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1es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503節 卡艾爾相伴-s0309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安格尔对于眼前之人的这般“尊容”,一点也不陌生。在野蛮洞窟的流动之源里,经常会有巫师因为研究与实验出现问题,导致大爆炸,等他们出现时,大都和眼前之人差不多。
如果此人就是卡艾尔,看来他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卡艾尔的确是在做实验。只是现在看来,他的实验结果估计堪忧。
眼前一脸脏兮兮的人,用无神的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定格在了多克斯身上:“多克斯大人,你怎么来了?刚才是大人触动的空间节点?”
多克斯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眼带关心道:“卡艾尔,你没事吧?”
卡艾尔摇摇头:“没事,只是在做一个施法材料改进时,发生了点小小的事故。炸了一个实验室,不过没关系,下面还有十多个实验室给我候补。”
卡艾尔满不在乎的态度,加上言谈中的内容,无论是安格尔还是多克斯,基本可以确定,这人应该是个研究狂,而且是那种明知道实验出问题概率极大还要坚持研究的那类狂人。否则,谁会弄十多个实验室当候补……
看着卡艾尔那无所谓的态度,多克斯欲言又止,他很想以前辈的身份提醒一下卡艾尔,但卡艾尔又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导师,说不定他做的一切都有导师授意,想了想,最终多克斯只憋出了一句话:“你实验时记得要拿捏好分寸,否则真有个万一,那就不好了。”
“我会注意好分寸的。”卡艾尔点点头,语气也算是诚恳。
顿了顿,卡艾尔好奇的道:“多克斯大人来我这里做什么?是酒吧那边的空间节点出问题了?”
多克斯摇摇头,指了指一旁的安格尔:“不是我来找你,找你的人是他,里昂巫师。”
里昂巫师?卡艾尔其实一出来就注意到了安格尔,这里就三个人,排除他,安格尔的存在感可一点也不低。只是安格尔一直彬彬有礼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卡艾尔也就暂时忽略了他。但现在多克斯说这位巫师来找自己,这就让卡艾尔有些狐疑了。他可从来没听过一个叫里昂的巫师。
卡艾尔在暗中观察安格尔,其实安格尔也一样。从卡艾尔出来后,安格尔就注意到了很多细节ꓹ 譬如他的表情、神色、以及他与多克斯之间那随意的态度,基本上安格尔可以确定ꓹ 卡艾尔是一个偏学院派的巫师学徒,对实验执着,对自己的空间技术有自信ꓹ 与多克斯之间的关系匪浅。
也难怪,多克斯会主动给安格尔带路ꓹ 就因为他与卡艾尔关系很密切,显然是怕安格尔对卡艾尔不利ꓹ 有他在至少有一个保障。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
“里昂巫师ꓹ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卡艾尔疑惑的问道。
貪情郎 華甄
安格尔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将伊索士的那封信拿了出来,递给卡艾尔。
“你看完就知道了。”
卡艾尔一开始还有些警惕,用余光瞥了多克斯一眼,见多克斯向他轻轻点头,他才接过了信。
当他看到信封上的字迹,以及信封上那熟悉的空间徽标ꓹ 卡艾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这是伊索士导师的信!
确认无误后,卡艾尔抬起头ꓹ 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安格尔:“这是导师的信ꓹ 怎么会在里昂巫师手上?”
安格尔抚了抚眉心:“我刚才就说了ꓹ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我想ꓹ 伊索士阁下应该在信里会提到我的。”
卡艾尔:“是这样吗?”
安格尔挑眉,懒得回答。
特種兵情陷豪門女:小兵傳奇
卡艾尔拿着信迟疑了一下ꓹ 对安格尔道:“我现在暂时不能拆开信ꓹ 如果里昂巫师不急的话ꓹ 不妨到我那里坐一坐。”
卡艾尔说完后,也转头看向多克斯:“多克斯大人也一起吧?”
多克斯自然不会拒绝ꓹ 不过他有些好奇:“为何不现在拆开信?”
卡艾尔叹了一口气,将信封的背面露出来,往里面注入了一些轻微的空间之力,随着空间之力的导入,伊索士留下的徽标开始熠熠发光,同时,一个立体的节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卡艾尔指着这个立体节点道:“这是一个未解的空间公式题,导师的每次寄信给我时都会在信上留下一道题,也是为了查证我有没有退步。我必须解开这个公式,才能打开信。”
安格尔和多克斯都露出了恍悟之色,难怪之前卡艾尔不拆信,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故事在。
多克斯:“如果不解开公式就拆信,会怎么样?”
卡艾尔:“不会怎么样。导师留下的题目,只是为了检查我的学习状况,并不是强制性的。不解开题目也能拆开信。”
總裁爹地超強勢
安格尔:“……”
麒麟降世online
安格尔:“那你其实可以先拆信再解。”
卡艾尔立刻摇头,如拨浪鼓一般:“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我有我自己的一套行事规则,我必须要解开题目,才有资格阅读导师给我的信。”
卡艾尔提到所谓的“资格”时,眼神相当的亮。
安格尔从这再次读出来一道信息,看来卡艾尔还是一个导师控,对伊索士充满了崇拜。这种崇拜甚至影响到了他的行事准则。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卡艾尔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们也不是针锋相对的敌人,安格尔也只能妥协。而且,那个立体的空间节点他也看到了,题目很精巧但不算难,卡艾尔既然能在这个大坑里布置这些真假空间节点,应该是可以解出来的……吧?
见安格尔和多克斯都无异议,卡艾尔立刻热情的邀请他们去了自己的“家”。
说是家,其实就是一个更深的地窟。
这个地窟很像一条小巷,并不宽敞,但两边偶有房门。卡艾尔一边走,一边介绍:“这是我的第一实验室,用来……这是第二实验室……这是第三实验室……”
整条小巷中所有的房门背后,都是卡艾尔的实验室,足足十六间。
其中第八实验室已经坍塌。从那里面传来的热量可以知道,这估计就是卡艾尔之前炸掉的实验室。
“不用担心这些炸掉的实验室,我会修理的。其实这里的实验室,基本都炸过,现在不都好好的。”卡艾尔说到这时,还颇为骄傲。
这让安格尔和多克斯都有些无语。好像在卡艾尔看来,能炸掉实验室,就说明自己很用功很厉害一样……
卡艾尔并没有将安格尔和多克斯带到实验室内,而是走到了地窟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地洞。
卡艾尔没有任何解释,直接跳了下去。
安格尔和多克斯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跳下去。
地洞还挺深,起码有二十米左右的高度,当安格尔落地之后,抬起头一看,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更深的地洞,空间还挺大。
而且,这里有非常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头顶还有一些相对完整,但依旧破碎的魔能阵。
之前安格尔就来到黑市的时候,就猜测这里可能以前是一个地宫类遗迹。
来到这里,安格尔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一个遗迹。而且,从魔能阵的规模来看,这个遗迹相当之大。
卡艾尔也看到了安格尔的目光:“我估计你也猜到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遗迹。”
卡艾尔:“据说是六千多年前的一个传奇巫师的地宫……别那么惊讶,这只是据说,那么古早的事谁知道真相呢?而且,这个遗迹超过九成都已经被劳伦斯家族开发了,真有好东西都被拿走了。否则,劳伦斯家族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开黑市?”
安格尔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劳伦斯家族了,之前来沙虫集市的时候,就听驼铃小队的人说,所有驼铃小队都是劳伦斯家族的。沙虫集市的各种法规,也是劳伦斯家族制定的,在安格尔看来,劳伦斯家族估计就是沙虫集市背后的实际掌控者。
作为沙虫集市的掌控者,又在集市内开沙虫长街,又在外面开黑市,这个劳伦斯家族胃口倒是挺大,黑白都想通吃。想来,是因为这里没有其他巫师家族能和他争锋,否则哪能做到这般一手遮天。
“我现在就去解开信封上的谜题,你们稍等一会儿,以我的实力,很快就能解开的。”卡艾尔表现的相当自信。
话毕,卡艾尔就来到了一旁的书桌前,开始拿起皮纸奋笔疾书。
完美之旅 邊緣
是的,书桌。
这里虽然是遗迹一角,但卡艾尔将这里完全当成了自己的根据地,把这里布置了不少的家具。虽然不算富丽堂皇,但起码能当个接人待客的地方。
见卡艾尔一点没把他们当外人,直接开始解题,安格尔和多克斯互觑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多克斯:“不如,我们交流交流?”
安格尔想了想,反正暂时也没事,交流一下也行。多克斯能有“红剑”的称号,说明用剑能力应该不错,哥哥里昂使用的武器就是一把骑士佩剑,交流交流说不定对哥哥有用。
安格尔点点头,两人便来到了远离书桌的地方,相对而坐。
巫师之间的交流,也是有一些潜规则的。陌生的巫师之间、认识的巫师之间、熟悉的巫师之间,各有一套流程。
他们走的自然是陌生巫师之间的交流,这种交流,上来就是从最简单的基础开始试探。
寻找到互相都能认可且都有兴趣的共同点,就可以深度交流了。
安格尔的目标明确,他对多克斯的剑法挺感兴趣,所以话题便朝着这方面引导。
安格尔虽然不会太深奥的剑法,但也看过萨贝尔骑士教导里昂的场面,对谈的内容虽然不尽深奥,但多克斯却能感觉到,安格尔是对剑法有兴趣的。
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向他一个才八十岁的年轻人求教剑法,这让多克斯再次膨胀了。
这一膨胀,就开始好为人师。
他讲述的都不是什么特殊的隐秘,而是从理论开始讲,譬如单纯的剑法,对超凡者基本没什么用,而能威胁到超凡者,甚至正式巫师的剑法,必然有其他的动力。要么是血脉加持,要么是魔力加持。
如何将这种加持发挥到极点,也是多克斯讲述的一些关键,多克斯甚至还透露了一些他的小技巧。
这些内容,对安格尔的启发还是挺大的。既然安格尔自己都觉得有所获,相信将这些话录制成幻象,交给哥哥里昂,他应该更有所获才对。毕竟,这可是一个巫师的亲自指点。
多克斯却是不知道,眼前听得认真,且一本正经的安格尔,想的却是如何偷师且转录……
多克斯都讲述了一些干货与技巧,作为交流,肯定是有交才有流嘛,安格尔也不好什么都不说。
他也讲述了一些修行的心得。
譬如修行时的注意事项,瓶颈期的一些突破关键与禁忌……这些内容其实在巫师组织内,都不是什么太大隐秘,只要你等级够,骨卡里的贡献点也够,就能从云上图书馆里换到。
但多克斯是流浪巫师,或许得到过一些相对完整的传承,但这些细节上的东西,却是他所缺少的。自然听得极其认真,恨不得安格尔多讲一些。
这一交流就是大半天,因为安格尔的“以诚相待”,多克斯又透露了一些用剑技巧,两方都有不小的收获。
在交流过程中,他们也时不时的往卡艾尔的方向看。
安格尔注意到,卡艾尔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后来的表情凝重,再到现在的愁云黯淡……看来,卡艾尔被伊索士的题目给困住了。
本来就炸锅的头毛,更是被卡艾尔挠的乱七八糟。
“他今天能解完吗?”多克斯也注意到卡艾尔的神色变幻。
安格尔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探出精神力,以居高临下的视角去观察卡艾尔的解题。
这种行为其实是挺不好的,有偷窥知识之嫌,不过多克斯才和安格尔交流完,得益很多,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至于卡艾尔,完全陷入题目中,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安格尔看完了卡艾尔的解题思路,这才收回精神力,对多克斯道:“他陷入了伊索士阁下留的多重陷阱里了。看他解题的方向,他也明白了自己掉入陷阱的,现在正在回溯,寻找从何处陷入陷阱。”
“不过,就算回溯到掉入陷阱的地方,想要彻底的避开这个陷阱也不可能。”
多克斯呆愣道:“为什么?”
安格尔:“因为唯一的出口被藏到了陷阱之中。”
多克斯惊疑道:“你能解开伊索士阁下留下的那个空间节点?”
安格尔沉吟片刻:“略懂。”
显然,安格尔是变相承认了。
多克斯之前就知道安格尔对空间系很有研究,但没想到,连伊索士留下的题目都能解出来。要知道,卡艾尔已经是空间系的学徒巅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呢,但安格尔只是看了没几秒,就看出了答案。这差距,不言而喻。
“你确定不是空间系的巫师?”多克斯忍不住第二次询问。
安格尔无奈道:“我确定。”
多克斯很想相信安格尔的话,但安格尔的空间底蕴也太强了吧,就算是跨系修行,这也几乎到了正式巫师的水准啊!
难道,这就是有巫师组织的巫师,和流浪巫师的差别?
不对,多克斯也不是没和那些巫师组织的巫师干过架,他们的水平他也知道……或许,安格尔只是特例,或者说,他是个学院派!
对,肯定是学院派。只有学院派才会喜欢天天钻研。
多克斯再次拔高了对安格尔的评价,同时,也再次拔高了安格尔的寿命。对方能跨系修行将空间系修至此,起码要上千年。
虽然在知识底蕴上输给了安格尔,但安格尔是靠时间堆砌的学院派老怪物,他是八十岁的天才,真拿战力来说,谁胜谁负还说不定得。
至于天赋,肯定是自己更胜一筹!
思及此,多克斯感觉内心再次圆满了,看安格尔也顺眼多了。
多克斯在解决了内心的疙瘩后,神清气爽,笑着问道:“既然你能看出卡艾尔的谬误,那你觉得他能解出来吗?如果可以解出来,需要多少时间?”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解出来应该没问题,需要多长时间,要看他什么时候猜中伊索士阁下的思路。快的话,半天就行,慢的话,或许要两三天。”
多克斯:“半天的话,那就还好。如果要两三天,难道我们就坐在这里枯等?”
多克斯话毕后,却久久得不到安格尔的回应,他疑惑的回过头看向安格尔。
却见安格尔眉头紧皱,目光看向某处。
“里昂巫师,你怎么了?”
安格尔犹豫了片刻,问道:“你……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