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9za精品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八百三十三章 魔王和聖女讀書-2psi2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第二天早晨,丹妮洛娃、赫敏和娜娜娜走进礼堂吃饭时,一眼就看到了尼可·勒梅。
老人看起来有些憔悴,似乎并没有休息得特别好,不过他给人的感觉却没有昨天那样的高冷遥远,此时他似乎正在给周围一大群拉文克劳学生讲一个古老有趣的故事。
当艾琳娜等人走过来时,尼可·勒梅下意识地停顿下来,看了过去。
关于这位霍格沃茨小魔女的难缠,他昨天算是再次深刻领教到了。
哪怕昨天稍微换一个问题,尼可·勒梅都可以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实力去解答。
毕竟在尼可·勒梅最开始的设想中,这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炼金交流,虽然站在霍格沃茨的角度来看稍微有些冒犯,但这终归是两个时代的炼金术之间跨越时空的对话。
他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抵达鹰环门前时,猜到了过程却没猜对结果。
这确实是两个炼金时代之间的对话,但却不是罗伊娜·拉文克劳和尼可·勒梅。
魔法文明和非魔法界文明,炼金智能和电子计算机……或许他可以凭借魔法实力强行突破甚至于篡改鹰环的认知,但唯独做不到利用现有的炼金术在那个问题上得出答案。
或许艾琳娜在古老的魔法知识面前稍显稚嫩,但在戳人痛处上,这孩子是天生的魔女。
果然不愧是,能够同时被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当做接班人的妖孽么?
“噢,别理会她,教授,”注意到尼可·勒梅的停顿,拉文克劳女生们顺着老巫师的目光看了过去,不约而同地高高地扬起眉毛,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哼声,小声议论着。
“她根本不算是拉文克劳,不是过一个走后门的搞事精……”
“哈——早上好,勒梅教授。霍格沃茨的夜晚生活,相当有趣,不是吗?”
艾琳娜张开嘴,可爱地打了个哈欠,昨天稍微玩疯了一些。
“倘若您有些困惑的话,或许可以到学校边上的【学院都市】里面走走,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对错、真假、胜负,魔法文明应当有属于自己的算法……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毋庸置疑,信息时代很快会成为席卷人类文明的下个浪潮。
由于前苏联的轰然倒塌,以及在局限于材料、能耗、点阵排布等因素,在艾琳娜曾经生活的那个时空中时代的主角只有二进制计算机这一种存在,但这并非意味着完全正确。
在魔法的加持下,她完全有可能替前苏联去完成那个更奢侈、更疯狂的技术革新。
先知先觉的优势并非在于重复轨迹,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额外一次世界线的机会。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艾琳娜并不是什么有着系统加持的天才少女。
哪怕知道e进制计算机是目前的理论最优,哪怕知道魔法有机会解决三进制计算机在非魔法界之中的问题,她依然是一个除了会赚钱和贴贴之外,别无优势的黑心资本家。
而作为当今魔法界最大的资本家,艾琳娜所能的做的事情,自然也只剩下两件。
不计成本地砸钱,以及……利用各种资源,去最大限度地压榨这个时代、乃至于上一个时代的那些天才们——剩下关于魔法、关于学术上的事情,那是尼可·勒梅、邓布利多、格林德沃、那么多的杰出巫师,以及那些数以百计的前苏联专家们需要操心的事情。
追仙小骨丁 二水景三
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希望看到三进制魔法计算机的甲方而已。
“全新的算法么,魔法界自己来……”尼可·勒梅眉毛挑动了一下。
“没错,在青铜鹰环的基础上,稍微往前推进半步,就可以了。”
艾琳娜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拉文克劳女士创造青铜鹰环,可不止是为了给我们学院的休息室加层门锁,我想,她应该是看到了时代的局限性,因此尝试着给未来留下一些轨迹和指引……”
不得不承认,与聪明人交谈总是让人愉快的,
作为魔法石的首位炼制者,毫无疑问,尼可·勒梅绝对算得上是魔法界之中千年难遇的炼金天才,正因为如此,艾琳娜才会放心大胆地用鹰环题目去刺激他一下。
倘若尼可·勒梅真的还保持着那份最初的赤子之心,一定会原谅和理解她的用意
只不过,可惜的是……
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的有耐心和智慧。
“别用什么‘我们’,卡斯兰娜!昨晚又回你的赫奇帕奇睡觉了,是不是?”
还没等尼可·勒梅开口,就在这时,艾琳娜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有些刺耳的声音。
嗯?
艾琳娜微微扬起眉毛,困惑地转过头。
只见一个不认识的、有着一头泛红金色卷发的拉文克劳女生正面色不善地看着她,而在这个女生身边,还有不少同样神情的拉文克劳学生——绝大部分都是女生。
自从艾琳娜出现在餐桌边上,那种糟糕的感觉重新浮现在不少学生心中。
她就仿佛是一个让人窒息的阴云,遮蔽了大部分的光芒,让所有人瞬间变得黯淡。
且不说在此之前,尼可·勒梅教授还从未用这样谦和的语气与学生交流,最直观的变化就是随着艾琳娜的出现,原本还在与大家交谈的教授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都移了过去。
啊——这种快要满溢出来的嫉妒,真是让人怀念呢……
艾琳娜微微眯起眼睛,对于这样的神色,她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无论前世今生,她从来都是相当招人嫉恨的那个焦点,只不过相比起前世,这些霍格沃茨的学生段位和耐心显然要低不少,至少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个聪明选择。
艾琳娜微微一笑,神色平静地问道。
“抱歉,请问你是?”
“玛丽埃塔·艾克莫,拉文克劳三年级学生,我们去年在魁地奇赛场上见过——”
“诶?对不起,如果我没记错……季后赛的时候,你们不是弃赛了吗?”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语气无辜地回答道,“至于更早的事情,我记不得了……主要是比赛结束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记住名字——所以,你今年打哪个位置来着?”
最強傳承
“我,我已经不打魁地奇了——”
正面迎上那双冰冷的湖蓝色眼睛,玛丽埃塔·艾克莫脸色忽然一白。
自从那场地狱般的击坠比赛后,几乎所有的拉文克劳球员都提交了退队申请,以至于今年的拉文克劳队如果没能在新生中找齐队员,甚至可能出现有史以来的第一届缺席。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面前这个矮矮小小的银白恶魔。
“当然,卡斯兰娜小姐当然记不住我的名字。拉文克劳队毁了,你很有成就感吧?!”
國算天香 墨者
旋即,她看了看周围,仿佛重新得到了勇气一样,有些神经质地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不屑于加入我们学院,那你就别穿拉文克劳的院袍,回你的地下室和你的那些朋友们待在一张餐桌不好么?你现在回来干嘛?特地来嘲笑我们的吗?我们都听说了,你不知道怎么哄骗住了阿波卡里教授,让他收养了你,现在肯定更加无法无天了吧?”
“玛丽埃塔,别这样……小心她……”
在女孩旁边,秋·张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
“这里是霍格沃茨,难道她可以在礼堂中动手么?!而且她还拐走……”
在走廊睡了一晚,玛丽埃塔早就积累了满腹的怨气没处发泄。
尤其是当她看到那名怯生生地躲在艾琳娜身后的新生时,那种嫉妒和愤怒不由得又高涨了几分,倘若昨天晚上这个新生在的话,说不定……
“安静——”
艾琳娜微微皱起眉头,漫不经心地扫过面前的女生。
玛丽埃塔·艾克莫,在原著中少数有名字的拉文克劳女生,艾琳娜自然有些印象,可惜并不是什么好印象——作为最不受欢迎的告密者,她可是把自己闺蜜坑得死死的。
只不过,作为霍格沃茨的学院长,她并不打算把自身降低到泼妇档次去争吵打架。
“亲爱的教授,这边的事情暂时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艾琳娜微笑着转过头,朝着尼可·勒梅点了头,“您差不多也该回到教职工席位了,关于三进制和算法的事情,您可能还要和邓布利多教授尽快商量一下才行。”
“可是……”尼可·勒梅环视了一圈周围愈发古怪的氛围,有些不安地说道。
只不过,稍微犹豫了几秒后,老巫师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明智地站起身朝着不远处的教职工席位走了过去——作为一名活了六百六十六岁的老人,他的长寿秘诀之一就在于,尽量不要与那些危险的黑魔王直接发生争执……尤其是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的时候。
况且,另一方面而言,小巫师们之间的矛盾,让小孩子们自己解决就好了。
…………
看着尼可·勒梅的身影逐渐离开,艾琳娜满意地挑了挑眉毛。
不愧是当今魔法界最长寿的法国巫师,倘若老人一直赖在这里的话,她还有些难办。
“本来我不想这么说的,但既然你们说到这点了……”
艾琳娜目光逐一扫过拉文克劳餐桌,注意到这边发生的动静,许多拉文克劳学生都转过头好奇的看到了过来,用手捂着嘴窃窃私语,侧着耳朵听她们说话。
“为什么我昨天不回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因为我不想和你这样的蠢货一起睡地板。”
“艾琳娜,你不要太过分了。如果你真的那么聪明,那你为什么不……”
玛丽埃塔·艾克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努力克制住抽出魔杖的念恶咒冲动——她早就听说过这个银发魔鬼的战力,她才不会给艾琳娜发难的机会——咬牙切齿地反问道。
“因为……自己出题,自己解题,这不是很无聊么?”
“……去解开青铜鹰环的问题——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玛丽埃塔下意识把自己的话说完,忽然愣住,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艾琳娜。
与此同时,原本打算打圆场的秋·张,以及周围一群正在看热闹的拉文克劳高年级学生们的神情也纷纷凝固住了,一股无形的寒流瞬间在拉文克劳长桌边弥漫开来。
仿佛一场瘟疫正在蔓延一样,拉文克劳长桌边的交谈声慢慢小了下来。
“艾琳娜,你刚才……你刚才……”
刚就任女学生会主席的“桃子小姐”胸口剧烈起伏着,斟酌着语句轻声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玩笑,这并不是彰显个人荣耀的,你最好——”
整整一年的时间,从去年开始,她们拉文克劳学院寻找了一年的幕后黑手,那个让她们在走廊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的,让所有人咬牙切齿的,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坏家伙。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开始逐渐接受“神经质”的鹰环的时候,突然……
“青铜鹰环,是由我来负责维护题库,这么说明白么?”
艾琳娜竖起手指,露出一抹宛如恶魔般的笑容,轻声说道。
“更准确地说,从去年开始就是这样——罗伊娜·拉文克劳的青铜鹰环认同了我,这也是为什么教授们这学期选择让我加入拉文克劳学院。另一方面,正如同弗立维教授不会为诸位开门一样,按照拉文克劳的传统,作为出题人的我也不应该……”
“你根本不是拉文克劳!”玛丽埃塔·艾克莫冷声说道。
“当然,我是艾琳娜·卡斯兰娜,霍格沃茨的学生。”
艾琳娜不以为意地摇晃着手指,目光从那些铁青的面孔上滑过,笑着说道。
“至于在座的诸位,很遗憾,在我看来,你们似乎也并不算是真正的拉文克劳——难道你们认为,上学期那种换人轮流值守的小聪明,也算是智慧的体现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给鹰环出的——”
“我明白了,所以说,你们是觉得题目太难了对吧?”
穿越獸世:獸夫求放過
艾琳娜颇为开心地拍了拍手,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面前的小巫师们轻声说道。
“看样子我们终于可以回到最初的那个原点了:回答出鹰环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这条规则有什么问题吗?答不出睡走廊,这就是拉文克劳的传统。”
“那些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开!你这个魔鬼!”
罗杰·戴维斯用力锤了一下桌面,快步走到艾琳娜面前。
由于稍微迟到了一些,他并没有听完所有的对话,但是经过周边同学的转述,这位前拉文克劳魁地奇队长显然已经明白了过来,去年拉文克劳所有苦难的那个源头。
“你就是一个魔女!艾琳娜·卡斯兰娜,我警告你最好——”
罗杰·戴维斯居高临下地看着艾琳娜,手指空点着艾琳娜的脑门,恶狠狠地说道。
“从拉文克劳学院滚出去!趁着我还没发火,否则——”
“否则?所以……你是打算动手吗?”
艾琳娜抬起头,露出一抹温柔的可爱笑靥。
“亲爱的蠢货先生,您打算向我发起一场巫师间的决斗吗?或者说,您打算偷袭、下毒……如果您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我很乐意帮您告别这个糟糕的世界。”
炮灰公主要逆
视线触及到艾琳娜戏谑的眼神,罗杰·戴维斯宛若迎面淋了一盆冷水。
会死的!
如果答应的话——肯定会死的!
作为上学期侥幸抵达过“黑魔法防御术实战关卡”最后一关的小巫师,罗杰·戴维斯很清楚艾琳娜·卡斯兰娜的可怕之处,她根本不是正常人类巫师的战力。
更不用说,哪怕不用魔法力量,仅凭怪力艾琳娜就足以杀穿整个魁地奇球场了。
“顺带一提,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针对您……”
看了眼脸色变得煞白的前拉文克劳队长,艾琳娜微微一笑,站上长凳清了清嗓子。
“我是说在座的诸位,全都是蠢货——至少相对于我,目前来说是这样。当然,你们随时可以向我发起决斗,亦或者尝试着去解答我每天所留下的问题,至少先做到可以回到休息室之中睡觉,直到有一天可以取代我,成为下一个青铜鹰环的出题人。”
艾琳娜的目光缓缓扫过死寂的拉文克劳长桌,闪过一丝失望,摇了摇头。
相比起另外几个开始觉醒的学院,拉文克劳学院的历史遗留问题实在太多了。
曾经那些向往智慧、锐利、充满了进取的求知者,在不知不觉间,全都被岁月磨平了最锋芒的棱角,只剩下一群唯唯诺诺的鶸咕咕,甚至连一个抗争者都站不出来。
不同于赫奇帕奇、斯莱特林、格兰芬多,拉文克劳需要的并不是一个领袖。
“聪明人”很难因为某个上位者的强权而诚服,因此,艾琳娜打算本色出演,当一次彻头彻尾的魔王,想办法逼迫着整个拉文克劳学院团结起来反抗她的淫威。
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
她坑你高估了这些尚未成年的小巫师们的勇气。
艾琳娜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执行PLAN B了。
“至于题目太难?我实在没想到,你们居然连丹妮洛娃这样的一年级新生都比不上,这样吧,我大发慈悲地给你们一点小小的帮助好了,暂时把小丹妮还给你们……”
女孩扫了一眼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小女巫们,轻轻拍了一下身边的小女巫的屁屁。
猝不及防之下,原本躲在艾琳娜身后瑟瑟发抖的丹妮洛娃突然被推了出来。
“欸?咦、咦——”
“青铜鹰环的题并非无解的,至少丹妮洛娃就可以解开。但是,这只能代表,她有资格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而不是你们这些坐享其成的家伙。所以……”
艾琳娜嘴角微微扬起,轻轻把丹妮洛娃推向了那个有着可恶45度罪恶的学生会主席。
“现在让我们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吧。在周一到周五期间,丹妮洛娃会留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之中,帮助你们解答问题,另外周末的问题也会基于这五天的内容。”
“至于周末,我会抓走这个‘小钥匙’——进行……惩罚。直到,你们可以独自通关。”
伴随着艾琳娜的声音,“桃子”小姐感觉到身边那个小家伙浑身猛地一颤。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帮大家,我以后不……”
丹妮洛娃的声音中依稀带着一丝颤音和沙哑,显然是害怕极了。
“别怕,别怕,至少现在她不敢对你做什么了,你什么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
梅丽尔·斯特里普轻轻拍了拍女孩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虽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惩罚”是什么,但是从丹妮洛娃那魂不守舍的眼神,以及面容中的疲惫来看,这个来自俄罗斯的一年级新生昨天晚上显然也没有睡好。
毫无疑问,作为破坏了艾琳娜·卡斯兰娜邪恶计划的小天使,她一定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谁也不知道这个可怜的新生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等着看吧,艾琳娜·卡斯兰娜,你很快会明白什么是拉文克劳——”
“桃子”小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艾琳娜,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
而与此同时,坐在不远处的卢娜·洛夫古德右手托着腮,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这一出艾琳娜编排了一整晚的舞台剧,一边忍不住又轻轻打了一个呵欠。
白毛团子不是人,丹妮洛娃倒时差睡不着,但是她们几个小翅膀可就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
天穹王座 桑心
————
咕吖!感谢“qqqzuochong”大佬的白银盟主,大章了!呜呜呜!
有不少改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