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boy優秀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ptt-第444章 莫德凱撒的邀請分享-4rluw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今天似乎是个不一般的日子,塞拉斯从冰冷的石床上醒来,耳边却没有响起报时女的歌声。
他猛地生出一丝警觉,空气里传来浓郁的腐朽气味,一股仿佛从恶鬼坟墓中爬出来的恶寒从古堡的窗台蔓延开来,凄冷的冰霜冻结上破败的围墙,犹如藤蔓一样的冰晶飞速的在塞拉斯视野中扩散。
“嗤嗤嗤……”
湛蓝的冰霜在空气中摩擦,发出渗人的凄鸣。
塞拉斯的思维骤然间凝滞了,他想要撞墙逃走,但根本无法做到,他徒然的被一道道冰棘束缚,锋利的边缘划破他的身体。
虽然他的身体早已没有了鲜血,但仍有漆黑的污秽液体从伤口处淌了出来。
他感觉到力量正随着伤口不断流失,这股漆黑的恶寒好像想要钻入他的脑海,将他的一切秘密都探查清楚。
“哗……哗……”
他恍惚间听到了脑海中出现了海潮翻涌的声音,一股能量悄然将他灵魂中存在的问题掩盖。
“永远也不要吐露我的存在,小子,否则我们都得死。”
阿刻戎低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祂的气息便在塞拉斯的身体中彻底沉寂,就像是根本从未存在。
因为他的影响,丝丝点点的思维能力回到了塞拉斯的体内。
首先他感觉到的便是深入灵魂的刺骨寒冷,他的灵魂之火收缩成了一团,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咚……咚……”
紧接着他听见了古堡大门响起的脚步声,还有一种沉重之物落在地面上的撞击声。
这个声音好似敲击在了他的灵魂之上,让他的心防被一点一点洞穿,森冷的冰棘也随之缓缓从他的眉心钻入。
“呃……”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了这个封闭的房间,他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只有一只枯槁、前伸的手露在外面。那只手瞬间就强行吸走了塞拉斯所有的注意力,它有着六根手指,只剩下一层灰败的皮囊包裹着骨头,持着一柄银白的骷髅法杖。
骷髅法杖的顶端镶嵌着一颗蓝色的法石,无尽的寒意似乎就是从其中散发而出。
“你就是君主新的奴仆?”
沙哑的声音从黑袍下传了出来,他发出了一声嘲讽的笑,好似夜枭一样:“乐芙兰的把戏,从来就没有过进步。”
塞拉斯惊觉自己可以说话了,他保持着冰雕的模样,哆嗦着问道:“你是什么人?!”
古代醬油人生
超級龍神 索南
“你,没有资格问问题。”
黑袍人一字一顿的说道ꓹ 塞拉斯立刻就感觉到冰霜的压迫感再次加强,于是他立刻恭敬的表示自己明白了。
“乐芙兰在哪里?”
“她……我在德玛西亚遇见的她ꓹ 也是她将我转化成了这副模样!”
“……德玛西亚?”
黑袍人微微歪了歪头,一缕缕肉眼难见的神光透过冰棘传入他的身体,让他时刻监查着塞拉斯的灵魂状态。
——没有说谎。
“很好ꓹ 她为什么把你变成这样?”
“因为一个协议……”
塞拉斯老实的将自己与乐芙兰的交易全部坦白,在他努力在暗影岛上搅起风云之后ꓹ 就预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那个“君主”派人来找自己的一天!
“她想要做什么呢,乐芙兰……这个叛徒。”
黑袍人难掩怒火的样子ꓹ 森然鬼火猛地从他的袍子底下爆炸开来ꓹ 墙上的冰棘瞬间被粉碎成了气雾。
塞拉斯闻言顿时内心一跳,那个神秘的女人果然不怀好意,身为叛徒竟然会推荐他来到这种地方。
總裁的替身嬌妻
草!
“你又为什么会来到暗影岛?”
“我……”
塞拉斯心念急转,要是不知道乐芙兰的身份他或许还敢直接说是她的推荐,但现在要是说出来恐怕就麻烦了……
“我是被追杀至此!”
某种程度上,他并没有说谎……
“耍小把戏的蠢货。”
冰棘骤然间收紧,将他的身体寸寸割裂ꓹ 让塞拉斯目眦欲裂的是,分裂出来的肌体被冻成了石头落在地上便悄然变成了粉末。
来人的暴戾程度远超出了他的想象ꓹ 一言不合之下便杀机毕露。
在冰封的痛苦之中ꓹ 他只好将自己来到这里的真实过往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ꓹ 反正他并不知道乐芙兰在他灵魂中做的手脚ꓹ 这也是妖姬给他留下的唯一的存活之道。
“真是丢人现眼的杂种。”
黑袍人刻薄的嘲讽起来:“拥有了主人的赏赐,竟然还被凡人所追杀ꓹ 不愧是乐芙兰转化出来的废物!”
塞拉斯听了几欲发狂ꓹ 这是他最无法被触碰的逆鳞!
他面目狰狞ꓹ 即使稍有动作就会被冰棘切割,但他仍然试图挣脱黑袍人的掌控。
“废物!”
黑袍人嘲讽意味越发浓厚:“只管挣扎ꓹ 可以告诉你,在这忤逆了世界意志的诅咒里,你永远也不会消亡,包括你在这些天杀死吞食的弱小亡灵,全部都会在这片黑雾中获得重生。
挣扎吧!废物!”
古堡在黑袍人的大笑中剧烈颤抖,有破碎的砖瓦轰然下坠。
“呃——”
塞拉斯感觉受到的束缚变小了,他知道这是黑袍人的恶趣味,想要让他能够挣扎的更加彻底。
大叔逼婚有新招
但冰棘却变得更加锋利,所附加在他灵魂之火上的冻疮却更加冰冷。
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血目通红。
壁花小姐奇遇記3 郭妮
“鄙陋的意志。”
黑袍人不屑的敲击了一下地面,冰棘开始收缩,主动刺激着塞拉斯反抗。
“咔……咔……”
塞拉斯的身体不断的崩裂,冻成了坚硬钢铁一样的血肉一块块掉落在地上,那些漆黑的污血也瞬间被凝结。
他无比渴望这种力量!
一品刁民
他再也不想被人像这样压制,毫无反抗之力,犹如一只待宰的鸡。
“轰!”
他胸口的灵魂火焰瞬间暴涨,竟然是主动朝着冰棘撞去。
軍門誘愛:獨寵平民嬌妻
他怀揣着坚定的死志,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积蓄的所有力量。
冰火相触,他的身体瞬间被千刀万剐,灵魂也受到了剜心之痛。
在他即将破灭的那一瞬,黑袍人冷哼一声,探出一根手指,禁锢着塞拉斯的冰棘便化作了一面圆润的冰盾将他收容其中。
蚀骨的寒冷骤然间消失,塞拉斯倚着自己残破的身体,如孤狼一样惨笑起来。
“杀了我啊!”
黑袍人杀意一凛,隐在衣袍下的左手一攥,浮空的寒冰圆盾一点一点收缩,极致的挤压缓缓将塞拉斯得血肉碾碎。
“废物没有资格嚎叫。”
他冷笑一声,缓缓离去,收容着塞拉斯的那个冰球便漂浮在他的身后。
“主人要见你,我得先打断你贱狗的骨头,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