宝修炼功法的交易,目的就是寻访整个洪武大陆的奇珍异宝用以自身融合,商不缺活着的时候最强时融合过三大顶级道器,元梭针,控界旗,以及商少阳方才刚刚使用出来的遮天盾。
尧光山融器诀便是受到商族提点方才创造出的修炼法门,而尧光老祖同样是商不缺的记名弟子。
遮天遁的材质与暖阳玉有些相似而且犹有胜出,材质坚硬能够将敌人的攻击转化为最精纯的元气,更难能可贵的是可蓄可放,乱古时期商无漏曾依靠这遮天盾力战数万妖族而不败,只不过这种矿料早已经在洪武大陆绝迹。
“刚才的攻击还给你”
商少阳手持遮天盾,玉盾上雷霆一泻而出如汪洋般,而凰空振翅高飞尽数躲避开。
“身为始祖帝境的天空之王,不知羞耻以多欺少,现在也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刚才的战斗商少阳也一直在注意着春风,他只是听说百里孟明复活后又将自己的本源之力传给了春风,但是对于春风有多强心里并没有太多打算,直到方才看到凰司寇受伤流血。
有了春风商少阳也不用像刚才那样束手束脚,他准备放手一战凰空,何况他还有一项大杀器,这百万年天空之城的运转让他收集了不少稀世宝料,融入血脉中后铸造出了一方秘宝,商少阳面带笑容准备作为自己的最强底牌。
凰空仗着自己速度的优势将商少阳的攻击尽数躲避开,但猛然间凰空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有了一些凝滞,连带着他的速度都在减弱。
云遮雾绕之中隐约有一方淡蓝色的旗帜在飘扬,凰空立刻明白了刚才战斗中商少阳已经悄无声息的将控界旗隐藏起来。
“控界旗”
氣修無極
總監大人是鬼畜
控界旗能够压制一方空间,即便他是天空之王的凰族也难以在这里发挥他速度的优势。
而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在云雾的荫蔽下一根银色的针急速射来,这银针微不可查但是乱古时期死在其上的无上皇尊有不下十尊,这才早就了元梭针的凶名。
凰空何其敏锐,身化赤凰高振羽翅,在银针射中之时使用出了浴火重生之术。
从火焰中浴火重生的凰空有些狼狈,如果这一针在隐晦一些怕是连他都根本反应不过来,即便不死也会重伤。
“不愧是商帝商无漏的遗物”凰空惊魂未定。
遮天盾主防御,控界旗主辅助,元梭针主攻击,正是依靠这一套极品道器完美的配合才让商无漏稳坐十六脉之祖的位置。
刚才被凰司寇围攻时商少阳便已经消无声息的将控界旗隐藏,就是为了产生奇效,只是可惜依然功亏一篑,商少阳多少有些遗憾。
整个边国都是乱战四起,不过相比之下十三州集结了二十五尊妖帝,而九野这边即便加上易龙城,易无道,易空,百代明生,春风以及药师也才只有十七位,实力相差依旧悬殊。
春风药师遇上的敌人虽然强,但是其他的地方更加严峻,洛水常阳城,泰泽华阳城,飞凌度云阳城,天之三族自乱古时代便结盟直到如今,向来同气连枝。
只不过现在各自面临强敌,而且是倍于自己的强敌。
小白兔與大BOSS
与华阳城距离最近的便是帝蚰部落,蚰明谯蚰无双一老一少两代始祖境驾临华阳城,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帝蚰!
尤其是蚰无双,虽然是年轻一辈的妖帝但是所拥有的的实力甚至隐隐有盖过蚰明谯的趋势。
蚰明谯相貌苍老,原本弓着的腰此刻也努力的挺起来看着眼前的万丈雕像以及雕像后守护着的一座城。
“被这华阳城挡住了一百多万年,今天咱们帝蚰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蚰无双面带微笑。
焚滅星際
但是被蚰无双搀扶着的蚰明谯也神情不变,对蚰无双的话也没有认同。
玄門
“不要高兴的太早“蚰明谯摇了摇头。
“太祖您是不是太过谨慎了,毕竟现在咱们的妖帝境界的强者远超九野”
“自乱古时代起九野人族的实力就一直逊色于十三州,甚至差距比现在还要大,但最后的结局都是九野获胜,你太祖我是亲眼见证过的”
“您多虑了,这一次妖圣也要亲自出马”
“希望一切顺利,但是如果一旦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无双太祖会为你争取时间你一定不要耽搁”
见到蚰无双还想要说什么,蚰明谯摆摆手示意他闭嘴,弓着身子咳嗽了几声。
在两大帝蚰来临时虞千戚已经早早等待,面容中带着几分决绝,背着长琴背后是他父亲常阳城帝君虞重华的万丈雕像。
从站在这里的第一刻虞千戚便知道他退无可退,身后是他们虞氏守护了百万年的土地。
“虞尧声!”
虞千戚的身影在蚰明谯的脑海中和一个人慢慢重合,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非常相似。
“我叫虞千戚,虞尧声是家祖!”
“太像了,太像了,几乎一模一样,我又想起了我与你先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和现在一般,他也背着他的琴”
“今日我就要凭借先祖传下来的至宝武池来领教两位帝蚰的手段”
虞千戚从背后解下长琴,琴身墨黑雕刻着虎豹炳蔚凝姿,琴弦似被血染色泽暗红。
华阳城擅长音之道,虞氏流传两样至宝文沼与武池两样至宝,华阳城帝君虞重华献祭自身后从文池中唤醒虞尧声的力量一同化作了雕像,如今只剩下了武沼。
“那就让我来领略一下华阳城祖器武沼的厉害”
“好,太祖为你在一旁掠阵”蚰明谯似乎并不准备干预。
蚰无双不知道自己的太祖蚰明谯到底是怎么想的,妖圣有令第一个进入九野的人可以得到源天紫气,两人合力很快就能拿下虞千戚而蚰明谯似乎并不着急,而且与其他妖帝不同,蚰明谯对于这一场大战也并不是上心。
“千蛛戟”
蚰无双是帝蚰部最杰出的天才,甚至只论天赋比起老一代的妖帝蚰明谯还要强一些,大手一挥身后出现上百上前锋利的蛛戟铺天盖地而去。
面对这大范围的攻击虞千戚反而把眼闭了起来,虞氏擅长音之道,所有的破空声都瞒不过他们的听觉,甚至相比所看到的虞千戚更愿意相信他听到的进攻。
与一根根带着剧毒的致命蛛戟中左躲右闪,总能在被刺中时听到攻击而来的方向做出最完美的躲避动作。
虞千戚屈指放在琴弦上素手拨动,一声清脆的声音以虞千戚为中心快速荡开。
“文武七弦音之逐风”
虞氏有文沼武池两大祖器,同样有文武七弦音这样名震洪武的神通,逐风一经施展虞千戚的身影可以瞬间转移到声音传播的任何一个地方。
凭借逐风的神出鬼没虞千戚瞬间来到了蚰无双的背后,灵力在手中化作一柄利刃,就在利刃落下时虞千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
两人一个是人族天骄一个是妖族新帝,曾经也多次交手过彼此都非常了解。
虞千戚能察觉到他的后背被几根透明的蛛丝粘住,让他的行动受阻。
“七弦音断纹”
弦音一弹空间似乎都被琴音撕裂,牵制着他的蛛丝同样断裂。
“暗蛛穴”
此刻身为妖帝的蚰无双使用的暗蛛穴范围堪称恐怖,将方圆整片空间都纳入了暗蛛穴中。
蛛穴是帝蚰部强者修炼到极致后所创造出的领域,在此地可以将帝蚰部的优势发挥到极致而且压制对手的各种感官。
虞千戚身外天地昏暗,释放出去的灵识都被暗蛛**的蛛丝所吸收。
靈界巔神 枯玄
若换换做其他人在暗蛛穴中必定要吃了大亏,但虞氏研究帝蚰部落多年,自然有应付暗蛛穴的办法。
帝蚰部的视力本来就很弱,在暗蛛穴中同样无法使用灵识,虞千戚知道自己的脚下布满了蛛丝,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通过蛛丝传导给蚰无双,为他带来致命的打击。
若是他这样站着不动两人只能无限耗下去,或是一方安耐不住,或是引诱对方上钩,互相狩猎。
蚰无双在等待虞千戚动,而虞千戚同样在等待蚰无双发出声音,哪怕是再微弱的声音也能够被虞千戚捕捉到。
身为暗蛛穴中的虞千戚不知道其实更大的危险正在不断靠近华阳城,一个比起蚰明谯看起来更加苍老的老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这老者无须无发连眉毛都没有。
“你怎么来这里了”
蚰明谯都不用回头看便知道来的是谁,翅金蛭部的老祖与他同一代的妖帝蛭太蝗!
“咱们虫类妖部在十三州中地位普遍不高,奇邙闪那个老家伙又与我有仇,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找你了”蛭太蝗背着手说道。
“找我?我不记得我和你的关系有多好吧”蚰明谯反问道。
“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成为死敌,而且你我还有一个共同点”蛭太蝗的笑容中带着一些深邃。
“什么共同点”
“上一次无定岛之战后洪武所有的始祖帝境修为全部消失,十三州有一些妖皇猜测我从那一次大战中逃了出来”
靈魂實錄 恰靈小道
“他们猜的没错,你确实逃出来了而且还没有被封印,只不过在南岭沼泽躲躲藏藏几百万年不敢露面”
别人只是猜疑,但只有蚰明谯却非常肯定,连龙帝龙无间都受困东海,蛭太蝗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后却逃出了封印。
“是又如何,那一战咱们两个距离最近彼此发生了什么难道非要说明吗?逃过封印的除了我还有你吧”
考古手記 微笑的貓
蛭太蝗一言道破了十三州秘辛,居然有两尊妖帝自当年的大战中脱身,但却各自隐藏在祖地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我和你不一样,我施展了虫族禁忌的半身术,被封印了一半,另外半身逃了回来”
“老蚰,那一场大战时只有你我距离无定岛最近,你应该也听到了岛上发生的事情吧”蛭太蝗试探性的问道。
蚰明谯面色一变“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把蛭子支开正好蚰无双也没空正好我们两个可以坦诚交谈,你难道真的要心甘情愿的听命?”
“哪能怎么样呢?妖圣的命令你敢违背”
“我确实不敢违背,但是也会为自己想好退路,即便你我知道也不敢泄露一丝一毫否则会带来灭族之祸!”
蘇公子與起點男 妃緋雪
蛭太蝗叹息一声,若非当初无意中从无定岛上听到了惊世秘闻,怕是今日他依旧会和其他妖帝一样,为了一条源天紫气奋不顾身。
冥夫要壓我
蚰明谯同样如此,妖族十三州所有的妖帝都被封印后能与他抗衡的几乎没有,他本可以带着帝蚰部落在这百万年内成为妖族霸族,但是他不止没这么做,反而藏踪匿迹让帝蚰部落在各种战斗中不断示弱。
蛭太蝗同样也是这么做的,更甚者蛭太蝗希望南岭沼泽中出现一个新的妖族部落来顶替翅金蛭妖族豪门的地位。
因此被奇邙部步步紧逼也没有现身打打他们的威风,因为两人非常清楚,跳的越欢最终会死的越惨。
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点到即止,两只几百万年的老妖心里已经明白了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不过该做的还是要做”蛭太蝗脸上笑眯眯的。
“不错,太蝗兄不如咱们就联手攻破这华阳城如何?”
“虞尧声那个老家伙当年和我可是也没少交手,今日算是让他的后人替他付出点代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