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bbb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第六百六十一章 丹心正宗-979zy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不过夏舒对段毅却是十分友好,面带笑容,言谈举止都透着一股浓浓的贵族范,让人如沐春风,相对比之下,段毅和夏宁两个倒是有些过于小家子气了。
夏宁是被王府的人过度溺爱,而段毅,是出身太低。
尽管学了些贵族礼仪,但想短时间达到夏舒人家二十多年的程度,显然还是不太可能。
除了这皇族之人,桌上还有三个陌生人落座,而且很明显,都不是普通人。
末世之大獨裁者 傷感的情歌
经由端王介绍,身材枯瘦,木着一张脸,须发皆白的老者,乃是他王府内的第一高手,无量老人,也是夏舒的武学恩师。
论修为,乃是真真正正的绝顶高手,一手无量神掌已经被他练到登峰造极的层次,享誉江湖,在数十年前,也是搅动风云,掀起无数争端的人物。
之前这位无量老人被白莲教施展调虎离山之计骗到一处事先设好阵法的陷阱当中,这才延误了时间,导致端王府受袭,不然有他的护持,白莲教未必能讨到便宜。
这个人的确很不一般,段毅如今目力过人,且感知敏锐,竟然也看不出他一分一毫的端倪,可见对方已经将功力完全收摄入体内,形成一种类似无漏之体的境界。
第二人,则是一个手持折扇,头戴纶巾的中年儒生,相貌平平,气质一般。
小廝挑情
唯独表露在外的肌肤焕发如玉光泽,且浑身洋溢着一股浓浓的生气。
若是闭上眼睛,就会在精神世界当中构筑成一个庞大的火炬,熊熊燃烧,散发着无尽的光与热,刺痛人的精神。
快穿:炮灰拯救男神
很显然,这位也是一个不世出的高手ꓹ 经过介绍,乃是关内丹心正宗的宗主ꓹ 长羊子。
关于丹心正宗,段毅还真的有些了解,也是杨无暇曾经向他介绍过的比较奇葩的势力。
丹心正宗与传统意义上的武林门派有些不同ꓹ 收取门人弟子不要求根骨,不要求资质ꓹ 但必须要富有学问,若有功名在身更好。
因此普通人ꓹ 或者是一味地好勇斗狠的货色ꓹ 根本无法拜入这丹心宗当中。
其镇派功法,丹心经也是一门十分神奇的武功,与段毅所熟知的各门各派的武学大有不同,讲究以心筑基,以神入道,读书越多,心念越强ꓹ 精神越饱满,修行真气的速度也就越快ꓹ 未来的成就也越高。
其第一步ꓹ 便是通过书中精义ꓹ 感悟至刚至大的浩然气ꓹ 真气一成,头脑敏锐ꓹ 耳聪目明不说ꓹ 更令人发狂的则是可以有效的提升人的悟性。
悟性ꓹ 这是一个很虚幻的概念,寻常可以增进人的习武资质根骨的武学已经算是奇功宝典了ꓹ 能提升人悟性的武学,自然更是难得。
这绝不是段毅所熟悉的任何一门武功,应该是本土世界演化的产物,但自有独到之处,不比一些神功绝技逊色,而且正相反,这丹心经的武功威力奇大,玄妙无比。
而这个长羊子,便是此代丹心正宗的宗主,武功极高,纵不及那无量老人境界高远,实际战力怕也差不了多少。
至于最后一个,倒是一个年轻人,比夏舒大不了几岁,一身内功雄厚无比,呼吸间犹如鲸吞海纳,双眸开阖之间隐含神光,一派正气凛然的模样。
大界果 藍白閣
经过介绍,这年轻人乃是河东一代的名侠韩兴,本身是当地豪族,后来有幸拜隐士高人为师,并在短短十年时间成长为一代大侠,在武林中声名远播,极有影响力。
其实说起来,这三个人,无量老人以及丹心正宗宗主长羊子有资格列席,这韩兴纵然在江湖上有些地位,但远无法和众人同桌。
真正让他得以被另眼相待的原因,无非是端王有意招他为女婿,甚至已经定了婚约。
这位王爷别的比不上夏宏,唯独儿女众多,用来笼络旁人,增强自己的势力,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过互相介绍完后,这桌上的气氛便冷了下来。
旁的桌上,气氛还算是热闹,彼此侃侃而谈,高谈阔论,唯独这一桌,有镇北王和端王两个王爷在场,其余人根本没资格说话。
不过片刻之后,情况便有了变化。
首先是端王开的口,言谈之间大多不离朝堂诸公,以及国家大事。
这是他的优势,尽管不如夏宏雄霸北方来的厉害,但身处神州的权力中心,所掌握的信息和情报,比起夏宏还要全面且提前的多。
尤其是透露出南方有两个州的地域今年大旱,时值五月,滴雨未下,气温也高的反常,朝廷却因为年初屡次用兵,粮草消耗很大,想要开仓放粮也是力不从心。
夏宏心不在焉的附和着两句,同时表明自己回府后会仔细了解这方面的情况,若是真有需要,他会动用北地的几个大粮仓,向朝廷献粮,赈济灾民,以免造成更大的波动。
但凡天灾,必伴随人祸,两大州干旱无粮,豪门大户尚可支撑,但普通的百姓,甚至佃户,则没了生存的希望,稍有人煽风点火,恐怕就会酿成一场民变。
这在过去悠久的岁月当中,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历朝历代都有。
对于夏宏的这个态度,端王显得很是高兴,便是桌上的其他人也大多面露喜色,仿佛一块大石落地。
尤其是那个河东的名侠韩兴,他看起来的确是忧国忧民,在听到端王诉说南方有两个地域大旱时,便开始愁眉苦脸,似乎在思索对策。
等听到夏宏的应对后,如释重负得同时,多了许多的善意和钦佩。
这应该做不得假。
不过段毅观察夏宏和额断网说话的语气,表情,细微的肢体动作,发现他们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试探更多一些。
後福
至于牵动桌上几人情绪的大旱一事,反而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華錦裏
正说着,忽然楼下吵吵嚷嚷,哭天喊地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几声激烈的打斗,让本来喧嚣热闹的一品居顶层顿时安静下来。
今日乃是端王设宴的大日子,在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何人竟敢如此不晓事,敢选这个时候来捣乱?
莫非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