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md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起點-第三百七十八章   相親相愛的邪神一家【5000字,求月票】-zm7cb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规则的波动,影响自然是十分严峻的,正在冲击规则封禁的人皇,直接就崩盘了。
当然,如果零号收敛一点,或许会对零号邪神塔前的人皇影响不大,但是,零号在意么?
人皇想要尝试帮助他解开封禁,但是,人皇是有目的性的,是为了让他零号成为人皇的助力,他零号在意解封不解封吗?
对于自由,零号其实并不太在意,相比于那些兄弟姐妹们,零号真的不看重自由。
他毕竟是混沌蝎祖一族,一沉睡便是无尽漫长的岁月,因而,对于解封不解封本就是不在意。
武氣淩天
但是,二号,三号等其他邪神却是需要自由,他们在黑暗禁区中被封禁了漫长岁月,早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可人皇不帮助他们解封,所以,零号还会给你人皇脸?
还等一等,等个屁!
如今,在零号眼中,人皇就是个渣,唯有小罗才是宝!
罗鸿也是咋舌不已,看着辛辛苦苦破解零号邪神塔之前的封禁,达到一半路程的人皇,直接被一个浪给打翻,感觉人皇实在是太惨了!
对于人皇,罗鸿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也没有什么崇拜的情绪,甚至罗鸿觉得这人皇有点坑。
坑了太多人了,人间被坑,初代夫子被坑,还有生命母神也被坑……
所以,对人皇罗鸿其实没有太多的好感。
至于人皇所面临的危机,罗鸿也不在乎,毕竟又没有影响到他,罗鸿也不知道人皇遭遇的是什么危机。
零号眼眸一亮,抬起手一抓,那人皇从规则长河中被打飞而出的皇冠顿时被他抓在了手中。
“再加上这个玩意,够吗?”
零号那庞大至极的真身,看向了罗鸿,道。
嗡……
皇冠中。
人皇的力量再度涌现,化作了人皇虚影。
“别啊……”
人皇有些无奈道。
哪怕他是人族的至强者,在此刻也有些抓狂。
他本来还陷入罗鸿破解了二号邪神塔的震惊之中,结果,零号就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他严重怀疑,规则长河中拍打出的一个巨浪,将他的一切功亏一篑的巨浪,是零号暗搓搓搞的。
否则,以他对规则的掌控力,应该不至于失败的这么惨才对。
蝴蝶公墓 蔡駿
人皇也是有些不理解,哭笑不得到极致。
这零号,难道真的不在乎封禁的解除?
真的不在意自由?
“你失败了。”
零号宛若星辰般的身躯一动,整个黑暗禁区都在地动山摇,在天崩地裂。
零号的话语,直叩心灵,让人皇很是无奈,还不是你从中作梗。
但是,零号说的对,他失败了。
十万年了,他尝试解封零号,又一次失败了。
人皇但是很洒脱,也很淡然,或许一切皆是命数。
罗鸿安静的站着,平静的看着两位大佬的交流。
人皇虚影有些好奇的看着罗鸿,笑了笑:“你小子,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看来,是吾低估了你。”
“你身上掌握有大秘密,而且,你很不错,能够想到承载物的方式,转换邪神神格,这也是难能可贵。”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能够做到完美的转换才是关键。”
人皇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的确,罗鸿的举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但是,实际上,罗鸿的举措,无法复制,毕竟,想要轻易的镇压规则力量进入邪神塔,本就不容易。
罗鸿是开挂了,这点人皇猜到了,但是作为人皇,自然也看的透彻,能够开挂,也是罗鸿的本事。
“人族接下来的情况很不容乐观,可吾之是非谁也评价不了,若是当年吾不曾布置那规则,或许,如今三界,已经再无人族。”
人皇看着罗鸿,笑了笑道。
“不过,一切毕竟是因吾而起,吾也不愿人族崩灭,这人皇皇冠便交与你。”
“一旦人间规则消散,也能提供些助力。”
人皇看着罗鸿,说道。
尔后,人皇看向了零号,微微拱了拱手,又深深的看了罗鸿一眼。
“五族其实不足为虑,希望,此代人族,再也不会遇到真正的危机。”
人皇轻叹。
尔后,他抬起手,摘下了皇冠,轻轻抛出。
皇冠顿时化作流光,钻入了罗鸿的手掌心中,化作了皇冠印记。
而人皇虚影亦是开始一点又一点的消散。
黑暗禁区之内,伴随着一声长啸,有点惨的人皇虚影彻底消失不见。
黑暗禁区中再度变得安静了下来。
诸多邪神沉默。
罗鸿也是陷入沉默。
零号则是淡淡的看着,无喜无悲。
“倒是个人物……”
“他所遭遇的危机,祇倒是也能猜测到一些,不过,祇曾经提醒过他了。”
“他依旧是要去面对,既然如此,自己做出的选择,代价就自己承担。”
零号道。
都是成年人了,需要对自己做出的选择负责。
唯一可惜的是,那人皇也摆了他一道,居然将皇冠又送回给了罗鸿,这就没法把人皇皇冠拿来融掉,当做邪神的载体了。
“黑暗禁区之内,本就贫瘠,原本便是封禁之地,自然没有什么至宝和顶级材料。”
零号有些失落和感慨。
事实上,他也清楚,想要一口气将十位兄弟姐妹们全部释放,全部让他们获得自由,本就是困难的事情。
“老大,不急,这事情,是长远的事,慢慢来。”
远处,七号万变蚓所化的少年,倒是温和的笑道。
七号邪神的性格很好。
零号笑了笑,他庞大的真身开始消散,很快便消失无踪影。
尔后,黑色人影的零号再度出现。
“倒也是,是祇着急了。”
零号说道。
他看向了罗鸿,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就算凑够足够多的资源,想要打造出足够承载邪神的承载物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小罗,拜托你了。”
零号道。
罗鸿笑了笑,眼眸精亮,“互帮互助罢了,我也需要诸位邪神的帮助,帮助邪神获得自由,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
虽然人皇说五族不足为虑,但是,他个脱离三界十万年的老东西,懂个球。
“如今的人族,强者太少了,一旦人皇规则消散,五族强者降临人间,人间必将沦为人间炼狱,天界五族强者太多了!”
罗鸿严肃道。
零号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先将天王龙骨,和四具王境肉身打造成承载物吧。”
“这样应该能够带两尊邪神出黑暗禁区。”
零号说道。
“虽然说用承载物以移花接木的方式帮助邪神神格离开黑暗禁区,但是,每一尊邪神应该也无法爆发出真正的实力吧。”
“毕竟,承载物的承载之力有限,一旦彻底爆发实力,彻底迸发神格的力量,承载物必然会崩碎,封禁便会再临,黑暗禁区的规则之力便会再度席卷而出,牵引着邪神塔,再度镇压。”
罗鸿的手段在告知了零号之后,零号也分析出了利弊。
这一点,哪怕是罗鸿都没有想到。
承载物的确能够帮助偷梁换柱般带着邪神神格离开邪神塔,离开黑暗禁区,恢复自由。
但是……
邪神的力量太强了,绝对超过了天王,一旦彻底爆发,承载物必然会承受不住爆碎。
因而,这也算是个风险,而且是得认真关注的风险,罗鸿也得关注一下。
万一一不小心打嗨了,把承载物给崩了,那就不好了。
罗鸿严肃的点了点头。
零号笑了笑,拍了拍罗鸿的肩膀,让罗鸿不要有太多的压力。
远处,邪神二哈缩小了身躯,飞速跑了回来。
勾情小婢
“老大,那接下来的承载物要选谁?”
邪神二哈兴冲冲道。
这个问题一出,气氛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三号,七号,九号皆是盯着零号。
哪怕是零号也有些头疼。
其他没有苏醒还在沉睡的邪神也就罢了,四号,五号,六号,八号,十号都是未曾苏醒的,问题都不大。
但是,如今只有两个名额,而苏醒的却是有一号,三号,七号,九号……
一号也还好,一号的性子跟他混沌蝎有些像,不急不缓,出不出黑暗禁区其实问题不大。
但是,三号,七号和九号,可都是耐不住寂寞的。
“按照承载物所能承受的极限来看,七号和九号出去是最好。”
零号道。
三号,也就是那只黑猫邪神,也就是一直被邪神二哈所欺负的女邪神,眼眸中顿时就流露万千悲伤。
她好惨!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桀桀桀!”
“对的!让三号出去干啥?猫最废物了!”
邪神二哈在一边幸灾乐祸的桀桀大笑。
三号黑猫顿时炸毛似的:“二号!闭嘴!”
“祇不是普通的猫,祇乃是尊贵的九尾天猫!”
三号本就在炸毛的边缘,被邪神二哈这么一说,心中的委屈仿佛喷涌而出的江海一般,直接宣泄而出。
恐怖的气机在他的身上疯狂的宣泄,疯狂的喷涌。
七号和九号原本倒是很开心,可是见状,也是不由微微色变。
零号有些头疼。
这一猫一狗哦不,一猫一狼,可是真的闹腾。
折腾了数十万年了,还不嫌累。
就这尿性,这两个若是一起出了黑暗禁区,小罗能够镇压的住么?
你的屍首我的魂
若是到时候镇不住,问题可就大了。
这两个……是邪神!
地地道道的邪神!
“三号!安静。”
零号淡淡道,他的身上,顿时有恐怖的气机迸发,原本炸毛的三号,浑身一颤,开始缓缓的安静下来,她抿着嘴,身躯瞬间隐匿入黑暗,舔着爪子,仿佛在默默舔舐着伤口。
她习惯了,反正受伤的总是她。
之前罗鸿召唤她,开启了空间裂缝,也都是被二号那家伙压了下来,夺走了她出去透透气的机会。
而如今,她又将沦为被抛弃的那一个。
她习惯了,猫生就是如此的艰难。
罗鸿扫了一眼,就算是她都觉得女邪神好可怜,不过,这算是邪神们的家事,与他罗鸿……无关。
他罗鸿也管不到。
尽管,罗鸿若是开口,零号大概率会接受,但是,这样的话,不就等于是得罪了七号和九号了?
所以罗鸿选择沉默。
邪神二哈还在一边桀桀桀直笑。
不过,被零号瞪了一眼,邪笑之声开始不断的减弱。
七号犹豫了一会儿,道:“老大……”
“不如把祇的机会让给三号吧。”
零号一怔。
七号的性格比较温和,毕竟是万变蚓一族,本就是不争不抢的一族。
“不过,三号在出黑暗禁区的时候,可以尝试带祇一个分身出去,那样的话的,祇也算是见识了外界的世界。”
七号所化的少年,爽朗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零号闻言,猩红的眼眸中也不禁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的两件承载物,便由三号和九号承载吧。”零号说道。
说完,黑暗中的三号瞬间飙射而出,眼眸中满是惊喜。
而零号则是看向了远处的黑暗,“一号,你怎么看?”
如今苏醒的其他邪神中,只有一号。
“祇……没……有……意……见……”
一号也回答了,慢慢悠悠,不紧不慢。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五个字说了五个呼吸的时间。
诸多邪神倒是都不在意,因为这就是一号的风格。
零号看了一眼,似乎流露蛋疼之色的罗鸿,笑了笑:“一号就是这样,说话总是慢吞吞的……”
“这也和一号的本体有关。”
零号道。
罗鸿忍俊不禁:“一号的本体是什么?方便透露么?”
零号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不好透露的,一号的本体……是吞天蜗。”
“也算是诞生于混沌中的强大先天生灵,战力也很强。”
吞天蜗?
蜗牛吗?!
难怪了,难怪一号说话那么的缓慢,一切都不急不缓的。
罗鸿则是有几分惊叹。
有些出乎意料。
这就是邪神?
内部的氛围如此有爱,不争不抢,甚至还会互相推让……
这是邪神?
罗鸿一时间,也是有些茫然了。
所谓的仙族,神族,说的冠冕堂皇,但是实际上,心狠手辣,争锋无休。
而所谓的邪神,却是彼此之间,相亲相爱……
正非正,邪非邪!
这个世界……似乎有些颠倒。
“麻烦你了,小罗。”
零号看向罗鸿,道。
罗鸿笑了笑:“不麻烦,各持所需罢了。”
零号也是点了点头,从原本只是带着些许期待,到如今期望成真,零号感觉有种大起大落的感觉。
罗鸿没有再多说什么,心神一动,将天王尸骸和王境尸骸收纳入了储物页中。
閃婚老公,求翻牌
而他则是朝着九号邪神塔而去。
轰!
规则长河泛起恐怖的巨浪,威压弥漫,像是大山压迫而下。
人皮册子散发出金光,帮助罗鸿挡下所有的威压。
罗鸿手持册子,镇压了躁动的规则长河,朝着邪神塔之中行走而去,速度不急不缓。
在零号,三号,九号等邪神翘首以盼之间,罗鸿进入了九号邪神塔内。
或许是因为有了在二号邪神塔中的经验,罗鸿这次弄起来,有种轻车熟路的感觉。
直接以人皮册子覆盖住了九号的邪神神格。
外界。
仗劍問天道
九号青牛亦是浑身一颤。
尔后,发出了一声舒适到极致的哞声。
下一刻,他便感觉到了自己神格的力量被吸走。
九号邪神塔内。
邪神神格的力量很快便被吸干,而罗鸿的邪神洞天再度呈现,恐怖的吸力从其中迸发。
顿时,一头青牛虚影在邪神洞天中呈现而出。
最強農民混都市
罗鸿有些心惊,他甚至有些疑惑,这个邪神洞天,不会是要吸收完黑暗禁区中所有邪神的神格力量方能圆满吧?
那任务就非常的艰巨了。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
隐隐约约间,罗鸿已经感觉到了压力,邪神洞天吸收邪神的力量,但是,这份力量,却是会给罗鸿的大道带来压迫。
一旦压力超过太多,罗鸿的大道很有可能会被压爆!
所以,想要彻底解封黑暗禁区中的邪神,罗鸿自身的实力也要跟上。
以他如今的实力,解放三位邪神已经是极致了。
若是要解封一号和零号,罗鸿如今的实力远远不够!
在人皮册子吸干了邪神神格的力量之后。
罗鸿便取出了天王龙骨开始锻造剑胚。
当然,承载邪神二哈的邪剑也是被他带了进来,邪神二哈浮现,张开嘴,喷出了纯度极高的幽冥火。
虽然邪神二哈很不靠谱,总是喜欢幸灾乐祸,但是,涉及到解封伙伴的事情,他还是很认真的。
当当当……
九号邪神塔内,又一次的传出了铸兵的声音。
圖清 天宇獨行者
清脆的激荡在黑暗禁区中的每一个角落。
而以天王龙骨为材料,这可以说是三界非常顶级的材料了,毕竟,天王强者,已经是三界至强者。
虽然是天王尸骨,但是,毕竟是龙族尸体,罗鸿之前就锻造过龙剑,不管是天骄龙骨还是天王龙骨,都是龙骨,锻造起来都差不多。
很快,庞大的龙骨便被罗鸿锻造的化作了一把不过三尺八的金色长剑!
人皮册子喷吐出九号的邪神神格能量。
轰!!!
神格在金色龙骨剑上逐渐浮现而出,开始实现神格能量的转移!
黑暗之海边上。
原本被掏空了的九号青牛,猛地精神了起来!
真身浮现。
万丈青牛比起零号的真身虽然小一些,但是依旧庞大无比,咆哮之间,黑暗禁区都在动荡!
一道又一道枷锁浮现而出,缠绕住了青牛的身躯。
一如之前的邪神二哈。
而如今,青牛亦是开始解封,规则枷锁根根崩断!
……
天界。
再度动荡了起来!
五位王境的陨落,让天界诸强瞬间郑重了起来,原本驻扎在黑暗禁区周围的大军纷纷撤退。
毕竟各族强者都被吓到了,黑暗禁区中的存在,强的可怕。
五位王境,跟五只小鸡一样,瞬间被擒拿走,入了黑暗禁区,刹那间陨落。
各族强者也不是傻子,他们留下来,很有可能也是一起等死。
很快,黑暗禁区之前,原本留下打算监视和围堵罗鸿的天界强者纷纷跑光了。
当然,也不是彻底跑光。
还有一些至尊强者,后撤了万里,在万里外盯着黑暗禁区。
而一天时间,变故再现!
一头庞大的青牛虚影呈现而出,宛若牛魔,咆哮着天地。
吼!!!
天界上空,恐怖的雷霆在酝酿着,似是在寻找宣泄的目标,又一尊大凶出世!
天界诸多强者骇然色变。
连续出现的变故,也让天界诸强没有再继续犹豫。
这些大凶出世,是罗鸿在禁区中搞出的事情吗?
诸强纷纷号召回了天界各地的强者。
天界一时间,气氛变得万般严峻。
一扇又一扇各族掌控的天门之前,皆是被五族的大军所汇聚。
东南西北中,五扇上三重天门前。
除了南天门无主之外。
皆是有各族的顶级天王悬浮,虚影浩瀚,宛若映照穹天。
天人宫漂浮而来,占据了南天门。
天界镇守慵懒的坐在天人宫前,眺望着五族天王,淡淡道:“又疑似一尊大凶出世,不管是不是当世人皇罗鸿所为,我等都不能再拖下去了。”
天界镇守的声音浩浩荡荡。
天界之上。
五族顶级天王皆是淡淡的看着,在等待天界镇守做出表率。
天界镇守笑的愈发灿烂了。
不过,他没有在意。
他踏出了天人宫,无数的光华涌动之间。
拂手,天人宫顿时朝着南天门外飞驰而去,朝着人间砸去。
而天人宫中,有一道又一道规则锁链缠绕而出。
每一道规则锁链,都牵扯着一位眼眸猩红,疯狂无比的天人!
轰!
人间,天地震荡!
望川寺。
闭目的夫子,陡然睁开眼,仰头望天。
看到一位位天人从天门之后浮现,宛若流火冲向人间。
夫子轻叹。
人间乱,起。
PS: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