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0j2精华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見袒拉卡申展示-whudo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老台吉息怒,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养上膘的战马,一场战斗下来就会损失不少,我们永谢布部比不上土默特部财大气粗,经不起这样的损耗。”巴图一脸尴尬的说。
坎坎塔达脸色难看的说道:“刚刚在大汗面前,你已经答应永谢布部会很快派来部落中的战士,现在却又反悔,就不怕惹怒了长生天吗?”
“老台吉误会了,我们永谢布部是肯定会派来部落中的战士,可我并没有说过什么时候派过来,所以不算是欺骗。”巴图为自己辩解道。
听到这话的坎坎塔达愣了一下。
回想起汗宫里巴图说过的话,确实没有说过永谢布部什么时候把援军派过来,是他和大汗误以为永谢布部的援军会很快来青城。
想到这里,坎坎塔达的脸色越发难看。
这让他有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巴图注意到坎坎塔达的脸色几经变化,怀疑自己继续留在对方面前,会被对方收拾,抬手捧胸给坎坎塔达鞠躬行了一礼,嘴上说道:“希望老台吉能够把我的话转达给济农,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搅老台吉了。”
说完,他匆匆忙忙的从坎坎塔达面前离开。
坎坎塔达看着巴图远去的背影,心中气愤难平,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几处指节位置因为太过用力隐隐发白。
“台吉,永谢布部太过分了,鄂尔多斯部的布和就算不能立刻把援军派到青城,也会提前说清楚,可这个巴图,居然如此哄骗大汗和台吉您,实在该死。”察喀克阴冷的目光看着已经走远的巴图,心中泛起了杀机。
坎坎塔达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去,这才说道:“别乱来,巴图和布和不一样,布和只代表鄂尔多斯部,而巴图不仅是永谢布部派来的与大汗商谈的使者,更是察哈尔派到土默特的监管大臣。”
在土默特这片草原上,杀死一个巴图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忌讳的是巴图背后的林丹汗。
“可这个永谢布部也太气人了。”察喀克面有不甘的说道。
坎坎塔达沉声说道:“永谢布部和鄂尔多斯部之所以拖来拖去,是因为虎字旗的墩堡只修在了土默特草原上,与永谢布部和鄂尔多斯部没有多大关系,加上虎字旗没有完全与他们断绝来往,他们自然不愿意为了咱们土默特与虎字旗撕破脸。”
抗日之特戰兵王
“可他们不是已经答应会派出部落中的战士,与咱们土默特一起对付虎字旗。”察喀克面露不解之色。
坎坎塔达冷笑一声,道:“那是因为咱们大汗还是右翼蒙古三万户的大汗,哪怕他们在不想对付虎字旗,也不能任由虎字旗占据土默特草原,否则下一个受到虎字旗威胁的就是他们的部落了。”
“台吉,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大汗?”察喀克说道。
坎坎塔达摆了摆手,说道:“先不要告诉大汗,我会再去一趟鄂尔多斯部,劝说他们早日派出战士来青城,相信只要说动了鄂尔多斯部,永谢布部那边就算不愿意,也只能捏着鼻子派来援军,何况永谢布部真正强大的是白洪大哈台吉和喀喇沁部,只要喀喇沁部派人来,少一个永谢布部也没多大关系。”
……………………
刘恒在马云九和铁甲骑兵队的护卫下,一路顺利的回到了大黑河墩堡。
蒼天有淚之愛恨千千萬
来到大黑河墩堡的第二天,墩堡内的几个重量级人物聚在了李树衡的办公房内。
“大人,属下已经派人去通知陈师长了,相信过不了几天,陈师长他们就会到大黑河。”黄鸿在刘恒身边说道。
刘恒点了点头。
“大人,墩堡内有一些从青城和板升城搬来的汉商,要不要见一见?”李树衡说道。
刘恒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个时候我就不见外人了,等咱们打败土默特的卜石兔,拿下了青城和板升城,那时候再见他们也不迟,现在我来到这里的消息还需要保密。”
“大人放心,除了咱们虎字旗的人外,其他人并知道大人您已经到了草原上,并且来到了大黑河这里的墩堡中。”黄鸿说道。
刘恒作为大同东路游击将军,不允许擅离大同东路,所以这一次刘恒是秘密来到草原上,加上这一路行来的墩堡与外面并没有多少联系,所以蒙古人一方短时间内很难知道刘恒人已经到了草原上。
刘恒突然说道:“我听说云九你抓到了一个蒙古台吉,带我去见一见他。”
“我带大人过去。”李树衡开口说道。
我有一個冒險團
狠絕棄妃 季桐
刘恒点点头,旋即对办公房内另外几个人说道:“你们忙你们的事情,我和树衡哥过去见他就行。”
“我等告退。”
张洪等人从办公房内退了出去。
職場嘻哈族
屋中只剩下刘恒和李树衡的时候,刘恒说道:“树衡哥,咱们走吧,我很想见一见这个袒拉卡申台吉,看看此人能不能为咱们虎字旗所用。”
“熬了这么久,想来此人应该差不多想明白了。”李树衡笑着说道。
两个人从办公房走了出来。
拜將
赵武带着护卫跟在两个人周围,一同朝关押蒙古台吉的地方走去。
袒拉卡申作为土默特部的台吉,实力在土默特部中并不算强,加上得罪了卜石兔和素囊,所以他在土默特部并不受重视。
被抓来这么久,土默特部也没有派人来虎字旗这边问过关于袒拉卡申的事情,更不要说把他赎回去了。
袒拉卡申被关押在营地内,关在两间单独的房子里。
周围有战兵值哨,时不时还有巡逻的战兵队伍在附近经过。
奸臣世家
“去把袒拉卡申带出来。”来到关押蒙古人的房门前,李树衡对守在门口的战兵说道。
“是。”那战兵答应一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外面的锁头,推开屋门,冲里面喊道,“袒拉卡申,出来。”
随着话音落下,一名衣袍邋遢的蒙古汉子从屋中走了出来。
“大人,这个人就是袒拉卡申。”李树衡在一旁为刘恒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