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貓成癮,養貓“致貧”? 年輕人催熱“貓咪經濟”


吸貓成癮,養貓“致貧”? 年輕人催熱“貓咪經濟”

乖巧可愛,又可隨身攜帶。如今,貓作爲寵物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追捧,養貓、去貓咖擼貓、“雲吸貓”成爲許多年輕人的日常。

1

爲貓消得錢包“瘦”

“我可以不吃,但是貓一定要吃好”“爲貓主子辛苦賺生活費”……“貓奴”們用各類詼諧段子調侃養貓的日常。

在廣州上班的胡超一年前經不起身邊朋友都養貓的誘惑,領養了一隻橘貓。每個月工資不到6000元,除去房租和日常開銷所剩無幾,所以他最初的想法是,絕不富養。

小細節大內涵,習近平江蘇之行蘊含深意

吃便宜的貓糧,用普通的貓砂,選實惠的貓玩具……頭幾個月,貓的到來的確爲胡超的生活增添了許多快樂。“回到家裏,看見可愛的貓,一天的疲憊瞬間就沒了。”

微視頻

不怕貓調皮,就怕貓生病。今年年初,胡超的貓生了一場大病,讓他的生活開銷壓力陡增。

前前後後做了好幾次檢查才確定病因是病毒感染,檢查費用就花了一兩千。確診後,每天準時去醫院打針,一週下來又是好幾百。胡超說,目前生活艱難了點,但是選擇了養貓,還是會堅持下去,畢竟貓咪的陪伴和快樂是無可替代的。

福田蒙派克帶京牌不限行 隨便跑

在廣州實習的小楊也是愛貓一族,曾考慮過養一隻英短。“考慮了很久,但想到貓每個月的生活開銷以及自己對貓生病後的風險抵禦能力,最終還是放棄了。”小楊說,她目前的實習工資還不足以給貓咪一個“體面的生活”。

但爲了“吸貓”,小楊會經常購買一些貓的文創產品,偶爾也去貓咖坐坐。“主要目的不是喝咖啡,而是想擼擼貓,滿足一下。”小楊說,雖然每週在貓身上會花費300多元,但是這筆開銷花得很值。“等有一定物質基礎了,我會自己養一隻貓,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2

寵物貓消費快速增長

寵物社交平臺狗民網發佈的《2019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全國城鎮養寵(犬貓)主人達6120萬人,比上年新增472萬,其中養貓人數爲2451萬人。寵物貓消費市場規模爲780億元,增幅達19.6%,超過犬消費市場規模增速。養貓人羣以年輕人爲主。

從貓咪表情包、動圖到貓爪杯等貓咪文創產品,貓文化催生的貓經濟空前火熱,已經衍生出一條完整的貓產業鏈。

在廣州市天河區一家寵物店內,半月談記者看到,除了提供貓咪繁殖及交易服務,各類貓咪商品讓人眼花繚亂:從貓糧、貓零食到貓盆、貓砂,甚至有佔地三四平米的貓屋。

不少人喜歡貓卻不具備養貓條件,比如房東不允許、室友不喜歡等。近年來,貓咖店的出現正在滿足非養貓族“擼貓”的需求。以廣州爲例,半月談記者在某生活類App上以“貓咖”爲關鍵詞進行搜索,搜索結果爲136個。在上海,這個數字爲467。

大通G10帶北京車牌 可落戶個人名下

年輕人在一家貓咖內 唐文豪 攝

業內人士表示,除傳統的貓糧、貓咪用品外,貓咪咖啡店、貓咪寄養、貓咪殯葬服務、雲養貓App等新業態正在快速興起。2015年,日本經濟學家發明了一個新詞:“貓咪經濟學”,指不管經濟多麼困難,大衆對貓及其相關產品的熱情永遠高漲。

3

別跟風,養貓也得負責任

華南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副教授韋文琦表示,人類飼養動物的行爲從過去養雞鴨豬等的生存需要發展到今天養寵物的精神需要,背後有多重動機。

一是排解孤獨。“內向、宅、需要陪伴、怕麻煩,當代年輕人和貓有着相似的性格,於是更多的年輕人將貓作爲自己的精神寄託。”韋文琦說。

對於當下的寵物主來說,寵物早已經不再僅僅是動物,而被賦予了“人”的屬性。寵物已經成爲家庭中的一員,被冠以“兒子”“女兒”等頭銜,寵物主們也甘願以“貓奴”自居。

二是社會學習的結果。“周圍的同學都在養貓,到處都是擼貓店,爲什麼我不可以。”韋文琦說,一些年輕人養貓受到周圍人的影響,有些人真的想養貓,有些人則可能是跟風。

不少受訪者認爲,貓咪的確給年輕羣體帶來了陪伴的快樂,但如果決定養貓,一定要秉承對貓負責任的態度。“對年輕人來說,隨着工作變動,或者職位晉升,閒暇養貓時間變少,再碰上貓生病,開心果就會變成麻煩事。”韋文琦說。(記者:陸浩 來源:《半月談》2020年第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