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磨一劍――江蘇蘇寧首奪中超冠軍的“不折騰”祕訣

五年磨一劍――江蘇蘇寧首奪中超冠軍的“不折騰”祕訣

新華社江蘇蘇州11月13日電題:五年磨一劍

――江蘇蘇寧首奪中超冠軍的“不折騰”祕訣

新華社記者王恆志、公兵、王楚捷

特殊條件下的特殊賽制,12日誕生了中超聯賽新王――江蘇蘇寧隊兩回合2:1擊敗衛冕冠軍廣州恆大隊,贏得江蘇足球首箇中超冠軍。

蘇寧奪冠看似偶然,但實則有其必然因素,過去幾個賽季蘇寧的態度越來越務實,“不折騰”逐漸成爲江蘇足球的一大標籤。江蘇足球改革找準方向穩步向前,球隊陣容相對穩定,打法日漸成熟,才得以在機會來臨的時候讓蘇寧成爲最有準備的那個。

客觀來說,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特殊形態下的2020賽季中超有了更多不確定性和偶然性,但蘇寧的這個冠軍並不失成色:首先賽制對所有球隊都是公平的,能適應賽制本身也是對一支成熟球隊的基本要求;其次他們第一階段就力壓山東魯能和上海申花排在大連賽區第二名,第二階段更是連續在兩回合較量中擊敗上海上港和廣州恆大最終奪冠,與兩支前冠軍球隊的直接交手,蘇寧無論是戰略戰術還是整體的執行力、表現出來的韌勁和拼勁,都明顯要強於對手,用恆大主帥卡納瓦羅的話來說,就是更有“飢餓感”。

這份“飢餓感”來自球隊的三軍用命、衆志成城,這或許也是這支球隊日漸成熟的表現。蘇寧球員們也有“較勁”的時候,但更多是戰術層面而不是個人意氣。這使得蘇寧在面對強敵時仍能踢出屬於自己的足球,雖然場面上顯得並不那麼好看,但任何一支球隊都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打法,在本賽季蘇寧顯然做到了。

蘇寧主帥奧拉羅尤賽後就說這是自己拿的最難的一個冠軍,雖然和恆大有差距,但球隊一直都在變得更強大,因此奪冠並不是隨意發生的結果。

近幾個賽季,蘇寧明顯在轉會市場上更加務實,這三年引入的外援無論是埃德爾、米蘭達還是桑蒂尼、瓦卡索,都是實用型的代表。國內球員方面蘇寧更是鮮有大動作,球隊主力框架近五年來一直沒有大的變化。

從球迷的角度,引援的收縮似乎意味着不思進取,但“不折騰”也自有好處。奧拉羅尤可以更充分地實踐和貫徹他的戰術理念,實用型外援也都能即插即用,更不會出現耍大牌破壞隊內氣氛的問題。在他的調教下,蘇寧的陣容穩定性和打法豐富性都越來越強。2018賽季第五名,2019賽季第四名,蘇寧就這麼站住了中超前六的腳跟,而且確實在變得“更強大”。

2020賽季蘇寧提出亞冠資格的目標,奧拉羅尤也透露,俱樂部的目標並不是這麼快拿冠軍。顯然,蘇寧的發展戰略已經從“速成”轉變爲“細水長流”。

當一支球隊的氣質慢慢形成,這樣的隊伍站到場上時,關鍵時刻你會感到有一股“魂”在。

或許,這纔是半決賽陷入落後又少一人的絕境卻仍能翻盤的祕密,也是決賽能拼出一場勝利的訣竅。那個絕境中站出來的人,會是外援特謝拉、埃德爾,也會是國內球員吳曦、羅競、顧超……難怪當有記者問奧拉羅尤心中最好的球員是誰時,他會報出一長串球員的名字,因爲對他而言,他們是一個真正的整體。

蘇寧的奪冠也是江蘇足球發展的一個縮影。2016賽季江蘇只有蘇寧1支中超球隊和3支中乙球隊,2020賽季江蘇擁有1支中超、4支中甲和2支中乙球隊。職業俱樂部版圖的擴大不僅在於資金投入,更在於地方足改的不斷深入、足球人口的持續增加、社會足球競賽體系的愈發健全等等方面。正因爲整個江蘇的足球文化氛圍不斷“水漲”,職業俱樂部才能慢慢“船高”,讓足球告別“一錘子買賣”。

平心而論,蘇寧本賽季的奪冠確有其偶然成分,但其身上的務實、紮實態度,“不折騰”“少折騰”的氛圍,確乎是中國足球所需要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已經出臺五年了,中國足球需要的恰恰是“不折騰”“少折騰”,一步步遵循足改方案確定的路線紮實前進,如此中國足球方能真正騰飛。

黃奇帆:即便拜登上臺 中美”規則之爭”仍不可避免


窩藏“基地”“二號人物”? 伊朗指美國“栽贓”

中泰天境 在售 最新單價約24000元/㎡

羅馬尼亞一家新冠定點醫院起火 致10人死7人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