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h3z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四百四十三章 變數分享-ostyq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第二天一早,阿萨莫.安吉非常热情的带着他的三个儿子跑过来,与达荷美市政厅官员一起,邀请曹沫多留一天,参观当地的种植园、木材加工厂以及渔港。
重生之展翅高飛
对阿萨莫的热情,曹沫也是欣然应允。
虽说达荷美曾经也种植有大片的可可、油棕树,但赛维义发动军事政变后,欧美对阿克瓦进行长达十年的经济封锁,限制棕榈油、可可等经济作物出口到欧美各国去,严厉摧残了阿克瓦的种植园经济。
达荷美的经济作物种植园受到双重打击,情况自然就更惨烈。
阿克瓦进入民选时代,欧美国家的经济制裁纷纷撤消,可可豆、棕榈油得以出口欧美,但也是临近港口以及周边交通相对便利的地区最早受益。
达荷美虽说距离首都佩美港仅四十公里,但道路状况却要比想象中糟糕多了,棕榈油、可可豆要运往佩美港再出口,运输成本无形中要高出很多。
三國之汝南陳伯至
安吉家族早年在达荷美也拥有大量的种植园,但目前已经缩减到仅有一千英多亩左右,旗下也有一座小型的棕榈油压榨厂,很不成规模,压榨出来的棕榈油主要也是供家族及附属的部落居民食用。
达荷美周边是阿克瓦最为主要的雨林区,森林资源富裕,木材砍伐、加工业比较发达,也是达荷美的支柱产业。
來自墳墓裏的他們
即便是欧美对阿克瓦封锁最严厉的十年期间,也没有禁止阿克瓦的木材出口,而现在不仅欧美需要大量的木材,中国的木材商也跑到非洲来淘货。
达荷美港以渔业为主,六十年代建有一座专门用于木材出海的中型码头,但码头建造时为了节约成本,选址风浪小、地势平阔的浅水域,限制大型船舶停入,装卸能力非常有限。
就算不考虑新建更大规模的码头,老码头在运营数十年后,设施也极为陈旧,事故频发,目前亟需投入资金进行改造。
重生之農家商 獨觴_
安吉家族在达荷美的主要产业就是木材采伐、加工,在达荷美港也拥有一定的股份。
现在曹沫表示出有投资达荷美的意图,阿萨莫.安吉就迫不及待的希望天悦能直接投资达荷美港。
不仅达荷美支柱产业木材出口海外的瓶颈能得到打开,不仅达荷美当地所产的棕榈油、可可豆等从达荷美港直接出口,安吉家族也能从中受到最大的利益。
相比较而言,跨境电网还不是达荷美当下最紧缺的,上层人物居住在庄园里有柴油发电机,而普通的城镇市民以及部落酋民都还没有迈入电气时代,又怎么能感受到缺电的痛苦?
而就达荷美现有的产业,对电力的依赖也不严重,他们心目里还没有电力供应是其他产业得到落地发展基础的这一概念。
达荷美港西北部有一座巨岩,从平直的海岸线突出,伸入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之中,曹沫站在光滑的白色巨岩,眺望湛蓝色的海水,跟阿萨莫.安吉以及达荷美市政委员会的陪同官员说道:
“天悦旗下的航运及贸易集团在几内亚湾沿岸发展运输业务,也早就计划介入与港口建设,或许达荷美港是个好的开始……”
跨境电网涉及到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到部门层次也比较高,不是达荷美地区就能直接决定的。
现在一定要有一个项目,能以最快的速度跟达荷美地区,跟安吉家族建立联系,那就是在达荷美港的升级改造项目上达成合作。
达荷美港现在的规模非常有限,倘若不涉及渔港部分,前期仅仅是将木材运输码头升级改造成一座万吨级的综合中转运输码头,注入两百万美元就足够用了。
当然,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曹沫当场也就表个态,后续的工作还要加隆.坦格里安那边派人过来接触。
要是能将所有的变数都排除了,后续工作开展起来也快,派团队进驻过来,除了对原有码头进行升级改造外,航运公司同时还可以将达荷美到德古拉摩的木材、可可豆、棕榈油等物资的中转运输业务……
…………
…………
参观过达荷美港后,谢绝阿萨莫的挽留,众人就直接驱车北上,赶往佩美。
恰巧遇上大雨,这一路算是彻底领略到达荷美到佩美这一段公路有多糟糕了,曹沫的骨头架子都快被颠散开来了。
住进他在佩美港购置的私人庄园里,曹沫四脚八叉的倒在松软的大床上,叫道:“这段路真是折腾死我了!以前没有走过,还真是没有感觉啊!你们谁来帮我掐掐肩……”
周晗坐在书桌前替曹沫浏览最新的工作邮件,假装没有听到他最后那句话。
斯塔丽挨着门框,不屑的看着曹沫,也直接将他最后那句话忽略掉,说道:“达荷美距离佩美仅四十公里,严格意义上要算佩美港的卫星城镇,要属于阿克瓦的首都圈范围之内,但交通就是这么恶劣。这除了这十多年间,赛维义当局几乎没有对佩美以南的交通道路建设进行任何投入外,在赛维义发动军事政变之初,由于担心南部的坎特人会大规模往首都聚集发生骚乱,除了常规封锁外,甚至多年一直都有意对南部的公路、桥梁进行有计划的破坏——”
“也难怪阿萨莫对我们会这么热情,看他的样子,恨不得今天再设大宴挽留我们呢。”周晗说道。
“那是当然的——这十多年来,有形无形的压制令坎特族人对赛维义当局滋生极大的怨气,即便是进入民选时代,却也没有发泄出来。在很多坎特族人眼里,赛维义在阿克瓦仅仅是换了一个名头,实际依旧是大权独揽,也不认为在下一次大选落选后,他会真的放弃权力。现在再加上经济危机的冲击,绝大多数的坎特族人生存环境变得更为恶劣,阿萨莫作为主张族群和解的温和派领袖,实际上已经有些兜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激进派在坎特族群内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以我们抛出橄榄枝,他才如此热切——就短期而言,我们将筹码押在阿萨莫身上,是绝对正确的,暂时也没有必要在他三个儿子身上下工夫!”
阿萨莫年事是高,但看着身体也比较健康,斯塔丽觉得应该快速推进跟安吉家族的合作,至于阿萨莫三个儿子后续要重点扶持谁,等熬过眼前这节骨眼再说。
“阿萨莫才是最大的变数,他现在可以跟我们合作,但要是埃文思基金会开出同样的筹码,他随时可以抛弃我们,去跟埃文思基金会合作!”曹沫花了两天时间接触一个人,便足以将他看透,摇了摇头说道。
“埃文思基金会会同时跟分别代表阿肯族人的赛维义家族及坎特族人的安吉家族合作?”斯塔丽问道。
她不怀疑阿萨莫会首鼠两端,但总觉得埃文思基金会在赛维义家族跟安吉家族之间应该会有选择。
“以前是不可能,那是埃文思基金会压根就看不上阿萨莫跟安吉家族。不过,在莱恩.福蒂斯的唆使下,埃文思基金会真捋开袖子跑过来争夺乌桑河铜金矿的开采权,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我们结交安吉家族以给赛维义当局施加压力的用意?我们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对手的傲慢上啊!赛维义放弃顽固立场,推动政治变革进程之后,对坎特族人的温和派多多少少还是采取拉拢的策略,所以埃文思基金会介入下,赛维义家族放弃对安吉家族的压制不是什么难事。而坎特族人在殖民时代就被外来统治者所驯服,阿萨莫作为坎特族温和派领袖,同时又更注重家族的利益,在埃文思基金会的介入下,他领导安吉家族放弃对赛维义家族的抵制,掉头维护赛维义对阿克瓦的统治,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曹沫说道。
“阿萨莫的长子、幼子,看上去比较激进一些……”周晗说道。
“也看上去激进了一些,但只要给予足够的利益,他们的激进立场将不堪一击!”曹沫不屑说道,“虽然今天上午姆巴赫还是沉默寡言,但你们要相信,真正值得我们押注的,只有他了!”
“可惜他现在的影响力也太小了,不要说在坎特族人里了,在安吉家族内部他都发出声音来!我们就算要扶持他,也需要时间!”周晗说道。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我们这几天不要急着抛头露面,你们暗中将埃文思基金会意欲染指乌桑河铜金矿采矿权以及派出高级副总裁莱恩.福蒂斯与巴迪奈.小赛维义频繁接触的消息暗中散播出去,确保这些消息能传到阿萨莫.安吉跟他的三个儿子的耳中……”曹沫说道。
“你这是要引诱他们主动去接触埃文思基金会?”斯塔丽疑惑的问道,“这跟等到莱恩福蒂斯得知消息,说服埃文思基金会的高层过来拉拢安吉家族,有什么区别?”
“这里面的区别大着呢,我现在太累了,骨头架子真要散掉了,让周晗解释给你听。”曹沫说道。
斯塔丽横了曹沫一眼,也没有一定要问透的意思。
獵妻計劃:老婆,復婚吧! 默菲1
曹沫又说道:“暗中传播这些消息,最好还也要确保阿克瓦国家矿产、石油公司以及德雷克市政委员会的官员也能听到,我们跟埃文思基金会的斗争长期的,现在是要有重点挑选一些人进行扶持了!”
“……”周晗点点头,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站起身来说道,“这些事我来安排下去,等会儿还要到航运公司,将达何美港升级改造的项目情况当面跟那边说一下——要是太晚的话,我就直接住到维多利亚海湾酒店,不回来妨碍你们了……”
大陰倌 流浪的法
曹沫跟宋雨晴、跟斯塔丽以及跟成希的关系,周晗心里没有什么疙瘩,毕竟她才是最后介入进去的,但要是斯塔丽在庄园里跟曹沫双宿双飞、浑天黑地,她却在同一栋楼里孤枕独眠,心里怎么都不可能舒服的。
昨天在达荷美,曹沫是单独一个房间,周晗这时候也想着知情识趣的住到庄园外去。
“天都黑了——你电话联系航运公司就行了,陪我说说话,还让他自己一个人睡!”斯塔丽拉住周晗,不让她夜里一个人住庄园外去。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曹沫唉声叹气的叫道,恨不得在床上就打起滚来。
斯塔丽没有理会曹沫,拉着周晗就走出他的房间。
惡魔的極品辣妻
曹沫也没有急着满地打滚,吃过晚餐也没有什么废话,老老实实回到自己房间里,等到十一点钟洗过澡,赤着脚蹑手蹑足的走到斯塔丽的房门前,看门缝没有光线透出来,里面也静悄悄一片,应该是都睡着了——他伸手轻轻拧了一下门把手,没有反锁,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会夜探威虎山。
曹沫默默的回想到了一下斯塔丽跟周晗平时惯有的睡姿,确保进屋后能准确对斯塔丽先下手——这样的话,周晗就算醒过来也会装睡,要是搞反了,曹沫毫不怀疑斯塔丽会将他一脚从周晗身上踹下床去。
曹沫无声拧开门把,盯着黑暗中隐约露出轮廓的床,毫无防备的一脚踩到木盆的边缘,水泼他身上不说,有些笨重的木盆倒扣过来,刚好砸到他的脚趾头上,痛得他直吸气。
“啪!”电灯打开来,周晗、斯塔丽整整齐齐的坐床头上,幸灾乐祸的看过来。
“痛死了我,谁出的鬼主意?”曹沫抱着脚叫道。
“斯塔丽说夜里搞不好有贼,想着要在地板上插几只刀片,我觉得这对某些贼来说太残忍了,放盆水就够了!”周晗“咯咯”笑道。
“不管了,我一个人睡怕黑,你们有种就把我打下床去!”曹沫赤腿跳上床,准备死活赖床上就不走了。
“绳子拿过来!”斯塔丽朝周晗伸过手,不怀好意的看着曹沫道:“我也没有打算让你走!”
周晗很抱歉的看了曹沫一眼,从枕头下拿出一根绳子来。
不等曹沫逃跑,斯塔丽已经翻身骑到他身上,将他手脚都绑结实了,跟周晗说道:“我们这下子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
…………
“跟你预料的一样,阿萨莫幼子莫吉里得知埃文思基金会有些染指乌桑河铜金矿的开采权之后,看到我的态度陡然就变冷淡下来,”曹沫住在佩美港临海的庄园里,每天跟斯塔丽、周晗玩捆绑游戏,谢思鹏他们在外面奔波不休,但局势的发展完全没有出乎曹沫的所料,“昨天下午曼塔尔先生以经济部的名义举办宴会,促使莫吉里‘巧遇’莱恩.福蒂斯,他妈真就像是屎壳郎看到粪球似的粘过去了——我要跟曼塔尔先生他们保持距离,之后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梅伊.曼塔尔应该全程都要参与……”
“嗯,我刚跟梅伊通过电话,安吉家族虽然被英国人调教了有两代,但并没有变得特别聪明——阿萨莫.安吉还知道躲在幕后,但莫吉里当着梅伊的面,将我们在达荷美的行程,都说给莱恩.福蒂斯知道,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见小赛维义!”曹沫说起他跟梅伊通电话的情形,不大习惯的摸着衬衫的袖扣,但不想被别人看到他手腕上的捆痕,在庄园里只能穿起正装,以便不着痕迹的用长袖将手腕遮住。
他怎么可能指望刚刚结识的阿萨莫.安吉及其家族,刚刚接触就于死不逾的捆绑到天悦的战船上呢?
他现在就算借着信息不对称,提前跟安吉家族、达荷美地区以及坎特族的其他政要签署一系列的经济合作协议,但等到埃文思基金会回过神来,转头拿出足够的好处去拉拢阿萨莫、安吉家族以及坎特族其他温和派政要,他们提前签下的一纸合约,不会比擦屁股纸更有价值跟保障力。
他现在提前散播消息,胡安.曼塔尔那边又积极配合,引诱阿萨莫的幼子莫吉里去跟莱恩.福蒂斯接触,甚至背着这边勾结起来,暗中达成合作,看似跟前者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区别极大。
俗话说的好,最不值钱的就是主动送上门的货色。
莫吉里代表安吉家族急冲冲的主动跑过去跟莱恩.福蒂斯接触,甚至还急不可耐的想见巴迪奈.小赛维义,即便达成合作,那也是仅仅代表莱恩.福蒂斯个人的意愿,埃文思基金会的高层(理事会成员)凭什么重视这枚看上去毫无威胁、看上去也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的棋子?
更不要说想埃文思基金会的高层出面,说服赛维义家族拿出好处去拉拢安吉家族了。
重生之最強聯姻 一襲白衣
埃文思基金会,真要大举对阿克瓦进行投资,必然更愿意扶持殖民者后裔;而赛维义家族以及阿肯族的核心层,也必然更愿意拉拢或者说利用对阿肯族不会构成威胁的殖民者后裔。
也就是说,莫吉里现在热脸贴过去,不管蒂恩.福蒂斯口头允诺多好,都不可能从埃文思基金会获得实质性的好处;阿萨莫.安吉与安吉家族也不可能获得埃文思基金会的真正重视。
他们这边下一阶段要做的工作,就是将莫吉里与蒂恩.福蒂斯密切接触,以及蒂恩.福蒂斯与赛维义家族的关系,传到坎特族人激进派的耳朵里去。
要是阿萨莫能从埃文思基金会获得实质性的好处,比如为坎特人占据绝对主导的达荷美地区拉来大量的投资——甚至这个投资规模远比想象中少得多,毕竟坎特族人过去这些年过得太苦了——能有效改善达荷美等地的交通、港口等糟糕的现状,阿萨莫就能压制坎特族激进派的声音,更理直气壮的主张他和解、合作的温和派主张。
然而他什么实质的好处都没有从埃文思基金会手里得到,不要说面对埃特人激进派的质疑了,他自己都要满腹怨气吧?
重生九零之軍長俏嬌妻
全球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坎特族人的生存状况越发恶劣,越来越多的坎特族人附和激进派的声音,阿萨莫原本就有些兜不住了,再推波助澜下去,他除了冷藏幼子莫吉里,撇清跟莱恩.福蒂斯及埃文思基金会的关系,还能有其他什么选择吗?
“对我们来说,时间还是太有限了,曼塔尔先生那里多创造机会让莫吉里跟莱恩.福蒂斯接触,我们也要及时将这些信息传到坎特族激进派耳中去,没有办法等事情自身慢慢发酵了,”曹沫跟谢思鹏说道,“另一方面,在达荷美直接进行可可、油棕地的收购谈判工作现在也可以开展了——可以先谈判,前期事情都谈妥,等阿萨莫冷藏莫里吉,撇清跟埃文思基金会的关系后,再推动实质性的交付工作。这一工作,我们明面还是只能跟坎特族温和派接触,最好说服阿萨莫以安吉家族的名义,注册成立代理公司。这样的话,阿萨莫必然会迫于族群内部的压力,哪怕是埃特族群内部进行妥协,他都更有可能会坐视一部分资金流入坎特族激进派手里,甚至可能让亲近激进派的人士直接参与代理公司的组建——赛维义真要对此进行追查,那也是阿萨莫的责任,跟我们完全没有关系。这事我会同时跟沈济沟通,看东盛集团能不能抽出一部分资金也参与进来。前期不需要太多的资金,有一两千万美元就足够用了。”
东盛当初在德古拉摩、隆塔大肆收购油棕种植地,主要是能从国家进出口银行获得大量的专款低息贷款——就当时而言,即便收购成熟的油棕地成本要略高一些,但除了能做实海外资产、稳定上游油棕果供应外,收益也颇为可观。
当然,曹沫更看重的则是东盛当时的大举收购,客观上为隆塔地方输入上亿美元的资本。
曹沫后续通过阿曼联合银行发行信托基金,通过沈济、李齐虑、阿巴查等人,将相当一部分收购资金从种植园主手里聚拢过来,为日后科奈罗能源能得以快速扩张发展奠定基础。
要是科奈罗能源当时没能获得这笔高达七八千万美元的建设资金,断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今天这般规模。
而倘若没有科奈罗能源等一批基础配套企业优先建成,不要说科奈罗湖工业园了,伊波古水泥、伊波古矿水的黄金提炼厂、天悦工业组装工厂等等,没有充足的电力供应,没有其他相主的基础配套服务,怎么可能会有后续那么快速的发展?
曹沫现在也打算直接在达荷美收购一部分成熟的可可、油棕种植树,当然不是为了能从国家进出口银行申请低利率专项贷款——事实上这些贷款很难申请。
曹沫实是要通过这种方式,以最快的速度促进阿萨莫向埃特族激进派妥协,并使之更紧密的捆绑到一起。
虽说曹沫在阿克瓦,不愿意跟坎特族激进派搭上什么关系,但又不得不承认,坎特族激进派不仅令赛维义当局极为头疼,同时也是坎特族内部阻止阿萨莫.安吉跟埃文思基金会及赛维义家族勾结合作最为主要的牵制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