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kh1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579 坑人無形,還讓被坑的人心懷感激分享-9rc8u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从一开始,他应该就在这样谋划,要不然也不会说共同发展。这小子,不得了!”
吕红涛的脸上,满是严肃。
之前,他把从刘春来开始承包幸福公社四大队制衣厂开始的所有事情,都连贯起来想了一遍。
发现刘春来的每一次行动,看起来都好像是运气很好,实际上都是谋定而后动的。
真正的证据,就在他手头没钱,也没有产能的时候,直接承包了江南制衣厂里面的积压着卖不出去的几万条工作服裤子开始。
再到后来,计划去汉口寻求从水路转运陆路往南边花都的车皮时候,去之前,刘春来可是先找了关系,锁定了谁能解决问题,然后才行动……
每一步,都是考虑好才走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四县都得了好处,但是好处最大的,就在他手中。机械设备他提供,其他地方生产的产品只是作为原料,两头都被这小子给卡死!”许志强不得不感慨。
换成是他,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也想不出这样的主意。
刘春来这看起来是少了很多利润跟发展机会,给了其他人,却把周边几个县变成了原料供应基地,甚至都没法脱离蓬县而独自发展。
除非,他们生产出来的原材料,能找到别的新客户。
还得规模很大的这种。
规模越大,这些县的经济越无法脱离蓬县。
“不只是这样。这小子的布局远比我们想的更大。一旦我们跟周边几个县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交通这块,就必须充分地发展;同时,还有其他的配套设施,比如电力供应。南水县那边有条件建设水电站,但是吕山县跟陇山县没办法,也需要我们提供电力保障……”
吕红涛看到的,比许志强更多。
许志强顿时惊喜起来。
蓬县只有一座水电站,还是规模不大的那种。
搞外汇,不就是为了更换电站的发电设备,进一步提高发电量么?
望山公社的水电站,已经提上了蓬县地方经济建设发展的议事日程。
可上面对望山公社水电站建设项目非常不满,一点都不支持,原因无他,没有需求,浪费!
仅仅只是为了支援刘春来的那些工厂的用电需求,目前蓬县的那座水电站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再花费数千万去建设一座新的水电站。
不到蓬县用电需求跟供应矛盾变得很大的时候,市里绝对不会支持的。
许志强跟吕红涛都是想要做大做强。
自然,这些配套的东西,就必须得提前准备。
准备工作做好了,机会一来,只管发展就是了。
“那明天,咱们先去吕山县那边一趟?他们有水泥厂,现在供不应求,咱们建设需要的水泥,一直都是跟不上的呢……”许志强想明白后,自然也就不拒绝了,“他们会感谢咱们的。”
说完,笑了起来。
吕红涛却没笑,“如果刘春来从政……”
qq飛車競技 最好莂説琓芣起
于是乎,许志强也笑不起来了。
按照他们之前的设想,先让刘春来当幸福公社的乡长,然后书记,再调到县里负责经济建设或是轻工局,然后再副县长,县长,书记……
一路下来,整个蓬县的经济发展,绝对会达到一个超乎他们预期的程度。
尤其是现在刘春来这方案展现出来的。
借着别人的母鸡下蛋,然后借出母鸡的人还得感激!
奈何,刘春来不愿意。
连个乡长都不当!
之前哪怕找过刘福旺,没用。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直接往吕山县而去。
同样是省道,不少地方也是铺了碎石,却因为之前两个县的交流不是很多,运输等方面也不是太多,加上一路只有从吕山县往蓬县运输铁矿石、煤炭等的汽车,道路被重车压得坑坑洼洼的。
之前蓬县钢铁厂业务不景气,拉煤炭跟铁矿的车都少了很多。
这就导致道路维护更加缺失。
走惯了蓬县到幸福公社的路,再走这路,许志强跟吕红涛就觉得,以前觉得挺不错的路,现在太难走了。
“狗曰的,这路怎么这么烂?沟子(P股)都颠痛了。咱县里到吕山的路,得好好弄弄了……”许志强抱怨着,“红涛,你说,咱们跟他们商量,各自负责自己这一边的,如何?”
“本来就该各负责各的区域。”吕红涛不以为然地说道。
一路上,许志强就开始谋划,要如何改进这条路。
没钱?
放心,每年上交提留跟地方统筹,很大一部分都是修路的。
而且农民还可以用做工来补偿交不上的。
冬日里,点了麦子后,也没有多少农活可做。
再说了,四县联合投资公司,加上刘春来的,一共一千多万呢!
那钱,先用来修路。
“你们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先说了,如果打那钱的注意,免谈!既然是投资公司,一切都按照正常流程走,找我没用,我不干涉……”吴昊一看着两人没有打招呼,直接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就没好态度。
眼前两人,绝对是不受欢迎的。
“老吴,你这么不待见我啊?亏得还是多年的老战友!”许志强今天跟以往不同。
这让吴昊有些意外。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许志强以前可不会说这样的话。
女總裁的奇門醫聖 妙手書生
也就看着他要搞啥幺蛾子。
“给你们送好处来了,你们县的水泥厂,不是一直都缺货么?我们那边工程又多,一直都不够……原本我们是打算自己投资搞个水泥厂,不过春来同志竭力反对,说是我们之前达成了共同发展的协议……所以我们琢磨着,与其这样,不如投资公司的第一笔钱就投给你们水泥厂。昨天刘春来派了人到你们这边水泥厂……”
许志强的话,更是让吴昊反应不过来。
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了?
不对!
这绝对不是许志强的风格。
侯門福妻
这么多年来,相互太了解了。
许志强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凭空给人好处。
“你的条件?”吴昊试探着问到。
“水泥供应优先满足我们的需求。”许志强没有丝毫犹豫,“哪怕全部产能都给我们,也必须先满足,这就是条件。”
来的路上,许志强跟吕红涛就商量好了。
如果直接说他们的需求,吴昊估计会直接反对,根本就不会帮忙。
说服了吴昊,再去说服陇山跟南水,就容易了。
“老许,这么多年,大家都相互了解,说真实意图吧。要不然,咱们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我们县的水泥厂,之前讨论的时候,就说过,四个县支持,优先供应大家……”
吴昊并不相信对方的话。
仅仅是需求水泥,吴昊不会如此。
当初蓬县修建水电站,所需的水泥都是由吕山县水泥厂提供,也没见许志强这样主动上门示弱。
“许书记,其实我们来这边,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这需要四个县协调才能做到。”吕红涛叹了口气,来的路上就说了,许志强的方法行不通。
吴昊也是精明得不得了。
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说说,什么事情居然需要我们四个县协调?”吴昊有些意外。
却给了许志强一个鄙视的眼神。
自己就说,他肯定不会那么好心的。
“刘春来那个朋友,金德福,你还记得不?”
“戴大金链子的那个?”吴昊当然记得。
那狗曰的,脖子上闪闪发光的大金链子粗得能拴狗,让人一眼看了,都无法忘记。
“对,从国庆前过来,一直都没走,这几天他提出,准备投资五百万,在葫芦村搞个服装厂……”吕红涛没有丝毫隐瞒,把情况做了介绍,“刘春来希望我们几个县能合作,提供充足的原料供应的同时,也能保证工人的供应……”
“他准备放开招工限制?”
吴昊诧异了。
谁都知道,不是刘春来不愿意放开,而是许志强。
非农业户口,各个县因为工业以及经济基础,能提供的很少。
干部就那么多,其他的招工名额,因为厂子不多,根本就提供不了几个,还得优先满足那些非农业户口的人就业。
“没法,彩电厂,收录音机厂这些都需要拥有更好基础的,培训起来也就容易;制衣厂倒是需求不高,但是读书多点的,培训起来,时间也会短一些……”
许志强装出很无奈的感觉。
他的潜台词就明白了——其他三县,最低要求,高中毕业!
但是吴昊却没有反驳什么。
彩电厂跟收录音机厂,那都算得上是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爛電腦之網遊
“这样,一会儿呢,我做东,叫上朱县长跟其他相关负责人,一起研究研究……”不相信许志强,还是比较相信吕红涛的。
尤其是这事情,蓬县才是最大的受益人。
这才符合许志强的性格跟平时的行为习惯。
之所以没有反对,是因为他们确实也能受益。
不只是水泥厂扩大规模的事情,还有就是一旦服装制造规模扩大后,他们辖区内农民能种植的经济作物就多一些,收入会增加不少。
农民收入高了,才能拥有购买力。
几人晚上一直讨论到深夜,第二天许志强等人一早就离开了吕山县。
“既然各修各辖区的路,我觉得,以后这些路肯定会非常繁忙,索性,咱们就借着机会,把这省道拓宽一些……”回去的路上,许志强再次对这条蓬县到吕山县的公路表示了不满。
刘春来把自己一条乡村公路都修成双向双车道呢。
随着合作的推进,两个县的经济联系将会更紧密。
在没有铁路的时候,公路运输又不够发达,吕山县未来的产品要向面向更广阔的市场,就必须通过蓬县区域内的水运码头。
昨晚上,双方就对这事情展开了讨论。
“县里的码头,应该扩建,这个才是目前当务之急。而且,投资公司肯定不会愿意往这里面投钱。”吕红涛摇头,“这条路,狭窄的区域先拓宽,弯道急的先想办法解决弯道问题,再铺上碎石,确保不会因为路况太差而影响到我们两边的经济联系。”
吕红涛没有许志强那么急性子。
在他看来,修路的事情,目前一下就修得很宽,不现实。
根本没法证明必须修那么宽。
县里修路跟刘春来等人修路不同。
为了减少交付的国税跟上交提留、地方统筹等,最基层的干部巴不得减少耕地面积,那样工作就好做了。
县里不能这样去考虑。
原本省道的修建,就是多方面考虑过。
粮食,才是根本。
许志强不再说这个了。
县财政没钱,他纵使有千百想法,也没法实现。
总不能好大喜功,为了个人的喜好,直接去借钱。
一寵成婚:總裁老公壞壞愛
要那样,他这届爽了,以后很多任的县领导,都得还钱,啥都做不了。
吕山县政府在许志强等人走了后,就召开了扩大会议,议题只有一个——吕山县未来经济发展规划。
只要布局完成,未来的发展有了方向,也就能少操心很多了。
陇山县跟南水县是在当天下午才接到许志强跟吕红涛分别打来的电话的。
这让两个县的负责人疑惑不已。
目前连投资公司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好,这就要开始行动了?
尤其还是到蓬县去商讨。
可没法,当初就谈了,这家投资公司,得留在蓬县那边。
无奈之下,也只能先去蓬县。
但是呢,私下询问一下其他县,还是必须的。
结果,谁都不知道具体。
自然只能去寻找当事人问问。
真要不合适,直接就撤了。
失去机会,也比被人当小金库要好很多。
“苏书记,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一直不曾过来过的南水县书记邓元朗没想到,在往幸福公社转的路上遇到了陇县过来的人。
为了避免被许志强等人提前知道,他们直接开车从望山公社过来,然后再从那边绕道青山公社,而不再是以前那样,乘船到蓬县。
“要是有,就直接去蓬县了。”苏玉平摇头。
廚神傳承:仙界聖廚住我家
修仙炮灰進化史 魯魯桑
一阵寒暄,一行人直接就往幸福公社而去。
彩电厂的第一个车间已经封顶,但是周围到目前为止,却是空旷的。
轻钢结构的厂房,在没有泡沫板的年代下,只能用砖砌墙。
不过,现在则是已经开始了对地面的硬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