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1bt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 txt-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也講個故事【爲小塵戰盟主加更!】鑒賞-fw9zn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烈小火已经是浑身发抖了。
欺负人啊!
赤果果的欺负人啊!
这三个,一个是你侄子,一个是你徒弟,还有一个是你徒弟的媳妇……
他们对你再恭敬,再如何如之何的,那不都是理所当然的吗?
别说叫你叔,他们叫你爹老子都不觉得奇怪!
但我们呢?
我们和你是平辈的好不好?
这混蛋借题发挥,你还有完没完了?
左小多当然不知道里面多少事,哈哈笑道:“哎呀多大事,以后我见了你们爸妈,不也一样要行礼磕头的嘛?这事儿多正常。”
还要磕头???
烈火等看着左小多,心里一个劲的骂,你特么真不愧是你爹的儿子啊!
这基因遗传的也太好了吧!
武動星辰 強途
烈小火等目光诡异的看着左小多,真想将这小子打成肉酱了。
我曹你这小玩意儿是真的天真无邪啊还是装的啊?
磕头……你咋想的啊。
我们只是闲的没事儿来替老大看看他的干儿子,结果来之后一件事比一件事糟心。
猛鬼學哥
先将自己派的奸细接回去;这么多年派遣奸细的劳动全部化作流水。
然后输了一道冰魄,甚至还输了一成的空间遗迹物资……
最后的最后,啥事儿都完事了,来吃顿饭居然吃到了我们要凭空矮一辈?
今天真真真是见鬼了!
而且是一次见了俩!
四个人这会已经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这一趟我们来干嘛的?找吃鸡?
尤小鱼几乎笑断了肠子,脸上却是一片严肃,皱眉催促道:“烈小火,冰小冰,孔小丹,你们这一个个的还不快点过来参见左叔左婶!?”
云小虎和白小朵亦是连声催促。
左长路和吴雨婷则都是一脸慈祥的等待着……
休皇
烈小火要爆发了,浑身上下突然间涌起来一股火红;雪小落急忙按住他,摇摇头。
你疯了?
鴻蒙煉血道 憂傷的茄子
难道现在要将他送回去完成化生么?
再说了,你想要闹的整个大陆都知道我们丢了这么大人?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雪小落堆起一副笑脸,陪着笑对吴雨婷说道:“这个……我们虽然是看着年轻,其实……年龄也挺不小了……您看……”
贖情黑色撒旦
说着一个劲的挤眼使眼色。
两只手还拉着吴雨婷的衣袖,摇了摇,摇了摇……一脸恳求。
吴雨婷叹了口气,心道把烈火等人逼成这样子,也差不多了。
吴雨婷一片雍容的道:“他爸,算了吧;孩子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再说,红毛媳妇都打算要送我东西了……”
雪小落一脸懵逼:谁……谁说要送你东西了?
但现在哪里敢说不?吴雨婷现在正在给自己等人求情呢,若是自己说个不……那么今天这左叔左婶就叫定了!
很明显,这就是求情的代价啊。
吴雨婷说完,看了一眼雪小落。
雪小落急忙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您说送啥我就送啥,赶紧让我们把这一关先过去!
左长路当然不是非要让烈火等人叫叔叔,他心里也清楚,今晚上哪怕是将这四个家伙真身逼出来ꓹ 这四个家伙也是万万不肯叫自己叔叔的了。
所以这只是一种战略,确认己方占尽上风而已!
现在很明白了ꓹ 自己已经是乾坤独揽了。看哪个敢炸刺?
试试?
“哈哈哈哈……”
左长路发出一串长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哈哈哈,来到我这里就是到自己家了嘛ꓹ 别拘束,别拘束ꓹ 来来来,吃菜。”
烈小火等人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滴个天哪……刚才差点就脑溢血了……
“我得行使一下主陪职责啊。”
左长路落落大方ꓹ 说着慈爱的给烈小火夹了一筷子鸡腰子:“红毛ꓹ 你多吃点这个,这个好,补肾。原本还想说你年纪小,不懂得节制,既然你也有年岁阅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瞧你现在这腰佝偻的ꓹ 千万别事事逞强……男人嘛,该说不行的时候就要说不行。”
烈小火将鸡腰子塞进嘴里ꓹ 狠狠咀嚼ꓹ 表情很是狰狞ꓹ 咀嚼得十分用力。
我补你妹!
慕竹顏:紅狐劫夫
你特么才肾亏!
你丫的腰才佝偻了!
你才不行!
你全家都不行!
“小丹啊ꓹ 你得多吃点这个。”
左长路给孔小丹夹了一筷子韭菜:“这个好,这个能壮阳。看你这体格ꓹ 以后长大了找了媳妇也难办……趁着年轻多补补。”
孔小丹狠狠塞进嘴里ꓹ 发出呱唧呱唧的咀嚼声ꓹ 幻想着自己嚼得乃是左长路!
你才需要壮阳!
你全家都需要壮阳!
老的小的全都需要壮阳,壮死你丫的!
“哈哈哈ꓹ 小冰,来来来……”
左长路夹了一筷子鸡心:“俗话说,吃啥补啥。这玩意儿你吃正合适。”
冰小冰瞠目以对:你这是说我没心眼?
看着被夹到盘里的鸡心,冰小冰闭着眼睛吞了下去。
老子不嚼!
老子生吞!
等有朝一日,老子就好像生吞这鸡心一般,生吞了你这狗日的!
左长路旋即又夹了一筷子鱼眼给尤小鱼:“小鱼啊,事情儿办得不错,我和你左婶现在都要高看你一眼了。”
尤小鱼差点出溜到椅子下面去。
您可别高看我一眼,我害怕。
看着面前盘里硕大的鱼眼珠子,似乎在瞪着自己,尤小鱼愈发的哆嗦了起来。
“吃菜吃菜。”左长路招呼云小虎和白小朵:“你俩自己吃,远了,我够不着。就不给你俩夹菜了。”
“谢谢左叔。”云小虎和白小朵齐声道谢,现在还真的就只有他俩才是放心舒畅的吃菜。
然后左长路举起杯子:“来到我家了,让我们共同举杯,今宵难忘,勿忘今宵……”
烈小火等早就想要喝酒了,急忙就端了起来,可算是开始喝酒了,特么的,这杯酒端了两次了一口没喝。
你儿子端起来又放下了,结果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正要喝。
却看到左长路哈哈一笑,居然又将酒杯放下了,笑的很是欢乐:“说起来有些不应该,不过不说不笑哪里来的热闹,你们几个人的名字,让我想起来了一个故事,很有趣的故事,不吐不快,不吐不快啊……”
“噗……”
尤小鱼嚼着鱼眼差点喷出来,一阵一阵的往外呛。
烈小火等人端着酒杯满脸写满了绝望。
檸檬草的花語ⅱ
你又要干啥?!
“不忙喝酒,不忙喝酒,听这故事不着忙喝酒,免得呛到。”
左长路笑的很欢乐:“这是一个关于有钱人请客的故事,特别的有意思,有想法……哈哈哈,我这辈子就靠这个笑话活着了,我给你们讲讲。”
这回连左小多都不免呛了一下;连声咳嗽,李成龙低下头,赶紧放下酒杯,笑的浑身荡漾,要是不放下酒杯,酒肯定是要洒了的。
烈小火等一脸绝望,这特么……这真是家学渊源。
敢情之前逼着叫叔叔是在为这儿打铺垫呢?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个左长路比他儿子阴险多了……
云小虎与白小朵两人身子亦是颤抖不已着,却是强行忍住,云小虎更是当仁不让的充当了捧哏的角色:“左叔,不知是什么故事?怎么个有意思,有想法呢?”
左长路赞赏地看他一眼,道:“从前啊,有一位异常大方的人,因为他的穷朋友比较多,所以,到他家吃饭的人也比较多,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过得富裕都这样,俗话说得好,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云小虎:“左叔这两句话说的真是满满的人生哲理,尘世感悟啊……”
女帝奇英傳
烈小火等人头痛欲裂,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然!
果然!
麻痹的,难道这个操蛋得故事还要再听一遍?
左小多讲的时候,他们还可以耍赖,还可以装聋作哑,但是现在……貌似再不能了啊!
身份完全对等,甚至对方还有超出……
这要是被问到脸上“小伙啊,你到我家来吃饭,给我带来了什么啊?”
可就真没脸了。
那边,左长路流畅的讲故事,云小虎熟练地捧哏——刚刚听了一遍,能不熟练吗?有李成龙珠玉在前,二次来过的云小虎,不捧得丝丝入扣才不合理好吗?
连左长路都心生诧异,这个徒弟今天脑子怎么这么好用,平日里没见到这个机灵劲啊?
当他一路讲到了‘这个穷朋友年纪轻,刚找了媳妇,是个小伙子,所以大家都叫他小伙……’
烈小火突然站了起来,一脸悲壮,道:“这个,说起来惭愧,这次冒昧到访,实在是身无长物……幸亏,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来之前还是给左小多同学带了些礼物……差点忘了。”
白小朵狂撇嘴:真有脸说,还‘差点忘了’,呵呵,我师傅要是不来,你就真忘了吧?
左长路皱起眉头,一脸的‘我不收礼’;说道:“烈小火同学,哎,不用这样,我这只是讲个故事,我这可不是说你哦……”
左长路教育道:“凡事儿,不能太对号入座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人生道理啊。”
烈小火一口气憋在喉咙里。
真想要喷你一脸!
我现在要是不站起来自首,你特么马上就要指着我的鼻子开始骂了,你还不是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