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58q好看的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 愛下-第八百六十九章 舊神已死閲讀-8rmwl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京城。
皇宫。
李氏皇族存在过的痕迹,正在快速地被抹除。
而独属于卫氏的各种印记,则在飞速地增加和烙印上去。
王牌捉妖師:相公你別跑 金徘徊
耀敛神使来到皇宫中,很快就见到了当代卫氏家主,卫名臣的父亲卫无忌。
“陛下,城中来了顶级强者。”
耀敛神使地位不低,可以直接见到如今京城之中权势地位最高的人。
“顶级强者?”
卫无忌是个有着黑眼圈的中年男人,皮囊不错,气质一般,闻言饶有兴趣地问道:“有多顶?有多强?”
耀敛神使道:“不在我之下。”
“哦?”
卫无忌又问道:“那和我儿相比呢?”
他总共有三十八个儿子——这个数字,不包括已经被林北辰宰掉的两个。
但在刚才这句话中,‘我儿’特指卫名臣。
耀敛神使低头道:“自然是无法和神子殿下相比。”
“哈哈哈。”
神之魔法祭
卫无忌大笑了起来,道:“步神使,你说的不错,哈哈哈,因为我儿卫名臣有天神之姿。”
听到卫无忌说他的姓,耀敛神使的眉毛狠狠地皱了皱。
换做别人这么说,那这个人此时一定是已经在赶去投胎的路上了。
但既然是神子殿下的父亲,那就没问题了。
“朕的登基大典,就在十日后。”
卫无忌坐在崭新设计的人皇龙椅上,满意地用手摩挲着黄金特有的原始纹理质感,表情陶醉,眯着眼睛啧啧,道:“步神使,你是我儿最信任的麾下,一定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除掉那个所谓的顶级强者,不会让我操心的,对不对?”
耀敛神使低头道:“陛下请放心,耀溟、耀乾、耀壬三位神使,也都在赶来的路上,等他们一到,没有人可以对您的登基大业造成威胁。”
“是吗?”
卫无忌坐在龙椅上,翘着二郎腿,使劲儿地抖腿,道:“这都多亏了我儿啊,哈哈,他是神子,那我岂不就是神父?”
“陛下。”
耀敛神使神色一肃,道:“慎言。”
卫无忌毫不在乎地抖着腿,道:“哈,我就随便开个伦理梗,你紧张什么……对了,神殿山那边,剑之主君那伪神,可有答复了?”
耀敛神使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无奈之色。
一直以来,有一个问题,他想不通。
为何神子殿下,会有这样一个集显摆、得瑟、庸俗、好色、懒惰、贪吃、无礼、傲慢、愚蠢、胆怯于一身的父亲?
官場美人圖
而神子殿下为何又非要将这个集集显摆、得瑟、庸俗、好色、懒惰、贪吃、无礼、傲慢、愚蠢、胆怯于一身的父亲,推上人皇宝座呢?
“陛下请放心,剑之主君这样的旧神,已经是昨日黄花,坚持不了多久了。”
耀敛神使回答道:“那日一场大战,相信也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旧神已死,新神当立,我们千草神殿有着大荒神殿的支持,已经得到了诸神的承认,也给了她足够的台阶,若是她还不知道进退的话,那期限一到,就是她的陨落之日。”
“呵呵……神的陨落呢。”
卫无忌一副很向往的表情,抖着腿,用单手撑着下巴,道:“很期待呢,陨落了的神灵,会是什么样子?还能叫神灵吗?”
耀敛神使闭口不言。
卫无忌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看你,每次只要说的神灵,你就一副死了爹妈一样的表情,来,开心点,给朕笑一个。”
冥妻的秘密 夏南柳
耀敛神使皱了皱眉,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大殿里回荡着卫无忌的大笑声。
“啊哈哈哈,真无趣,怎么做了神使,反而处处都是规矩约束,不如普通人开心快乐呢?”
他坐在重新铸造的纯金宝座上,笑的滚来滚去,笑的留下了眼泪。
……
……
神殿山。
林北辰这还是第一次来到京城的神殿山。
比想象中的宏伟。
比想象中的巍峨。
巨大的山峰彼此相连,好像是手臂挽着手臂屹立在大地上的岩石巨人一样,只是因为辽远的年代而使得这些岩石巨人的身上长满了茂盛的植物,犹如绿色的苔藓一般……
从山脚到山峰,一座座古老的建筑、巨大的神像点缀在悬崖峭壁上,一道道的铁索桥沟通着绝壁和孤峰。
可以想象昔日辉煌的时候,这座神殿山上,有多少剑之主君的信徒在修行生活。
然而如今,山峰山道之间,却有一股淡淡的萧瑟寂寥气息弥漫。
很多神殿都已经空置,台阶和地面不满尘埃和蛛网。
许多巨型神像、雕塑身上的长明玄灯,已经熄灭。
一些实力不弱的神殿祭司,常坐于神像之下,正在运转神力,修葺疗伤。
她们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损失不小,都受了伤。
新任教皇花倾颜,带着林北辰一行人,一直来到了神殿山之巅。
这里,有整个北海帝国唯一的一座入等神恩神殿【剑之主殿】中。
有着北海帝国最高最大最粗的剑之主君神像。
李修远等人被安致在了侧殿中暂时休息。
而林北辰则随着新任教皇花倾颜,来到了【剑之主殿】。
“冕下在殿内等你。”
花倾颜站在大殿门口,伸手做出可一个请的手势。
新任的剑之主君神殿教皇,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兼具少女的清纯和熟女的魅惑。容貌自然是一等一的超绝之选,身形曼妙,凶器袭人,腰线优美的仿佛可以醉死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男人。
为了维持人设,林北辰的目光,在这个教皇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花倾颜的目光,与林北辰对视,微微一笑。
“你这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少年。”
她的声音轻柔而又坦诚,道:“在见到你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当真会有‘男色’这种东西存在。”
哦,这算是夸奖吧?
林北辰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将花倾颜和秦主祭做了对比,然后迅速得出了一个结论——
还是大老婆更美。
就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人體歷險記
林北辰笑着对教皇的赞美表示回应,然后转身走进了大殿之中。
大殿里很昏暗。
空气里弥漫着鲜血的气息。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汩汩地流动。
林北辰一步一步地走到大殿深处。
清冷银白的月光从穹顶的琉璃镜片中照射进来,落在白石雕琢的万剑神座上。
初春的空气微寒。
一个披散着头发的身影,身穿白裙,静静地坐着,在月色中眸光明亮。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
病女為妃之老祖宗寵妻
“但我不想走。”
“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天外邪魔的气息,你的棍法,还剩几成威力?”
“那要看你的神格,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你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一点点。”
“哪一点点?”
“你受了伤,伤你的不是凡人。”
“看来你在域外墟界,收获不小。”
神座上,‘剑之主君’缓缓地站起来。
滴答滴答。
鲜血一滴一滴,顺着神座的扶手,轻轻地滴落在地上,血珠摔碎的瞬间,就像是一朵朵只开一瞬的血莲花,邪异而又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